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七章 乱披风锤法
    男生宿舍区前的路边,放置着萤石灯笼,入夜就会散发出光芒,呈一种明亮的黄色。

    苏清儿在这里等了很久,也不见柯北回来。

    随着时间推移,不断有人进进出出宿舍区。

    凡是她知道柯北认识的都问过了,就连俞怀特的那条二哈,苏清儿都问了好几遍。

    虽然一人一狗如何对话,让人想不通,但脑补一下还是可以有的。

    很快,天黑了,苏清儿感觉都站累了,却又放心不下柯北,只能靠在路边半蹲下来,有种委屈感。

    渐渐的,她感觉到有人走过来,微微的抬起头,略显焦急的脸上,终于有了笑容。

    “你来了呀。”

    “傻瓜,你在这里干什么呀。”

    柯北有些心疼,伸手把苏清儿扶起来。

    “想等你回来呀,里面都是男生,我又不能进去。”

    苏清儿眨着眼睛道,柯北分明看见那眼里有着水雾。

    “乖,我被孙思邈给扣了,他说要收我做徒弟来着,我没答应。”

    “那是好事啊,你为什么不答应啊。”

    “你是没看见白天发生了什么,我和你说,孙思邈和程咬金两个老家伙,指着鼻子互骂,骂的胡子都竖起来了。”

    “噗……哈哈,真的假的。”

    “当然是真的,我和你说啊……”

    两个人沿着学院的小路,边走边聊,柯北将事情大致都告诉了苏清儿,惊的她小嘴微张,有些不可思议。

    柯北摸摸额头,他觉得头疼,只能无奈的道:“放心吧,我会和他们说,让他们每隔几天,就放我一马,这样我也能陪陪你。”

    “傻瓜,这是好事,你还是好好修炼吧,天级一班就你实力最弱,别忘了,一个月后还有试炼呢。”

    苏清儿轻轻戳着柯北,满脸娇羞。

    “哎呀,放心好了,跟着孙思邈,丹药吃到饱,过两天我就去勒索他,保证在一个月后突破到御气小成。”

    柯北拍着胸脯保证,逗得苏清儿一阵娇嗔。

    夜渐深,柯北知道苏清儿也该回去了,想送她。

    小美女掏出自己的冰魄剑道:“放心啦,我御剑回去,很快的。”

    “你御剑术练好了?”柯北有些诧异,随即释然,毕竟司徒钟教完御剑术有两天了,一苏清儿的天赋,练会也是正常的。

    张开手臂,抱抱柯北,苏清儿面对着柯北后退,“我走了啊,要想我。”

    柯北点点头,“会的。”

    再看一眼柯北,苏清儿控制着冰魄剑横置,然后站上去,御剑离开。

    目送着苏清儿飞远,直到看不见,柯北才往房间走回去。

    然而,他还没进门,就听见俞怀特房间里传来一阵狗叫,叫声莫名有些……幽怨?

    “别叫,剪个爪子叫什么,又不是剪毛。”

    里面传来俞怀特的声音,柯北一阵无语,这是真二哈啊!

    回到屋子里,关上门,柯北拿出铸造的书,开始研读,让他一夜之间看懂这本书纯粹扯淡,所以只能动用金手指的力量。

    控制着金手指散发出光芒,柯北感觉书里的文字一个个飘出来,飞进他的脑海里。

    炼器同样是门博大精深的学问,柯北从不怀疑这一点,他看过的无数作品中,有太多和炼器有关的描述。

    虽然在大唐,炼器,炼药,没有以前书中描写的那么夸张,但学会,确实可以受益无穷。

    上半夜看书,下半夜修炼,柯北感觉自己从没有这么努力过,至少在学习上从没有这么努力过。

    如果真的要比较,大概只有他当初通宵打游戏,才能比得上现在的努力吧。

    第二天早上,柯北按部就班的去上课,到了天级一班后,李涵烟和往常一样看着他,带着挑衅。

    这种眼神,这些天下来柯北已经习惯了,唯一让他感到鸭力的是,李涵烟的气息越来越强了,那是离突破不远的迹象。

    好在,他李涵烟在进步,柯北自己也没闲着,不论是为了自己,还是为了苏清儿,他都要努力在这个大唐,活出自己的精彩来。

    到了晚上,柯北与苏清儿告别,转身去往程咬金那里。

    刚走到门前,老程已经在哪里恭候多时了。

    领着柯北走进炼器室,老程拍拍大手,顿时漆黑的炼器室变得亮堂堂,数十块萤石散发出光芒来。

    柯北左右打量着炼器室,和他想象中的出入不大,有炉子,有铁锤,还有一大堆铁块和兵器。

    老程的教学手法,和之前的几位完全不一样,他直接丢给柯北一块碗大的银色铁块,指着炉子,瓮声瓮气的道:“基础的东西不用和你讲吧。”

    柯北乖巧的点点头,他觉得自己要是说要,老程绝对会巴掌乎过来。

    催动法力,引燃炉子,柯北架上铁块开始灼烧,等到铁块烧的发红,老程伸手用法力将铁块拘禁出来,拿起铸造锤,开始示范打铁。

    “炼器这东西,其实最基本的,确实和铁匠没什么区别,但让你打铁,可不是平白无故的。”

    “你不断的使用法力,和铁块较劲,较劲的越久,你就越像铁块,你的法力会越来越雄厚,变得坚不可摧。”

    老程一边打铁,一边讲解这样做的原因。

    柯北点点头,这和修炼中的循序渐进,是一个道理,只是方式不同罢了。

    老程示范性的砸了几锤,碗大的铁块已经变成铁饼,他将锤子递给柯北,示意柯北试试。

    接过锤子,柯北脑子里灵光一闪,想起什么,对着老程道:“程伯伯,我想起一种铸造方法,要不你看看。”

    “哦,有意思,你打给我看看。”老程挑挑眉毛,显得有点兴趣,他对柯北还是有着期待的。

    柯北握着铸造锤,深吸一口气,然后运转法力到全身,按照记忆中的描述,开始轮动锤子。

    “当……当……当……”

    一连敲了三锤,柯北就有些重心不稳,停了下来,他回头看看老程,便发现老程的眼睛里有着精芒,显然,老程看懂了。

    程咬金确实看懂了,柯北敲第一锤时,他就发现了不一般。

    柯北不是按照常人的腰部,手臂发力,而是从小腿开始发力,带动腰部,然后手臂,整个人全身上下的力量连贯起来,再借助法力,骤然一锤敲下。

    这一锤的力量,显然是极为强大的,正因为强大,铸造锤才在砸完铁块之后,高高的弹起来。

    然而这股弹起来力量,并没有震退柯北,他脚步一动,整个人旋转弹跳起来,落地之后小腿继续发力,挥出的一锤,比之前的力道更猛。

    沉默片刻后,老程直勾勾的盯着柯北问道:“你这是什么锤法?”

    “乱披风锤法。”柯北轻呼一口气,道出那个让无数人都记忆犹新的名字。

    “乱披风锤法……”老程轻声念着这个名字,片刻后开怀大笑,“好!好一个乱披风锤法,好小子,果然没让你程伯伯失望,再来!”

    柯北笑着,继续抡起锤子,当当的声音,彻夜回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