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九章 谁人不识君
    苏清儿说的很清楚,柯北也听懂了这是个什么病。

    简单来说,苏清儿天生拥有三绝脉,天绝地绝人绝,按理来说是必死无疑,活不过十五岁的。

    但她现在已经快十七了,比预计中活的更久,之所以能更久,全靠他父亲用虚神境界的法力,为她压制三绝脉。

    但人有力穷时,所以苏清儿能够活到今天,其实已经突破了半个人绝,但情况并不容乐观。

    她已经感觉到虚弱,这是人绝脉在发作。

    “想要根治,我需要人元果,这东西太罕见,据说大唐学院的宝库里也只有几枚,所以。”

    苏清儿把头靠在柯北肩上,轻声道:“我不愿意那时候就告诉你,是怕你多想,我从没骗过你。”

    柯北捏捏鼻梁,感觉有些头疼,连人元果都出来了,那后面还需要什么?

    “所以你那地绝脉,需要地命果?”

    苏清儿点点头道:“没有地命果,忘川之水也是可以的。”

    “你确定那东西大唐学院有?”

    柯北头皮发麻的抽抽嘴角,真不愧是三绝脉,人绝还好说,还能治,问题是这地绝需要的东西,是开玩笑的?

    地命果,按柯北看过的那本书记载,这东西是石中孕生出的神品。

    是一种神物,世间极难寻到,据说要十万年才有可能诞生一枚,虽然在这个世界没那么夸张,可也绝对是世界难寻一二。

    至于忘川之水,柯北都怀疑这世界上有没有阴间,忘川之水这东西真的存在的?

    “地命果我不知道,但忘川之水,大唐学院应该有。”

    “你怎么知道?”柯北抓抓头发,不由得奇怪。

    “你注意过地图吗?”苏清儿反问。

    “这个,没有。”

    柯北摇摇头,他压根就没看过地图。

    “咸阳城,长安城,两座巨城隔着渭河,八条水脉环绕而过,秦岭伏龙,这里是天下大势所聚集之地,这里是大唐的……”

    苏清儿戛然而止,没有说下去,因为不能在说下去。

    柯北不是傻子,哪怕他根本不懂风水,也明白这代表了什么。

    是啊,他怎么忘了,长安是十三朝古都,是天朝历史上建都朝代最多,建都时间最长,影响力最大的都城,居中国四大古都之首。

    为什么会这样?

    苏清儿已经说的很明显了,不能在说下去了,而柯北也听懂了,所以不能在问下去。

    这其中涉及的东西,太过于可怕,甚至于到了足以引来滔天大祸的地步。

    把这个话题,烂在肚子里,柯北拉起苏清儿的手道:“没事吧,还能坚持多久?”

    “没有人元果,我估计还有大半年吧,有的话,二十岁。”

    苏清儿淡淡一笑,像是说着一件稀松平常的事情,当你一出生就面对死亡的威胁,其实可以说已经习惯了,你不会完全不怕,但那种害怕却绝不会吞没你。

    摸摸苏清儿的俏脸,柯北轻声道:“放心好了,人元果等我睡一觉我就去给你拿,我快困死了。”

    苏清儿噗嗤一笑,诚然柯北现在的样子是真的狼狈。

    “我送你回去吧,洗个澡,好好睡一觉。”

    苏清儿戳戳柯北的鼻子,一双美眸弯成月牙儿。

    柯北是回去睡觉了,但他闯关成功的消息,却像长了翅膀一样,飞快的传遍整个大唐学院。

    “柯北用了七天时间,闯过试炼古路了。”

    “那也就是说,天榜令没了?”

    “也不一定啊,你只要破了他的记录,六天闯过去就行了。”

    “他不是才御气大成吗?有点厉害啊。”

    “这都不是重点好不好,我的飞剑还在他手上呢。”

    “走走走,去找他要回来。”

    柯北感觉脑袋晕乎乎的,也不知道睡了几个时辰,反正被吵醒的感觉特别不爽,外面似乎有无数人叫他的名字。

    等他爬起来走出去一看,立刻傻眼,足足有五六百人出现在他宿舍门前,一看到他出来,顿时脸红脖子粗的吼道:“柯北,还剑!”

    “你都闯关成功了,还不还剑,你个剑人!”

    “还剑!还剑!还剑!”

    一群人山呼海啸,异口同声,群众的力量果然是可怕的,宿舍栏杆门板都快被这些人拆了。

    柯北头皮发麻,这都是什么事啊。

    俞怀特牵着大狗,在一旁抬头看天,一副我不知道,不关我事的样子。

    万般无奈,柯北只能从袖里乾坤中,一把把取出飞剑,然后按照字据,开始归还这些飞剑。

    然而,这些人讨还飞剑也就罢了,更是七嘴八舌,问出各种古怪问题,包括你是否感谢谁,有没有什么想对同学们说的话。

    更有极个别女同学,冲上来就要给柯北抱抱,吓得柯北眼睛都直了,这是送命题啊!

    伸出脚,挡下这位疯狂的女同学,柯北暗自摇头。

    “我实在是太优秀了,同学们居然这么热情,唉,我也想低调,当个路人王,但为之奈何啊。”

    等到柯北忙完,天又黑了,原本就没睡好的他,又累又困,看这模样,宿舍是待不下去了,他和俞怀特打个招呼,防止苏清儿来找不到自己后,直接御剑飞往孙思邈那儿,去避避风头。

    然而,刚一进门,柯北便被一道红衣身影拦下。

    韩秋月美眸盈盈一笑,望着柯北道:“呀,这不是师弟吗,怎么想起到师姐这儿来了。”

    柯北干笑:“师姐你就别挖苦我了,我这是来避避风头,好好睡一觉的。”

    “怎么,天下谁人不识君,这样不好吗?”

    “好什么好,群众们太热情,太可怕了,你被几百人堵在门口,你就明白了。”

    柯北扶额,一副悲痛的某样,为啥情况总和他想的不一样,总是显得那么失控。

    “你们这些小男人,不就是喜欢这样出风头吗,听说已经有好几个小姑娘,说立志一定要睡到你啊。”

    韩秋月红唇含着手指,娇笑道。

    “嗯!?还有这种事?”

    柯北瓜皮猫式惊讶,然后正色,摆摆手道:“庸脂俗粉罢了,我已经有清儿了,还是让他们死了这条心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