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四章 竖着进来横着出去
    看着李涵烟定在那里,脸色铁青,五个家伙一阵坏笑,然后对着光幕就是爆锤。

    “轰~”的一声,李涵烟的光幕在坚持了两个呼吸后,像鸡蛋壳被敲破,碎的四分五裂。

    光幕被敲破,李涵烟气的浑身颤抖。

    他疯狂的运转法力,冲击着柯北的定身符。

    这和他想的根本不一样,谁能想到定身符这种符纸柯北都有,要知道定身决并不难,定个凡人稀松平常,用法力禁锢就是了。

    但他是修士,还是御气巅峰的修士,按理来说同层次的定身法决根本不用担心,而且他还有扇子法宝的防护。

    所以他万万没想到,柯北的定身符居然能够穿透防护,直接作用在他身上。

    他在瞬间就将一切归结到两个人身上,要么是孙思邈,要么是程咬金,除了他们两个还能有谁,除了他们两个,谁还会给柯北这种符纸,这根本就是偏心。

    他大概做梦也不会想到,定身符是柯北自己画的,而且是用金手指开挂画的。

    拼尽全力,李涵烟在光幕破碎后,不过一个呼吸的时间,终于强行冲破定身符的封印。

    冲破封印后,他蓝色铁青,拔腿就跑。

    此时此刻也管不了那么多了,对方人实在太多,不算这五个,后面还有七个,那两个同伴是肯定没救了,三十六计,走为上计。

    然而,他刚迈开脚步,张冯喜就当头一枪砸过来,带着层层浪花,上来就是全力以赴,吓得李涵烟赶紧拍出法决,打出一股风刃。

    像是乘风破浪,风刃极为锋利,长达半丈,割开虚空,冲入张冯喜演化的涛浪中,将这股水流一分为二,然后和长枪相撞。

    “咚!”

    张冯喜被逼停,脸上有着凝重,李涵烟不负虚名,御气巅峰的实力果然强大,挥手打出的法决便能挡下他全力一击,这样看来,以巅峰对大成,一打三,甚至一打四不是没可能。

    张冯喜被挡住,沈南风同时出手,运转法决,挥出一拳。

    与此同时,俞怀特也当仁不让,腾空踢出一脚。

    两个人一拳一脚,朝着李涵烟的脸砸过去。

    伸手双手,李涵烟赶紧拍出两道法决,化作丈许的掌印,进行抵挡。

    轰,轰,两声炸响,沈南风和俞怀特同样被逼停,没办法靠近。

    不得不说,御气大成与巅峰,差距真的很明显。

    “看剑!”

    三个人的攻势都被挡下,柯北深吸一口气,大喝道。

    同时他握着大宝剑,轮动起来,以乱披风锤法加持,旋转跳跃闭着眼,像只大马猴一样跳出来。

    “找死!”

    李涵烟顿时脸色阴冷,彻底将柯北当成白痴,哪有人这样用剑,全身上下满是破绽。

    并起剑指,运转法力,李涵烟冷笑,这群乌合之众或许有些麻烦,但想留下他还是痴人说梦,至于柯北,找死就怪不得他了!

    剑指成型,李涵烟对着柯北毫不留情的挥出,他有自信,自己这一指,就凭柯北这满是破绽的攻势,绝对躲不过。

    然而,他还没来得及用剑指戳中柯北,脑袋就被什么东西狠狠砸中。

    这股剧痛,让他反应停顿,而柯北的大宝剑已经砍了下来,吓得他赶紧用剑指对抗。

    “轰。”的一声,李涵烟直接被劈飞出去,摔在地上。

    从地上艰难的抬起头,李涵烟一看,苏清儿的手里正抓着法力演化的砖头。

    小美女笑眯眯的看着李涵烟,吐吐舌头道:“不好意思啦,李同学。”

    李涵烟捂着头,手上一阵湿热,显然是头破血流了,他怎么也没想到苏清儿会偷袭,还下手那么狠,他原本心里还存在的些小期望,彻底湮灭。

    “揍他!”

    李涵烟根本不知道谁喊了这么一句,四个人顿时扑上来对他拳打脚踢。

    混乱之中他感觉运转法力,死死的用手护住头和脸,心底满是屈辱和悔恨。

    他屈辱,自己唐唐李家公子,居然被人暴打,还是被自己讨厌的跳梁小丑暴打。

    他悔恨,自己为什么不早点离开,管那两个被打的比猪头还猪头的猪队友干吗!

    “砰砰,啪啪,噗噗,哒哒,啊啊……”

    四个家伙围着李涵烟,进行了数**打方唐镜式的暴打,发出各种拳头与**,脚底与**,板砖与**,锤子与**的碰撞声。

    至于最后的声音,很显然是惨叫。

    暴打了许久,四个家伙才收手,他们怕把李涵烟打死了,当然最主要的还是他们打累了。

    感觉到暴风雨结束,李涵烟鼻青脸肿气息萎靡的仰躺着,他到底没有护住脸,这群家伙他记住了,以后他要百倍奉还!

    叉着腰,稍微喘口气,柯北上前撸着李涵烟的袖子,破了他袖里乾坤的法术,把秘银取出来。

    握着秘银,柯北咂舌,不愧是稀有金属,就这么一小块就沉甸甸的,色泽多漂亮啊。

    虽然他也想要秘银,拿去打兵器,但显然沈南风比他更需要,所以柯北看了会便递给沈南风。

    沈南风也不见外,直接收下,他确实需要秘银。

    撸完秘银,柯北走向一旁的草地,捡起李涵烟的令牌,用令牌轻轻拍着手道:“李同学,这个我收下了,多谢慷慨。”

    李涵烟痛苦的闭上眼睛,牙齿紧咬。

    “我说,要不把他衣服扒了。”

    俞怀特眯着桃花眼,神采奕奕,显然暴打李涵烟这事很过瘾,但还不够过瘾。

    “哇,怀特你真的好坏啊。”

    苏清儿咯咯直笑,捂着小嘴,然后转身不看。

    张冯喜顿时摩拳擦掌,在李涵烟一阵不要不要的声音中,给他扒了个干净,只剩下内裤。

    柯北走到李涵烟两个同伴身边,在他们来回打滚中,收缴了他们的令牌,然后挥挥手道:“走吧走吧,还有一大堆任务呢。”

    一群人扬长而去,转身时个个露出土匪般的笑容。

    等到柯北走后不久,天空上飘下一名长须中年人,他看看李涵烟三个人的惨状,忍不住摇摇头,感叹一番今年的新生真是可怕,去年也没这样的。

    挥手催动法力,中年人将李涵烟三人拘禁起来,漂浮在半空中。

    身为大唐学院的老师,他既然负责监视这一片,那这种连令牌都没了的学员,自然是淘汰,总不能指望他们自己走回去吧。

    以他们三个现在的状况,不死在秦岭这片深山老林就不错了。

    御风飞上天空,中年人带着这三个竖着进来横着出去的家伙飞远。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