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章 画圣
    “小滑头!”韩秋月娇嗔柯北一眼,伸手戳戳柯北脑袋继续道:“去见见师父吧,他就要闭关了。”

    “那么快?”柯北愣住,孙思邈要闭关他知道,但这也太快了,之前不是说还有半年左右时间吗?

    “嗯,还有两天,具体的你问他吧。”

    韩秋月指指楼上,似乎不太愿意多说。

    柯北只能先上楼,去寻孙思邈。

    这地方他太熟悉了,加上又没什么弯弯绕绕,柯北直接上楼到了孙思邈的房间。

    老道人正在闭目养神,但脸色却不太好看,眉头微缩,听到动静后他睁开眼睛,露出慈祥的笑容道:“小家伙,回来啦。”

    柯北乖巧的上前,行礼,孙思邈对他真的很好,但他现在就要去闭关了,这一闭关,少则几个月,多则数年,他都不一定能够见到孙思邈了。

    “师父,按理来说你闭关也应该是年底啊,为什么突然这么快?”

    孙思邈摸摸胡子,呵呵笑道:“机缘到了而已,前两天我在为你炼制丹药时,有所顿悟,说实话,为师应该谢谢你才是。”

    “谢我?”柯北满脸懵比,谢他干嘛?

    “你御千剑闯关,对我有所启发,虽然不多,但有时候你丢出一块石头,就可以砸穿城墙,这道理是一样的。”

    孙思邈平静的道,但柯北心里却掀起了滔天风暴,虽然孙思邈这句话原本的版本应该是,一只蝴蝶即使是扇动一次翅膀,两天后便可能引发巨大的风暴。

    也就是说,柯北被孙思邈比喻成那只蝴蝶,即使他无比弱小,只是御气大成境界,对孙思邈这样的虚神风暴不值一提,但他偶然扇动了一次翅膀,却促成这风暴不断壮大。

    “师父到底悟出了什么?”柯北继续问,他发现和孙思邈他们这种人在一起,眼界都能变得无比开阔,他只是用金手指开挂,御千剑闯过一次关。

    而孙思邈却能从这挂中,看出本质,并且把这挂的本质,变成自己的,即使这种情况只是稍微有那么点触动,那么点作用,其表达出来的东西,深思也是可怕的。

    “有些眉目,我需要不断推演完善,少则三五年,多则一辈子,成,你师父我踏入返虚地仙,败,蹉跎岁月,一事无成罢了。”

    孙思邈说的很平静,但柯北听起来却不是那么一回事,这是孤注一掷啊,他不由得劝道:“师父已经很强了,不闭关不行吗?一辈子时间都去闭关,修行还有意义吗?”

    孙思邈摸摸柯北的头,笑呵呵的道:“你还太小,不懂,每个人修行所为的都不一样,我悟的东西,值得用一生去追求。”

    柯北不知道说什么,人各有志,白天不懂夜的黑,他和孙思邈,即使有着相同的善良,一些相似的想法,但终究不是同一种人。

    孙思邈从怀里拿出香囊,递给柯北道:“去我的房间好好睡一觉吧,你太累了。”

    柯北接过香囊点点头,他是真的累,全身上下都有种疲惫感,脑袋一直都很疼。

    孙思邈的床铺很简单,甚至不及他的软,但柯北睡得格外舒坦,香囊有安神的作用。

    ……

    再睁眼时,柯北发现床边的柜台上,摆在一只玉瓶,玉瓶下面压着一张纸。

    拿起绢纸,上面用蝇头小楷写着一段话,是孙思邈留下的。

    “徒儿,为师闭关去了,丹药是供你突破玄海境界的,为师不在的日子里,有什么问题问你师姐即可,有关于炼药的典籍,问你师姐拿即可,望徒儿好好修炼,再见面时,为师可以为你而感到自豪,勿念。”

    捏着纸张,柯北沉默良久,才收好丹药,起身下楼。

    下楼时,韩秋月正在门口,小心的修剪孙思邈养的花草。

    “醒了啊。”

    听到动静,韩秋月也不回头,只是随口说了句。

    “我睡了多久啊。”柯北揉揉脸,现在已经是中午了,但孙思邈都去闭关了,想必时间不会短。

    “三天。”

    “额,这么久啊。”

    柯北感觉自己能睡的基因还是在的,当初他假期就是这样,要么一天一夜不睡打游戏,要么一睡一整天。

    “你该去看看你那小女友了,她来过这儿,看你睡得香,就没叫你。”

    孙思邈不在了,韩秋月反倒变得安静不少,不像之前一举一动都有种调戏柯北的感觉。

    “那师姐再见。”

    想到自己睡了三天,柯北也确实该去看看苏清儿了,天榜令还在他手上,人元果还在大唐学院的宝库里,他还有好多事要做啊。

    “去吧去吧。”

    掏出大宝剑,柯北对韩秋月挥挥手,御剑飞离这里,去接苏清儿。

    见到苏清儿时,她正在摆弄小乖,柯北也不啰嗦,直接带着她还有小乖,往大唐学院最深处的宝库处飞去。

    因为宝库这种地方,称得上是禁地,柯北还没靠太近,就有一道法力光芒直接笼罩他们两个人,上下扫描,有种检查的效果。

    柯北又不是傻子,赶紧掏出天榜令。

    在法力光芒的扫视下,天榜令发出金灿灿的光芒。

    很快,这股法力光芒褪去,厚实的法力屏障,打开一道口子。

    柯北御剑飞进去,眼前骤然一亮。

    金碧辉煌的庞大宫殿,就那么直挺挺的坐落在那里,平日里阵法将他完全隔绝,柯北根本不知道,宝库居然是这样。

    在宫殿两旁,芳香的溪流潺潺流过,一群长得像鹅一样肥的仙鹤,正在溪水里踱步。

    百花齐绽,柯北眼睛都快看不过来了,宝库宝库,这里真的到处都是宝贝,那怕是台阶,都是汉白玉砌成的,太宗皇帝当年,究竟耗费了多少财力,才修建出来?

    御剑落地,柯北和苏清儿面前,凭空出现一名中年人,留在长虎须,穿着一身白衣,手中握着只毛笔,静静地看着两个人。

    “这位老师,您是。”

    柯北一眼望去,眼前的人气息虚无缥缈,捉摸不透,空灵无比,绝对不是寻常的老师。

    那人看着两个小家伙笑道:“吴道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