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六章 被安排的明明白白
    然而,柯北刚刚准备开溜,半只脚还没迈出去,就感觉世界一下子黑暗起来,只剩下两双发光的眼睛,直勾勾的盯着他。

    老程上前一步,一把抓住柯北的胳膊,往自己身边拽过去。“小子,这老鳖孙就不是个东西,扣留你也就算了,还一副驴脾气,和他在一起,准没好事,跟你程伯伯我走,我给你打造一把上好的兵器。”

    孙思邈顿时吹胡子瞪眼,顿时冲上来,拉住柯北,对着明摆着抢人的程咬金骂道:“老瓜皮,一点学院老师的样子都没有,乱攀亲戚,还程伯伯,我呸!我都替你丢人,我告诉你,柯北是我的记名弟子,哪儿都不许去。”

    程咬金顿时用力,扯着柯北的胳膊,拉的他生疼。

    硬生生的把柯北拽过来两步后,老程怒目圆睁,满脸胡须根根倒数,张着一口黄板牙道:“去你的老鳖孙,老子乱攀亲戚?老子的岁数做他爷爷都快差不多了,让他叫个伯伯委屈他了?倒是你个老鳖孙还好意思说,好好的苗子居然还记名弟子,也亏你说得出口。”

    孙思邈气的指着鼻子骂到:“我呸,明知道是好苗子,还让他和你去学打铁?”

    老程丝毫不让,把脸凑过去道:“滚犊子,让他和你学烧炉子就是正途了?”

    “老瓜皮,别人怕你撒泼耍赖,我可不怕。”

    “老鳖孙,别以为会练几颗丹药了不起,老子现在就拆了你的炉子。”

    “放屁,你就会那三板斧,打完就跑,唬得住别人,还想唬我。”

    柯北感觉自己头都快炸了,不仅被指着鼻子互骂的两个人,喷的满脸口水,胳膊都被两个人扯断了,简直是无妄之灾,他招谁惹谁了?

    此时此刻,柯北遭遇惨状的罪魁祸首,始作俑者,正在悠哉悠哉的和司徒钟下棋,他就是李翰林。

    从柯北进入天级一班时,李翰林便开始关注这个小家伙,毕竟那封仙人推荐信,货真价实,拥有着极为强烈的仙人法力。

    虽然李翰林不知道那个仙人是谁,但既然是仙人推荐来的,这个叫柯北的小家伙一定有过人之处。

    随后的日子里,李翰林确实看见了柯北的过人之处,无论是自创符纸,还是一夜之间学会修行,又或者是御剑天赋,还有对炼药的独特理解,都让人啧啧称奇。

    就连院长都打过招呼,好好教导这个小家伙。

    所以李翰林早早的和程咬金打过招呼,吹嘘了半天,说柯北是个可造之材,指不定在炼器一道,也有不同凡响的表现,这才勾起了程咬金的极大兴趣。

    然而,让人没想到的是,今天早上老程上课时,找了一圈也没发现柯北,不由得勃然大怒,他还准备好好看看,这个柯北到底有什么不同,结果人都找不到,这看个斧子?

    四下询问半天,苏清儿才不确定的说,有可能是去了孙思邈那儿,毕竟孙思邈说过,送柯北一件礼物,要柯北自己去拿,这个同学们都可以坐镇。

    一听是孙思邈,程咬金更气不打一处来,这才怒气冲冲的跑来,上演了柯北遭受无妄之灾的事情。

    很久之后,久到柯北都快长蘑菇了。

    然而程咬金和孙思邈,还在指着鼻子互骂。

    柯北都怀疑,这两个人究竟有什么深仇大恨?

    从他们互骂的内容来看,言辞极其匮乏,事情极为鸡毛蒜皮,都是在互翻对方的旧账,陈芝麻烂谷子,几十年前的事情都能拿出来说。

    柯北恨不得他们俩立刻打一架,也好过这样。

    又是很久很久以后,柯北已经结蜘蛛网,长满蘑菇了,他根本不知道什么时候两个人什么时候停下来的,等他抬头看时,两个老家伙,勾肩搭背,窃窃私语,也不知道在说什么。

    突然,他们两个回过头来,满脸坏笑,柯北有种不好的感觉。

    孙思邈干咳一声道:“我们商量了下,从今天开始,白天你正常去上课,晚上到我们这里来,一人一天。”

    柯北下巴都快掉地上了,有种被安排的明明白白的感觉,这就是商量出来的结果?经过他本人同意了没?

    他不得不弱弱的问:“还让不让人睡觉了?”

    “生前何必多睡,死后必定长眠,年纪轻轻的,睡什么觉,你程伯伯我年轻的时候,也是像你这么大,昼夜行军两百里,照样杀敌无数。”

    柯北脑袋发木,被这回答雷的外焦里嫩,不由得腹诽,是是是,老爷子你彪悍,我认输。

    既然双方达成协议,又吵了一整天,程咬金也不久留,挥挥手转身离开。

    柯北无奈,他是不打算和这两位讲道理,史书上赫赫有名的混世魔王,要是讲得清道理,也就没半路杀出个程咬金这句话,用来流传千古。

    至于孙思邈,老人家能和程咬金用嘴,大战那么多回合,还想讲道理?

    只能坐下,继续看书。

    到了傍晚时分,柯北的书页前,突然出现了只烧鸡,抬眼看过去,孙思邈带着和善的笑容道:“饿了吧。”

    柯北赶紧点点头,接过烧鸡开始吃起来,孙思邈挨着他旁边的椅子坐下,满脸慈爱的看着。

    一边啃烧鸡,柯北一边含糊不清的问:“老师,你和程老师关系很好吗?”

    虽然今天这两个人,指着鼻子破口大骂,但柯北感觉得出来,两个人并没有什么深仇大恨,要是真的有深仇大恨,早就打起来了。

    孙思邈轻哼道:“鬼才和那老瓜皮关系好。”

    柯北笑笑不说话,继续吃鸡,他算看出来了,这两个人都自带傲娇属性。

    摸摸胡子,孙思邈见柯北没说话,自己倒渐渐陷入回忆,缓缓的开开说:“我和他,认识几十年了,当年塞北一战,他身受重伤,我花了好大力气才把他救回来……”

    柯北一边吃鸡,一边认真的听着。

    孙思邈的声音不大,却有着温热的感情,那是数十年共同经历,所产生的沧桑感,加上他们的经历,本就是种传奇,柯北听的津津有味,对这两个人,有了种更直观的了解。

    故事讲得差不多,柯北一只鸡也吃完了,孙思邈挥挥手道:“回去吧,今晚好好休息。”

    柯北点点头,站起来,冲孙思邈行礼,然后转身离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