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九章 秦岭试炼序幕
    画完防护符纸,柯北长舒一口气,拿出床底下卷好的画卷摊开。

    这幅画卷是他挤出时间绘制的,上面一共画了两样东西,一把长剑,一把长枪。

    枪与剑的旁边,他将所有自己知道的珍贵材料,全部标注上去,且写下了比例和分量。

    之所以画这幅图,是因为他有自己的想法。

    这幅图他还没拿给老程看,如果让老程看到了,柯北相信,老程绝对会高兴的给他一脚,然后让他滚蛋。

    因为柯北知道,这些材料大唐学院都有,可问题是,太珍贵了,珍贵到大唐学院都存货稀少,怎么可能让他,异想天开的拿去打造兵器。

    但柯北还是保留着这个想法,因为他知道,当年李白拿下五榜第一之后,直接拿着五块天榜令,跑进大唐学院的藏宝阁,拿了一堆宝贝,并打造了他的佩剑。

    李白既然可以做到,他柯北要向李白看齐,自然也要早做准备,更何况他有金手指,这幅图他就是在开着金手指的状态下,苦思冥想出来的。

    时间在柯北白天上课,晚上加课的日子中,快步前行。

    有时候不得不感叹,岁月是世间最伟大的力量,且他真的是把杀猪刀,管你是谁,他都不会留丝毫情面。

    半个月时间,像沙粒水流般从指尖溜走,秦岭试炼的日子,就这样降临在大唐学院。

    清晨,整个大唐学院开始变得乱哄哄的,足足四五千人汇聚在巨大的操场上,按照各自的班级站成几十堆。

    这里面有今年的新生,也有去年的老生,以及极少数去去年,也就是前年的老老生,当然也称为老生。

    这种老老生事实上是种戏称,因为大唐学院招收的弟子极为优异,每年招收的比例,最高也是六取一。

    以去年为例,参加招生的足有数万人,最后只录取了两千八百人,其难度可想而知。

    所以这两千人,即使不是个个天赋异禀,也肯定非比寻常。

    所以大唐学院里有个不成文的标准线,也就是入学时是御气境界,那么一年后突破到玄海境界,便是优秀,两年便是及格,至于三年吗……

    虽然说大唐学院没有差生,但这种三年还不突破的,始终有些脸上无光,人要脸树要皮,这句话在大唐还是行得通的。

    天级一班的队伍中,柯北正在到处乱看,人实在是太多了,多的让他头皮发麻,也难怪大唐学院占地那么大。

    毕竟这里没有他记忆中的几十层高楼,想装下这么多人,还得保证各种乱七八糟的建筑,往上还有一堆玄海境界的学生,那些师兄师姐,可不得要这么大面积嘛。

    这次秦岭试炼,算得上是一件大事,大唐学院出动了最起码上百名老师,个个都飘在半空中,和一群游魂样,看的格外瘆人。

    人群中李涵烟已经目光不善的看了柯北好几次,除了李涵烟,柯北还感觉到有几股目光看着他,带着不善。

    这就让柯北纳闷了,他和这些人,远日无怨近日无仇,这又打算闹哪一出?

    问问沈南风,沈南风无奈道:“毕竟你是特招生,虽然说你现在没展露什么风头,但有人想掂量掂量你,也是正常的,再有就是二班,有个人一直想会会你。”

    “会会我干嘛?”柯北满脸懵比。

    苏清儿解释道:“那个人叫张冯喜,原本按他的资质,应该也是一班的,但你被特招进来,一班满员了,他刚好被分配到二班,所以他一直觉得,是你挤占了他的资格。”

    柯北抽抽嘴角:“不是吧?他怎么不说他前面那个人占了他的位置?”

    沈南风无奈的拍拍他的肩道:“兄弟,特招生不好当啊。”

    柯北无语,这都什么事。

    正说着,李涵烟又看了过来,柯北正烦着,干脆眼神作战,瞪了回去。

    苏清儿拉住柯北的手安抚道:“试炼开始以后我陪你,不用怕他。”

    柯北点点头道:“放心好了,我们二对一,肯定不怂他。”

    正说着,李涵烟身边明显靠近一个人,两个人耳语一番后,他俩同时回头,目光不善的看着柯北。

    柯北一把拉住沈南风,意思很明显,我们三对二,也不怂。

    李涵烟冷笑,张嘴说着什么,顿时他旁边又一个人转身,看了过来。

    柯北更气不打一处来,准备再拉个人下水时,孙思邈出现在高台上,运转法力道:“大家安静。”

    显然以孙思邈的威望,足以让所有人安静下来,原本乱哄哄的底下顿时鸦雀无声,个个眼巴巴的等着孙思邈说些什么。

    满意的看看下面,孙思邈接着道:“下面,有请大唐学院的院长。”

    此言一出,底下满是诧异,居然是传说中的院长。

    柯北愣住,他在大唐学院一个多月,就没见过这位传说中的院长。

    拒同学们说,绝大多数人都没见过,这位院长被戏称为,只存在于传说中。

    今天院长居然出现了,得好好瞧瞧。

    高台上凭空出现出现一道灰袍身影,所有人都举目望去,遥望这位传说中,神龙见首不见尾的院长。

    柯北同样抬眼望去,眼前的院长满头白发,穿着灰袍,看上去平平无奇,这绝对不是古天乐那种平平无奇,要不是说他是院长,柯北都会认为这是个普普通通的老爷爷。

    院长一双浑浊的老眼扫过下方,声音苍老的徐徐开口:“诸位都是我大唐学院的学生,也是我大唐未来的栋梁,但未经磨砺,怎有锋芒?”

    院长说话,非同凡响,柯北深以为然。

    因为老人家看上去老,但声音真的很大,清晰的传到每个人耳中。

    院长简单的讲了下这次试炼的规则,他们每个人都会随即拿到一块令牌,上面记载有任务,任务各有不同,完成即考核成功,只要捏碎令牌便会被传送出秦岭。

    同样的,这次考核完全开放式,也就是你用什么方法完cd不管你,只要不弄出人命,随你折腾。

    柯北摩拳擦掌道:“那是不是我看李涵烟不爽,把他打的生活不能自理,也和规矩咯?”

    沈南风摇摇头道:“难啊,谁揍谁还不一定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