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章偶遇女
    第二天早上,朝阳穿入窗户,照到了廖云的衣服上。

    府里的公鸡开始鸣叫了,门外传来咚咚声,连敲了两声还不见有人去开门,不由廖云准许,门被打开了,从门外走进两名女仆。廖云不自愿地睁开眼睛,瞧了她两一眼,才缓缓从爬起来。

    “少爷,该起床梳妆了。”两名女仆齐声萌声道,温雅又动人,自然打破了廖云的睡意。

    真不愧是大韩府,就连女仆都是上等货色。穿着一身色旗袍,姿态端雅细嫩,洁白的手细嫩可人,当然她们身上也少不了府上特有的香味,美貌不比公主差到哪儿。这要问为什么廖云每天起床都要有这样的待遇,这只能去问韩钦了,他老人家就好这口。

    “你们先退下吧!”韩钦走进屋内,看着衣装整洁的廖云,脸上露出十分满意的笑容,了自己的白点头。

    那两名女仆向韩钦鞠躬后就陆续离开了房间。

    “云啊!今天呢,咱师徒二人去紫金宫一趟。”

    韩钦叮嘱道,似乎对这件事很上心,也很期望廖云今天的表现。廖云从小就有一门婚事,这件事是从廖云的父亲和当今皇尊当年一次快谈中给定下的。

    “去那干嘛?”廖云疑问道,很突然,很不解,虽然知道那里是灵襄公主的寝宫。

    “你的未来牵系着这个国家的未来,你手里的那块‘万灵神坠’的力量,可是人人都想要得到的,那是你父亲赐予你宝物,自知拥有这种神物的你也该清楚地知道自己的未来该要肩负的重任。你现在还年轻,很多事你还不懂得果断,但为师会为你做出最好决定,为师的所作所为不光是为了国家,更是为了你的将来。师傅先走一步,可别迟到了!”话音未落,韩钦神气飘然的走出了房门。

    “说了这么多,还不都是为了逼婚嘛…”廖云现在很清楚韩钦的话中意,反而丝毫不在意刚才的话。

    “来人!”廖云叫唤一声。面对镜子里的自己,似乎想述说什么,却又无法开口,心里有太多的情绪,只能沉默,用坚强的外表来掩盖内心的憔悴。

    话音刚落,随后走进来之前出去的那两名女仆:“少爷您还有事吗?”鞠躬问道。

    “杨羽呢?今早怎么不见他过来?”

    “应该早已经去学院了吧!”一名女仆微声低头回道。

    “是啊!我怎么会问这个问题…”廖云对着镜子说着,感觉自己被抛弃一样。

    廖云每天早晨都会跟杨羽一起去学院上学,这种关系已经持续了三年。

    廖云猜疑韩钦在昨晚肯定跟杨羽说了今天的行程,不然今早杨羽也不会连人影都没出现就自己一人去学院了。

    杨羽是三年前来到龙一学院上学且被韩钦关照,至于这三年来的陪伴,情从何起连廖云都不知真相。杨羽的身世,一直都是一个迷。

    浮云互相追逐着,飘在太阳下;清风唤醒花丛,飘散到了各个角落;有个人独自略过忘忧亭,踩踏着亭中跑出来的。

    蜜蜂地在亭中采集花粉,这些花非常奇特,即使被风屡次划走了,几天后就会焕然一新重新长出来,而且一年四季都如此争先恐后地绽放,像是一场赛跑,摔倒了就要即可爬起来。

    廖云凝神聚气,石板上飘落的随风而起盘旋在廖云身旁,伴随着他走过忘忧亭,忽然一阵大风刮过,仿佛来了一场花雨,以廖云为中心吹散其飘落至每一个角落。石板上、石墙上、屋顶上…都有它们的踪迹,散发着它们的芬芳,四味同屋,各色其美。

    廖云那沉重的脚步踏出了大韩府。廖云沉住气,顿时心想:就这样空着手去不太好吧?于是想到南城街买点礼物带过去。

    廖云匆忙地走出了大韩府,快步往南城方向走去。因为只有南城才会有适合他想要买的东西,只因那里的商品满街摆。

    南城,一个嘈杂而拥挤的一个地区,商客起早贪黑,随着店家的吆喝声,行人的闲聊声,从早到晚,要想在这儿睡个好觉,可不是件容易的事。

    这里汇聚了各方珍宝,食物、生活用品、器类、书籍……在龙城,没有你买不到的,只有你想不到的。

    这里还有一座交易大塔,名为“龙城拍卖会场”,昂贵的物品都会拿到那里拍卖,简直就是土豪的天堂。

    廖云来到了南城,眺望着周围的商品,像公主这样的人物,赠予的礼物必须得十分得体,一来显得自己懂事些,再来就是给师傅争点面子。心想挑个不大不小既不重的东西且又是女生喜欢的小玩具拿着也比较方便,突然想到发夹,于是开始细心地摸索。

    由于行人很多,也少不了人与人之间的碰撞,但这些都不足为奇,大家也都很是谅解。

    从阳景到南城,路人看到廖云也都很乐意的向他打招呼,因为城民都知道,廖云的父亲是当年人人敬仰的大英雄,以及师傅韩钦的势力,所以大家都非常尊敬他。

    这一路走来,手脚冷缩的,但廖云一直都在坚持。

    忽然!一位女生撞了过来,正好撞到了廖云的胸口,正是那位在街上横行胡闹的姑娘。

    “唉!”她摔倒坐到了地上,仅凭两手靠背支撑着上半身,无助的眼神盯着廖云,露出那副很突然,又很陌生、惊慌的表情。

    来不及阻止,当两人正式瞧到对方的刹那间,竟是你还站着,而我却到了地上。

    她的右手臂有些擦伤,还出了一丝血点但很少,却对于一个姑娘来说已似重伤。

    幸好还不是那么急,撞的不是太重,她稍稍挪动身体才发现,自己的双脚也被震到了关节,感觉快要麻木了。

    至于怎么撞上的,就连廖云也记不清楚了,大概是两人行走时都处于无意间,才会有了现在这场面。但有一点是非常清楚的,那就是她坐倒到了地上。

    自称芗兰,年芳十七,跟随家人来到龙城做生意,身穿色衣装,还披着一件大棉袄,看得出是从很远的地方与寒雪擦肩而来。从衣口看到她身材苗条,表皮洁白如玉,从她身上散发出的香味清淡而浓情,细嫩的小手,脸庞清秀,犹如水出芙蓉,温婉恬静,十分可人。

    “不好意思!我不是故意的…那个…你没事吧?”在面对这样的情况下,廖云的第一反应则是自觉道歉。

    他那紧张的表情让路人感到好奇,路人纷纷拥挤而来。大家也都很同情她,但大多人都还是会偏袒他。

    “怎么了?”

    “快看,那儿好像出了什么事!”

    “好像是撞人了!”

    “这不就是那位廖少爷吗?”

    “这位姑娘一看就弱不禁风的,这也太过分了吧?”

    “就是就是!”

    “唉,胡说!依我看是这位姑娘自己送上门的。”

    “廖云撞人?这怎么可能?人家可是大韩府的少爷,他的为人城里人还有谁不知道啊!别乱说话!”

    ……

    路人相拥而来,把两人都给团团围住了,议论纷纷,场面让廖云和芗兰十分尴尬。

    这时廖云的眼神十分镇定,从容不迫地伸出右手,伸向坐在地上的芗兰。廖云并不在意旁人对此事的看法,他只知道,现在最重要的就是把她给扶起来,才能抚平这场骚动。

    “谢谢,我自己能够起来的,这事也不能全怪你。”芗兰微声谢道,还带有微笑,勉强用手撑起身体来后,手臂忽然感到阵痛,一副弱不禁风的样子摇摇晃晃地站在廖云面前。她很坚强,也很诚实,却很勉强。

    廖云扫荡了芗兰一眼:“你的手臂有擦伤,我帮你…”

    话音未落,芗兰就打断了廖云的话:“对不起,是我自己不小心撞到了你,若不是我走路的时候心不在焉的也不会给你带来麻烦,实在是很抱歉!对不起!”

    芗兰对自己的行为感到自愧,深深反省了一会儿,回想刚才廖云无错自认的举动,使芗兰感觉廖云为人很有正气,为了解围,她选择委婉的鞠躬实行二次道歉。

    行人们感觉站了许久,也大概了解了事情的真相,于是就纷纷散场,也让当事人松了口气。

    芗兰心道:他就是廖云?还蛮帅的嘛,连眼神都是那么炯炯有神,他的语气好温润,在他面前,仿佛有一种压迫感,有时难以让人呼吸。

    “那个…我还有事,如果你确定没事的话那我就先走了!”

    廖云认为已经尽了责任,该做的该说的都已经办完了,也没必要再为这件事上挥霍时间。

    “那…你忙吧!”芗兰开始变得结巴,不知从何时开始,她的脸庞就红了起来,可能只是一点点,不引人注意。她的眼睛总一直盯着,盯着廖云的脸。仿佛自己刚刚撞到了一面墙,大概从撞到他的那一刻开始,她的眼睛就监视着他那张脸。

    廖云转身离去,放弃了购买礼物的念头,因为他花费了太多时间在这件事情上,已经没有时间可以再拿来挥霍了。

    轻盈的步伐直往北走,潇洒的背姿印在了芗兰的眼中。

    可能只是他太匆忙了,忘了请问她的姓名;可能只是机缘,让他来这不是为了买礼物而是为了与她在此相遇……

    突如其来的见面礼让两人心有不安,这一切并不止是一次相撞之缘那么简单,起码芗兰觉得;但对于廖云来说,这并不稀奇,反而是一件麻烦事……

    如果现在再用走的方式到皇殿当然是赶不上约定的时间了,恐怕还会被师傅责骂,所以廖云选择了飞行。

    廖云默念口诀,从腰间那块万灵神坠中驱出灵气,眼睛瞬间化成幽蓝且散发着蓝色气体往眼角飘去,身背流动着一股红色气流,漩起波澜纹状,像水里的漩涡吸引着周围的水,又像个小小龙卷风正在发飙(聚气状态)。待廖云猛跃高空,身体一个翻转,身背聚集的红色灵气瞬间凝成一对火翼,一个大鹏展翅炸出了多少火花让地面上的人们都纷纷止步仰望,燃烧着火翼翱翔在空中。

    一个火麟般的身影,潇洒的姿态展现了他的!像能凝气成物这种内灵境界起码要突破六光内灵!而廖云现在的内灵境界仅达到五光,又有神坠相助,已然打破了前人的掂量。廖云就是走在强者之路,与尊者同僚的人。

    火翼:橙级飞行灵技,以念力为样本,以气凝物,随心所欲,随意而形。

    仍在燃烧中的火翼,划过空中的一刹那仿佛一根红线出现在眼前,不过多久就变得模糊,直至消散无色。

    皇殿,庞大的宫殿差不多占据了整个龙城的北面,皇殿被设下结界,整座皇殿都被一层灵光围住,以此来防御外来的飞袭。皇殿需要经过“朱环路”,从朱环路北走至“玄德阶”才能够看到“君与殿”。

    君与殿:每日皇尊与国内高级官员议论国事的地方,那里随时有众兵看守,不允许闲杂人等进出。

    从皇殿的那一刻,你的一举一动都已在密卫的监控之下,如有问题他们可以当场解决掉,无论你的身份如何特殊,即使是皇子!他们只听从一个人的指令——秦坤。

    密卫行动神速,个个身手不凡,实力压制精英军队,他们走过之处从不留迹,但他们都活在暗处,用阴深的眼神注视着皇殿的动态。一般人很难见到他们的真实面貌,顶多也就看到过一道黑影从身旁划过却还浑然不知那是什么。世称尽帝国第一密卫——影士。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