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章子夏
    日落,夕阳染红了大地,带来的只是黑色预告;雪厚的瓦片变薄了许多,从房顶滴下的落水,是雪季最后的告别。

    忽然感觉到闷热,那枝头上也不禁地滴下汗水,的确,它走的挺热情的。

    傍晚,天色灰暗,仅余那山顶外的烟红。龙城潜进了黑暗,家家因此挂起了灯笼,得以点亮了龙城,远远望来,七彩零聚,照明了那边天。

    繁星点点,从云中钻出半块月亮,冷缩的黑风顺道而行,掠走散落在地上的落叶和树枝。

    大韩府,饭厅。

    “云怎么到了现在都还未回来呐?”韩钦望着门口问道,坐在木椅上,右手拿着筷子,看着一道接着一道摆满桌的菜,又默默地望了望星空。

    夜虫鸣鸣,响来一阵幽静。

    燕园园跨进饭厅,身后跟着一位女仆。府里的女仆着装都是统一布料、统一颜色以及花纹,除了燕园园之外。那女仆两手握着一块木盘子端着今晚该上的最后一道菜,默默地跟着燕园园走到桌前,小心翼翼地连盘带菜放在桌上,再端出菜碟放在桌上,收回端盘,对韩钦敬了个礼,往后退了几步才回头离去。

    “国老,少爷说今晚就不回来吃晚饭了,您就先吃饭吧,菜都上齐了。”燕园园走到韩钦身旁,弯下腰说道。坐在一椅上的还有刘管家,他两一直都在坐等廖云入座,听燕园园这一说,也就打消了那个念头。

    “园园呐,你也快入座吧,咱不等了哦,吃饭喽~”韩钦叫道,幼雅的哼着,动起了筷子。燕园园也入了座,三人聚在一张大桌子前,桌上摆满了菜,怎么看都不像是打算要一顿吃完的样子,却又不见前一餐。

    府上的饭厅也不例外,摆设品也都绝有诗味,对于韩钦来说,这辈子很少追求过业余的爱好,挂像、花瓶以及餐具,唯有这满饱诗意的饭厅,才能让他胃口大开。

    龙一学院,二号医务室,位于办公楼一楼。

    这间房不大不小,刚好可以容下三浦床和一张办公桌,躺在一号病床的是廖云,盖上被子只露出头和两只手,依然处在昏迷状态,气色看上去也比较乐观,还有坐在二号的灵襄等人,三号床空缺。

    现已夜深人静,负责这间医务室的女医生已确认廖云并无大碍后方才离开,如有特殊情况可到教师宿舍楼叫唤。

    灵襄极为苦恼,虽然已经确晓廖云的伤势,却又不知廖云会何时醒来,唯有在这守候着,才能安心。

    杨羽站在一旁打转转,走了几步又调头,如此循环,看得秦歌又急又烦。

    “你能不能别转来转去的,看着就头晕。”秦歌小声说着,皱起了眉头,又叹了口无奈之气。

    杨羽止步,回到了三号坐着,顿时冷却了气氛,房间里只听得到呼吸声,还有那虫鸣。

    大家心里都清楚,这次廖云受的伤纯属是个意外,并非全是秦歌的错。就在秦歌想到廖云为什么不及时躲开那一击的时候,脑海里蹦出“突如其来”这四个字给了他答案。

    “哥哥,灵襄公主,我来啦!”从门外传来一声呼喊,玲珑清脆,随后走进来的是一个小萝莉。

    秦子夏,秦歌的亲妹妹(偏房),年幼八岁,矮小的身体,萝莉身少女心,身穿可爱又迷人的笑脸衣服和一条短裙子,蝴蝶结捆在两个小辫子上,柳下耳边,额头上还点上一个红色小圆点,调皮的嘴脸酷酷可爱。

    “小夏,叫他们拿进来吧。”秦歌乏力地说道,从床边微微起身,感觉现在四肢无力,一脸无精打采的样子。

    秦子夏向门外甩了个手势,之后四名高大黑衣男子各端着一支青色竹篮子走了进来,平排放在办公桌上,之后便走出了医务室,靠守在门外侯着。每支竹蓝都有三层,每层都被一个竹帽盖上。

    “这全都是本小姐特意吩咐我家厨师做的菜,快来常常吧!”话音刚落,秦子夏随意打开了一支竹篮,飘出一层菜中香味,“当当当~”秦子夏笑过众人眼边,却影响不到那群苦脸,不一会儿又冷却了气氛。秦子夏不乐的坐在廖云身旁,看着他那张宁静的脸,无聊的用手卷了卷头发,挑着嘴皮,时不时四处张望,圆圆的脑袋萌萌可爱。

    沉默了很久……

    “大家还是先吃点宵夜吧,别饿着了。”秦歌说道,第一走到办公桌旁,递过一支,卸下三层盖帽,从第一层内取出筷子。无精打采的他又怎吃得下去?即使现在已经饥不能耐了…“杨羽你过来。”

    杨羽听后立即起身走了过去,“你个爷们装什么忧伤,多大点事啊,吃饭!”秦歌说道,眼神暗示着杨羽拿走一支竹篮。杨羽倒是丝毫不反抗,看来已经饿得,还没等秦歌动筷子,就已狼吞虎咽地开动了,菜香飘满房间。

    “芗兰,你也吃点宵夜吧,现在也比较晚了,待会就叫秦歌互送你回家。”灵襄轻咛道,轻柔眉目叮嘱着芗兰,顺便也通告了秦歌。

    芗兰才刚来学院一天,就交上了家族势力庞大的朋友,心里自然得喜。心想到自己家中那边都还不知晓这里的情况,怕去晚了家人会因此担心,心中催足不定,又不好意思中途离开,躺在病的可是廖云啊,大韩府的公子。心里十分纠结,默默祈祷着:快醒来吧……

    “哼~你摸我头发干嘛?”秦子夏对离自己最近的秦歌亨道,挑起嘴皮,瞪起那萌哒哒的眼神。

    秦歌纳闷了,自己明明在吃宵夜,哪来的时间逗秦子夏?“没有啊!我现在哪来的功夫摸你头发?”说完便回过头继续享受那份宵夜。

    秦子夏冥思了一会儿,雪亮的小眼转了转,突然一个小拳拳捶在廖云胸前:“云哥真坏!”

    “哎哟~”

    廖云猛然睁开了眼,咬牙切齿连唉了两声,想抬起头又无力倒下,“小丫头,你就不能轻点吗?”

    灵襄瞬间扭起微笑,趴在廖云肩前,两手轻轻扶着廖云的手,头紧紧地靠在廖云胸前,笑声、滴泪声夹杂而来,“云,你终于醒了,你都昏迷了大半天了,可把我给急坏了。”

    秦歌和杨羽也都纷纷放下筷子,赶紧聚了过来。

    “感觉身体还有哪里不舒服吗?”秦歌挤来一句,和秦子夏站在廖云身肩,轻笑着,顿时众人神情归位。

    廖云略略描了四周一眼,发现芗兰也在这里,这会儿正站在灵襄身旁,便对她冲去一个微笑,表示已认同了她这个朋友,另外感谢她的关心。

    “少爷,您饿不饿?桌上还留有两份宵夜。”杨羽问道,赶紧把一支竹篮递来,眼神中充满了期待。

    廖云用手捏了捏秦子夏的小脸蛋,轻轻挤了挤,看着星空那繁星,闪烁着夜的亲昵,顿时发出一声呵呵。

    “哎哟~疼疼疼疼——”廖云大叫,惊起了灵襄,众人的目光集到了秦子夏的嘴上。

    秦子夏咬着廖云那惹恼她小脸蛋的那只手,弄得廖云不紧疼叫。放开嘴,露出那尖锐的虎牙,洁白而有靓丽。“嘻嘻~”。廖云手背上被印上一口牙印,清晰可见,但也不怎么深入。众人哈哈大笑。

    “既然云已经醒了,现在也已经很晚了,秦歌和杨羽先送芗兰回家吧,这里有我和小夏在。”灵襄说道,秦歌点头立即答应了,芗兰也移步走在杨羽身旁,笑眯着灵襄,并向灵襄挥了挥手道别。话后,三人慢步跨出了门。

    “等等!”廖云呼喊道,止住了三人的脚步,三人疑问的眼神回头望着廖云。“我跟你们一起去吧,我感觉我已经好多了,而且我今晚还有事要办。”

    秦歌清楚,廖云这是在逞强,不过没关系,既然酒醉之人不怕酒,好酒之人怎好劝?“那好吧。”

    灵襄挑起右食指,一小团橙色灵气在指尖旋亮,再把食指点在廖云额头上,上半身趴在廖云胸前,亲吻着廖云的嘴唇,一口橙气往廖云嘴里吹去。两人身旁升起点点橙气,廖云感到身体一阵清凉,仿佛一阵清风拂过,忽然感到神清气爽,感觉已经恢复了一部分灵力。灵襄微微松开了嘴唇,两人眯笑着,甜蜜的眼神中即是认可。

    高级治愈术,橙技,施术者必须以气补气,如同舍生取义,若施气者有分寸,并不会给自身带来太多的负面影响。

    “灵襄…谢谢你!”廖云回笑,从缓慢撑起身子,坐在床边穿起靴子,拉着灵襄的手走向门外。廖云看上去已无碍,可以正常行走。倒是灵襄,感觉精神疲惫,头隐隐作痛,却又刻意装出一副好样,怕廖云察觉。

    五人并步离去,丢下秦子夏一人坐在发闷。

    “本小姐好意给你们送夜宵,你们就是这样对待本小姐的啊?”秦子夏快步跑追去,四名护卫紧跟在身后。没跑几步又停下休息了一会儿,明显是追不上,恼怒的站在原地撒娇蹬蹬脚。

    “小夏,你先回家等我,跟父王说我现在跟云和灵襄公主在一起,晚点才回去——”从远处传来那句模糊的声音,听得秦子夏厌烦得很,纠结又渴望能一同前去。

    五人来到校门,陆续走出了安检门。它日夜无休,但每年都会检修一次,毕竟这道结界门也是需要灵气来维护他的工作时间的。

    “噢对了,芗兰你家在哪个区啊?”秦歌问道。

    只听芗兰应了一声“南区。”

    “云呢?你要去哪?”

    “南城门!”

    “哦。”

    五人在黑夜中街道上漫步,途中也有遇到路人,但却少数,几乎都是在夜店门前才见人迹。晚上很少有城民出来活动,有的都只是出来吃吃宵夜的罢了,雪季未过,是不会有人肯在夜间特意出来散步的。

    皓月当空,寒雪覆天,忽然飘下雪花,抬头仰望,漫天飞雪。街道凄凉而又阴深,忽有寒风作祟,就会给人带来一种毛骨悚然的感觉,让人冷缩了手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