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一章事发当晚的黑影(真相)
    天明,树枝叶上的露珠、点点低头的荷叶,是万物复苏的征兆。普光透过窗户照到了廖云的脸上。

    那朝阳从东墙上悄悄看了进来,悄悄来访,悄悄攀升。

    大韩府,廖云房间外。

    咚咚咚~咚咚咚~

    忽听两声敲门,却不见房内动静。烂睡如泥的廖云昏沉得不闻事事,仿佛在告诉敲门的人天大地大睡觉最大。

    “少爷,你还没起床吗?”从门外传来燕园园的呼唤。

    即便是有美人来,廖云这会儿也斯文不动,应该是说睡得跟似的,啥也不入耳。话说昨晚廖云和杨羽回府的时候都已到凌晨了,两人早上起学的时间也比较早,此刻睡眠必定不足,贪睡也是情有可原的。

    嘣——

    门被一股紫色灵气给强制破开,门内木锁扣被嘣碎,忽有几块木块零落到了地上,满是长方形木块的碎屑。走进来的是燕园园,她慌慌张张的走到廖云床边,看着熟睡着的廖云,心里不觉抿起了嘴,又翘起嘴皮,看来她要发火了。

    “少爷~要迟到啦——”燕园园掀开被子,蹲,拦着嘴对廖云耳边大吼。蓦地,廖云不得不从睡梦中惊醒过来,瞪大了眼睛神色慌张,仿佛看到了可怕的东西,立即抬起头,上半身从立起,廖云的额头恰恰划到了燕园园的额头,“啊!”两人一惊。

    “没事吧园园!”廖云的手赶紧呵护着燕园园的额头,急忙关切道,眯缝着眼。

    “知不知道现在几点了?都阳时九刻了耶!等国老回来啊~你就得挨骂了,到时候啊~我可不救你。”燕园园埋怨道,拍着廖云那讨厌的手,起身后立马转身,在向廖云告诫再不起床我就不理你了。

    “什么?!阳时九刻了?我的天啊!”廖云大惊,急忙从跳了起来,连忙穿上靴子,“今天怎么没人过来帮本少爷梳妆?”惊奇的表情凝望着燕园园,仿佛在说:你不是总管吗?这事不是一直以来都归你管的吗?

    燕园园冥思了一会儿:“噢!昨天晚上我吩咐过了,您不是说都不回府了嘛,所以……”燕园园抿着嘴,两只食指相互点着指尖,那沉默的表情甚是动人。

    这一解释廖云居然无言反驳,完了完了完了!这下可惨了,先不说迟到会被学校处分,往常这个时候就开始散会了,说不定一会儿师傅就要从皇殿那边来了。韩钦一向严格,再不赶到学院去可就真得遭殃了。于是自个穿好了衣装,匆忙跑到了镜子旁捡起梳子随意梳了两下,才急忙跑出了房门。

    忽然,前脚刚出又跑回房,“杨羽呢?”

    只听燕园园扔来一句:“自己去叫。”

    廖云无奈跳出了房门,随着石板条纹的指引,跑往杨羽房间。两人的房间距离不是很远,为了方便廖云叫唤,韩钦给杨羽安排了上等房间,就安置在廖云房门口东北方三十米处,那一排房间共有三间,分别住着刘管家、杨羽和燕园园。

    “少爷早上好!”一名窈窕女仆端着一壶热茶从后厨走来,遇上了廖云,弯下腰恭敬问候道,脸上露出真诚的微笑。

    只听廖云丢下一句“嗯。”就跑开了。“遭了遭了,师傅马上就要回来了。”廖云心切,脚步已停不住。不久,廖云跑到了杨羽房门前,气喘吁吁。

    廖云一脚踹进了房门,“都迟到了还不起床!师傅都要下早朝回来了!”廖云着急得脸都发红,急切的叫声闹醒了杨羽。

    杨羽被迫惊醒,模模糊糊的擦了擦眼睛,顿时醒过来看到廖云却已站到床边,惊心动魄,不敢多说,急忙从跳起,急切穿上衣裤和靴子,头发凌乱。随廖云慌张的步伐跑出了房间,衣服扣子都还没扣紧就直奔门口。

    两人跑出了府门,这才止步,廖云两手叉腰喘了两口气,杨羽则是手忙脚乱的扣上了衣领上的扣子。杨羽那头发都卷成一团,廖云看了忍不住指着杨羽那发型大笑了一声。杨羽才用双手抓住梳了两把,终于好了些。

    廖云张开双手掌,禁闭双眼,一股蓝色灵气伴随在身旁,蓝烟撩撩,朝手心凝聚,不一会儿便凝成一团深沉耀眼的蓝色球形。再一睁眼,从眼角飘来一抹红焰,随后身背卷起一阵红色灵气,越发的刺眼。忽然一声,廖云身背炸一场火花,随后看到的是那燃烧中的一对火翼,不停地拍打着。待廖云把蓝色凝灵扔到杨羽身上,就瞬间结成一道蓝色光屏包裹住杨羽。廖云双脚一蹬,串入高空,再一右手食指点住杨羽,杨羽这才冉冉升起。

    一言不语,廖云飞走了,拽着杨羽。杨羽把那份着急的心寄托给了廖云,这会儿他说什么、做什么就是什么。廖云很清楚杨羽的实力,三光内灵的杨羽根本就没能力学飞行灵技,若是让他用自己的方式赶去学院,廖云实在不忍心,只有多费一些灵力把他带上,也好尽这份友情。天空划过一道红线,不久天空尽色。

    经过短暂的飞行,两人落在了学院门口外。火翼随着落地的倒数慢慢消散而去,蓝色光屏也随之破去。

    两人匆匆地进了门,站在门内旁的保安见了都不敢拦。廖云汗流浃背,却顾不得擦汗,两人直奔教学楼。

    办公楼的通道口、教学楼前广场,一片寂静,唯有那教室里老师的喊话声。还在上课,廖云在心中略略算了一下,现在是倒数第二节课,两人急切地跑往教学楼楼梯处。

    嘣咚…嘣咚…

    两人沉重而又匆忙的脚步震动了石阶,咆躁的步伐越发得紧张。

    楼梯处矮,若用火翼定要碰头,若浮步而行,更加缓慢。

    八楼,幽魅班,到了,两人看到前门上的班级牌后默喜,两人此时已气喘吁吁,顾不上说话。咦?秦歌怎么会站在前门外,他为什么不进去上课?

    廖云猜想着:该不会他也迟到了吧?

    廖云和杨羽跑到了幽魅班前门旁,秦歌忽然来了一句:“哥们,我给你留了位置。”秦歌嬉笑,往右移了三步,抿着嘴,眉头奸笑。

    “谁的课?”廖云疑问,只见秦歌指着前门。暗示廖云自己听。

    廖云安着疑惑的表情,耳朵贴近了门,就在廖云全神贯注的时候,秦歌突然轻轻推了廖云一下,廖云把门给撞到了,发出一小声嘣的声音。廖云这下急了,无奈的用食指指着秦歌,苦笑不得,“你…”廖云无奈而又委屈。

    “进来!”门内传来一声批准,刺耳而来,不巧!正是潘松班主任的声音,这下可惨了……

    廖云悄悄推开了门,看到站在讲台上的正是严师潘松,两人心都凉了,心里不由自主抖了抖。

    潘松的镜片闪来一片失望的白光:“站着吧!”这一句听上去很温润,却是多么的让人心灰意冷,没有过多的解释,就这样转过身继续讲他的课,把一切都化成无息。

    廖云很自觉的把门给关上了,他没抬头,呛着一口气,回到了秦歌让出的那三步处,神情恍惚,面色无力,沉默着。秦歌和杨羽看了都有点着急了,不过除了挺过这节课还真没其他办法。虽是贵族,但校规也不是拿来显摆的。但愿这节课不会太久……

    ……

    许久,终于等到了下课铃声,秦歌很不满的看着前门上的风铃,像是在责怪的说:你也迟到了!

    门被拉开了,走出来的是潘松老师,他左边腋下一本薄薄的教课本。他站在门口,离廖云很近,用那遗憾的目光扫荡了三人一眼,狠狠地叹了一口气,便蹬脚离开了。

    三人这才敢走进教室,当脚踏进门的那一刻,灵襄已在眼前,她用微笑,来欢迎廖云回来。也许只有她的笑容,才是最好的安慰。廖云挺出潇洒的身姿,走到自己的座位坐下。全班不知投来了多少目光,却被廖云一个凶狠的眼神给杀回去了。他什么都没说,却有一肚子的话,只是不想吐出来罢了。

    “哟~廖云也会迟到啊?今天这是怎么了…难怪摆着那张臭脸,托你的福,真是十年难一见啊!”从廖云身后传来一声讽刺,廖云不觉捏紧了拳头,却又镇定自若。

    秦歌从一位女生身旁冲了过来:“你想干嘛?”秦歌捏住了他的衣领,嘴唇和眉头都翘了起来,眼神中杀出愤怒。吸引了全班同学的目光和惊叹。

    杨潇,三国老杨袁的孙子,一身傲气,嚣张跋扈,凭着家族势力和那不爽的性格,学院里没多少人能和他较量。

    “放开!”杨潇咬着下唇怒道,眼神叮着秦歌,两人却毫不谦让。

    “我若不放呢?”秦歌轻笑,眼神闪出一丝得意而又鼓动,不停地刺激着杨潇。秦歌怒了,从他的眼睛能够看得出,这件事必须得来点直接的。

    杨潇了解秦歌的意思,微微点了点头,得意的嘴唇露出一角哭笑。右手捏住秦歌那只捏在他衣领上的手,杨潇用力捏住秦歌的手,秦歌这才松开。

    “放学后修灵场见!”杨潇甩下这句话便转身回到了自己的座位上猛身坐下,姿势炫耀着,好让秦歌知道他也是认真的。

    “待会我会让你后悔说出这句话!”秦歌也不退步,把关系彻底给恶化了。

    灵襄轻轻推了推廖云的手,嘴角露出担心,眼神眨着廖云,似乎想让廖云去劝解。廖云懂了灵襄的意思,忽然起身。

    廖云在掌心极速凝结灵气,一掌朝杨潇打去。一小团蓝灵体突然砸在杨潇眼前的桌上,把桌子给爆到一旁倒着。廖云这一击还是有分寸的,不仅维护了桌子的安全,还能甩给杨潇一把火。

    杨潇顿时僵化了,这时,班里没人敢出声,只见廖云火冒三丈,眼角飘来细细火焰。

    把身旁的芗兰给吓坏了,顿时心跳加速,颤抖着的小手想去触碰廖云,却被灵襄的一个眼神给拦住了。

    “吃饱了撑久了,想找事?”廖云朝杨潇问去,嘴角竟然露出一丝微笑。

    “哟!刚突破到五光,就这么凶了?本王子四光七层照样虐你信不信!”杨潇顶着眼珠嚣张的说,丝毫不畏惧廖云。

    “你可以试试!”不知何时,廖云身旁就已聚集蓝灵渲染了五步之内,从廖云身上能闻到一股压迫感。箭在弦上,一触即发。

    叮铃~叮铃~

    上课钟声敲响了,当事人也都意识到了。廖云无奈收回蓝灵,咬着嘴唇指着杨潇:“放学别走!”话后便坐到了凳子上。

    “我还想说你呢!”从廖云身后传来一声应战,廖云挑起了微笑。

    帮杨潇立起桌子的是他的随从,名叫“徐品”,平民身份,个子矮小,由于跟杨潇混在一起,很不讨人喜欢。

    班里恢复平静,让人察觉不出一丝有灵动的样子。来上最后一堂课的老师提着教课本走了进来。

    ……

    芗兰心想:初见这人斯文雅气的,没想到他还有这脾气,把深藏不露这词用在你身上,应该没错吧?

    不知何时,芗兰就一直盯着廖云看,不知不觉心想入迷了。

    “那位女同学,上课要专心!”从讲台上传来老师的提示。芗兰不好意思的摆正了坐姿,怕廖云看过来,脸上略红赤耳。

    老师在讲台上解释:“激发内灵,所召唤出的灵体颜色与灵技息息相关,与生俱来的灵体颜色会决定你的擅长方向,并不代表锁定一个人一生所能修炼的灵技种类……”

    ……

    叮铃~叮铃~

    毋庸置疑,这是下课的钟声,不!应该说是放早学的钟声,又或是一场决斗的预备钟。

    老师走出了教室,很多同学也都伸了个懒腰,以此来庆祝解放时刻。

    杨潇从后排走来,拉住芗兰的手:“新来的女同学,跟本王子一起去吃饭可好?”眼神妩媚,却也称得上是美男子,只可惜心肠吊了胃口。

    廖云突然拉住了芗兰的另一只手,他没说话,他只想告诫杨潇:芗兰得跟我走。

    芗兰脸红了,难免——在这种情况之下。

    芗兰忽然感觉手腕有些疼痛,是杨潇握住的那只手,芗兰也想摆脱他,可人家势力庞大,她不敢轻举妄动,此时,只有依赖廖云才能摆脱这纠结。

    芗兰抿着嘴,委屈的表情看着廖云,像是在说:你倒是说句话呀!我的手都快了。

    廖云知道这么做对芗兰来讲是一种伤害,却也是一种保护,毕竟都到了这种程度,只有芗兰有选择的权利。两人互不谦让,争先恐后。

    “放手!”芗兰终于忍不住了,居然对杨潇大叫了一声,脸上写满了怒气,又迅速空擦而去。

    “知道我是谁吗?你敢吼我?”杨潇苦笑道,一把怒气拽起了芗兰,把脸靠近了芗兰,想立即搂住她。

    “放开我!”芗兰大叫,惊慌失措,心急如焚,一直试着甩开手,却是白费力气,此时的她委屈而又紧张,恐怕杨潇的下一个动作就能把芗兰给弄哭。

    “得寸进尺!”廖云怒了,立即起身,右手掌极速吸来蓝灵,一掌朝杨潇打去。

    只见杨潇镇定自若,嘴角露出一丝微笑,伸出另一只手接住了这一掌。

    杨潇的火灵与廖云的蓝灵撞出了两束微弱的光,那光印在芗兰脸上,让人感到幽凉而又紧张。

    “别逼我!”廖云咬来这句威严。

    廖云抬起右手,掌心朝上,激发灵技。瞬间,掌心涌来一个水漩涡,盘旋在廖云掌心,又唤来一阵风,吹捧着廖云的短发。

    有的同学不敢逗留,纷纷离开了教室。

    “我念在你是三国老的孙子的份上,原本不想跟你计较,而你却一而再再而三的打搅我,既然这样,那可就别怪我翻脸不认人了!”

    “我哪敢打搅咱们未来的剑尊呀,我只不过是想讨教几招,看看这剑到底锋利了多少罢了!”

    杨潇癫笑,脑海中浮现出上个月举办的十年一度的“五灵台”比试,只因自己得了第二名,就此对廖云不甘示弱,好强的他,从而嫉妒又憎恨起廖云。

    “住手!”从门外传来一声威严,飘眼一看,原来是二皇子王昆。

    听到是二皇子的命令,杨潇立即松开了握住芗兰一只手腕的那只手,廖云自然也收回了灵技,两人再次冷战。

    灵襄轻轻了右手,感觉隐隐作痛。廖云突然把芗兰拉到了胸前,毫不在意芗兰的感受,廖云的眼神狠狠地盯着杨潇,可把杨潇给气的。这是一场赌气。

    王昆平步走来,神采飞扬,身后还跟着一名侍从。他是三位皇子中最有智慧、谋略的皇子,但却没能获得皇尊的欢心。

    “皇兄!”灵襄赶紧上前拉住王昆的手臂,嬉笑着。

    “廖云,我有话问你。”话后,王昆转身走出了教室,随在身侧的是灵襄,灵襄很是在意廖云,没走两步又回头。

    廖云拉着芗兰的手走出了座位,从杨潇身前略过那瞬间,特意把杨潇给碰退了一步,可杨潇这会儿只能忍着,顶多就摆出那副恼火的表情。因为二皇子在这,要是廖云待会去晚了被无意问起,廖云再把杨潇捧上两句,那可就坏事了。

    本以为廖云会拉着芗兰一同前去,不料却把芗兰交给了秦歌。秦歌把芗兰拦在身旁,嘴角哼着杨潇,此刻秦歌很是得意,却把杨潇给气的说不出话。

    “杨羽。”廖云回头喊道,话音刚落,杨羽便快步跟到了廖云身后。

    ……

    大广场中央。廖云和杨羽跟了过来。站在那的有二皇子和灵襄以及他的侍从。

    “二皇子,我正好也有话要问你。”

    话音刚落,王昆便接了话:“或许有个相同点。”

    廖云感到莫名的奇怪,便直直盯着王昆的眼睛。

    “你师傅让你去查南城那边的事件对吧?”王昆明知故问,其实今早就去了一趟验尸官杨秀的府上,看来二皇子也很在意这件案子。

    只见廖云点头,却听不到廖云发言。

    “这件事不用再查了,因为是本王下令做的。不过,这也是父皇的意思。”王昆严肃说道,闪来坚定的语气。

    廖云不语,沉思着,想先听下去。

    “你昨晚也去了趟南城,相信你也看得到,那守城武将你可满意?说到这,你也该明白我父皇为什么要让我这么做了吧。”

    听了这番话,廖云仔细回想,把所有事故以及对话串在一起,一下子就明白了,原来都是为了考验守城武将跟守卫。廖云彻底明白了事故的缘由,然而本案凶手,竟然是皇尊。

    “这…”灵襄惊叹,也明白了,这件事居然是自己那贤德的父皇做的,要不是王昆说的,还真难以置信。

    “所以,这件事你就不用再查了,答案已经水落石出。”王昆说完,转身离去,脚步轻盈,背景神气十足。灵襄早已松开了王昆的手,因为王昆吃的饭食都是皇殿内职业级厨师做的,吃不惯学校的饭食,所以得回皇殿一趟。

    虽说王昆身为皇子,但是他胆子再怎么大也不敢拿皇尊来说事,那么…只好回府一趟,好让师傅知晓。

    “我得赶紧回府一趟,我…午饭在府里吃就好了,你两就先去食堂跟秦歌汇合吧!”话音未落,廖云人已跑远。

    杨羽还想跟去,但人已无影,只好留步,与灵襄同去食堂。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