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三章强榜再战
    “痛苦吗——烈火焚身的滋味!当年我也是这样,但与你现在比起来,可真是太轻了…表弟…”

    ……

    五年前,杨潇跟秦歌还很玩好,但却为了一件事,两人之间承载了一个“恨”。

    廖云拜入韩府已有数年,无论是资质还是人德都在杨潇之上。经历那场兵劫后,杨潇如同廖云失去了父亲。杨潇从小在母亲怀中长大,拜入了三国老门下。

    杨潇好强好胜,为了得到师傅的认可以及母亲的欢心,他日夜苦练,有时还会为学校里的一场比赛而废寝忘食。而有个人是他这一生永远都超越不了的,那就是廖云。

    秦歌是杨潇的亲表弟,但秦歌从小就与廖云交好,这一点,杨潇刚开始还能接受,后来……

    学校安排了一次历练,让学生了一个虚空界内的森林里,那里生存着凶猛的灵兽,最小的有与人体一样高大的,最大的能有七八个人双手围成一圈的。这次历练是一次年度考核,虽然界内野兽凶残,但只要有老师队在,就不会伤及到学生,所以行走前特地告诫学生们不要掉队。

    秦歌顽皮,在搭营帐时被远处的一个山洞所吸引,便瞒着老师和同学们独自一人悄悄地溜了过去……

    秦歌悄悄地探了进去,忽听几声呼吸声,和那发着两点红光让人毛骨悚然的洞内,红光越发的明亮,秦歌顿时双脚颤抖,想回头,不料!一口兽息怒吹着秦歌,让他很难站得住脚,随后从洞中走出一只毒蝎兽,不妙!那竟是一只毒蝎兽的洞穴。

    秦歌被庞大身躯的毒蝎兽给吓破了胆,身体软绵绵的躺在了地上,嘴都啰嗦得发不出声。

    “表哥——”

    呐喊声,杨潇一个影子冲进了洞穴,站到了秦歌身前。杨潇在秦歌心中永远都是一位天使,无论何时何地,只要秦歌呼喊,无微不至,他都会毫不犹豫地第一时间过来保护他。他是秦歌的表哥,是他的玩伴,更是他的守护神。

    “我说怎么不见你人影了呢,还好我一直跟在你身后。”

    “这是一只毒蝎兽,他的尾巴有毒刺,你快走!”杨潇说道,竖起眉头!

    “那表哥你呢?”秦歌急道,悔恨自己的好奇心,让这一切都…晚了。

    杨潇心里很清楚,这只毒蝎兽好说也有三灵体,以杨潇的二光内灵,暂且不说要打倒它,光保两人平安撤离都是问题。

    杨潇从秦歌那声呐喊的瞬间就已做好了决定。他宁可不爱惜自己,也要保表弟周全!这是虚空界前,母亲就交代过的:一定要保护好表弟,因为…他是你唯一的兄弟……

    呀——

    杨潇伸掌凝灵,形成一盾光屏挡在掌心前。“快走啊!再走就来不及了!”杨潇慌了,因为秦歌根本就不打算离开,就如他毫不犹豫地冲进来那样——同甘共苦。

    毒蝎兽突然狂暴起来,大声尖叫,一气吹着杨潇掌心的光屏。杨潇感到有些呼吸困难,毒蝎兽的灵场气压让他难以,从而让杨潇很难再挡得住毒蝎兽下一次的攻击。

    “表哥!别管我了,你快逃吧!”秦歌喊到,已缓慢爬起来。

    “笨…”杨潇轻声低估,嘴角笑了……

    毒蝎兽两只前爪挖向杨潇,打破了光屏,刹那间!杨潇的手掌被划出两条血,血滴声在秦歌心中循环播放。

    像很小的时候,秦歌打破了学院的窗户后滔滔大哭,是杨潇替秦歌受罚,那一次…杨潇被罚站了一个早上。那场景,浮现在秦歌眼前,让他…划下一条泪……

    毒蝎兽毫不甘心,越发的狂暴,伸来毒尾刺向杨潇,此刻杨潇的脸都变了。

    “表哥——”此时的秦歌,已泪流满面。

    “万灵神坠——水御!”

    从洞外极速飞来一块吊坠,从秦歌眼边飞到杨潇身前,吊坠散出蓝灵凝结成一道浓厚的光屏挡住了毒刺的。

    “云?!”秦歌又喜又惊。

    廖云从洞外奔跑进来,扶住秦歌。“你没事吧?”

    “没事!”秦歌回道。

    “这家伙有毒,别被他伤到,不然…”话未说完杨潇人已倒在地上,手指发黑,意识开始变得模糊。

    “他中毒了!”廖云有些心慌了,因为这道护罩维持不了太长的时间,若不能逃离,接下来要面对的,将是无边的黑暗。

    “表哥,你要坚持住啊!”秦歌跑到杨潇身旁喊道,心慌意乱。

    “看来只能赌一把了!”廖云眼中闪来一束耀眼的蓝光。

    廖云伸手收回吊坠,握在右掌心上,吊坠散出寒气,冻住了廖云的手,瞬间把廖云的手冻成冰雕。

    “寒冰魄!”廖云把掌伸向毒蝎兽,手心突然冒出无数块密密麻麻的冰块飞向毒蝎兽。

    叮当~叮当~

    冰块落在了毒蝎兽的脚上,寒气从下往上,慢慢地冻住了毒蝎兽的脚,让它暂时不能位移。

    “就是现在,带他走!”廖云大叫,脸已慌色。

    秦歌赶紧扶起昏沉的杨潇,慢步走向洞外。廖云一直在释技,寒冰也只能冻得住一时,等毒蝎兽适应了这种温度,到时候说什么可都晚了。这让廖云捏了一把汗。

    不好!毒蝎兽要了!它试着对廖云怒吼想震碎冰魄,忽听毒蝎兽脚上咔咔一声,廖云目瞪口呆。

    咔——碎了!

    廖云被怒吼声直接给震倒了,他躺在地上动弹不得,最不想看到的…还是发生了。

    ……

    修灵场内。

    “对!你就是用了刚才那招,得救了,噢不!应该说是你们两得救了,而我呢?只能眼睁睁的看着我的表弟,我最亲的兄弟扶着别人离开,而我…却被抛弃了。你扶着他强行在白光之中,那身影,深深地灌入了我的脑海。幸好老师们及时赶到,不然我就再也见不到我那最可爱的表弟了!我中毒之后被老师们送到了医院,我每日每夜对着窗户玻璃聊天,我相信,你会来看我的……而你呢?从未来过!我最信任的人居然都不来看我。我用千百种理由去为你辩解,但有时我看到你跟廖云从窗下经过时,我的心不知该有多痛!从那以后,我悔恨,我憎恨!我——好恨你!”

    杨潇说出了心声,对众人讲述了两人的这段故事,他原本就恨廖云,再加上那一次秦歌选择了廖云,那种恨,越恨越深,直到无法自拔,与秦歌断绝了关系。

    众人听后不敢喧哗,灵襄当年也在营帐中,当年所发生的一切她可都记在脑中。

    “万灵神坠——水御!”

    从众人头顶上空飞来廖云的吊坠,直击火中秦歌,刹那间,火退水出,秦歌被万灵神坠的灵体包裹住全身,一圈蓝光,透出秦歌的身影。廖云浮过众人头顶,秦歌被转移到了廖云眼跟前。秦歌站在廖云身旁,轻微低着头,不言不语。

    秦歌还有意识,他也没被重伤,只不过校服有些焦化,但并不严重。意识虚弱的他,依然有着电流附体,却已精神疲惫。刚才杨潇说的话,他全都听到了,他现在不想回答的原因,或许还在为当年而感到内疚吧。

    可他也尽力了,当时毒蝎兽发动的最后一击把廖云给重创倒下,左右为难的他……

    “云!你终于来啦!”灵襄又喜又惊,直到此刻才能缓和一口气。

    芗兰看似也挺高兴的,眼前这个人,她暂且还不讨厌。

    杨潇似乎感到很意外,但也未见他那生气的面孔,他拱手让人,看来他对秦歌还留有情分,只是有时难以控制罢了。

    廖云用手触碰秦歌身体的瞬间,水罩破开了,水还原了万灵神坠的原体,神坠很自觉地套在了廖云脖子上。

    “火灵竟然烧不伤秦歌,看来你这当表哥的…还会疼惜表弟的嘛!”廖云看到秦歌没被杨潇真伤,只是被火源围住,而火内又故意设下火灵保护,廖云这下心里明白了,他只是想给秦歌一点教训,并不念表兄弟之情。

    “廖云,你我本是水火不容,看来今天得再分个高低,这榜一的名号,刺手得很呐!”

    “说到刺手?不就是你这眼中钉,害得与你对赛的同学个个都灵体大伤,导致不能正常活动。为了一个名次,你竟然在上个月的五灵台上不顾前后的忍心重伤你表弟,第一,真的就让你那么眼红?”

    廖云双脚点到了地面,正慢步靠近杨潇,轻盈的步伐划过众人眼边,潇洒的姿态录入了芗兰眼中。

    “修灵场本是为学员切磋及熟控灵技而建设,那么现在,我要以切磋之名向你挑战,杨潇,敢战否!”廖云眉头一笑,眼珠蓝化,身旁飘起蓝灵,越聚得浓密,已快遮出廖云的身影。

    “正合我意!”杨潇已然合意,原地激发内灵,火眼再次燃起,身旁五步之内燃起红灵,如同烈火焚身。

    “全校就属你火技最为强烈,连老师都对你赞叹不已。火虽骇人,并非无解。虚无的力量杀人于无形,随空凝灵化剑之技,我想…你也尝试过。”廖云脚步逼近,神气十足,脸色略显得意。

    “的确,内灵境界我虽不如你高,但我的火,也没说怕过你的水!”话间,杨潇肩膀旁的火点凝成拳头那么大的火球,越聚越多。

    “那么冰呢!”廖云蓝瞳闪烁,身旁蓝灵凝成把把冰剑,遍布廖云身旁,剑刃锋芒,通通指向杨潇。

    火滋漩——

    寒冰剑刺——

    百剑齐发、火球怒放,刹那间!两技对峙,冰火相击,冰碎声、火爆声,震出一阵风波,直袭旁观者,一阵喧哗!顿时刺眼之光从两技交点刺来,就连当事人都不好睁大双眼。

    “这——就是榜一和榜二的实力吗?”芗兰在心中默念,用右手臂挡在眼前。

    秦歌顶着强风慢慢挪步到了灵襄身旁。校服烧焦的味道有点难闻,灵襄悄悄地捏住了鼻子。两人眯缝着眼观看着。

    唰——

    两人突然停下手,空气也变得平稳,众人才敢睁大双眼,第一反应就是在互问:“到底是谁赢了啊?”“这么快就结束了?不会吧!”……“快看!还没结束呢!”“哇!他们两也太强了吧!刚刚那气场…”……

    “灵力可以,不知道你反应如何!”廖云嘴角露出一丝微笑,右手食指冻成冰雕,一个指头指向杨潇。蓦地,杨潇头顶不知何时凝形了一把冰剑,正从杨潇头顶上空落下。

    杨潇从话中就已知晓廖云会使用这招,所以并不惊叹。

    只见杨潇微微侧身挪步,冰剑便只落到了杨潇眼前一步之外。它且散着寒气,若被击中,廖云再续灵到冰剑上,整个人不冻成冰雕才怪。

    这还没完,廖云陆续随空召唤出把把冰剑,先是一把、两把、三把…随后便是一群冰剑,百剑指身。若用护罩抵挡,廖云定会频繁穿刺护罩从而导致护罩衰弱,在上个月的五灵台上杨潇就吃了一亏,他可不想重蹈覆辙。若以火球抵冰冰,杨潇的施技速度又在廖云之下,想要把所有冰剑都给拦截掉,对杨潇来说是个极大的挑战。光凭闪步躲开,这让杨潇开始感到吃力了,况且,也不是一两把的事。

    百剑齐落,杨潇已无处可逃,唯有使用火罩才勉强抵御这一击。

    杨潇爆怒,一声呐喊,双手顶到头顶,火灵凝成一道护罩围住全身。

    “垂死挣扎!”

    廖云蓝瞳闪烁,万灵神坠嗡嗡做响,冰剑连声落击护罩,叮铃做响,震确了杨潇。他快抵不住了,因为廖云有神坠相助,它能在战场上输给廖云源源不断的灵力,不然以他当前的实力怎会使出这种攻击速度且还能维持这么久。

    “你输了!”

    冰剑狂击护罩,护罩先是裂出一条缝隙,后是数十冰剑将其一并击垮,神速出击,打得杨潇措手不及。

    百剑插在杨潇脚下,遍布三步之内,寒气啰嗦了杨潇,气喘吁吁的他处在冰剑之中,滴下的汗水落在剑刃上都立即冻化。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