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章插班生芗兰
    廖云和灵襄来到了龙一学院的大门口,灵襄扯拉着廖云的手,兴奋的冲进了校门。两人暖味的举动未免引来周围的人羡慕的目光。

    龙一学院:随尽帝国第二代皇尊成立,俊才百出,百年校绩在尽帝国内出类拔萃,是尽帝国第一大学院。

    龙一学院占地面积非常广大,占据了阳景区的大半面积。从学院东南角校门口,会通过安检门,那里有门卫看守,门卫就在安检门内旁的一间小室里。安检门是由第一代皇尊和第一任院长合力设下的小结界,但凡走进去的学生身上带有的药物以及武器之类与学业无关的物品都会被安检门通通拦下。学院由崧高的石墙围住,以墙的顶端为角点,再铺上结界屏障简直封锁了龙一学院。以安检门为起点,想走到教学楼还得北走过一片林子,那里花花草草特多,与其说是林子还不如说是草坪地,走过了小林子才看得到宿舍楼,再以宿舍楼为起点,西走穿过办公楼的底楼的通道口才能看到向往的教学楼。办公楼北侧是教师宿舍楼,在纸图上显示,除了教师宿舍楼是横着的,其他三座大楼都是竖着的。教学楼北侧教师宿舍楼西侧是“修灵场”,是学生练习灵术的场地,学院里还有花园、小湖……

    灵襄拉着廖云走进了学院,通过了安检门,来到了眼前那片小林子,灵襄拉着廖云坐在草地上。

    虽然学院的上空被布下一层结界,但风雨依然能穿透进来,这就是这道结界的妙处所在。

    “云,你喜欢过我吗?”灵襄羞涩地压低了声调,如若离她三步以外还真听不到她在说什么,两手趴在草地上,斜坐着。灵襄突然羞涩地扭过头去,背对着廖云,长发柳下遮住了她的脸庞。这句话她似乎等了很久,一直都想证明这句话的结果。

    廖云怎会不懂灵襄的心思,毕竟从小到大在一起那么多年。在廖云印象中,灵襄是个好姑娘,但自己已经喜欢上了燕园园…但真要如此,唯有纳妾。

    “你怎么会这么想?”

    “我从来都没向你奢求过什么,这次,你能抱我一次吗?发自你的内心,真情地…”灵襄转过身来突然发出了这么个祈求,眼里涌动着泪光,这是来自多年的积累,让廖云不觉好奇陷入了冥思。

    “我只想感受一下,这么多年来,我对你的爱,你到底知道了多少,或许…爱你是我一个人的事…你几乎都不曾参与…”灵襄眼里涌出一丝泪光,晶莹的泪珠悄悄地落在了小草身上,真挚地,渴望着爱的响应,他是否会回应?这是她心里一直想要的答案。

    廖云一眸微笑,静静地看着她那纯洁的眼睛里的自己,他的确欠了她太多的感情,如果用一个拥抱就能还清的话,那宁可是一个吻。

    廖云一言不语就亲吻着灵襄的嘴唇,把灵襄紧紧搂在胸口。这出乎了灵襄的意料,灵襄双手温顺地跑到了廖云的胸口上,她没想过会有这样的回应。这一吻,渲染了这片草地,灵襄温润地闭上了双眼,持续流出了那储存已久的泪,她能感觉得到,这么多年来她的努力并没有白费,只是自己多虑了。

    蓝天下的棉云组成了一颗扭曲的爱心,在向地面上的恋人见证爱情。风吹过这片林子,煽动树枝飘下落叶,落满了两人的身旁,却有一片淘气地落到了灵襄的头发上,又羞涩的落到了地上。

    廖云放过了这一吻,温惜的目光握着灵襄的手:“相信我,我一定会娶你,但不是现在,所以我希望你能多给我一点时间,因为…我还想带你去城外看看,看看外面的世界,这样…可以吗?”

    廖云真挚的表情动摇了灵襄的心,让她沉醉到了廖云的话中,她从来都没有怀疑过廖云,她相信,他一定能够做到的。

    “那么,走吧,小襄襄~”廖云逗可着。可把灵襄乐着:“讨厌!”灵襄一拳捶到了廖云胸口上,也不舍的用力,脸上尽是笑容,略红略羞。

    之后两人不再想逗留于此,便起身牵着手一同前行,回往教室。

    不久,两人的身影站在了教学楼前的广场上,高高抬起头仰望着那面教学楼,高得让人掉帽,宽得累脚。

    两人朝教学楼石阶处继续走去。之后来到了“幽魅”班教室前门口,这是处于第八层楼的一间教室,也正是两人所在的班级,当前所在之处就能闻到老师的讲课声。班里的前后门都是用国内最坚硬的木头做成,推拉式。

    廖云在门上敲了三下,只听一声“请进”,灵襄松开了廖云的手,廖云便把门给推开了。只见老师正在讲台上用灵力催着白色粉笔在宽长的黑板上写下课程解析。

    在这讲课的是一位名叫“杨紫仙”的女老师,她身穿淡红色旗袍,身材窈窕,语音清脆,每次轮到她讲课时,男学生心里都会有种貌似不是为学习而来上课的感觉,勾魂得很。

    “原来是廖云和灵襄公主来啦!那快进来坐下吧!”杨紫仙老师说着,转过身继续唤着白粉笔在黑板上划来划去。同学们也对两人的到来表示喜悦,纷纷远远投来微笑。

    教室很宽阔,光桌子就有六十来张,但并非满座,学生数数也就三十来个。廖云和灵襄各自回到了自己的座位上去,廖云的座位就在灵襄的后面一位。

    “在熟练灵技条件的情况下,灵技能否成功,还要取决于自己能否专心一志、不受外来的干扰……”

    叮铃铃~下课钟声被敲响,打断了老师的解析。杨老师指着身后的黑板:“本课内容先留在这,待会准备上课的时候再麻烦哪位同学把黑板擦一擦喽。”话音刚落,杨老师就离开了教室,留下来的只剩黑板上那密密麻麻的字迹。

    “唉~你总是这样…总是忍心抛下我,自己一人离开了这里……”一男同学走到廖云身旁悲叹道,语调滑稽。

    “哟!发情呢秦歌,可别暴露了,班里还有很多女生等着你去妖言呢!”廖云秦歌,诡异的眼神与之同和。

    “知我者云也!”两人暗喜。

    秦歌,与廖云同年,主帅秦坤之子,风度翩翩,气质潇洒,穿着浅蓝色校服,高大细瘦,穿着体面,很显贵族风范。

    “怎么现在才来啊?唉~我问杨羽他什么也不肯说。”秦歌坐在桌上撑起下巴,唉声道。

    “都说了少爷去了皇殿可你就是不信我还能怎么说?”杨羽走过来无奈说道。秦歌鼓了个眼神吓走了无奈的杨羽。

    “还有最后一节课,等放学了我请客,嘿嘿!”秦歌蒙着嘴小声跟廖云说道。

    不巧旁边正有两个女生也刚好主意到了,“秦歌你好坏啊!不是说好了陪我去花园走走的嘛!”

    “没看到我兄弟回来了吗?改天请你两吃大餐补一补好吧!先这样,乖啦~”秦歌对她两安抚道。只见那两女生蹬蹬腿、撒娇地回到了自己的座位上去。

    “少爷,待会想吃什么?我给您买。”杨羽跳了过来,头贴近了廖云。

    “秦歌说他请客,咱怎能好意思拒绝嘛。”

    “唉~可别像上次那样把我一顿坑光噢!”

    “哟!堂堂大少爷,大土豪还缺那点灵币啊?”

    廖云滑稽地看着灵襄,灵襄捂着嘴偷笑着,杨羽呵呵了一声,秦歌心里满怀尴尬,很是不满上一次的请客,上一次可把他给吃破费了。

    廖云突然起身,掀开单人木凳,忙碌地走出了教室。灵襄忽然跟了过去,拉住廖云的手。

    “你要去哪?”

    “我要去上厕所!”话音刚落,廖云就甩开了灵襄的手,潇洒地走出了教室,脚步也渐渐消去。

    “我…就随便问问…”灵襄嘀咕着,尴尬了,下一秒只想赶快回到座位上次。

    只见廖云浮在空中,身上飘着蓝色气体,双手靠在身背,也是,像这么高的教学楼用脚走的话,花费的时间和精力可想骇人。

    突然,一道身影重现在廖云眼前,是一位女生,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再仔细一看,才猛然想起,她正是今早上在南区遇到的那位姑娘。“她居然也是这个学院的学生?”廖云心想道。只听刷的一声,廖云划过了那道身影。

    叮铃铃~上课铃声敲响了,走廊上恢复了宁静,打闹的学生也都很自觉的回到了教室里的座位上。

    铃声刚停,幽魅班的前门就被推开了,走进来的是一位男老师,身穿整洁的浅蓝色老师统一校服,系着领带,高大威猛,带着一副眼镜,文绉绉的模样,犀利的眼神镇住了学生的傲气,同学们看到走进来的老师是他后都非常管住嘴,因为他是这个班的班主任,教学生——十分严厉,特别是纪律。潘松班主任走到了讲台,身后还跟着一位女生。

    “我给大家介绍一下,这位是新来的同学,在接下来的学海生涯中她将要融入本班,下面请新同学自我介绍一下。”潘松大声说道,洪亮的嗓音震撼了整间教室,以潘松的性格,哪怕他说了什么不中听得,你只能该听就听,再怎么刺耳也得忍受着,因为在这个班他最大。

    “同学们好,我叫‘芗兰’,初来乍到请多多关照!”很有礼貌的对台下所有同学敬了个礼。

    随后全班响起掌声,很多有心机的男生便是跌破眼皮,被眼前新来的女同学那芙蓉给吸引住魂。

    “班里还有很多个位置,你就随意找个没人的位置坐下吧!”潘松对芗兰轻声喊道,眼里还露出喜庆,这举动并不让其他同学感到他在偏袒,因为每一位新入学的学生,能正视看到潘松笑容的,除了本班荣得奖状之外,也就剩入学仪式了。

    灵襄轻步走下讲台,不免带走一些男生的眼球,她随意挑了个没人的位置,不巧!那正是廖云的座位。“老师,我能坐在这吗?”指着那张桌子。

    潘松推了一下眼眶:“这个…”有些犹豫。

    “老师,这是廖云的座位!”秦歌猛然起立,把凳子都给推翻了,咬紧牙,一脸怒气,却又不敢直接出来。

    “那廖云人呢!”潘松眯着眼看着秦歌,一副很好奇的样子,他原本不同意芗兰坐在那的,结果秦歌给了这举动,做为一个学生,这一举动让他感到很不满。

    “老师,既然这里有同学坐了,那我就换个座位好了,我就坐在他的旁边,这样可以吗?”芗兰微声说道,那清脆的语音让人听着舒气多了。

    “秦歌,人家问你呢!”潘松对秦歌翻了个脸,一眼怒色朝秦歌狠去。

    虽然秦歌身后的势力很骇人,不过在潘松眼里,什么也斗不过国法,只要自己不做违法的事,他便横言直撞,何况自己是一位老师,要教学生做人的。

    秦歌火冒三丈,杨羽看似不妙,赶紧起立从后排走过来帮秦歌把凳子给立了起来,随后秦歌自觉的坐了下来,心里一直念着:潘老鬼,你给我等着!

    突然,门外传来三声敲响。

    “进来!”潘松喊道,门被推开了,走进来的是廖云。

    “哟!什么风把您给吹来了?”廖云对潘松笑道。在这个班里,唯一能和潘松攀上话的唯有廖云一人了。

    “班里来了位新同学,她以后就坐在你身边了,先这样,我还有事,走了!”潘松翻脸如翻书,当面对廖云时,他总是能把暴躁的德性压得好好的。廖云轻嗯了一声。

    廖云转过身一看,震白了脸,“秦歌这是怎么了?”廖云疑问着灵襄。

    “班主任喽~”只听灵襄乏力一应,便埋头不语。

    廖云再仔细一看,这位新同学原来是她,在教学楼石梯中、南区…廖云在心里默默地算了一圈两人相见的次数,这次是第三次,心里不觉好奇。

    “是你?”两人惊叹,目瞪口呆,齐声呼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