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三章 草丛
    秦岭密林中,李涵烟正和两个伙伴走在一起,他们的任务进行的比较顺利。

    李涵烟需要的秘银,还有另一个人需要的老蟾都已找到,接下来只要捕获长蛇,三个人的任务也就都完成了,可以顺利离开秦岭试炼区域。

    但这种秦岭长蛇,颇具毒性,生性谨慎,数量稀少,很不好找,他们已经寻找了大半天。

    其他两个人倒还好,找不到就接着找,李涵烟心里却有些着急。

    因为,他得到的秘银根本不是他发现的,而是从两个三十班的家伙手里抢过来的。

    那两个家伙,其中一个人接到的任务,也是找到秘银。

    然而,他在找到秘银后,还没来得及传送出秦岭,就被李涵烟三人发现,一顿胖揍,秘银也就到了李涵烟手上。

    得到秘银之后,李涵烟第一时间就想传送出去,因为他确定,任务是重复的。

    秘银这东西太珍贵,这块四四方方,肯定是学院放在秦岭里用来试炼的,数量不会多,说不准他手上的就是唯一的。

    既然他能为了完成任务,从别人手里抢来,那同样拥有秘银任务的人,也有可能从他手里抢走。

    最保险的方法就是,赶紧传送出去,离开秦岭,他也就不用担心剩下的事情。

    但是,李涵烟身边还有两个同伴,他们还没有完成任务。

    如果他就这么一走了之,两个人肯定会心里不舒服,说不定会和他翻脸。

    他李涵烟虽然不在乎这所谓的友谊,但这两个人是有利用价值的,就这么抛弃他们,以后在学院里会有很多不方便。

    左右思量,权衡利弊,李涵烟才留下来,继续陪他们两个完成任务。

    现在,其中一个人的老蟾已经找到,但长蛇迟迟不肯出现,李涵烟总觉得会夜长梦多。

    在李涵烟三人前面不远处,满是杂草石头的灌木丛后面。

    张冯喜撇撇嘴,恨恨道:“总算是撞上他们了。”

    其余的人十分赞同的点点头,为了找到李涵烟,他们花了大半天时间推测,绕着秦岭的深山老林左转又转,弄的狼狈不堪,身上穿的衣服都快撕的和布条一样了。

    正因为这样,现在发现李涵烟,他们更气不打一处来。

    满脑子都是我想揍你,还得好找,现在找到了,那当然要好好揍的念头。

    这其中,以苏清儿,张冯喜,柯北三人怨念最强。

    小美女平常睡个觉都要敷养颜液,洗个头都要半个时辰,现在弄得狼狈不堪,她都快没脸见人了,所以这一切都怪李涵烟,待会要狠狠地打。

    而张冯喜则完全是看李涵烟不爽,正所谓看你不爽,来决斗吧,说的就是他这样的。

    至于柯北,鸡毛蒜皮的小事,都能让恩爱情侣吵架分手,他和李涵烟连朋友都算不上,不打他打谁?

    李涵烟一天挑衅三回,已经很行为欠揍,更何况他还喜欢苏清儿,那就更应该往死里打。

    于是,众人憋着胖揍李涵烟的想法,悄悄地蹲草丛,严禁打枪。

    李涵烟三人就这么毫不知情的,走近柯北等人,然后他们眼前一花,草丛中突然跳出十几个大汉,上来就是锤子,长剑往他们脸上招呼。

    三个人中除了李涵烟,剩下两个连反应时间都没有,直接被打翻在地,张冯喜的同伴毫不留情,活脱脱打手模样,对着趴着地上的两个人拳打脚踢。

    片刻后,两个家伙遍体鳞伤,鼻青脸肿,门牙都不知道去哪了。

    而柯北,苏清儿,沈南风,俞怀特,张冯喜五人,则都运转法力,遥遥的和李涵烟对峙。

    他不愧是天级一班实力最强的人,反应极快,在柯北他们冲出来的瞬间暴退,让偷袭扑空。

    望着柯北众人,李涵烟冷笑:“柯北,怎么,我还没打你的主意,你倒是来找我的麻烦了。”

    柯北握着大宝剑,指着李涵烟道:“我们需要秘银,没办法。”

    打人当然要理由,秘银就是刚需和理由。

    李涵烟嘲笑两声,随后看着张冯喜道:“你怎么也和他混在一起了,不是说你看他不爽,要揍他吗。”

    张冯喜摇摇头说:“这话不对,我只是想知道他有没有实力,我已经和他打过了,实力我还满意,倒是你,我是真的看你不爽。”

    李涵烟脸色微变,随后笑着点点头说:“好啊,真不错呢,可是,你们觉得五个人就可以打赢我?”

    “哪那么多废话,秘银给不给。”俞怀特撇撇嘴,折腾大白天,他烦着呢。

    李涵烟不答,而是伸手撑开折扇。

    沈南风握着长剑,脸色平静道:“揍他!”

    五个人顿时一拥而上,如同饿狼扑过去。

    面对五人,李涵烟反手将折扇冲下,以法力演化出光幕包裹住自己。

    柯北几个人的攻势顿时撞上光幕,打出水波一样的涟漪,居然没能攻破。

    “再来,他撑不了多久。”沈南风喝道,同时运转法力,拍出丈许大小的手印,这种法决平常石头都可以打的粉碎,但对光幕依旧无效,只能打出涟漪。

    柯北以大宝剑当锤子用,运转法力使出乱披风锤法的演化版本,乱披风剑法,接连劈出四五剑,但依旧奈何不了这光幕,要知道平常他这几剑下去,生铁都砍得断。

    俞怀特同样也在施展法决,但成效不大。

    小美女更是气的直接用脚踹,冰魄剑不停的戳。

    光幕后的李涵烟冷笑,一副胜券在握的样子。

    这道法力光幕不强,但却是他法宝折扇全力催动的,只要挡下几个呼吸,他便可以直接捏碎令牌,传送出秦岭。

    拿出令牌,李涵烟轻蔑的看着五人道:“以为这样就可以了?天真。”

    眼看李涵烟就要捏碎令牌,柯北顿时急眼!

    他可是要整整五个令牌,要是让李涵烟捏碎一个,他就得再抢三个,那又是麻烦事啊!

    所以他毫不犹豫,从怀里拿出一张符纸,对着光幕一拍。

    翁的一声,一股奇特的阵法力量居然透过光幕,把李涵烟整个人定在原地,让他动都不能动。

    这下李涵烟彻底傻眼,他无论如何也不相信,柯北的符纸居然能透过光幕发挥作用,这不可能!

    柯北嘿嘿一笑,他用金手指画的定身符,可是找韩秋月做过实验的,连玄海境界的师姐他都能定住个呼吸,还定不住李涵烟?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