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章紫金宫之约
    廖云走过玄武街,慢步走向君与殿。从君与殿左右绕过去再走过一个花园就能到达“紫金宫”。

    君与殿前是个宽敞的广场,在这儿,有通往殿前长长的石阶梯和阶梯底端两旁乾立的龙纹金色图案的大石柱。连地板都被刻上龙纹,群龙一貌,首尾相连,栩栩如生。

    从进入皇殿的那一刻开始,就已禁止飞行,即便是再忙不过来也得遵守,影士可不会讲人情。

    廖云快步走到了通往紫金宫、君与殿后的小花园,还来不及欣赏这里的花丛就匆忙地离开了,一路的景像犹如过眼烟云,心里只念着紫金宫,别无他想。

    正因为这样,才让路过的官员向他老远打招呼过来也不见廖云回礼。也难怪,皇殿里礼数那么多,挨个行礼还不得耽误时间,等到了紫金宫又得挨说。

    不久,抬头一望,门上的牌匾写着“紫金宫”三个大字,门的两侧空荡荡的,没有任何摆设,但少不了牌匾两侧的一掉灯笼,只不过是熄灭了的。廖云急匆匆地跑了进去,随着石板指引着直往庭院奔去。

    紫金宫,王灵襄公主的寝宫,王灵襄公主是皇尊最疼爱的女儿,这里的一切布置都是由灵襄公主按照喜好来下令布置的。宫内栽盆各色各样,因为她很喜欢花的芬香,所以在这里看到最多的自然是花了。当然花的品种必须得是国内上品的才配得上放在这里,其次是廖云喜欢闻到的花香。

    从进入紫金宫大门的那一刻,就会闻到一股花香串到鼻里,清淡而醒脑,这种香味特能提神醒脑,国内稀有,也是廖云喜爱的味道,它就安放在门内两旁,各放有一大盆。

    进了门往右拐就能看到庭院,这里非常宽阔,沿着墙放置着各种名花。一颗桂花树被安置在庭院的右下角的坑中飘雨,随着它与风的共舞,从它身上散落下优雅的花雨。就在庭院的最中央摆放着用大理石雕成的一个石桌和四根石凳,摆放有位,庭院内干净整洁,能看到樱花在地板上睡觉,而蝴蝶在不停地惊扰。

    在皇殿,皇尊出行是不需要侍卫在身边保护的,因为皇殿内布置着影士,加上皇尊自身的实力,足以不惧外来的侵害,何况现在是国泰民安时期。

    “皇尊,师父,灵襄公主,云…让你们久等了!”廖云委婉地鞠躬说道,心想回去后又要被师父责骂了,心里既纠结又无奈。

    只见灵襄公主迅速地从石凳上起身立刻扶起廖云,且对廖云露出一眸喜慕,情不自禁地温雅地拉着他的双手,此刻她笑得甜蜜,像是见到了朝思暮想的恋人。

    王灵襄,年芳十七,皇尊之女,紫金宫公主,身穿淡紫色轻柔绸缎,黑长发轻柔秀丽,身材苗条、温柔贤淑、美貌可人、倾城倾国。出自皇家的她,自小与廖云交好,两人交情深得皇尊看望,所以两人儿时就订有婚姻。

    灵襄从小就对廖云爱慕有加,又因这次得知父皇与国老闲谈有喊来廖云,所以特意在这儿等着,放弃了学院那边,时刻期盼廖云的出现。

    灵襄紧紧拉住廖云的手,头紧紧地贴在廖云的胸前,甜蜜的笑容透露了她对廖云极端地喜爱。这一幕让坐在石凳上的皇尊有些咳嗽了。

    “在学院天天黏着也就算了,都长这么大了到了父皇面前也不嫌害臊啊?”皇尊说道,窃喜窃语,又不忍打扰她俩,但又不得不说一说。

    王庭筠,尽帝国第十七代皇尊,年过三十六,身穿金色龙袍,相貌依然堂堂,温文尔雅,头上亦生白发,只因过度操劳国事而犹生。

    “云儿,坐!”韩钦高兴吩咐道,看到灵襄公主那么喜欢廖云,他心里自然是乐滋滋的。韩钦一直以来都期望能早点凑合这对鸳鸯。一来自己加官进爵更能稳固国老之位,二来待韩钦下位后大国老之位毋庸置疑归属廖云。在尽帝国国律有约:国老年过五十即要下位换人接班。

    廖云听后微微坐在一石凳上,灵襄随后也从之。大家都在等皇尊发话,廖云不觉一眸紧张,又装作镇定自若。

    “云,你父帅当年对国政上的贡献本皇也就不再多说了,本皇又与你父帅情同手足,在人少的地方你可以称本皇为皇叔。”

    廖云听后自然大喜,能称呼一代皇尊为皇叔,这是受到何等的荣耀啊!虽喜又惊,此刻心里不知该说什么才能表示内心的激动,通常这种情况都是依靠师父先来帮自己说一份词。

    “要说皇尊和你父亲年轻时的交情,你的确可以叫一声皇叔!”

    廖云以为师父会委婉地推辞然后再谢语,可没想到师父也有厚颜面的时候,这让廖云更加无法挣脱灵襄的手了。

    “皇叔…”

    廖云紧张地轻喊了一声,只是坐在石凳上扭着头喊道。这似乎不太礼数,但在这没有外人的庭院中,四人的关系又最为密切,也不会追究皇殿里的礼数。

    “十年前你父亲为了国家而牺牲了自己,换来了如今的繁荣,你年少丧父,我做为你的皇叔却不能补偿你什么…而你又要肩负你父亲的使命,生在贵族的你也不得不去履行自己的使命…你…能理解吗?”

    王庭筠深深地叹了一口气,每当回忆起十年前的那场灾难,回忆起廖云的父亲,他都会责怪自己的无能,不能与兄弟一起上阵杀敌。那份对自己都感到失望的表情,冷却了气氛。

    廖云听后,心有所知,非常敬佩父帅与皇尊的友情:“皇叔,父亲为了国家兴亡而死,他应该会为自己的所作所为而感到骄傲!做为国民,这是一份至高无上的荣誉,我们虽在哭泣,实则是在替他骄傲啊!”

    廖云眸子里涌动着一丝晶珠,廖云父亲的身影仿佛浮现在众人眼前,那份无私的父爱,实则也是在保护自己的孩子……

    “好了,今天咱们到这儿可不是单单提起往事的,说点正事吧国老!”

    王庭筠忍住了回忆的忧伤,焕然一新的面容回到了今天的主要话题,悄悄地摸了摸膝盖,因为他的双手都紧张得冒出了汗。

    “今年这俩孩子也都快十八了,也该提早安排一下婚事了吧?国老你觉得呢?”王庭筠笑道,很认真的看着韩钦,期望挣得韩钦的最佳答复,又眸了一眼廖云和灵襄,意图眯笑着。

    “这事我完全赞同啊!我想云儿也会这么想的吧!”韩钦盯了廖云一眼,那犀利的眼神简直就是让人无法抗拒的怂恿,韩钦有信心准让廖云秒回,得意的笑出了声,很是放宽了心。

    “是啊…我当然没有意见啊…只不过…这也太早了吧,是吧灵襄?”廖云羞涩地把这事推辞给了灵襄来回答,自然让灵襄羞不出口,廖云再用手轻轻点了一下灵襄的身背,这让灵襄开始懂了廖云的意思。

    灵襄为了搏得廖云的欢心,自然是什么都愿意付出,廖云现在需要她拒绝一下两位大人的提议,灵襄也自会听从于廖云。

    “哎哟~父皇,您就给我们一点点时间嘛~人家都还没有准备好呢……”灵襄撒娇道,赞同廖云的想法先把这件事搁到一边,日后再提,即使廖云并不打算说出推迟的原因。

    “好好好~先不说行了吧!等云十八岁成年礼那天,再把你打包送过去,哈哈哈~那么今天就聊到这吧,随你俩爱怎么就怎么吧!国老您先回去吧!灵襄和云这就回学院去吧,别耽误了课程。”

    王庭筠起身笑道,三人也一同起身,以王庭筠为首,陆续动身走到了紫金宫门前。

    “那老臣就先告退了。”韩钦鞠躬问道。

    “看那两孩子都走远了,这儿又没外人您用不着行礼。”王庭筠微声说道,真诚的扶起韩钦,明确了两人的关系并不会因为礼术而隔离。

    韩钦自知辈分要比王庭筠要高,但论身份可就是天壤之别了,难得被皇尊看重,韩钦心里唯有感激别无他想,这也是他自愿为国鞠躬尽瘁、肝脑涂地的根本原因。

    做为两代功臣的韩钦,为国家鞠躬尽瘁,肝脑涂地天地可鉴,五大长老中也唯独韩钦才最有资格坐上国老之首的席位。

    廖云和灵襄早就走出了紫金宫。一路走过,廖云并没有对灵襄微笑过,让灵襄心中涌起很多个问号。

    “你怎么了?”灵襄问道,灵动的目光猜疑着廖云的眼神,分析他现在的表情中蕴含的每一秒意思。

    “没!”廖云冷缩的语音难免让灵襄不去为他着急。

    “你…胸口上…怎么会有蝴蓝的花香啊?我记得你好像…从来都不碰那种花的…”

    灵襄向廖云提出了这么个问题,是必猜疑廖云今天曾与某个女孩接触过,心里暗暗的在吃醋,又不太明确,心里非常惊慌,怕廖云为了这个问题而感到不高兴。灵襄是在紫金宫里就已经发现了这个问题,直到没有人的地方这才拿出来填补答案。

    廖云听惊奇一抖…仔细回想,这才想到了今天在南区碰到的那位姑娘,当时她确实有碰到过廖云的胸前,这香味肯定就是在那时留下的,答案这才水落石出。

    “噢!是那位姑娘,今天我在南区本来是想给你带个礼物来的,因为不小心撞倒了一位姑娘,所以胸前这就残留了她身上的香味了。我怕来晚了会让你久等,所以就打算下次再补偿你喽!”廖云很坦诚的解释,又加以抚慰,自然会让灵襄打消疑问。

    “噢~”灵襄这才松了一口气,以廖云的为人,说出的话对于灵襄来讲都是可信的。既然是无心的,那可放心多了。

    两人同步走出了皇殿,太阳照到的地板上多出了一对恋人的身影。走在相同的未来的道路上,却肩负着不同的使命。实现一个本不属于自己梦想的梦想,需要更大的努力和信心。

    两人的身影直往阳景——龙一学院。灵襄拉着廖云的手爱莫松手,甜蜜的两人紧紧地靠在一起,这对恋人从一出生开始,就已经被注定。

    在影子下的另一面,是那难以理解的情绪,不让他人看到自己的忧伤,他!一直都活在他父亲的身影之下,替父亲活下去且继续完成使命,这个人继承着他父亲的万灵神坠的强大神物,廖琰的儿子——廖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