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九章 袁若初的卦
    “三位同学,你们想干嘛。”用大宝剑撑着地面,柯北好不容易才站稳,有气无力的道。

    “你是柯北对吧,今年的特招生。”为首的青年握着龟甲,上前一步,意味不明的道。

    “是,你们也想找我讨教讨教?”柯北咬咬牙,心里有点虚,他现在是真的打不动了,而且对方有三个人,他都看不透对方的实力。

    “你误会了,我们只是路过,而且,讨教这种事,只有新生才有那个兴致吧。”另一人浅笑着道。

    “哦,是老生吗?还是老老生。”话一出口,柯北就感觉三个人脸色微变。

    拍拍额头,看来确实是老老生了,但问题是,这个称呼当着他们面叫好像不好吧,自己果然又说错话了。

    正想着对方要是恼羞成怒怎么办,为首的青年抚摸着手里的龟甲道:“柯北,你的任务是杀这条巨蟒?”

    显然三个人都想确认下,巨蟒是不是柯北杀得。

    “差不多吧,顺手杀了。”看到对方没有恶意,柯北松了口气,模棱两可的答道。

    “有点意思,在下袁若初,他们俩是我的朋友,雨梨花,徐罗。”

    柯北点点头,然后觉得这名字好像在哪听过。

    大唐学院这个地方,记忆里出现的东西太多了,眼前这家伙姓袁,难不成……

    正想着,天空上又是几道身影御剑跳下来,柯北看看,发现来的只有苏清儿,沈南风,还有张冯喜,不由得心头狂跳,其他人了?

    “其他人没事吧!”柯北张嘴就问,屠杀巨蟒是他出的主意,要是出什么意外,就是他对不起众人了。

    “没事,他们伤得不重,吃了你给的药都好多了,不过,我让他们都捏碎令牌,传送走了,任务他们也都完成了,还是回去养伤吧。”张冯喜脸色不太好看,他也挨了一尾巴,虽然吃了柯北的丹药,但伤势还是有的。

    柯北点点头,这没什么,人没事就好。

    “组长,你还好吧。”

    “还好。”沈南风点点头,他的衣襟上还沾着一些血迹,但看气色,问题应该不大。

    苏清儿走到柯北身边,轻声道:“袁若初怎么来了?”

    “你认识他?”柯北眨眨眼睛。

    “远远见过几次,这家伙据说是袁天罡的亲戚,也不知道是儿子,还是孙子,还是侄子,各种传闻都有,是为数不多的老老生之一,而且他修炼什么顺心意,说天命不可违,迟迟不肯突破。”

    柯北抽抽嘴角,被他猜中了,还真和袁天罡有关系,想想那个历史上声名远播的老道人,柯北越发麻木大唐学院的可怕,真的是什么人都有可能出现在这里。

    “诸位想必是柯北的伙伴吧,幸会幸会,在下袁若初,这两位是在下好友,雨梨花,徐罗。”

    袁若初温文尔雅,不厌其烦的又介绍一遍,看着众人道:“相逢便是有缘,既然有缘,不如我为诸位算上一卦。”

    “别!”沈南风赶紧摇摇头,他对袁若初了解的更多一点,也因此他更相信袁若初和袁天罡脱不了关系,这家伙最喜欢为人算命,算出来的从来没好事。

    甚至有时候,他的卦象一说出来,旁人都想打他。

    而袁若初则理直气壮的道,这些都是卦象所说,与我何干,久而久之,大家一看到他算卦,赶紧躲得远远的。

    “哎~不要客气,来来来,容我算上一卦。”袁若初笑如桃花,摆摆手就开始抛出龟甲,口中念念有词。

    沈南风痛苦的闭上眼睛,不忍再看。

    龟甲在空中转了两个圈圈,落在袁若初手上。

    袁若初端着龟甲,细细端详一番,哈哈大笑道“好卦,好卦,这我姑娘必可达成所愿,事事顺心。”

    苏清儿小嘴微张,有着惊讶,袁若初真的算出她想的了?不然怎么会说这样一番话。

    沈南风也有着诧异,不像传说中的那么可怕啊。

    “再来再来!”袁若初心情大好,他算卦多年,难得开出一次上上大吉卦,简直刷新人生设定,丰富三观。

    从袖里乾坤中再取出两只龟甲,袁若初满脸笑容,直接将三个龟甲抛上天。

    实在是不用三个不行,他太开心了!

    龟甲在半空中转着圈圈,袁若初口中念念有词,片刻后龟甲落下,袁若初一把接住,然后拿到眼前细细端详。

    这一端详,他感觉事情不对了,干咳道“这位沈公子,卦象显示不日你有血光之灾,大险呐!”

    “呸呸呸,鬼才信你的卦!”沈南风赶紧摇头,刚以为这家伙正常点,现在看来,痴心妄想还差不多。

    柯北抽抽嘴角,这是闹哪出?莫名其妙来个袁若初,接着就要给他们算卦。

    “若初,我们别算了吧。”雨梨花拉着袁若初,让他别算了,这家伙卦象就没好过,今天难得好一次,现在又出问题了,再算下去,他都怕出事。

    “不行,我算卦多年,终于出了上上卦,岂能放过,说什么我也要再来一卦。”

    不理会雨梨花的劝说,袁若初伸手又拿出三只龟甲,这次六龟齐出,被他抛到半空中。

    然后他掐指开算,口中念念有词。

    六只龟甲转圈圈的落下来,他挥手用法力拘禁住,然后排开在面前,大惊失色道:“柯北,你!你!你!你是个不详之人,你将招来滔天大祸!”

    柯北眼都直了,这什么乱七八糟的破卦,算苏清儿就是上上好卦,算他就是滔天大祸?

    “别理他,他就没算出过好卦。”沈南风拍拍额头,不只他不信,被袁若初算过的,就没几个相信的。

    “若初,我们走吧,龟甲都裂了。”徐罗脸色难看,他和袁若初认识很久了,虽然他也一直笑袁若初算卦不准,而且开不出好卦,但耳濡目染,他也懂了一些东西。

    袁若初的卦或许不准,但龟甲开裂,确实是大凶的征兆。

    袁若初失魂落魄,像是被卦象彻底吓住,愣在原地,六块龟甲漂浮了片刻,直接掉在地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