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章意外
    耀眼的阳光从树枝的缝隙中穿下来,清凉的风摇摆着枝叶洒洒飞落;雪霜盖在瓦片上,沉重的让它极难喘气。

    从亭外移来一个人影,轻轻地,飘来那浓郁,芬芳的气息。是一位年轻似云的姑娘,身穿轻盈淡蓝色绸缎,身姿可人。

    她走了过来,走到廖云身旁,眉笑着,紧张握着双手,蹲子:“少爷…”。

    廖云深呼吸一口气,扭头对视着她,她的眼底涌动着丝滑的泪泉,眨一眨眼它就有可能会从眼角边流落下来。

    “园园…”

    燕园园,孤儿,年芳十八,被韩钦收养,被韩钦当做孙女来抚养(但不曾给过名分),为了报恩愿一辈子待在府里,又凭天生丽质和贤德在府上当上了女仆总管,身材细瘦、温柔体贴,犹如水出芙蓉之美,自从廖云走进大韩府的那天起,就对廖云很是细心照顾。

    廖云感觉身体好些了,可以自己站起来,便咬紧牙微微起身。虚弱的身姿不由自主地晃了一下,又感觉站不住脚,但又想瞒过燕园园,便装出一副神气十足的样子。

    “我…回学院去了。”话音刚落,廖云丢下这句话便快步闪走,脸上没有一丝留恋,像是刻意着躲着燕园园。

    “我送你去吧——”

    蓦地,廖云被震住了脚步,从她的话里,听出了那蕴藏在话里的关心和那泪声。

    廖云很好强,即便是在心爱的女生面前也不例外。廖云此时心里十分纠结,是去是留或只在一念之间。

    “我都看见了,从你回到府里的那一步开始。”燕园园忍住了泪盈,慢步走了过去。从燕园园那语气中明到,这绝对不是一个女仆该去关心的事。

    原来燕园园一直都在廖云的身后,当他们师徒二人切磋的时候,那泪,就已至此。她,不忍他受到一点儿伤害,哪怕就是一滴血,她也会心痛。

    燕园园十分了解廖云,他喜欢的和不喜欢的以及他在任何时候心里将会产生的情绪,都是燕园园的日常工作,起初只是韩钦的吩咐……

    “我问你…我是不是太冷了?我的意思是…我是不是该像秦歌那样多笑一笑……”廖云紧张说道,急忙刻着转移话题,捏手心,眼睛到处乱飘。随后从廖云身后传来一声轻笑。

    燕园园听后觉得好笑,移步到廖云面前,贴近了他的脸:“你怎么会这么想?”

    “你就直说是不是呗!”廖云翻了个眼,眼神又飘别处去,又悄悄回过眼来描了描,表情即调皮又可爱。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活法,别人的笑不易模仿,只要自己心里感到开心,又何必在意别人的眼光呢?”燕园园这一句点破了廖云的想法。或许廖云还没注意到——这绝对是个讽刺性的安慰。

    “燕园园!还不赶快送本少爷去学院?是不是不想干了哼~”廖云对燕园园开玩笑喊道,自己整了整衣领,含着笑,跨步离去,又特别地在意身后,每走两步又回头望了望,很是在意燕园园。

    “是是是~少爷~”燕园园和着,撒娇的步伐紧跟在廖云身旁,两人笑得像对恋人。

    两人并步离开了大韩府,步行走往学院。

    在府上,燕园园就是廖云的开心果,从小到大,两人几乎寸步不离,即便廖云去了学院,两人的心还是藕断丝连。

    忘忧亭的一墙对面,传来谈话声。

    “老赵啊!你觉得园园这姑娘怎么样?”

    “老奴也是看着少爷和燕园园长大的,燕园园善解人意,为人正直,又精通琴棋书画,贤惠而又艳丽,留在少爷身边倒是不错,只不过…现在她两走得越来越近,老奴怕……”

    “怕什么?!难道云儿将来取了灵襄公主还不能纳妾了?”

    “…是,老奴愚钝了。”

    “依本尊看啊~得给你多纳几个老,哈哈哈~”

    “……”

    龙一学院,南门口。

    两人止步,廖云迈步走向学院大门,廖云试图挣脱燕园园的手,却被燕园园不舍松手,使廖云不得不留步。

    冷风当着太阳的面刮来,寒静了气氛。

    “今晚我就不回府了,师傅又有事情交给我去办。”话音刚落,廖云狠心的从燕园园的双手中挣了,转眼间,只看到一道背景,渐渐消失,消失在燕园园眼中。他藏得很深,让人看不出那道背景的步伐,蕴涵了多少不舍,让人分不清这是友情还是爱情。廖云从来都没有向燕园园表达过,却能从两人的日常行动中得出答案,心知肚明即可。

    “世界上最遥远的距离,莫过于我在外头,你在里头…这道墙,注定是无法翻越,注定……”燕园园含风自述,唯有紧那寒噤的小手,寒风伴随着,独自一人默默回府。

    校内,修灵场。庞大的四根石柱支撑着这座训练场,组成一个正方形,修灵场的外形像半个圆球,静静地趴在那,外壳是由坚硬的弧面玻璃块块接成,凡有阳光照下,竟被吸收掉。通道口有两个,光滑的地面上印着一层波纹,波纹大小不等,以场内中心为点,以小扩大,每个波纹之间都间隔一步之合。内有两层楼,二楼仅靠墙围出十步,离一楼有五米的高度距离,二楼有四间办公室,分别建在东南西北四个角点,二楼的设置并不会给场面挤掉太多面积。

    里面围了人群,朝着波纹中心围出好几大圈,连二楼都被学生给占据了,通道口都被了,里面嚷嚷地厉害,蓦地,又一欢呼声,不拼命挤进去看,还真看不到波纹中心那里有人在决斗。

    原来是秦歌和杨羽,两人隔着三十多步的距离,看这场面想必两人已经打了很久了,但任然还未分出个彼此来。秦歌内灵境界在杨羽之上,拥有强大家族势力的帮助,势力定然不差于他人,如今已达四光内灵。而杨羽才抵达三光五层,仅凭自己的努力,用每年获得学院表扬的补助资金和廖云的庇护,才勉强能于秦歌一战,然而两者使用的灵技也是差之极大。

    “你…你…能不能别跑了……”秦歌道,累得连不上话,两手撑着膝盖,累得弯下腰。

    “不跑?你当…我傻啊!”杨羽也好不到哪去,既然坐到了地方,面色无力,汗流浃背,一副病殃殃的样子。

    “本少爷给你…一次机会,来…来打我啊!”秦歌对杨羽勾勾手,乏力一笑,苦笑不得。

    杨羽缓和一下呼吸,慢慢地从地上爬起来,闭上眼再一吐纳,白色灵气在身旁围绕,聚精会神,犹如精神焕发,方才恢复了一点精力。

    只见杨羽抬起右手,掌心对着秦歌,那气流卷在手心汇成一个漩涡,杨羽身边搅起一阵狂风往他那手心凝聚。气流场几乎覆盖了观众席,在一旁观战的女生难逃气流的流动而掀散了头发,离杨羽稍微近一点的人也都被迫眯上了眼睛。

    咻——

    杨羽发动了进攻!那团气流合成一道光球,朝秦歌,同时也了身后某些女学生的长裙,不免传来羞涩声。

    这是杨羽所学的紫技之一,名为“气动三河”,以气堵气,有声无影,凝形成光,挥之即去,攻其不漏。

    只见秦歌挑嘴一笑,撑起身子伸掌靠前,再次点燃内灵,全身又被电流覆盖,“雷印!”一道由电流组成的圆型盾牌,厚重的冒闪着电花刺耳而来,挡在秦歌前五步左右。

    雷印,橙技,雷动九天,翻天覆地无能抵挡,防,碰即灰灭,攻,穿其一切。雷技具有强大的穿透力,敌我难防。雷力号称灵界第二技属。

    唿——

    众人眼前一闪!两技交点之际让人纷纷都眯上了眼睛,不得不用手挡住眼睛,再一睁开,只见雷印挡住了风的咆哮,仅仅挡得了躲在盾身后的秦歌,却难保秦歌身后的同学。

    一股狂风大作,来不及防备的站在秦歌身后的同学被吹弯了腰,使得众人不得不用手挡住眼睛。随后一群哇哇声夹杂着欢呼耸耳而来。

    广场。廖云慢步行来,蓦地,闻到附近传来几声悦耳。

    “快点,幽魅班的秦歌和杨羽在修灵场决斗,去晚了可就没戏看了。”

    “噢?那可得瞧一瞧。”

    “修灵场那聚了好多人呐!咱也去瞅瞅热闹吧?”

    ……

    廖云耳边环绕着的,心中波涛起伏的,全都是关于修灵场内的迷惑,不知不觉随着他人的脚步就去了。

    修灵场内,不断涌来观众,有些女同学从某处大喊道:“秦歌秦歌,绝恋之歌,秦歌秦歌,一招必胜!”

    秦歌听后当然士气,骄傲得像个醉人。

    “杨羽——给本公主把他打到掉粉!”灵襄大声鼓武,随后芗兰也来捧上:“杨羽加油!”两人站在欢迎席第一圈中。

    两人旗鼓相当,沉默了一会儿,秦歌那边突然有了动静。

    秦歌扭了扭脖子,发出几声哒哒响,可惜这里太嘈杂,只有他一人听得到,旁人只能看得到那动作。秦歌挑嘴一笑,眼珠闪过一道紫光,随后双手,掌心凝结一团电流。

    兹兹——

    越来越壮大,待秦歌合并双手,再稍微张开,电流合二为一,闪亮了秦歌的脸,秦歌不觉发出那般奸诈之声,得意而又期待接下来的这一击。

    杨羽脸上不觉流下一滴汗水,默默地咽了口。灵襄在一旁也看傻了眼:“秦歌这家伙,要拿出压箱底了……”芗兰听到后大吃一惊,捂起了嘴:“那杨羽不会有事吧?”“不好说。”两人唯有祈祷,以杨羽的实力,挡不住起码也逃得了吧。

    “本少爷有个球不知当放不当放!”秦歌大喊道,手里已快压制不住它的浮躁,快要弹出来了,但又勉强控制住,似乎他对这个灵技操控还未熟练。

    “那你干脆别…”话音未落,秦歌已抵不住松开了手。“你来真的?!”杨羽大惊,脸都青了!

    雷天劫——

    忽然场面充满兹兹声,引起前来观战的同学,澎起一阵惊讶。杨羽面色全变,若挡不住恐怕要进医务室一段时间,要是躲开了又怕身后的同学来不及防躲…伤及无辜怎么办?这让杨羽左右两难,不知所措。

    “你挡不住的,快逃啊——”灵襄惊喊道,心跳十分担心,不觉心跳加速,但愿没事……

    “我不玩了!”话音刚落,杨羽敏捷地闪步躲去,为了完成这个动作,他耗费了全部精力,蓦地!最终还是躲掉了这一击。身后的同学也都事先知道了当时的情况,慌张的一并散开了,弄得人心惶惶,心都快要跳出来了。

    就当灵襄成功的松了一口气……

    “咦——”秦歌一吓,廖云突然从疏散人群中冒了出来!

    “啊?!”廖云大惊,眼睛瞪了个大,然而来不及躲开,恰恰被这电球击中。

    啊——

    电球瞬间住廖云全身,任由廖云如何颤动,也不肯散去,被电得坐站不得,闪出紫光印在所有人的脸上,廖云发出断断续续的惨叫声,吓慌了所有人,不忍直视。

    “云——”灵襄大叫!什么也不管就奋力跑了过去,芗兰也被吓大了嘴巴,被吓得用手捂住嘴,随在灵襄身后一同跑去。

    “少爷——”杨羽慌乱了脚步,惊慌失措一会儿才鼓气大跃而去,脸色神无。

    “这……”秦歌被自己的双手吓麻了,摇晃着身子,脸色沧白,含错而去,麻木了。

    三人都不敢碰廖云,怕被电流传感,只能等秦歌来才能电流的附体。

    解——

    秦歌从远处大叫一声,电流才将散去,四人围在躺在地上的廖云,幸好廖云有神坠护体,这才帮廖云挡住了这致命的一击,但也难逃重伤后的昏迷过程,脸上还留有清晰可见的黑灰,情况很不乐观。

    是泪,滴在廖云手背上的那几滴水,是灵襄的眼泪,是那哭泣声,让秦歌不敢抬头。

    杨羽抱起廖云,神色慌张,急跑往医务室,他知道,现在还不是伤心的时候。灵襄和芗兰也紧跟在杨羽身后,慌乱了手脚,伴随着的,是灵襄的哭泣声。

    唯有秦歌,那般,神色苍白,瞪大了眼,晃着身子,步步难移。周围的同学开始一阵嚷嚷,责怪的,偷偷地在背后评论的,应有尽有,却没人敢出来对秦歌臭骂一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