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章事发当晚的黑影(黑幕)
    “好了,你们可以起来了。”廖云和气说道。

    “谢谢少爷!”五人齐声谢道,才一同缓缓立起身子,刘海脸上气色也显得正常了,感觉此事没想象中的那么严重,起码是为自己而想。

    南城这边已经清楚了,下一步该前往验尸官府邸了。话说回来,凶手目的何在?虽南城门属于开放型,接受本国内外来公民,但谁又能保证每一位入城者的身份都属于本国子民呢?要想从城上空入城那是不可能的,城内驻有空防军队,这就是城中晚上禁止使用飞行技的真正原因。现在能确定的就是,这件事肯定与二皇子有关系。

    “我觉得我们应该去一趟验尸官‘杨秀’大人的府上夜访一趟。”廖云说着,扫荡了灵襄、秦歌和杨羽一眼。

    “听你哒!”灵襄萌应了。

    “这里你最大,去就去呗,都快凌晨了你还忙这事,看来啊~今晚要睡大街喽!”秦歌怨声喊道,打起了哈欠,已然丧失了兴致。但也没办法,既然都一起出来了,怎么也得一块回去,无论再晚,也得坚持。

    “走吧。”廖云脸上一笑,身影便从刘海身旁划过,往将守室左边那一连石阶走去。

    四人并步往石阶走下去。

    “我不管啊~待会杨羽自己背我。”秦歌轻哈说道,无精打采的。

    “啊?为什么啊!”杨羽惊叹,感到自己要倒霉了,悄悄跑到了灵襄左边,离得秦歌远远的。灵襄捂嘴窃喜。

    “谁让你把水全都给喝光了,害我又渴又累的。”秦歌无精打采说道,连走路的姿势都显得摇晃无力。

    廖云听了笑了,“喏,便宜你了!”廖云把剩下的那颗气灵丸递给了秦歌。

    秦歌眼神一亮,赶紧接过,一口吞下了肚子,估计连什么味都没注意到。秦歌深呼吸一口气,一阵蓝气从他身旁冉冉升起,顿时感觉精神倍爽,气色十足,走姿也变得大气。

    四人又走了一段路程,验尸官的府邸就在南区,离南城门直走就一里路左右,但对于四人来说就已够费劲的了。廖云心里很清楚,虽然灵襄一直都装出一副精神很好的样子,却瞒不过廖云的眼睛,她的走姿出卖了她,柔软的身影让廖云深深心动,连秦歌都抵不住困渴,何况灵襄还是一个女生呢?

    许久……

    “哎?我们不是要去验尸官的府邸吗?怎么到了大十字了?”秦歌猛然醒悟,不知不觉就被廖云给带到了大十字(四个大区交界线),不觉大惊。

    灵襄也感到好奇,四处张望一眼,的确是走到了大十字。“要回去了么?”灵动的眼神凝望着廖云的表情。

    “既然大家都困了,这件事就等明天放学了再来处理。好了,先这样,灵襄就麻烦秦歌送一送喽。”廖云对众人说道,看天色已晚,打算把这件事推到明天。

    “是你老婆,干嘛要我去送。”秦歌特地打了个哈欠,表示毫不愿意,眯着一只眼看着廖云,表示十分不乐意。

    “那你把我的气灵丸给吐出来,快点!”廖云伸手说道,笑了笑,把秦歌逼到了绝境,心里窃喜。

    “我…”秦歌哑口无言,深呼吸一口气,眨了眨眼睛,嘴巴关得紧紧的,无奈的眼神看着灵襄,“走吧,公主~”。转身跨步离去,懒惰的走姿,直走通向皇殿,把灵襄甩了好几步。

    “云,那我走啦!”灵襄回头眯来一个笑脸,转身便离去,随后快步追上了秦歌的脚步。

    两人的影子渐行渐远,不久便消失在廖云眼中。

    廖云转身,沉重的脚步,回头走向那,验尸官的府邸。杨羽糊涂了,不是要回家吗?心里迷惑不解,但他依然深信着廖云,他做的每一件事都有他自己的说法,这一点谁也阻挡不了,做为书童的他只好追随在廖云左右,无论任何决定。时过不久,杨羽终于在廖云的背影中悟到了为什么,原来他是不想让灵襄跟着廖云一起受苦。但愿这个谎,能烂在杨羽的肚子里。

    南区,常来客栈,二楼。

    芗兰推开了客栈大门,门没锁,屋里还点着一根快要熄灭了的蜡烛,描了一眼周围便从楼梯处走上了二楼。

    “子如,你怎么现在才回来?”从一间房内传出一句疑问,温馨而又彪悍。

    吱——

    芗兰推开了那间房门,慢步走了进去,夸下了脸。

    坐在一根木凳上的是一位成年壮男,他身穿白色寸衫,稍长的,语气刚强有力,眼神温和。他的外套脱在了一根长长的挂衣木架子上,身旁放着一张靠墙的木桌,桌上放着一个小木圆盘子,里面点着一根即将面临燃完的蜡烛,小木圆盘中不仅一支蜡烛的脚印,他似乎坐很久。

    “叔叔,你怎么还没睡啊!”芗兰关心问道,继续走进,随后微微坐在桌的另一边的木凳上,脸上露出一丝微笑。

    彦润凌,三十岁,长渊林人,十年前攻占尽帝国统帅彦润东的亲弟弟,彦子如的亲叔叔(芗兰原名彦子如),叔侄两人带着一支精锐密探潜入龙城,看似有着惊天的企图。

    “还不都为了等你回来,怎么这么晚了才回来?出了什么事了吗?”彦润凌问道,眼里透出关怀,关切而又紧张。

    “也没什么,只是遇到了一点小麻烦。”彦子如答道,表情忽然变得沉稳,说到这,似乎不太高兴。

    “小麻烦?”彦润凌又问,想彻底知晓事实。

    “剑尊廖琰的儿子廖云,今天在学院里发生了个小意外,害得我也要和他的那些朋友在医务室里陪了他大半天,他醒过来时就已天昏地暗的了,这我也没有办法啊。”彦子如埋怨道,沉稳的表情变得不再像她在学院里的模样,一副大小姐气质。

    “看来你已经成功接近了廖琰元帅的儿子,等我们找到了那把宝剑,就可以为你父亲报仇了。”彦润凌严肃说道,眼神中燃起仇恨之火,捏紧了拳头,紧张而又期待。

    “叔叔,我困了,你也早点休息吧!”彦子如微笑道,起身打了个手势问安,之后走出了房间,走向她所住的房间,正在彦润凌的隔壁,沉重的脚步缠绕着复仇之气。

    对彦子如来说,来龙城是她一生中最大的愿望,只不过是带着仇恨,和那一抹斗气。

    十年前,彦润东与廖琰在长渊林军中同归于尽,十年后,彦子如寻来龙城,与廖云共处一所学院。前人的仇怨,却是要让后人去了结,冤冤相报何时了——但愿吧。

    北区,皇殿内,紫金宫门外。

    “好了,就送到这吧,谢谢喽!”灵襄萌笑道,话音刚落,转身只身跳进了宫门,便不再管秦歌何去何从。

    秦歌愣傻了眼,“有这么道谢的吗?东区耶!还得我走过去。”秦歌此时心烦意乱,可身边又没人可以拿来出气,差点就动了睡大街的念头。

    挺直了腰歇息了一会儿,才慢步离开紫金宫,离开皇殿,懒重的脚步带有一点可怜。

    南区,杨府。

    咚咚咚~

    咚咚咚~

    咚咚咚~

    ……

    杨羽连敲了好几次,可门里一点儿动静都没有,杨羽心里有点儿着急了。

    “少爷,这么晚了,杨大人应该早就睡了,要不…”说到这,杨羽不敢说下去了,只好让廖云自己决定,但愿能早一点回府。

    “继续敲。”廖云沉稳说道,毫不着急,眼神告诉了杨羽,还有了希望。

    “杨大人——”杨羽边敲边喊着。

    过了许久,门内才传来脚步声,“来了来了!”

    杨府大门被打开,走出来的是杨府的老管家,身材细瘦矮小,他身穿一件淡白布衣,靴子都还没穿好就急忙跑来开门了。

    “哪位啊?”

    “原来是廖少爷来了啊!请进!”管家擦亮了眼睛,看到是廖云,立即让道恭迎二人进府,缓慢的脚步显得他睡意未醒。

    老管家把廖云和杨羽引到了杨秀的睡房外。“老爷,廖少爷来了!”老管家朝门处喊了一声,屋内灯火未见,看来已经睡着了。

    来了?难道这位老管家一早就知道廖云要来?廖云很是期待。

    不久,屋内点起了火光,从屋内印出一个身影,缓缓向门口走来。

    吱——

    杨秀走了出来,身穿白色软丝绸,一把长,面目沧桑,脸上留有点点黑痣,身材不高,看似四十岁的老人,此人正是验尸官。

    “廖少爷,小官等您多时了。”杨秀鞠躬道,哈着气,神情恍惚,委屈着身子站在寒夜里不由自主地微微颤抖了几下。

    “你知道我要来?”廖云疑问,表示不懂其中缘由。

    “哈~您是为了南城守卫失踪一案来的吧!小官一早料到今天会有处事官前来府上问话,没想到这位处事官会是您。”杨秀解释道,哈哈轻笑了一声,右手摸了摸,一脸得意的样子。

    “既然这样…您赶紧去换一套衣服出来,咱们好走一趟放尸厅。”廖云也笑道,赶紧催杨秀去换衣服,也不再多虑,想趁早弄清楚这些事,想在明天晚上之前得出结果,好向师傅汇报,采取下一步行动。

    “廖少爷,这件事不用再查下去了。”

    “为什么?”

    廖云听到杨秀突然蹦出这句话,心里感到十分困惑也很震惊,几条人命就这么没了,还严重诋毁了国家守卫军的形象,难道就要放弃追查了吗?廖云很期待杨秀能给自己一个合理的解释。

    “是这样的,今天下午二皇子来小官府上与我搭话,说道等处事官来了就向他转达不要继续追查的话。”杨秀严肃的语气让廖云很难不去胡思乱想。给刘海送酒到守卫失踪直至身亡,加上杨秀的说辞,莫非这件事真的跟二皇子有着不可人知的秘密?又或者企图,廖云心里打成一团糟。

    廖云冥思了许久,沉重的身姿微微转身跨步离去,犹豫的表情让杨羽发慌。

    “杨大人,告辞!”杨羽鞠躬道,随后跟在廖云身旁慢步走出了杨府,不时瞧了瞧廖云的眼神,也不知该怎么说才好。

    二皇子想要对廖云传达什么讯息?什么事值得他那么不惧毁形象地杀死那几名守卫?价值,到底在哪!廖云一路沉默,费尽心思去思考,这个迷,只有等天亮了亲自去拜访二皇子才能了。

    廖云二人走出了南街,穿到了阳景区,千辛万苦回到了大韩府门前,当看到大韩府的牌匾时,两人就已起了懒心。更是杨羽,还得去敲门,府上大门高大,轻轻敲打的话里面根本就听不到,唯有使劲敲打,才能把敲门声传进府里,而且也未必一时半会就能得到回应,心里暗暗委屈。

    咚咚咚~

    咚咚咚~

    来人啊~

    开门啊~

    ……

    直直未见回应,连廖云都发起了牢骚,虽然杨羽用灵气护住了手臂,打在门上也不会感到太大的疼痛,却是疲劳得打起了好几个哈欠,懒重的手敲个不停。

    杨羽回头看着廖云,那眼皮都快要落到了眼眶底了。

    “你看我干嘛?继续敲!”廖云看似镇定,实际上心里也很焦急,倘若再没人来开门,就只好飞进去了。实际上这墙也不太高,也就七八米罢了。

    又过许久,杨羽的手一直不停地敲打在门上……

    廖云终于等不及了,感觉自己也快要抵不住睡意了,往后退了几步,往了一眼墙上,准备凝翼飞进去。就在这时!府里突然传来脚步声,哒哒哒地跑向门来。

    “谁啊?”从门内传来燕园园的声音。

    杨羽一听,惊起笑脸,忽然神清气爽,“是少爷和我!”杨羽赶紧搭话,终于等到了,此时心里不知该有多高兴。

    不久,门匆忙的打开了,燕园园走了出来。果然,她只穿着一件睡衣和一条薄薄的裤子和那双矮靴子,披头散发的垮出门槛。

    看到廖云就站在门外,兴奋不已,急忙跳到了廖云身前,温暖的双手抱住了廖云,头紧紧靠在廖云胸前。廖云感觉胸前升来一股暖暖的气息,悄悄往下滚动眼珠一看。

    “胸…”廖云在心里默默羞涩道,此时的他已动弹不得,差点就把鼻血给放了出来,抿嘴不语,心跳忽然加速。

    “少爷你回来啦!你不是说你今晚不回来的吗?”燕园园的嘴巴离得廖云很近很近,外衣裤的她,身上散发出的芬芳更加迷人,廖云仿佛掉到了花丛,一阵花香浓郁围来。

    “那个…我们先进去好吗…”廖云脸红了,说起话来也变得结巴。

    廖云的心跳感应到了燕园园,燕园园也感觉有点高兴过头了,赶紧松开了手,低头眯笑了一会儿,羞红了脸,头发遮住了脸颊。挽手背在身后,挑着嘴皮,跳进了大门,又回头看着廖云是否掉队,朝廖云闪去一个眼神。

    廖云深呼吸了一口气缓和了一下,“镇定,镇定,什么场面没见过啊我!”心里安慰道,抿着嘴皮,随去。

    两人跟进了门,而杨羽垫后,为了把大门给关上。关上门后,很难再睡意了,了然离开了门前,自个儿回房去了,连一句晚安都没留下,哈欠倒是留了一路。

    “园园,晚安~”话音刚落,廖云丢下一句晚安就闪步离开了这儿,肯定是往自己的房间闪去了。

    闪步,黄级灵技,来无影去无踪,内灵达到三光及以上便可以学习并使用。

    燕园园转身便再也看不见廖云的影子,只见杨羽那慢腾腾的身影,在心里发闷哼了一声,抿嘴萌怒,又松了口气,才肯回到自己的房间去。

    寒月高挂,凌风习习,虫儿瓦上鸣。东区。

    “我堂堂秦家大少爷,今晚居然落得这幅模样,悲啊~”秦歌在街边苦喊道,口干舌燥,暗自苦伤。身影步步移向东区,虽然现在已经踏入了东区管辖区,但离秦府还得从东区某处穿到酉康,在疲劳和口渴的情况下,心里暗暗不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