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二章 生活
    拿到人元果,柯北小心翼翼的收好,然后恋恋不舍的看着宝库里的宝贝,摇摇头走了出去。

    学院其实已经很慷慨了,按理来说这些东西都应该是压箱底的,如果不是苏清儿需要,柯北真的可以拿走丹药,或者撬点秘银走。

    虽然说是让他任选一样,但他想搬走整块秘银,显然是不可能的,但打把兵器的分量,应该是可以的。

    选了人元果,柯北并不后悔,在他的思维中,生命从来都是放在第一位的,与自己毫不相干的人死去,他都会动恻隐之心,更何况是苏清儿。

    抱着人元果走出来,吴道子看了一眼,点点头,然后拘禁住大门,控制着它合拢。

    大门关上,吴道子打上十几道法力封印后道:“走吧,两个小家伙,你们不能留在这里。”

    对着吴道子点点头,柯北乖巧的带着苏清儿御剑飞离这里。

    出了法力光幕后,柯北之前看见的一切,再次消失在大唐学院中,像是从没有出现过似得。

    苏清儿把头靠在柯北肩上,也不说话,像是享受这种有了依靠的感觉。

    “你就不问问,我拿的是什么?”

    柯北问道,他虽然拿的是玉盒,但盒子里装的也可能是其他的东西啊。

    “不问。”

    苏清儿轻声道。

    “为什么?”

    柯北反问。

    “信任,傻瓜。”

    两个词语,第一个是回答,第二个则是感情最直接的流露。

    柯北抓抓头发道:“那你和我说说,这玩意怎么吃?”

    “张嘴吃下去就好了鸭。”

    小美女眨眨眼睛,他对柯北奇奇怪怪的思维,已经习惯了。

    “不用炼化什么的,吃完全身上下不会冒光什么的?不是说这种天材地宝都要高深法力的修士相助吗?”

    柯北满脑子都是各种宝贝吃下去,该有的样子,哪怕是他的泻药,吃了也有拉肚子的反应啊。

    戳着柯北的后脑,苏清儿娇声道:“这又是谁告诉你的啊,我爹和我说了,吃下去就行,药力会自己化开的。”

    柯北无奈,剧本和他想象中的不一样啊,哪怕说吃这个东西之前,要举行一些奇奇怪怪的仪式,也好过就这么吃了啊。

    “清儿,我问你啊,如果,我是说如果,我没能夺得第一,没拿到天榜令,也拿不到人元果,你会怎么办?”

    “不怎么办啊,许多事情,真的那么重要吗?”

    “可是……”

    “没那么多可是啦,现在一切不都在往好的方向走嘛~”

    苏清儿不想说下去,柯北当然不能接着问,虽然他经常说错话,但人与人之间的相处还是很重要的。

    送苏清儿回宿舍后,柯北准备回去修炼一段时间,巩固修为,他在试炼之路里面炼化了太多法力,虽然还没有直接突破到御气巅峰,但实力暴涨是真的了。

    然而,事与愿违,他刚一落地,就有一条二哈扑了过来,抱着他各种蹭。

    俞怀特在一旁看着,在他身边还有张冯喜,沈南风。

    看着自己的这三个好朋友,柯北说:“你们几个干嘛?”

    “南风说了,我们四个聚一聚,出去好好吃一顿,祝贺你拿下天榜第一。”

    俞怀特眯着桃花眼,把二哈叫回来,他怕柯北再被蹭一会,衣服就完了。

    有人请客,哪有不去的道理,柯北笑着应下,四个人组队去了咸阳城。

    沈南风请客,直接点了一堆好菜,柯北有些不好意思,毕竟和他相比,柯北是真的穷。

    单论出身,沈南风的背景估计比苏清儿差不到哪去,说他老爹是沈万三,柯北都信,反正在这里没什么不可能。

    要来花酒,沈南风给三个人倒上,柯北虽然不会喝酒,但根本架不住这三个人的劝说,也只能举杯。

    “修行路何其漫长,我们能够相聚也是一种缘分,愿我大唐,万世荣光。”

    喝到兴起,沈南风用筷子敲着杯盏,开始高歌。

    柯北静静地看着,他原不属于这个世界,本质上和大唐的少年是有差别的,所以某种程度上,他甚至有些羡慕这小家伙,拥有与生俱来的盛世才华。

    酒过三巡,菜过五味,四个人各自散去,柯北回到宿舍里,开始自己的修炼,他的路还很长。

    伴随着人元果给苏清儿,试炼之路也闯完,柯北的事情似乎就那么告一段落,只留下他七天闯关结束的事情,被同学们津津乐道,以及大唐新榜的第一,镌刻着他的名字。

    课已经变得很少,大多数时候,基本上都是自己修行。

    秦岭试炼的塞选结果,所体现的教育资源倾斜,明显的表现出来。

    哪怕没什么课,那些完成任务的学生,依旧经常出没在百物阁,领取各种他们需要的东西。

    俞怀特忙着养育他的二哈,时不时的炼药,锻炼着自己的炼药水平。

    沈南风整天修炼,忙着冲击御气巅峰,和他一样的人,同样有不少。

    而张冯喜也在修炼自己的枪法,苏清儿吃下人元果之后,精神明显好了很多,但也因为这样,她也开始整天修炼,尽快突破到御气巅峰。

    所有人都好像有事情要做,操场上,柯北看完向流云的蹴鞠比赛后,站起身来,看着即将落下去的夕阳,他突然有种不属于自己的感觉,这或许就是生活?

    拍拍手,柯北准备去程咬金那儿,继续去打铁,沈南风都在冲击御气巅峰了,他的修炼也不能放下。

    虽然看似没什么事做,但三榜他还剩下两榜需要努力,炼药,炼器,有金手指帮助,夺得排名,只是迟早的事情。

    在这个迟早来临之前,他需要做的,就是不断修炼下去。

    没有其他作品中的高歌,各种争霸,厮杀,柯北其实并不在意。

    细细想来,他现在只想打把游戏。

    几天之后,正在教室里给九节鞭铭刻法力纹路的柯北抬起头,俞怀特正站在他面前,同时带了一则消息。

    李涵烟关完禁闭出来了,不仅如此,还给他了下战书,战书说的清清楚楚,约他比一场,一决高下。

    柯北揉揉额头,他才刚平静一段时间,这家伙怎么就被放出来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