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混在大唐修仙 第五十四章 敲锣
    到了入夜时分,李涵烟直接改为破口大骂,那声音用法力加持着,整个天级一班,二班,三班,四班……直到十班的男生宿舍区,全部都能听到他的声音。

    “李涵烟,你特么让不让人消息了?”

    骂到后来,有人忍无可忍,同样运转法力吼道。

    “与你何干?不爽来打一架啊!”

    “艹,脑子有病吧!”

    柯北揉着脑袋,这是真的关傻了,已经脑残了,这样会引起众怒的。

    用法力堵住耳朵,柯北两耳不闻窗外事,一心只想梦周公。

    这一夜柯北确实是睡得消停了,第二天都快晒屁股了他才起来。

    “我聋了?”

    醒来揉揉额头,柯北惊恐的发现自己什么也听不见,吓了他一跳,片刻后他才缓过来,他用法力把耳朵堵起来了啊。

    “他傻我也傻?”

    默默吐槽一句,柯北撤了法力,就听见门外敲锣打鼓。

    敲锣打鼓也就算了,为何还有人骂他?骂的还很有节奏……

    “柯北北,胆小鬼,背后偷袭是棒槌……”

    听着这儿歌一样的调调,柯北彻底懵比了,因为这声音好像是李涵烟的啊……

    李涵烟为了骂自己,特意写了一首歌?

    柯北是懵比的,怎么感觉事情越来越扯淡了?

    感情骂自己还能激励创作?那李涵烟骂个几天是不是能写本歌集了?

    推开门,柯北果然看见李涵烟站在门口,手持铜锣也不知道从哪弄来的。

    一见到柯北,李涵烟顿时停下道:“你终于啃出来了?能忍半个时辰你也算是个人物。”

    柯北抽着嘴角,这特么是变态啊!

    居然骂了半个时辰,难怪周围那么多同学指指点点,估计李涵烟做梦也不会想到,柯北用法力把耳朵堵起来了吧。

    揉揉额头,柯北无奈的道:“李涵烟,我要不要给你开点药,你吃下去冷静一下?”

    “铛!”李涵烟看着柯北,突然用力敲了下锣,吓了柯北一跳的道:“少啰嗦,和我决斗!”

    “神经病啊!”

    “铛!你敢不敢。”

    “有完没完!”

    “铛!来决斗。”

    “不是……”

    “铛!怕了吧,哼!”

    “停!”

    柯北赶紧摆手,他是真的怕了,不是怕李涵烟,而是怕这锣。

    为什么他说一句就要敲一下?神经病何必为难铜锣?

    “想清楚了?”

    看着李涵烟那跃跃欲试的眼神,柯北再看看围观的同学们,然后在众目睽睽之下,掏出大宝剑,转身就御剑飞走。

    “柯北!你跑不掉的!”

    远远的,李涵烟在地上仰天长啸。

    高空上,柯北感觉这是真的麻烦,李涵烟因为被关过禁闭,所以再对他直接出手是不可能的了。

    挑战这东西,只要他不接,李涵烟绝对拿他没办法,所以出格的事情李涵烟做不了,骂人这种最原始的软方法,就这么出现了。

    所以柯北决定,去老程那儿住几天,他李涵烟就是天大的胆子,总不能骂到程咬金那去吧。

    然而,事与愿违,老程一听他是来躲下的,上来就是一脚,踹在柯北屁股上。

    “滚蛋,你不把那小子揍得满地找牙,就别来见我!”

    踹完柯北以后,老程直接把门关上,骂骂咧咧。

    柯北揉着屁股,从地上爬起来,他感觉自己遭了无妄之灾,这算哪回事?

    程咬金这儿不让躲,那他只能往孙思邈那儿去,虽然说现在孙思邈闭关去了,但韩秋月还在啊,让玄海境界的师姐护着,他李涵烟总不能做什么了吧。

    韩秋月听了柯北的想法后,先是微愣,随后点点头,也不再说什么。

    然而,柯北还是太天真了,只过了半天,李涵烟居然找了过来。

    站在孙思邈的住处外,李涵烟再次开始敲着锣叫骂。

    “我特么!”

    柯北现在恨不得一锄头敲死李涵烟,实在太烦了,好好的一个孩子怎么就傻了呢?

    他现在那还有之前半点样子,虽然说他之前也挺招人讨厌的,但气质这种东西是存在的啊。

    现在李涵烟有气质?披头散发,双眼猩红,鞋都是脚后跟踩在脚底的。

    然而,李涵烟只骂了一会儿就骂不下去了,韩秋月直接出现在他面前,眼神冰冷的看着他,一把纤细的法力长剑,悬浮在头顶,散发着寒芒。

    “铛!师姐,你要是动手就算蓄意斗殴。”

    李涵烟再次敲了下锣,发出刺耳的声音,柯北顿时一拍脑袋,忘了这茬。

    私自斗殴绝对不行,下场太可怕,李涵烟就是例子。

    所以柯北赶紧上去拉住韩秋月道:“师姐别理他,我们把师父住处的大阵开启算了。”

    韩秋月还想说什么,但最后还是点点头,这也算是一种方法。

    于是李涵烟沙币了,呆呆的看着眼前出现一道光幕,凝实的可怕,按他的估计,这防护换虚神大修来,都要半天才能打破。

    为何大唐学院如此擅长阵法?

    李涵烟很想问这个问题!

    “柯北,我就不信你可以一辈子躲在里面!”

    双眼猩红,李涵烟发出最后的咆哮,然后他不论说什么,都不能传到屋子里了,因为光幕给屏蔽了。

    一连五天,柯北睡觉,炼药,和韩秋月谈谈理想,聊聊人生,他发现师姐其实真的很有意思。

    是个有故事的大姐姐。

    但不论在有故事,柯北也不能多说什么,他有时候真的不是个多事的人。

    这五天,李涵烟每天早上在外面等着,深夜很晚才回去,一副盼星星盼月亮的样子。

    这样的事情,很快在大唐学院传开,各种议论声此起彼伏。

    有的人说李涵烟疯了。

    还有的说李涵烟执着。

    还有人说柯北摊上大麻烦了,李涵烟是要不死不休。

    于是又有人感叹至于吗?

    当然,这些声音还算合理,不合理的是,李涵烟其实看上柯北了,他们两个有女干情,这是什么鬼谣言?俞怀特一脸懵逼。

    两个咯咯直笑的妹子同学,细心给俞怀特解释其中种种,充分发挥了她们脑补的天赋,听的俞怀特脸色渐变,然后越来越精彩。

    妙啊!

    俞怀特发出感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