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三章 叫嚣
    给武器加持法力纹路,柯北从刚开始学,他喜欢称这东西为铭文,这种习惯源自于他喜欢打游戏遗留下来的。

    按理来说,这东西只有到了玄海境界,才能刻出有用的铭文,他这实力,刻的东西作用不大,但基础向来如此。

    这条九节鞭,他才刚完成一半,所以看完李涵烟的战书后,他摇摇头,直接给放在一边,继续刻。

    “我说柯北,你就没什么表示?”俞怀特站在一边,十分不解。

    李涵烟被关了一个月禁闭,气到极点,绝对是要和柯北不死不休,战书都来了,他居然还刻纹路。

    “什么表示啊,仰天长叹?要死要活?”撇撇嘴,柯北接着道:“程咬金那边来了一批商队订单,刻一件武器我能拿五两银子,和他李涵烟打我有钱拿?”

    “他给我五百两银子,我立马和他打一架。”

    “……”

    俞怀特一副你特么说的好有道理的模样。

    挨着柯北坐下来,俞怀特道:“那你也不能一直坐在这里啊。当初揍他是我们几个人干的,他现在把一切都算在你头上,太过分了。”

    “沈南风就是有病,从一个人的思维出发来看,他这种人自持甚高,我刚进入大唐学院时就看不起我,处处针对我,然而每次都不能如愿。”

    “越是不如愿,他越是愤怒,越是妒忌,恶性循环罢了,被你们打他或许还能接受,但被我这样的人打,对他来说就是奇耻大辱,随他吧,他要是自己想不开,就是无药可救。”

    俞怀特对柯北投来崇拜的目光,不确定的问:“你这套理念那儿学来的?”

    “肯定不是儒家典籍教的就是了。”

    柯北随口道,然后一顿,干咳一声,因为俞怀特脸色都变了。

    “随口一说,别在意。”

    摆摆手,柯北轻描淡写的揭过这事,在这个时代,他怼儒学终究是不合适的。

    “那就让他那么蹦跶?”

    柯北表现得云淡风轻,俞怀特也没深究,但他还是不放心柯北,要知道上次沈南风可是丧心病狂,直接拿刀来砍柯北。

    “放心好了,李翰林治过他一次,他应该不敢在干什么出格的事,至于战书,烧了就是。”

    用法力御火,柯北直接烧了所谓的战书。

    在大唐学院,私自斗殴是不允许的,如果触犯,之前的一个月禁闭,就是下场。

    所以柯北只要不应这种挑战,李涵烟应该做不了什么,除非他想再吃一次禁闭。

    虽然说禁闭这种东西,看上去不痛不痒,但其实很可怕。

    想想你在一个暗无天日的地方,只有你一个人,没有人陪你说话,最多是每天几次送饭送水换净桶,一个月下来你不疯已经不错了。

    虽然柯北现在觉得,沈南风绝对是害怕禁闭的,说不定这一个月关下来,脑子都关坏掉了。

    就这样,时间在柯北的毫不理会中流逝,到了傍晚时分,柯北已经刻完四件兵器的铭文,这是二十两银子啊。

    看看天色不早了,柯北准备御剑把这些东西给老程送过去,他是真的缺钱花。

    然而,刚出门没多久,他就听见远远的一声咆哮。

    “柯北!你个懦夫,难道不敢和我堂堂正正的在人前比一场?”

    这声音是李涵烟的,显然柯北长时间没动静,他等不及了,居然用这种方法,来直接宣战。

    柯北如果不去,就会造人议论,毕竟大唐学院虽然绝大多数同学,人都很不错。

    但人各有异,谁都有自己的小心思,好事者那个时代都不缺,他们混在人群中煽风点火,唯恐天下不乱。

    “傻子才去。”

    摇摇头,柯北继续御剑。

    然而刚飞片刻,李涵烟又发出怒吼。

    “柯北,你个卑鄙小人,在秦岭陷害我后,只能当个缩头乌龟,苟且偷生?可敢出来一战!”

    翻翻白眼,柯北忍不住感叹,这是真的脑子被关坏了。

    不理会,柯北继续御剑,很快落到了程咬金那里。

    老程上来,神色认真的道:“小子,你遇上麻烦了。”

    柯北点点头道:“不管他,当他放屁就是,程伯伯这是兵器,我得工钱呢。”

    老程略带欣赏的接过兵器,然后掏出二十两碎银子递给柯北道:“这你都能忍?”

    “无所谓了,嘴长在他身上,我还能去给他堵起来不成?”

    老程点点头说:“以长辈的身份,我可以告诉你,你做的很对,面对挑衅依旧可以冷静处事,很不错。”

    柯北随手从旁边的兵器堆里,拿上几件没刻铭文的兵器问道:“那要是不以长辈的身份呢?”

    老程龇出一口牙,哈哈笑道:“那老夫建议你,带上你兵器,把那小子狠狠地揍一顿,最好腿都给打折。”

    柯北笑了,这才是老程的脾性,混世魔王这辈子就没怕过谁,太宗皇帝当年有时候都要让他三分。

    “程伯伯不喜欢李涵烟吗?”

    老程哼哼两声道:“他那样的性子,老夫最看不起,心胸狭窄,瑕疵必报,他老子当年我都揍过,你觉得我为什么要喜欢他?”

    柯北抽抽嘴角,老爷子你果然彪悍。

    拿好东西,柯北正准备离开,远远的又听见李涵烟在怒吼。

    “柯北!你到底是个胆小鬼,我辈修士怎会有你这样的人,你还是不是男人!你这样根本不配和清儿在一起!”

    柯北拍拍脑袋,说他就算了,可是为什么要扯到苏清儿?这家伙是真的很烦啊。

    要知道他为清儿,真的做了很多,仅仅是人元果,便已经价值连城,他给清儿的时候,都没多看一眼,换做是他李涵烟,会如何?

    “小子,这都不去揍他?”

    老程笑眯眯的一副看好戏的样子,大唐学院不准斗殴,但没说不准挑衅啊,李涵烟这样挑衅,他很想知道柯北能忍多久。

    “程伯伯,狗对你狺狺狂吠,难道你吼回去吗?我还是多赚点银子吧。”

    “臭小子!”老程伸手打了下柯北的头,笑骂道。

    “哎嘿嘿,程伯伯我先走了。”

    架着大宝剑,柯北直接开溜,他怕老程一会又给他一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