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二章 终是大成
    抱着丹药,柯北蹦蹦跶跶的回到房间,然后把门关好。

    盘膝坐在床上,柯北开始运转《道德经》进行修炼。

    直接吃丹药突破,柯北感觉机会不大,毕竟修炼这东西,就像蓄水池,蓄到一定程度,骤然泼出去,产生的巨大力量,能够打穿那种阻隔,就是突破。

    但问题是,蓄的水不够多,就泼出去,打不穿阻隔,那就是突破失败,又得从头再来。

    所以柯北准备先修炼一番,再积蓄些修为。

    从秦岭回来之后,柯北除了得到内丹外,他其实还发现一件事,自己的修为有明显的进步。

    这种进步当然不可能说是你出去游山玩水,转两天,就自动突破了,天底下哪有这种好事。

    苦思冥想,柯北只能把这一切归结为和巨蟒一战,拼尽全力而引起的自动修为突破,他当初打排位也是这样的,渡劫局无比艰难,所以经常超水平发挥,屠杀全场。

    伴随着时间推移,力量慢慢积蓄,入夜之后,柯北一双眼睛悄然睁开。

    此时此刻,他感觉自己全身上下都有一股力量,内心有股对着月亮仰天长啸的冲动,这是典型的水多了!

    拿起旁边的玉瓶,倒出丹药,柯北两口直接啃了下去,咔哧咔哧的嚼了两下,嗯……鸡肉味。

    丹药入口化作浓郁的法力,开始横冲直撞。

    柯北顿时咧嘴,果然大补!

    静下心来开始炼化这股力量,柯北控制着体内的法力溪流,不停的冲刷,像叶片上的水流不断吞噬露珠。

    法力溪流越来越强,柯北可以明显感觉到自己的小溪流,正在往大溪流迈进。

    沉浸心神,控制着法力溪流汇聚,形成一汪湖水,柯北骤然催动。

    像是潺潺水流在回响,柯北体内的法力变成漩涡,逐渐加速,越来越快,越来越大。

    法力疯狂的旋转着,从修炼的本源之处,往全身上下蔓延。

    四肢,双手双脚,法力漩涡疯狂的冲刷着,要突破那种说不出来的禁锢。

    然而,这股冲刷持续了数个呼吸,居然出现了僵持。

    “这还不够?”

    柯北头皮发麻,一整颗巨蟒内丹炼化的精气还不够?他又不是叶黑,拥有传说中的圣体,像无底洞。

    只能说,在这个大唐,丹药的作用真的被严重削弱,在斗破世界,吃上这样一颗丹药不狂飙三星,拖豆绝对会被骂死。

    万般无奈,只能动用金手指。

    右手食指变得熠熠生辉,柯北瞬间感觉,整个房间都在刹那间被抽空,天地力量全部被剥夺进他的体内。

    这股天地力量为原本僵持的法力,推波助澜。

    漩涡彻底扩散开,化作比之前强大数倍的溪流,在柯北体内汩汩流淌。

    睁开眼睛,柯北开心的小嘴都合不拢了,用了一个多月,天天炼药打铁,没日没夜的修炼,还得拼命屠巨蟒,做了这么多努力,终是大成。

    握握小拳头,感受着体内的力量,柯北感觉自己现在一拳可以打碎一块石头,挥手纵火,哈欠成风都没问题。

    “虽然突破了,还是不够啊,李涵烟还是个麻烦。”

    然而一想到李涵烟,柯北又头疼了,对方是御气巅峰,或许说御气境界的圆满,理论上他一个,可以打三个御气大成毫无问题。

    就算柯北现在突破到大成,借助金手指,战力飙升,但还是有些比不过李涵烟。

    “嘶……李涵烟他好像,是个法师……”

    抓着头发,柯北苦思冥想,发现李涵烟和张冯喜不一样,没有贴身攻伐过,那按他的理解,如果说张冯喜是个战士,李涵烟这种,应该是个法师。

    “对,绝比是个法师。”

    柯北越想越确定,李涵烟之前的法力光幕,就不是一个战士该有的特性。

    “法师那就好办了。”

    确定对方是个法师,柯北顿时坏笑起来,他可是王者刺客啊!

    从袖里乾坤中,取出昨天从程咬金那儿偷来的长枪,柯北摩拳擦掌,打法师他太有经验了,更何况在秦岭,他还成功的用金手指使出惊龙之雷。

    现在他要做的就是熟悉这一招,尽可能不借助金手指就使出了,大唐学院人多眼杂,万一让人发现他的秘密就麻烦了。

    而且,只有这一招是不行的,打人要连招,这是他多年打游戏打出来的尿性。

    “先来惊龙之雷。”

    握着长枪,柯北闭上眼睛,仔细回想在秦岭的一幕幕,是如何运转法力,又是如何演化龙啸雷鸣。

    伴随着一幕幕回忆起来,柯北的手慢慢扬起,双腿慢慢弯曲。

    直到他回忆起完整的法力演化过程后,他法随心动,一跃而起,持枪对着自己的床就是一声大喝!

    “这贯穿乱世的雷霆!”

    雷鸣响起,怒龙吼叫,柯北以大成法力催动的惊龙之雷,威势完全不弱于小成时,借用金手指催动的,这一击当真是雷霆万钧!

    轰的一声炸响,柯北的大床顿时四分五裂,被直接击飞,撞的房间一塌糊涂,发出造反般的声音。

    无数大床的碎片,噼里啪啦的掉落下来,铁枪贯穿着地板,柯北眨眨眼睛,足足愣了三个呼吸,才反应过来,我特么这是干了什么!

    看着碎的比渣还渣的大床,一片狼藉的房间,柯北恨不得以头抢地,这特么真是,贯穿地板的雷霆啊!

    脑子发什么热,修炼修傻了?连自己房间都拆。

    还没来得欲哭无泪,隔壁的俞怀特已经锤着墙喊:“柯北,你搞什么呢,让不让人睡觉了?我家狗都让你吓醒了……”

    柯北:“……”

    这让他怎么解释?听着屋外还有好几个家伙骂骂咧咧,柯北感觉自己很怂。

    催动法力把乱七八糟的东西都卷起来,收到袖里乾坤中,柯北房间里基本什么都不剩了。

    看看窗外还是月明星稀,柯北都快哭了,这让他睡哪儿呀,他的大床!

    弱小可怜又无助的缩在墙角,柯北抱着头,床都没了,他现在只能蹲墙角,慢慢熬到天亮。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