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二章五灵榜二
    大韩府内,传来廖云的脚步声,很快的,传到了大厅。

    “少爷,您回来啦。”刘管家刚好从大厅走出来,第一遇见了廖云。

    “我师傅呢?”廖云问道,看不出有着急的样子。

    “还在后花园呢,若您要过去的话,麻烦您让国老待会儿过来用餐。”刘管家说道,从大厅内走出一名女仆,手里还握着端菜用的木盘子。

    只听廖云“嗯”了一声,便转身离去,脚步开始有些匆忙。

    忘忧亭。韩钦坐在亭中,指尖捏着小杯子,里面灌入了茶水。即便是冬末,住在韩府的蝴蝶也不会为此担忧温暖,因为它们已经把这里当成了自己家,韩府自然也会照料它们,一个温暖的巢穴定然少不了的。

    “师傅!”从亭门处传来廖云的呼喊声,惊动到了韩钦。

    韩钦放下指尖杯,疑惑问道:“怎么今天这么早就回来了?”

    “南城事件已查明。”

    “噢?那快过来说与我听!”

    韩钦向廖云招手,脸上略显欢心,廖云慢步走近了韩钦。

    廖云把今天与二皇子的对话说给韩钦听。

    韩钦大惊:“什么?这…”韩钦惊慌了脸颊,两眼瞪着廖云。

    虽然皇尊贵为人上,但做为一国之君,做出这计唐突之事实在是让人胆叹。

    “我明早上早朝时就去问个究竟,这事怎可乱来?!”韩钦忽显不满皇尊的做法,即便是考验官员,也用不着杀人,难以置信皇尊会这么做。

    “国老,该用餐了。”

    “唉!少爷也在呀!”

    从亭门处传来燕园园的声音,看到廖云也在这,可把她给乐的。

    廖云把韩钦扶起来,又想把韩钦扶走,却被韩钦给挪开了手。

    “不用了,园园在呢。”韩钦轻声说道,廖云点头应了。

    燕园园等韩钦两人走出了亭院,温润的小手搭在韩钦手臂上,小心翼翼地扶着韩钦朝大厅走去。燕园园翘着小嘴朝廖云卖了个萌,廖云忍不住地笑了笑。韩钦轻声嗯了一声,两人眉来眼去的动作暂且停息了。

    大厅,餐桌上已摆满饭菜,刘管家已在桌旁等候。先坐下来的是韩钦,后是廖云,燕园园和刘管家才入座。

    龙一学院,修灵场内。

    这里聚集了很多学生,都在为站在场内中央的两人鼓气,场内渲起一阵喝彩。

    “四光一层也敢跟四光七层打?秦歌,装逼可以,但也别太过了,这么多妹子在这,你就不怕待会你输了,掉粉?”杨潇笑道,扫荡了周围,的确有很多女同学,且有秦歌的女票在。

    “谁输还不一定呢,七层怎么了?你还想上天不成?”秦歌嘴角讽笑,两眼盯着杨潇。

    说实话,以两人当前的内灵境界相比,杨潇很明显占了上风,再以灵技分个高低的话…我想,同为贵族的后生,也相差不远。况且秦歌在五灵榜中才排名第四,与排名第二的杨潇…可见,秦歌这是在逞强,以他的性子,无论胜败,这场决斗怕是少不了了。

    此时,灵襄和芗兰就在秦歌身后,并大声为秦歌鼓气着,与场面的高呼声混杂在一起,都已覆盖了灵襄的声音。

    场面的呼声让杨潇感到厌恶,双手已慢慢抬起,嘴角咬笑着,眼角飘来火焰。

    秦歌一眨眼的功夫,眼珠已被电化,全身布满电流,闪击着,彪来几声火花。

    杨潇伸掌向前,掌心相对,身旁火灵体汇聚于掌心之间,很快的就形成了一个火球,又很快的成长,越聚越大,现已有两个脑袋那么大。

    “火兽——惊云鸟!”

    杨潇出了灵技。惊云鸟,橙技,兽过之处火燃一丈。具有强烈的火性烧伤威力。

    那团火灵化作一直火鸟,从杨潇掌心钻出,飞在空中拍打着翅膀,大嘴尖鸣一声,正冲向秦歌。

    “雷印!”

    只听秦歌呼一声,右手掌背已伸在眼前。从手臂传去电流汇聚在秦歌掌心,极速形成一块盾牌,盾牌全身闪亮着电花。雷盾挡在秦歌身前,随时可挡火兽的。秦歌丝毫不胆战。

    火兽毫不客气地撞在雷盾上,火兽步步紧逼,雷盾也毫不谦让。以技能灵体为点,维出两道光屏护住了者。杨潇咬牙切齿,忽然从体内输出更多的灵气,火兽也越发得炽热,使杨潇身旁无人敢靠近。火兽缓慢推动了雷盾,只见秦歌脸上已滴下一滴汗水。杨潇嚣张的笑了。

    灵襄站在秦歌身后也有些担忧了,咽了口沫,替他心跳加速。“云…你快回来呀…”

    “榜二的杨潇,果真不虚。”芗兰默念道,似乎已看出了胜负。

    此时,大韩府大厅。

    “师傅,我吃饱了。”廖云把碗筷放在桌上,起身想离去。

    韩钦立马拉住了廖云的衣袖:“急什么?坐下来陪为师聊聊天嘛!哈~”韩钦揪着略有欢心。既然师傅都发话了,廖云自然也回到了座位上去。

    此刻,修灵场内。

    秦歌两手颤抖,气息已不稳,但他还在坚持,他试着加释灵力,但依然抵挡不了火兽的推进,心里开始发慌,只好闭上眼睛,全神贯注,一心释技。但愿如此吧。

    “秦歌快闪!”灵襄大喊。

    秦歌这才睁开双眼,火兽已近眼前一丈,秦歌顿时吃惊,悄悄看了身后一眼,身后全是学生,深呼吸了一口气。

    呀——

    秦歌从左侧闪走,雷盾与秦歌断绝了灵力互动,从而使雷盾瞬间被火兽冲散。秦歌赶紧观测火兽的动向。火兽一勇直前,吓跑了原先秦歌身后的学生。一个个惊慌失措,特别是女同学,不觉尖叫几声,抱着头疏散了人群。杨潇的目的已达到,便收回手掌,调节呼吸,嘴角笑出了两颗牙。

    蹦——火兽最终撞到了修灵场内墙,刹那间,火兽融化成火水,洒遍一面墙,不过很快便散掉了火色,灵体也随之退隐。还好修灵场建筑坚固,完好无损,这也是它能乾立至今的能力。

    “还要打下去吗!”杨潇对秦歌大喊,双手挽到身后握拳,一副神采飞扬的样子,自信十足。

    秦歌心想很是不服:云,你再不回来我可就真丢面子了。

    秦歌未定,从远处便可看到他的肩膀一直在动弹,汗流满面。看来他刚刚那招已下了不少灵力,再加上续灵的消耗…想要致胜,唯有一击定胜负,这对秦歌来讲,风险实在太大了。

    大韩府大厅。

    “师傅,令牌还给您。”廖云从腰间取出令牌,吊在韩钦肩前。既然事已完,令牌理应归还。

    “啊哈~好!”韩钦哈笑着伸手收回了令牌。他掌心凝来红灵,卷成个小小的漩涡,把令牌给吸了进去,进去的那一瞬间,红灵便消散而去。这叫灵源时空袋,是一种小小结界,也可称为一种储存物体的灵技,但却是七光以上的强者才可运用。熟练者,可容数人。

    “那…师傅…我先走啦。”廖云微微起身又想离开,含笑着。

    “等等!”韩钦顿声道。眼珠子转了一圈,“那…既然这样,去吧去吧!”韩钦挥手低声呼道。

    廖云听后乐呵呵的,这才转身离去。

    “少爷,园园送你去吧!”燕园园突然起身跟上了廖云,眉笑着。她虽然不能和廖云一起去学院上学,但她也在为自己和廖云争分夺秒,期望在一起的时光能多一刻。

    燕园园之所以不能进龙一学校,其原因主要是与韩钦没有血缘或其他重要关系。虽不能入学院,却也受到韩钦的爱戴。韩钦给燕园园安排了位老师,专为燕园园教学,灵技也是韩钦所授。

    “不用了。”廖云甩下这句话便跑走了。燕园园很了解廖云,从他那匆忙的脚步可以看出,真的不用了。

    修灵场内。

    “杨潇,你也别太嚣张了!”秦歌大怒,眼角闪烁着雷电,全身布满的电流也越发得强烈,从他的身影可以看得出,他要出招了,或许,胜负就在此招了。

    秦歌咬紧牙关,双手拢住,再慢慢张开,从掌心聚来一团雷球,随着秦歌张开的速度慢慢壮大,电花照亮了秦歌的脸,引起旁人一声高呼。

    “雷天劫么?上个月在五灵台上不是被我给破过吗?怎么你还敢用这招啊!”杨潇若无其事的站着,一副嚣张的背景不知了多少人的嚷嚷,只见旁人嘴耳小声互近,估计讨论的也是关于这一战的胜负吧。

    杨潇忽然后退两步,双掌朝下,掌中卷来红灵,漩在掌心,杨潇一呐喊,掌心荡起气波,震到了在场所有人。

    秦歌先发制人,先朝杨潇甩去雷球,同步间双手并拢,六指收回,只指出拇指和食指。两眼死盯着杨潇。

    杨潇倒是毫不在意,只见他伸出右手,红灵凝成一道屏障挡住了雷球。杨潇左手捏拳,再次震出一波气灵危急四周。或许杨潇只是想吓唬吓唬秦歌,因为他有足够的实力去抵挡眼前的伤害。

    “机会来了!”秦歌暗喜。

    雷动天眼——

    秦歌一声呐喊,咬紧牙关,两眼射出光束,直击杨潇右掌而去。

    “不好!”杨潇大惊,没想到自己轻敌了,反而中了套路。

    情急之下,杨潇唯有凝结火灵形成护盾才有几率保自己不受伤害。

    杨潇急忙合来左手,两掌相聚火灵越浓厚,咙——可算挡住了这光束,但两人却不能动弹,若有一方泄气,下一秒将见血光,此时唯有以耗止耗。

    “天眼,显!”秦歌再一呐喊,一只庞大的眼睛呈现在杨潇头顶之上,围着杨潇缓慢旋转,随后,杨潇脚下也被印了一只眼睛,与头顶那只是一对的。一道强烈的光满住了杨潇。烈光也刺激到了旁人,在场人不得不禁闭双眼。

    待众人睁开眼睛,秦歌已在杨潇身前,正被烈火燃身,仅凭电流护住心脉,却也动弹不得。杨潇眼珠被火灵所化,眼角飘出点点焰火。

    只见秦歌衰弱挣扎的火影,灵襄便跑向前去,不料被芗兰拉住:“别过去,危险!”

    “想蒙眼突击?想法不错,只可惜你算错了一步!站在你面前的,是你永远无法超越的人,这是你的命啊——表弟!”杨潇皱着眉头,怒气熊熊。

    杨潇跟秦歌有着表兄关系,但两人从小就不和睦,与其说是亲人,还不如说是敌人!

    此时的灵襄已心急泪流,在芗兰怀中蛮力挣扎,芗兰不愿松手。现在的杨潇已红了眼,万一她去了有个不测的话说后悔可就晚了。

    “廖云啊廖云,你倒是快点回来呀!眼下唯有你才有能力去阻止杨潇了!”芗兰愁眉苦脸,着急万分,不知怎么的,他何时对这些人有了情感。彦子如本性善良,但为父报仇这一执念伴随着她成长。她身边的朋友本就很少,来到龙城又进了龙一学院,这两天连续发生的事让她很迷茫,她不知该不该把这些人当做朋友,或…后来的敌人。

    “云——”灵襄滔滔大哭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