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二章 组队揍李涵烟
    然而,柯北只挡下数十枪,就感到吃不消。

    张冯喜绝对是御气大成的实力,法力强横,攻势大开大合,要不是密林里没办法完全展开手脚,柯北感觉自己会被扎两个血洞。

    一味地防守,肯定不是办法,那个谁谁谁不是说过,进攻就是最好的防守吗。

    所以柯北控制着大宝剑,挡下张冯喜一枪后,挥手操控出一团火焰,直奔他脸烧过去。

    俗话说,打人要打脸,骂人要揭短,而且这家伙理都不讲,就要打人,柯北也不顾忌了。

    张冯喜眼看火焰扑过来,却毫不慌张,分出一股法力,化作水流,直接扑灭火焰。

    扑完火焰后,张冯喜道:“御水御火这种把戏有意思?你再不认真,休怪我枪下无情,取你首级。”

    “你疯了吧!”

    柯北感觉根本惹不起这家伙啊,连他脑袋都想要。

    “长风破浪!”

    不理会柯北的胡言乱语,张冯喜一跃而起,轻声低喝,体内的法力疯狂流淌,居然化作浪头涌现在密林中。

    柯北眼皮狂跳,张冯喜显然是动真格的,这是法决,更有可能是杀手锏,按他的理解,御气大成的全力一击也不过如此吧。

    “阿西吧!拼了。”

    头皮发麻,避无可避,柯北同样疯狂催动法力,绽放出最亮的光芒,晃得人睁不开眼。

    接着他小腿发力,带动腰部,手臂,弹跳而起,更是借助法力光芒,掩盖金手指的亮光。

    原地旋转三圈,柯北手持大宝剑,借助乱披风锤法的力量,同时运转金手指,按照记忆中的战斗方式,持剑一跃而起喝道:“雷霆半月斩!”

    大宝剑劈落,带着一股轰炸性的力量与浪头悍然相撞。

    “轰……”

    剧烈的爆炸声回荡,张冯喜演化出的浪头像撞上巨石,四分五裂。

    柯北的法力光芒同样扭曲,像是要湮灭。

    两股前势不分上下,相互崩溃后,长枪与大剑触碰,爆发出更盛之前的炸响。

    “轰轰轰……”

    两个人交战的地方彻底炸开,两旁的大树根本承受不了这种对轰,树干炸开,直接倒下来。

    不远处的,苏清儿,沈南风,俞怀特,以及张冯喜的七名同伴都愣住,显然他们没想到两个人能打成这样。

    尘埃落尽,柯北先从一大堆树枝中爬出来,他全身上下都是泥巴还有木屑,嘴里都吃尽几片树叶,害得他不停的呸呸呸。

    张冯喜同样从树底下爬出来,也吃了一嘴泥,同样不停的呸呸呸。

    柯北握着大宝剑,一边吐口水一边道:“我们不打了成不。”

    “呸呸呸……不打了不打了,你算合格,呸呸呸……”

    “那就行,呸呸呸,疼死我了。”

    “呸呸呸……你以为我不疼啊。”

    沈南风等人呆呆的看着他们两个,感觉风中凌乱。

    两个根本原因上打起来的人不打了,两边自然也就打不起来。

    几个人赶紧抛下对手,各自站到两个人身边。

    苏清儿关心的问,“你没事吧。”

    柯北摆摆手,“没事没事,就是嘴里总感觉吐不干净,呸呸呸……”

    张冯喜稍微整理了下仪表,然后正色道:“柯北,你已经证明了实力,不比我弱,我也不是个不讲理的人,以后我不会为难你们的。”

    柯北有点意外,他原来以为这家伙很不讲理,现在看来,也还好啊。

    当然,这一切是建立在柯北和他打平的基础上。

    要不是借助乱披风锤法,还有金手指的力量,用出了面目全非的雷霆半月斩,柯北现在,估计躺在地上了。

    抓抓头发,柯北道:“那个张同学,你知不知道那儿有秘银,灵鸟什么的,还有育兽草,我们在找这个。”

    之所以问这个,柯北是想节省时间,他们才走了小半天,就已经发生这么多事,再不尽快完成任务,谁知道后面还会遇见什么。

    “是任务对吧,灵鸟飞来飞去的,只能看运气,育兽草不知道,至于秘银,我刚才听说李涵烟得到了一块,估计那是唯一的一块,毕竟秘银大唐学院都没多少存货,拿出一块放在秦岭试炼用,已经很良心了。”

    听到张冯喜这样说,柯北顿时无语,他现在可以确定,大唐学院的那几个老家伙是存心整他。

    他们要找秘银,偏偏李涵烟就得到一块,还是唯一的那块。

    天底下会有这么巧的事?巧克力都没这么巧吧,无巧不成书也没这么巧吧,七巧板都巧不成这样吧!

    嘿嘿笑着,张冯喜道:“既然你们需要秘银,那就肯定要去找李涵烟的麻烦了。”

    沈南风沉默,他的任务现在看来,不是复杂,而是非常难,李涵烟既然得到秘银,那也就是他们俩的任务八成是一样的,不然他要秘银干什么。

    场面一度陷入僵局,柯北还不愿意和李涵烟正面冲突,毕竟他有御气巅峰的实力,整个秦岭试炼中除了老生,还有极少数老老生,没多少御气巅峰的人。

    御气巅峰这种实力,打三四个御气大成的根本不成问题,而且李涵烟还有帮手。

    “要不然我们组队去揍李涵烟得了,我正好看他不爽,天天一副走路不看路的模样,也不怕掉沟里去。”

    看着柯北他们有些为难,张冯喜提议。

    柯北眼前一亮,点点头道:“好,但有个条件。”

    张冯喜奇怪的问:“什么条件?”

    柯北坏笑,“我要李涵烟他们的任务令牌。”

    张冯喜略显诧异,然后说,“你别告诉我,你的任务是抢别人的令牌。”

    柯北愣住反问:“你的也是抢令牌?”

    张冯喜摆摆手道:“那倒没有,我的任务是抢兵器来着。”

    柯北:“……”

    继续见识了考核任务的五花八门后,柯北彻底对大唐学院的老家伙们另眼相看,果然折腾人还是他们技高一筹啊。

    如果说他柯北是玩拳皇的,那这群老家伙绝对是玩星际争霸的,根本不是同等的操作难度,太可怕了。

    “既然如此,那我们便组队揍沈南风吧。”张冯喜摩拳擦掌,满脸坏笑。

    “揍是肯定要揍,就怕他狗急跳墙。”沈南风道,他有自己的担忧。

    万一李涵烟捏碎令牌,直接传送出去,他们就没机会了。

    柯北扬起小脸,胸有成竹的道:“放心好了,我有符纸,可以打断传送。”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