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章冰火两技天
    教室门外的风铃被隐形的风力摇响,来自于办公楼的一位时间操控老师的灵力,整栋教学楼一阵宁静。幽魅班。

    廖云入座,芗兰坐于廖云右侧,杨羽和秦歌同座位于廖云后两排……

    ……

    课后,放早学,老师随着时间的流逝也离开了教室。

    突然,廖云身旁聚了一帮男生,再略略端详,原来都是为芗兰而来。有的男同学看似很热情的伸出手想要和她握手甚至开放自己的名字,不过都……

    “你叫芗兰对吧?我叫秦歌,看你刚来不久对校园都还不太熟悉,不如跟我们一起去食堂吃午饭吧?”秦歌从人群中来,微笑中闪出真诚。“云,你觉得呢?”又描了廖云一眼,露出那一脸高大上,此时的他变得十分豪气。

    “随你。”廖云随意应了一声,缓缓从凳子上爬起来,横冲直撞地,拉着灵襄的手,走出了教室,杨羽也紧紧的跟在身后。

    廖云的身形没有一点怜惜眼前的,新来的美少女同学,像是在慎重地说:我对你不感兴趣。廖云对芗兰的到来并不惊奇,甚至做出的反应也不为人喜,但在芗兰看来,廖云他是个很值得欣赏的男人,从他走进教室的那一刻,芗兰的视觉就已至此。

    在人群中,那群诡异的目光之下、秦歌的催促下,芗兰开始感到烦躁,为了不给自己在班里留下负面情绪,只好把那团气愤心底,露出一副无奈的表情,只好匆匆起身在人群中推出一条路,冲出了重围。

    秦歌一把手拦住芗兰:“你知道食堂在哪吗?我带你去。”秦歌厚着脸皮拉着芗兰的手臂快步出了教室。“哎~你慢点。”芗兰喊道,试图想掰开秦歌的手,可都没成功过。

    学院食堂,位于教师宿舍楼的东侧。

    学生和老师每天都会到这里进餐,通常在开饭的时间内这里都会非常地拥挤,为了不影响廖云这等身份的贵族学生的形象,通常都会让人专门帮其端饭。食堂二楼是贵族间,一楼则是和食堂工人混在一起的普通桌凳。

    廖云和灵襄先前赶到,二楼也来了几位城中有名的家族后生。芗兰被秦歌拉着来到了食堂二楼。二楼的桌椅和凳子都是由木头染成的金黄色,凳子是单人的,桌子则是连体长长的一张,二楼独有一张,凳子略略数了一下共有二十来张,室内空气流通,地面、墙面也十分干净华丽。

    “云,你看谁来了!”秦歌把芗兰推到了廖云面前,那一脸笑眯眯的唯有廖云才懂。

    芗兰羞涩的站在廖云面前,对坐在凳子上的廖云眯笑:“你好,又见面了。”

    秦歌等人听后惊叹,特别是灵襄更是不解廖云什么时候认识了芗兰,瞪大眼睛的灵襄坐在凳子上、廖云身旁,凝望着廖云的眼神。

    “她是我今早上在南区遇到的那位女生,这下,你应该懂了吧?”廖云在向灵襄澄清在皇殿,灵襄在自己身上闻到的女人香味,这一解释灵襄心里那未解之谜总算是有了着落,也没太在意芗兰的问候。

    “芗兰,来来来,坐我这。”灵襄瞬间眯起笑脸,拉喊着芗兰到自己身边坐下,两人的容貌美若天仙,倾城之美判若姐妹,但性格上略有不同。

    “原来你两早就认识…我白给你介绍了。”秦歌压低了腻笑,微微坐下,“杨羽怎么还没来啊~快饿死本少爷了~”秦歌自言自愁,时不时看了一眼芗兰,她那笑容从灵襄手中接过,就一直没有停过。

    杨羽从楼梯处冒了出来,双手伸直,端盘摆在手臂上,手忙脚乱、小心翼翼地端着端盘,不久便来到众人面前。“少爷,我把饭菜买来了。这是你最喜欢吃的,这是秦歌的,这是灵襄公主的。”杨羽把端盘分别放到了三人身桌前,才把最后一盘留给自己。

    秦歌数了数端盘的数量,发现少了芗兰那一份,“芗兰的呢?”秦歌疑问着,众人也都描了杨羽一眼。

    “少爷只跟我说四份…”说着,杨羽很懂事地把自己那一份递给芗兰,立马起身想离开。“我再…”话音未落,灵襄打断了杨羽的话:“不用了,我跟芗兰共吃一份就好,够吃的。”

    “不好意思啊芗兰…”杨羽抿着嘴唇低头自责,眉头缩紧。

    廖云把杨羽那一份还给了杨羽。

    “这顿饭怎么记的?”廖云问杨羽,细嚼起桌上的饭菜。

    “按照您的意思,都记秦少爷的账上了。”

    “嗯,很好!”廖云笑道。

    “……”秦歌尴尬不语,心想还行,这还顿不太贵。

    吃过午饭,五人一同离开了食堂,来到了教学楼与办公楼之间这片广场。离下午的课还有很长时间,这会儿廖云通常都会回府一趟。

    “我走了…杨羽就不用跟来了。”廖云对四人告离,便匆匆离去,脚步匆忙,不久便消失在众人眼中。

    “他这是要去哪啊?”芗兰疑问道,脑中还隐隐约约记得廖云的身影。

    “他上有老,也是没办法的事。”秦歌抢先道。

    “我带你去参观一下校园环境吧!反正闲着也是闲着。”灵襄拉着芗兰的手离开了广场,并指着秦歌,邹着眉头告诫秦歌不要跟来。

    “切——咱两自己去修灵场。”秦歌背着手对杨羽喊道,慢步走去,气度豪迈。只听杨羽嗯了一声,就紧跟在秦歌身后。

    多亏了炎日抵御了冰冷的街道,不然还真不好出门走动,廖云正走在那熟悉的街道,这是他每天回府的必经之路。经过漫长的寒风相伴,廖云回到了大韩府。阳景区。

    廖云自己推开了大门,因为白天门没锁,随后走到了忘忧亭。看到有一模糊的身影坐在亭中,正是韩钦坐在那儿,似乎正在翻阅他管辖的区域内上传到此的军情。他总是一个人,坐在亭中,时刻忙碌着,头顶白了一片也不曾着急,只要是为了国家的利益,他愿意奉献一辈子。

    “师傅!”廖云对亭中喊道,那回声在亭中盘旋。

    廖云走了过去,看着熟睡着的他手里还捏着一本线报,很同情他操劳时的模样,但他不得不这样一直工作下去。韩钦从十八岁开始就一直奉献至此,为了国家兴起而奉献了一生,在外人眼里他是可怜的,是可悲,但在廖云眼里他是个很值得让人敬佩的人,廖云一直把师傅韩钦作为偶像。

    “云…你回来了?”韩钦那微弱的语音从梦中觉醒,模糊的视觉缓了很久才觉醒过来。醒过来的同时,挪了挪石桌,把几本线报都给挪掉在了地上。

    廖云懂事的蹲子捡起了那几本线报,并整理后归还到了石桌上,磊得很高。

    “师傅,您要保重身体啊,云现在也到了为您分担事务的年龄,小事情就让云去办就好,云不想看到您如此劳累的模样,云…真的不想……”廖云眸里闪出一丝晶珠,那暖的像个孩子,双手趴在韩钦的手臂上。韩钦那干巴巴的手满是皱纹,虽说每天都不用干粗活,容貌却也是十分沧桑,那黄黄的小手,骨瘦如柴,满头白发,更显他老了许多。

    廖云六岁时失去了母亲,七岁时因长渊林的侵略而失去了父亲,从小就在韩钦身边成长,虽拜韩钦为师,实际两人如同爷孙。在韩钦的影响下,廖云成了同辈青年中的佼佼者,与生俱来万灵神坠之神灵的廖云,他的未来将印象尽帝国的发展道路,也是韩钦对廖云的生活所严厉的原因。

    韩钦支起身子,缓缓站了起来,哈了一口气:“刚接到消息,说南城门那边的守城武士连续离奇失踪,直到第二天早上才发现尸体,发现尸体所在的位置却在东区街道上,而且死状惨不忍睹,验尸官检验尸体后称有被严刑拷打的痕迹。为师怀疑这件事跟彦润凌有关。”

    “失踪的时间应该是在黑夜吧?”廖云问道,认真起来的模样像名军人。

    只听韩钦嗯了一声,就从腰间取下那块玉佩,金黄色长方形,四个角被切掉的模样,边缘刻着几条波浪首位相连,中间刻着一颗的“韩”字,是韩钦的行政令牌,持有此类皇尊亲授令牌,可在城中随意调动兵将。现在,韩钦要把它交给廖云。

    廖云伸出双手接过令牌,露出可怕的,严肃的面容,这件事毋庸置疑是让廖云去办,廖云把令牌绑在腰间,抬起头看了看韩钦,那份信任,真挚的没有一点担忧。韩钦既然能把令牌交给廖云,对廖云也极有信心。

    “半年后就是你的成年礼了,师傅希望在那天之前,你能给自己多添一点功绩,这样,到了那天你手握‘轩灵剑’才能得到更多人的认可,记住,你的未来与国家息息相关,只有国家强大了,才不会导致十年前的悲剧重现。师傅束缚了你的自由,一心往徒成龙,从来都没考虑过你的感受,甚至都没问过你的梦想…你会不会觉得师傅这么做太自私了?”韩钦低声说道,那老道之言听得廖云秒秒心动。

    “师傅这么做都是为了云的未来能够高至云上,云…没有理由拒绝,师傅给了我一切,我却还没能给师傅什么,所以云…现在能给您的,只有微笑…和承诺…”廖云的身影亲切的靠在韩钦的肩上,正如廖云而言,他现在能给韩钦的,真的只有微笑和承诺……

    轩灵剑:一把具有灵性的剑,灵力超乎其他武器,剑中封存着万灵神坠的残魄,是廖云父亲的贴身宝剑,在十年前它被封存了剑魂,被皇尊取走,现被镇于皇殿之内,民称镇国之剑,世称第一神兵。

    廖琰与王庭筠情同手足,早在廖琰出战前就留下遗言,并让王庭筠保存着,待廖云十八岁成年礼那天亲手交给廖云,而其中就有提到让廖云继承他父亲的神剑,廖琰想让自己的儿子在未来能助尽帝国成就一个不被欺负的强国,让歧视尽帝国弱小的狗贼跌破眼皮。

    “云儿,你的内灵境界如今也初入五光,为师想在你成年礼那天,看到你能突破到六光,你对自己可有信心?”韩钦严肃问道,眸子闪出一丝压迫感。

    “云——一定竭尽所力,将来能够成为尽帝国最强之尊!”廖云眸里闪过一线光纤,强硬的语气让韩钦一眸微笑。

    “哈哈哈~尽帝国最强?为师用尽一生才修成这八光内灵,已然成了尽帝国之最,倘若有朝一能超越为师达到九光之上,这天下,便没人再敢欺负我尽帝国了!云儿!敢应战否?”韩钦的语气一阵狂风,红色灵气迅速环绕在韩钦身旁,拥有八光实力的韩钦,灵技必定是橙级,这倒给了廖云极端的压力,但廖云已经习惯了,和师傅切磋成了廖云的日常。

    廖云眼角闪过一丝蓝焰,往后一跃,飞落在亭外,随着韩钦的步步紧逼退了好几步,又见廖云又一蹬腿止步。

    韩钦眼睛一亮,从眼神中闪出一阵白光,如同水波荡漾了四周,随后两人看到的,就剩白光结成的这道结界中构造出的黑暗,这道白光包裹住整个忘犹亭。这是一道结界,使在场者无法脱离结界范围,外界也无法潜入,这道结界也是在保护结界外不被灵技所坏。

    韩钦伸手抖了抖衣袖,微微一笑,眼神煞出一阵火焰,再两手握紧,再一松开,浩然之气在手心汇聚,凝成点点红色灵气,化成熊熊烈火团在韩钦手掌中,待韩钦大喝一声,那团火球变了异似的变化成一头巨蟒。高大的身躯足够一口吞下一头牛,锋利的火牙盯紧了廖云的身子,眼里还飘过火焰,凶残的火兽毫不留情的廖云。光凭炙热的身躯足以让人难以敌防,又加上这火化之兽…更是难以保全,可廖云依然镇定自若,对自己很有信心。

    廖云右手,手心汇聚一团蓝色灵气,随后瞬间喷洒出来,结成一层水性保护罩,把廖云给团团围住,蓝蓝的水球包裹住廖云,挡住了火蟒的高温,再一灵敏闪身飞到空中,躲过了那头巨火蟒的。

    又见韩钦右手再点住逃脱到空中的廖云,火蟒迅速地在半空中翻了个身,再一怒吼,喷出的口气都带有火焰。它追上了廖云,极速盘在廖云身旁,照红了一片黑暗。

    廖云紧闭双目,捏紧了双拳,从身上隐隐约约散发出一股蓝色灵气,待廖云睁开眼睛,眼中闪烁两个蓝色光纤,那水罩瞬间破裂,同时喷出大浪,随后又凝化成一头水凤凰,体型与火蟒一般大,水凤凰眼里涌动着蔚蓝的水珠,扇动着被蓝色灵气缠绕着的翅膀哒哒响,连声嚎叫,声波吹乱了韩钦的长发,简直要震破在场人的耳膜。

    韩钦眸里泄出一丝更强劲的火焰,潇洒的甩了甩右手,火蟒张开大嘴直咬水凤凰的脖子。水凤凰被咬住脖子,踹不过气奄奄一息的惨叫令人心寒,不停地拍打着翅膀。廖云感觉快要招架不住了,但心里很想放手一搏,以廖云当前的内灵境界想要任性出橙技绝对是一件倔强之事。但总不能连一点勇气都没有吧!

    廖云大吼一声,这一声惊吓到了韩钦,从廖云的吼叫声中闻到一股要强的音韵。只见廖云四肢伸开,在空中又一大吼,了体内仅存的灵力,水凤凰一眸蓝珠泄出一道耀眼的蓝光,它再融水成形,才得以从火蟒嘴中摆脱出来。这一吼使廖云耗尽了体内的灵力,现已四肢无力。只见廖云从空中单膝跪落至地面,乏力支撑着身子,胸口一阵隐痛,也少不了软绵绵的摇晃,单膝跪在地上连忙,汗流满面,那面孔狼狈得可怜。他是不可能战胜八光内灵的韩钦,即便对方事先手下留情。

    “水凤凰是橙技中极难修炼的灵技,像你这种境界的内灵,发动一次足以油尽灯枯了,想要提前掌握此技并不是不可以,但为了以防万一还得等你达到六光内灵了再出来,切记,欲速则不达!”

    韩钦对廖云的每一个批评廖云都会谨记,从这一次测试来看,韩钦对廖云的做法并不满意,背着手,眼里闪过一丝失望。走到廖云身旁轻微摇头深深地叹了一口气才离开了忘忧亭。结界随着韩钦离开的脚步这里渐渐还原原貌,随后两人身上的灵气也渐渐消退而去。有韩钦的结界维护,这场切磋对场面并不破坏。

    韩钦的身影离开了这儿,留下来的只有依然单膝跪在地上着的廖云,倔强的身影立在那儿,无动于衷,沉思而又焦急。他尽力了,尽力证明了自己,别人做不到的,他可以做到,他要在别人面前,展现不平凡的自己。

    “总有一天我会超越您,成为尽帝国之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