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章事发当晚的黑影(迷惑篇)
    刘海恭恭敬敬地把四人引到了城墙之上,看到行政令牌过后,他丝毫不敢怠慢。

    踏上那一连石阶,终于站到了那崧高的城墙之上,如若恐高,悄悄往外低头下看,便会惊恐万分。城墙厚度有二十步之宽。

    凉风习习,远远望去,星空之下,城内灯火通明、七彩靓丽,街头小巷无一不有灯光,城内那般夜景幽静而又宏伟。

    特别是那座乾立于南区的拍卖高塔,真不愧称之为尽帝国最大的拍卖会场,远远望去,身姿像个堡垒,尖峰又如竹笋那般突出,全身披上彩带,只不过白天才能看得清,不过没关系,夜间的它更加养眼,每当黑夜来袭,塔内自会有人挂出七彩灯笼,围着高塔圈圈落下,眼中无疑印上那盏盏灯光,陶醉于高塔之上,迷眼至极。

    站在城墙上的守卫兵,以将守室为中心,每隔十步就有一位守卫的踪迹,他们无动于衷,如同一根木头,任由寒风刺骨也不曾动摇过。更有两个小队在墙上巡逻,与定位值班守卫来往频繁。有一点是共同的,那就是他们手里的武器,都是一把长长的大刀,

    刘海把廖云等人引入大门之上那间将守室,这间将守室是开放型的,没有门,室内还挺宽阔,围成一间长方形,唯有南门外那道耿大的道口,室内中间放置着一张矮桌子,桌上堆有书籍和军情快报,和那一壶水(因军中严禁在值班期间喝酒,所以不用怀疑是酒),桌的三个面各安放有长靠椅子,看上去还挺豪华的。

    灵襄情不自禁地停顿了脚步,廖云也不想劝走,只好留她在那门墙之上的石槛旁悦享着星空之美。毕竟她对案件并不感兴趣,与其让她空闲站后,不如给她找点遇景免得捣乱,更何况在尽帝国内有明确的规定,女性是严禁参政的。

    “两位少爷,这是布防图,上面明有整个布防位置和交替时间,请过目。”刘海从身旁桌上捡来一张纸,大约有半尺那么大,递到了廖云身前。

    廖云接过布防图,仔细看了看,上面的确明有、上班时间以及布防守卫的人名和所处的位置,非常细致。以此关联,守卫失踪之时应该会有人第一时间能够察觉得到的啊?廖云犹豫了一会儿。

    “这件事小将今天一大早就向上级汇报了,没想到这么快您就来了。”刘海说道,眼里黯然闪过一丝不满,又交迫不安。

    “刘将军,你这是话里有话啊!”廖云对刘海飘去一个冷眼,把布防图抛到了秦歌手里。

    “小将不敢…”刘海轻声抖了一下,低头愧道。

    廖云眼神盯紧了刘海那张交迫的脸,心想也情有可原,毕竟守卫跟守城武将含有兄弟之情,自己做为处事官,来晚了难免会得到谅解,何况并不打算将今天那尴尬之事说于他听。轻咽一口气,缓和了一下,回到正题。

    “据我所知的南城守卫,先不说所学到的灵技品阶,起码各个身怀三光内灵,何况布防位置紧密相连,环环相扣,繁繁事发直到第二天早上才发现人没了,你得给本少爷一个合理的解释!”廖云严肃的眼神压低了刘海的头,使得刘海无言以对,直直沉默许久。

    “小将承认,近日来对布防守位点监视是有些松懈…念在小将这些年来的苦功…此事愿由廖少爷差遣,希望您尽早破案,严惩真凶。”话到一半,刘海便撇开正题,语气中充满了祈求,眼神也是那么的坚定,心中交迫不安。

    “松懈?你知不知道你的一句松懈害死了多少人?昨夜是守卫失踪,那么明夜不就得是敌军入城了?!老鼠从你头上爬过,你却睡得跟似的!”廖云狠狠煞去一个眼神,语气雄得刘海那身骨头微微颤抖,更是不敢抬起头来辩解。

    “刘将军,你去把当晚失踪的守卫附近的其他守卫叫来问话,快去。”秦歌轻声吩咐道,刘海听后立即点头灰溜溜的急忙离开了将守室,秦歌也随之飘过那失望的表情,默默叹了口气,话也不说,就坐在了长靠椅子上静等着。

    “来,坐,先别生气,留着点,待会还要用呢。”秦歌逗着廖云,翘起笑脸,使得廖云怒笑不得,廖云这才解气,微微坐到了靠椅子上,瞬间变了个脸,被秦歌扭回一个笑脸。

    “云,你出来一下嘛。”从门外传来灵襄的呼唤声。廖云了然起身慢步随去。

    “站着干嘛,不累啊你,坐。”秦歌和气说道,杨羽才敢坐下,走了那么久,杨羽也必累到脚酸,毕竟从南城墙上远远望去,都还远远不见学院的影子。

    灵襄指着一处星空,貌似是在指那夜空中最闪亮的那颗,“咱两都好久没在一起看星星了,你看,就是那颗,红缘星。”灵襄兴奋的指着那颗红缘星,笑得像个小女孩,甜美而又纯真。灵襄的双手黏在廖云左臂上,头温顺的靠在廖云肩膀,暧昧一笑。廖云也眯起了笑脸,抬头仰望这片星空,心情亦然舒适多了。

    “好想再遇见一次流星呀~”灵襄温声呼道,轻和闭上了双目。

    “为什么?”廖云随即问了一句。

    “因为可以向流星许愿呀。”灵襄挑嘴萌笑。

    “信天命还不如信自己,流星许愿?都是哄小孩的。”廖云啃声一笑,话音刚落,立即抹掉了灵襄的笑容,心里暗暗不喜。

    或许廖云说的有点过头了,实际上并不毛病,但对一个女生来说,就是煞风景。

    南城守卫兵失踪,验尸官称有被审打的痕迹,城中有哪家势力能有这么大的胆子敢做这事?监律员所看到的那几道黑影,是凶手故意留下来的讯息还是凶手无意留下的影子?如今国境民安,官员为人磊落,如果不是城内的势力所为,那么唯一的可能只有是外来的势力,这件事…不简单!廖云仰望着星河沉思了许久,但愿一切如初,没有想象中的那么严重。

    夜凉虫鸣,繁星闪闪,刘海人走许久……

    杨羽感到口渴,于是举起放在桌上的那壶水,倒满了一个小杯,连续喝了好几杯。

    秦歌看到杨羽的举动这才想到自己也有些口渴,于是举壶倒了一杯水,忽然水滴声断落,水杯不满。

    “你小子可以啊!”秦歌无奈向杨羽投去一个眼神,再看了看那半杯水,心里略感不爽,只好将就将就,举杯喝掉了。

    杨羽呵呵了一声,心里感觉有些过分了,事先完全没有考虑过后人的感受。

    “廖少爷,人我给带来了。”

    从室外传来刘海的声音,秦歌立即起身走了出去,杨羽也跟在秦歌身旁。不时,两人来到了廖云身旁。

    “这四个就是当晚值班的侍卫,请两位少爷问话。”刘海说道,身后站着四个消瘦的守卫,他们通通身穿软甲,手上并没有握住武器。

    “我听说,你这可是连续失踪多名守卫?”廖云严肃问道。

    “一共两起,刚发生此事时,小将以为失踪者只是有事不来当职而已,也没想过调查,谁知道…”刘海话落,埋头自怨,无脸抬头,眼泪都快要彪出来了。

    “就是这样,让凶手有机可乘,得寸进尺?”

    “……”

    “你这守城武将是怎么当的?”廖云狠狠地指着刘海的额头批道,使刘海变成了哑巴。站在刘海身后的那四个守卫也都颤抖着,生怕下一秒被批的就轮到自己,心里不禁捏了一把汗。

    廖云生气的样子,让灵襄也感到畏惧,看着刘海那副模样,灵襄觉得很是可怜,可又不敢在廖云这种心情之下抢人,毕竟秦歌都没动过一句,自己只好默默地看着。

    “按照国律,将官疏职,所造成的后果……你我管不了,等我回到府上通报给大国老,你就自求多福吧!”廖云丝毫不容忍刘海做事的疏忽,严肃的表情把刘海吓得立即跪到了地上。

    “请廖少爷念在小将这些年来的工作,给小将一次机会。”刘海跪喊着,焦急的语音听得楚楚可怜,连那四个守卫也都彷徨,随后众人听到了哭声。

    他悔了,他真的悔了,可惜此时的悔与毁没什么区别。

    “你们四个!”廖云随口喊道,那四个守卫胆战心惊,全都跪在了地上。

    “少爷饶命啊!”齐声求饶,哭声丧感人心,给人一阵烦意。

    “好了好了!我有说过要除掉你们吗?都起来!”廖云一声怒吼,只不过才比五人呼声稍大一点而已。

    “小将没脸起来!”

    “那…再说吧。我问你们四个,要给本少爷如实回答!”

    “是…是…是!”四人纷纷答复。

    “事发当晚,你们在哪?”

    “我在自己的岗位上,时刻观察着眼前的动像。”一守卫抢先回报。

    “那你可真是恪尽职守啊!什么风吹草动都打扰不到你的坚心是不?”廖云苦笑一声,吓得那名守卫稍稍又压低了头。

    “老实说来,当晚都干嘛了!”廖云严肃的语气又冲来出来,看似要认真了。

    “喝…喝酒…”四名守卫齐声结巴回应,纷纷扭头瞧了刘海一眼又叮了廖云一眼,似乎想要传达什么讯息。

    “够意思……”秦歌在一旁暗笑道,右手着下巴。

    果然如廖云所预料的,虽在当职,却不闻身后,除了精神上的问题,没有更吻合的了。

    廖云略描了刘海一眼,眼边闪过一束窃喜,“谁让你们喝酒的?”

    “是…刘将军……”一守卫把主谋牢牢指向刘海,刘海一听愣了,身体微微抖了一下,一滴汗水从脸边悄悄滑下。

    “什么酒能让你们这么庆幸?连喝了两天不省人事!”廖云随即一问,转身望去那城外夜景,舒吸一口清凉。

    “前天中午二皇子派人给小将送来一坛‘冬暖酿’,小将抵不住美酒的,于是叫上几个弟兄趁夜寒拿出来暖了暖身子……”刘海说到这,就已说不下去了,顿时闭上了嘴巴。

    “二皇子来你这?”廖云惊讶道。难道这件事跟二皇子有关?廖云不觉眯起了眼睛沉思了一会儿。

    “那天小将正在家中吃饭,二皇子就派人给小将送来了一坛冬暖酿,都怪小将,硬是要拿到将守室与其他弟兄共享。”刘海供述了前后点点事实,悄悄抬头看了廖云一眼,看到廖云心情舒适了许多这才松了口气。

    “那也就是说这件事跟二皇子没有关系,而问题就出在你的身上喽?”廖云转身说起,脸上露出一丝隐笑,眼神突然显得锋利。刘海轻嗯了一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