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章 离开这里,越远越好
    然而,话是这么说,柯北却不能这么想啊,袁若初搞得煞有其事的模样。

    你想想,一个天天算卦的疯子,突然出现在你面前,给你算了一卦后,还没骗你钱,就自己先吓得魂不附体,这正常吗?

    而且,自从进入大唐以来,柯北感觉这里绝大多数人都不像坏人,除了李涵烟等个别同学讨厌一点,剩下的没什么不好。

    在如此融洽的环聚下,袁若初又不是敌人,干嘛骗自己。

    所以柯北觉得,这卦肯定有问题,必须问清楚。

    “什么叫滔天大祸,具体指什么?”

    袁若初脸色惨白,艰难的咽下口水后道:“我不知道,龟甲算到你时,只显示了滔天大祸,然后就碎了,根本算不下去。”

    柯北抽抽嘴角,怎么袁若初越说他越发毛,不由得追问:“那有破解的方法吗?”

    “有,离开这里,越远越好!”咬咬牙,袁若初挤出这几个字。

    “若初,别说了,我们走吧。”雨梨花看不下了,拉着袁若初赶紧走。

    柯北还想再问,但三个人根本不理他,直接御剑跑开。

    四个人面面相觑,脸色都不太好看,毕竟这种事太邪门。

    “柯北,别想太多,不论发生什么我都会陪着你的。”苏清儿拉着柯北的手,轻声安慰。

    “好了好了,别想那么多,还是先处理这条巨蟒吧,柯北你不是要内丹吗。”张冯喜上来打个圆场,感觉冲散这个让人发毛的气氛。

    柯北这才回过神来,点点头,管他什么乱七八糟的卦象,要是全靠这东西活着,那这一生还有什么意思?

    四个人直接动手,沿着巨蟒崩开的头颅折腾起来。

    沈南风上去般着蟒头,然后忍不住咂舌道:“这家伙,鳞片骨骼硬的和铁一样,柯北你是怎么把他杀了的?”

    “别说了,为了杀他我差点命都没了,你自己看铁枪。”柯北摆摆手,他当然不能说用了金手指。

    三个人一看,发现铁枪都出现了大量裂痕,几乎活活崩断,不由脑补柯北究竟费了多大力。

    “现在怎么办?”内丹在巨蟒体内,现在四个人拿这些鳞片没办法。

    “用拘禁术吧。”

    柯北拍拍脑袋,然后走到蛇腹的位置,运转法力感受内丹的位置,然后隔着巨蟒的肚皮还有鳞片,拘禁住巨蟒的内丹。

    “来帮忙!”尝试拘禁一次,柯北发现根本拘禁不动,取不出来。

    三个人只能上去,四个人同时运转法力,拼命拘禁住内丹,然后往外拘禁。

    简直和拔河差不多,四个人眼睁睁的看着巨蟒的肚子鼓起,然后鳞片再突出,接着鳞片开始弯曲。

    费了好长时间,四个人拼尽全力一扯,巨蟒肚子的皮肉还有鳞片碎裂,被拘禁出血洞。

    砰的一声,一颗拳头大小的内丹被拘禁出来。

    “这就是妖丹?”四个人围成一圈,盯着漂浮在半空中的妖丹左看右看。

    “柯北,你估计这玩意凝聚了多少力量?”沈南风问道。

    “不太清楚,不过我估计,这条蟒差一点就能成为玄海境界的妖兽了,这个内丹拿去炼药,绝对大补。”

    “嗯,我们事先说好了,内丹归你。”张冯喜指指柯北,虽然这内丹有不小的吸引力,但他表现得相当大度。

    “哎嘿嘿,我不客气啦。”运转法力,催动袖里乾坤,柯北直接收了内丹。

    他真的很需要这颗内丹,李涵烟表现出来的强横,已经足够让人忌惮,而且他们还暴打了李涵烟,这笔账绝对会算在柯北头上。

    可以预见,秦岭试炼结束以后,李涵烟绝对会疯狂报复。

    揉揉额头,虽然打人一时爽,但后果很麻烦啊。

    “接下来去哪?”苏清儿眨着眼睛,看着山涧两侧的崖壁。

    “我还差两个令牌,清儿还差一只灵鸟,令牌我不找了,有内丹足够了,灵鸟的话,撞大运吧,还有一天半秦岭试炼就会结束,我们御剑到处乱跑吧。”

    柯北想了想,决定这样,因为之前要寻找育兽草,秦岭的大树又茂密的比胸毛还秘密,只能在里面到处乱窜,现在他们不需要在寻找育兽草,要找的是鸟儿,那飞高点也没什么太大影响。

    三个人点点头,说实话柯北的秦岭试炼结果确实不重要,大家都知道孙思邈和程咬金在给他开小灶,那现在要解决的便是苏清儿的问题。

    御剑腾空,四个人贴着秦岭的密林开始绕圈圈飞行。

    当然,肯定不是由起点变终点的绕圈圈,而是扩大型的绕圈圈,使搜索的范围一圈圈的不断变大。

    日头偏西的时候,柯北眼尖,发现一只落单的灵鸟,正在树顶上叽叽喳喳的叫着。

    拍拍脑袋,柯北记得,按照动物世界的说法,这是求偶的呼唤还是啥来着……?

    几个人小心翼翼的靠近,然后包围像灵鸟。

    灵鸟不叫了,因为它感觉到了危险,张开翅膀就要飞走。

    然而它刚飞起,一张法力演化的大网直接网住它。

    苏清儿小手控制着法力大网收笼,然后抓住网里的鸟儿,摸摸头,给收进袖里乾坤中。

    看了看太阳就快落山,柯北呼出口气道:“我们撤吧。”

    “你确定不管你的任务了?走个形式也好。”沈南风看着他道。

    “不了,抢李涵烟我抢的理直气壮,其他人和我又无冤无仇。”柯北摇摇头。

    “你太善良了。”张冯喜不置可否的道。

    柯北看着三个人笑着说,“也许吧。”

    也许将来,他会随着时间的推移慢慢改变,不像现在这样,依旧善良,也许将来他会和其他书里写的一样,变成当世枭雄,也许他将来会和苏清儿一起,隐居田园,养花种树。

    不论怎么样,那都是以后的事情,现在他只想按自己的心思去做事。

    可以说他任性,但没有逃课,没有爱情,没有通宵打游戏,没有和死党为祸一方的人生,是完整的吗?

    对柯北来说,绝对不是。

    “走啦走啦,我要回去洗澡了,脏死了。”

    小美女笑吟吟的拉着柯北,另一只手拿出令牌。

    四个人对视一眼,各自拿出令牌,在太阳将彻底落山的刹那,齐齐捏碎。

    浩大的法力从天而降,化作四道璀璨的光柱笼罩他们,接着一股伟力使得四个家伙再次感觉到一阵天旋地转,下个呼吸,他们已经消失在秦岭的上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