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四章二皇子的惊天秘密
    杨潇捏紧双拳,仰天一声怒吼,身旁突然燃起熊熊烈火,先是把冰剑融成一潭水,再而即是将水化为乌有。

    “下个月便是年度考核,到时候,再与你一决高下!”杨潇抛下这句话便动身而去,划过廖云肩膀,冲出了人群,走出了修灵场。没人敢拦住他,况且连廖云都没发话。

    只见廖云慢步走向灵襄,身上的蓝灵随着步伐渐渐消散而去。

    灵襄自然得喜,将秦歌轻推给了芗兰后便走上前去牵住廖云的手臂。秦歌悄悄飘了芗兰一眼,尴尬的咳嗽了一声。芗兰倒是毫不在意,眼睛紧盯着廖云看,似乎有话要说。

    廖云走到了秦歌面前,高冷的目光凝视着,“走吧,回去换衣服。”只听廖云说了这句便转身先行离去。两人没有过多的解释,因为当年那件事,秦歌也不想丢下谁…只是不得已才……

    秦歌和芗兰跟了过去。人群随着廖云离开修灵场大门的步伐慢慢地疏散了。也没人追问过这场输赢。

    “杨羽留下来,我陪秦歌去就行。”廖云对众人说道,都纷纷点头应了。

    廖云和秦歌并步离去,那两身影,不失情分,友情让人欣慰。三人只有期待,那么多年过去的事,今天突然浮出水面,会不会给秦歌带来不可避免的自责,这是廖云等人所担忧的。

    南区,常来客栈,二楼。

    “二皇子来啦,请坐!”彦润凌笑道,指引王昆入座。

    门外两旁站着几个人影,王昆进门之后门便被彦润凌的手下给封闭了,看似两人的谈话,外人不可听之。

    “彦元帅,近来在龙城可还住得习惯?需要什么尽管说,无需客气!”王昆坐在靠椅上以笑回笑,从两人的表情上来看,似乎关系亲密,常来常往。

    “有二皇子相助,我自然睡得安稳。待二皇子一统尽帝国,我便回国请命,让两国复合。”彦润凌大势说道,语气熊熊。

    “呵~有彦元帅在,我想…做起事来也就方便多了。”

    “我此次带来的,个个都是我国高级刺客,最弱的也得有个四光内灵…”

    话音未落:“而彦元帅你就已身怀七光,依然壮力,且还能行军政,与我们这的四个老头子比起来,你可要可靠得多了。”

    话后,两人哈哈大笑。

    “本王说了,只要皇位。”

    “本帅也只要轩灵剑和廖琰元帅的儿子廖云以及你们的大国老和——你的父皇!”彦润凌嘴角贼笑,看来此人为了替当年的亲哥报仇也是蛇蝎心肠。

    王昆一听到彦润凌想要自己父皇的人头,心里不觉震惊,眼珠闪出敏锐之光。“那得看彦元帅出的那份力有没有资格跟本王谈这一条件了!”

    “哼~”彦润凌斜嘴一笑,端起桌旁的茶杯,轻轻喝上一口。

    “轩灵剑的下落,你可有线索?”王昆端起凉茶也喝了一口。

    “你觉得那几名守卫军会知道神剑的下落?”彦润凌似乎在笑王昆的天真,把茶味都给反出来了。

    “不!他们可都是最后一次摸到轩灵剑的人。”王昆起身严肃的说。这倒是给了彦润凌精神上的一巴掌。

    “噢?”彦润凌起身惊叹。

    “我父皇为了守护那把轩灵剑,所以不让任何人知道它的下落。就在上个月的十年一度的五灵台榜赛中拿出过一次,称是做为精神之剑,为参赛学员鼓气。而搬运神剑的,正是你严刑拷打后的那几名守卫!”话后,王昆深深地叹了口气。自己把皇殿翻了个遍也没能找到剑的下落,如今连唯一的线索也断在了彦润凌的手里。

    彦润凌心急了,惊慌了手脚,着急的说:“可无论我如何鞭打,他们的回答始终如一,我…”

    “我父皇会在廖云今年十八岁成年礼上,把轩灵剑交给他。轩灵剑的威力大家也都有目共睹,最可怕的是——噬剑决!”王昆说道,心里寒酸,也为神剑的威力而发愁,若廖云运用得当,廖琰的身影将重现灵界,这对王昆的惊天计划,有着天大的威胁。

    “当年我哥哥就是被廖琰的噬剑决而玉石俱焚,若找不到剑,那就先把廖云给杀了!以绝后患!”彦润凌狠狠地飘来一个眼神,语意坚决。

    “想要杀了廖云?恐怕没那么容易!”王昆说道,抵住了彦润凌的想法对此,反而让他感到疑惑。

    “怎么说?”彦润凌疑惑。

    “你可别忘了,灵界初开之时诞生的两件神器,轩灵剑我们暂且找不着,但万灵神坠可在廖云手里,他依靠神坠之灵得以飞速提升内灵境界,目前他已身怀五光内灵,若擒拿他定行不通,且他身边还有人守护,先不说韩钦那老头的实力,龙城警卫森严,想对他下手都是个问题。”王昆这么一说,让彦润凌打消了那个念头,只是廖云一日不除,神剑一日未能寻到,两人都寝食难安。

    “那可怎么办?!”说到这,彦润凌急了。

    “据我所知,想要噬剑,首先内灵得达到六光以上,还需长时间的悟剑之意,才可释出。”王昆露出一丝微笑,看来他对廖云当前的实力已了如指掌,可这也完全不消除所有隐患。

    “那也就是说,阻止廖云升界就可对此事安心了?”彦润凌摸着胡子冥思道,似乎已有阻止廖云升界的办法,脸上露出得意的气色,信心十足。

    王昆并不在意彦润凌说的那句话,因为他很清楚,在廖云成年礼那天也就将近几个月,在这段时间内,刚突破到五光的廖云,怎可能会在那么短的时间内就能冲到六光?

    “我们这一步棋下得不错,守城武将不过多久就会换成我们的人。如今尽帝国安枕无忧也有些年月,很多官员都快守不住心了。我利用这点让我父皇换掉官员,我再趁机安插人手。接下来就剩拉拢那些高级官员了,到时候…哼哼~”王昆暗笑,阴深的笑色让人发寒。

    “二皇子足智多谋,真让人佩服啊!”彦润凌大笑,听了王昆今天这席话,感觉胜率不落,报仇有望了。

    “本王不能在这里待得太久。凌涛——”王昆朝门外喊去,话音刚落,一男子推开门走了进来。

    凌涛与王昆的年龄相仿,是王昆的得力手下,深得王昆信任。他身穿蓝袍,身材高大,拥有雄壮的身姿,其实力不可小觑。

    “彦元帅,告辞!”王昆跨出了房门,凌涛随在身后。两人的身影划过门外的守门人,走廊间,尽是高境之人的气息。看来彦润凌并不狂话,这些人…起码都要在五光之上。

    酉康,位城东南方。秦府。

    廖云跟秦歌来到了秦府大门前,这一路走来,两人都没说过一句话,即便不说,两人心里也都清楚。

    咚咚咚~咚咚咚~

    敲门的是廖云。

    吱——

    门打开了,走出来迎接的是一位身材消瘦的男子,“少爷,您回来啦!廖少爷好!”

    只听秦歌轻声一“嗯”,两人便跨入了大门。那淡淡的焦味,想必他也闻到了,只是不敢吱声罢了。

    偌大的秦府一点也不输大韩府,豪华的大门,靓丽的石板纹,清新的树枝萌发出的嫩芽试着抚摸行人的头顶……还有那…秦子夏画在墙上的壁画,使得廖云见一次笑一次。

    “两位少爷好!”一位身材窈窕的女仆经过这里,向两人鞠躬问候。因为廖云经常来秦府找秦歌,所以秦府里的仆人都认识廖云。

    不久,两人来到了秦歌的房门前,正当秦歌伸手想推门时,刹那间!秦子夏从廖云身后跳了出来:“嘿!”

    毫无防备的廖云当场被吓到了,愣退了一步,目瞪口呆。缓上几口气后才平下心来。秦子夏倒是开心,哈哈大笑,廖云刚才惊讶的表情就是她的乐点。

    “臭丫头!你想吓死我呀!”廖云闭上眼睛呼了一口气,睁眼指着秦子夏头上那条小辫子说道。

    “哈哈哈~”秦子夏指着廖云那张表情大笑不停,转身想跑开,不料被廖云揪到了辫子。

    “放开我!你个大坏蛋!快放开我~”秦子夏萌声骂道,两只小手拧着廖云的手,试着拧开廖云的手。

    “唉!你讲不讲理啊?是你先吓我的好吧!”恶人先告状?廖云委屈回道。“不放,我就是不放,你能把我怎么着?哈哈~”

    吱——

    秦歌推门自己进去了,步后立即关上了门。

    听声后,廖云分心了,手也不知不觉松懈了,不料被秦子夏看中了时机。秦子夏使劲拧开了廖云的手,廖云忽然松开,秦子夏这才从廖云手心逃了出来。退离廖云三步之外对廖云捂了个丑脸。

    秦子夏今年才八岁,按照贵族家门惯例,九岁以下都会先在府上受教,家主会安排高级教师来辅导学前教学,以便基础能打得扎实。

    “怎么会有一股怪怪的味道?”秦子夏挪步嗅着,看来她是闻到秦歌身上的焦味了。

    秦子夏靠近廖云,拉着廖云的手臂闻着,那讨人的举动萌萌的可爱至极,让廖云摇头嬉笑。

    “呃~好臭啊!云哥哥你几年没洗澡了?”秦子夏故意捏着鼻子眯缝着眼指着廖云笑道,可把廖云给气的。

    话说,廖云昨天早上去紫金宫时才换过衣服,今早因迟到,为了匆忙赶去学院而忘了换一套衣装。

    廖云轻轻闻了一下衣袖,即使两天不换衣服,即便衣服产生了怪味,旁人也该闻不到的啊?何况自己也都证明过了,身上并没有怪味,就连汗味都没有。不好!原来是被秦子夏给骗了。

    “小丫头你居然敢骗我!”廖云笑道,伸手过去想抓住秦子夏,不料她身手敏捷,被跑掉了。

    廖云伸手右掌,激发内灵,掌心聚来蓝灵,盘旋到掌心汇聚,一团蓝灵水球渐渐长大。

    “看你往哪跑!”

    话音刚落,廖云朝秦子夏扔去水球,呀!水球碰到秦子夏后立即结成一道圆鼓鼓的球包裹住秦子夏,瞬间,水球飞往廖云,廖云嘿嘿一笑。

    “以大欺小,出门被狗咬~”秦子夏奋力捶着水球,试着打破它,天真的表情甚是惹人喜爱。水球浮在空中,飘到了廖云眼跟前。

    “小丫头,你刚刚说什么?”廖云眉头一皱,用右食指点着秦子夏的小脑袋。廖云的手指竟然能穿入水球,秦子夏转动眼珠,无奈之下,只好乖乖听话了。

    “云哥哥,你…今天好帅噢~”秦子夏捧说道,油嘴滑舌,虚假的笑容也是那么地可爱。

    “你说什么?我没听清楚!”廖云假装没听清楚,弯下腰贴近秦子夏的小脑袋又问。

    “云哥哥,小夏错了,你就饶了我吧~好不好嘛~”秦子夏卖萌说道,灵动的小眼睛眨呀眨,抿着嘴,两只小手十指紧扣,憋出一副可怜巴巴的表情凝视着廖云。

    吱——

    秦歌从房间走了出来,且换好了衣服,正慢步走过来。

    “走吧,时候不早了!”秦歌对秦子夏不管不问,或许刚才两人的对话他是听得清清楚楚。话后,两人一同快步离去,留下秦子夏依然被困在水球中。

    “唉~云哥哥,先把我给放下来呀!”秦子夏看到两人都离开了,心想自己还被困在这,着急了。

    啵~

    水球破开了,秦子夏毫无防备地掉到了地上,一个不稳就坐到了地上。立即起身蹬蹬脚,娇气一怒。“好无聊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