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五章玉宁萧的秘密
    东区,廖云与秦歌飞行在空中。

    廖云依然是使用火翼翱翔。火灵育翼,凝灵便可翱翔于天际。秦歌则是运用行雷之技,以雷球的反冲力为动力,控制输出的灵力量来维持时速和平衡。与翼技比起来,虽然时速要比翼快得多,但却很难随意在空中转变飞行,倘若遇到攻击,双手便难以抽离,实为隐害。

    “倘若你两再这么下去,曾经的那份情义,可都得化作眼前这片浮云,一翼惊散,将再也寻不到当初,悔恨的,不再是昨天,而是今天…”从廖云心里吐出这些话,钻入了秦歌耳里。

    “是啊!事情都已到了这个地步,我还能有什么办法?”只听秦歌苦笑回道,便续灵加快了雷速。

    廖云不得已跟上了时速,两人说的话也听得有些含糊。

    “真的不打算告诉他真相?”廖云又问。

    “真相?呵…都这样了,没必要了吧!”秦歌含笑。

    秦歌沉思了一会儿,顿时傻笑:“呵~他一直以为我抛弃了他,可能吗?也难怪——他当时意识模糊,能记住的,也就我扶着你离开的那段。他一直以为是老师们救的他,呵~可笑…”

    其实当年的真相,就如秦歌现在所说的。秦歌为了使强光能够维持到扶着杨潇顺利的撤出洞穴,所以费尽了体内仅存的灵力来续这天眼灵技。自己在灵力耗尽之时强行运动,导致事后的秦歌被送往龙城最高级急救医院。待秦歌康复后前去探望杨潇,不料被杨潇拒之门外。待杨潇康复之后回到学院,看秦歌的眼神也是那么的陌生,陌生中且带有憎恨。秦歌有次想去解释,不料话音刚出便被杨潇出言断绝了关系……日复一日年复一年,秦歌放弃了那个完美的解释……

    龙一学院,修灵场内。

    今天下午,幽魅班有节课外课,且是在修灵场内。全班同学都已到位,排好了队形,就差廖云跟秦歌。来教课的老师是一位身材雄壮,高大威猛的壮男。

    熊剑华,二十五岁,是学院最年轻的老师之一,也是修灵场管理部主任,其工作是负责给来这上课的每一个班级指导。他凭健美的身姿,和那俊俏的面孔,以及在冬末气候里穿着短袖衣裤的潇洒形象,倾得学生好感,其实力也不可小觑,校称“第一美男老师”。

    每节课,修灵场内只能容有一个班级,为保次序以及宽敞,舒适的场地也是学生所向往的。

    “云和秦歌怎么还没有来呀?”灵襄着急了,对门口张望不止,祈祷着。

    “杨潇、时西、杨康、落颖……”

    熊老师开始点名了,被点到名字的同学都纷纷喊“到”。

    幽魅班一共有三十五位学生,还好廖云和秦歌的名字被放在最后两个表格,但以熊老师这点名速度,也没给两人多少入队的时间。可把灵襄和杨羽急得不知道停脚,踮起脚尖一直盯着那面玻璃门看。

    “廖云、秦歌、芗兰!”

    “到!”

    杨羽大胆地接了熊老师的两声点名,随后被芗兰的声音立即给覆盖了。刚开始杨羽心里束手无策,一直拿不定主意,但不知怎么的,这个“到”竟然从杨羽的嘴里吐了出来,或许他已别无选择了。其他同学其实听得出那声音是杨羽发出来的,但都不敢站出来举报。奇怪的是,熊老师居然没有发现刚才那两口声音有不对劲的地方。杨羽捏了一把汗,赶紧喘上一口气压压惊。杨羽的举动把灵襄吓了一跳,还好没事,瞒过去了。芗兰暗笑,如他所愿,这个忙她似乎也出了份微薄之力。

    “好~全部到齐了!我们开始上课!”话音刚落,杨潇立即举起了右手。“举手的那位同学有什么问题?”熊老师指着杨潇,批准了他这次的发言机会。

    “老师,廖云跟秦歌其实并没有到位,是有人替他们假报!”杨潇指着杨羽理直气壮说道,聚来全班同学的目光,把熊老师都给惊到了。

    “杨潇你…”灵襄狠狠地对杨潇冲去一个眼神,无奈而又憋急。完了完了,大事不妙,欺骗老师可是要受到学院处分的。就连芗兰也替杨羽着急,了笑脸。

    熊剑华朝杨羽走去,同学们也都很自觉的让出了一条道。熊剑华向杨羽投去好奇的目光,右手拍在杨羽左肩上,了一下嘴唇。可把杨羽愣了个紧张,低着头不敢看着熊剑华。

    “也就是说,有两位同学迟到了对吧!而这位…”话音未落,廖云的人影率先修灵场大门,毫不泄气地跑过来,打断了熊剑华的话。

    嗒嗒嗒……

    两人一并找到了熊剑华面前,此时两人已气喘吁吁,话不急口,只见两人原地鞠躬两手撑着膝盖呼吸,汗流浃背,地面上不停地滴有两人的汗水。

    “对…不起…老师,我…我们…迟到了!”秦歌结巴的向熊剑华道歉。

    看到两人呼吸声都那么强烈,熊剑华为了表现出做为老师应有的心胸,也就接受了他两的道歉。

    “来了就好,下不为例啊!”熊剑华转身回到了学生所站在的最前排的前面,打算也不再追究杨羽。

    这下子倒是把杨潇给气出了个脸色,甩出一声鼻气便转身直视熊剑华,心里很不满的说:算你们两走运!

    “哼哼~”灵襄看到杨潇那张失落的表情后心里窃喜。

    “现在才回来,真不知道说你们两什么才好。”芗兰沾沾自喜,笑出了声。

    秦歌听后侥喜,弯腰伸过头去,脸贴近了芗兰:“唉?芗兰你在关心我的对吧!”

    芗兰羞涩的离了秦歌一步,这心思…真拿他没办法。

    灵襄跟廖云、秦歌、杨羽以及刚来不久的芗兰都站在最后一排。

    灵襄伸出右掌推开了秦歌的脸:“你想得美啊!”

    “后面的那两位同学,有没有在听我讲!”熊剑华发话了,灵襄跟秦歌的举动很是让她反感。

    灵襄和秦歌立即站正了姿势,唯唯诺诺的。廖云偷偷笑了一声。

    “离年度考核还有一个月的时间,刚才我也看了一下课程表,你们班每周也就能来这里训练一次,所以从现在起,你们得抓紧时间练习灵技,这次年度考核灵技熟练达不到标准的,内灵达不到三光及以上的,将被劝退学。在你们班当中,突破三光内灵了的同学请举手!”

    熊剑华一问,全班学员都举起了右手。

    “很好,那么突破到四光了的同学呢?有几个?”

    熊剑华又问,能举手的有:廖云、杨潇、秦歌和杨康,一共才四位。

    熊剑华微微点头,抿起笑容表示对这四位学员很满意。

    “不错!相信在下个月的年度考核后,你们四个定能获得的资格。先说到这,咱们今天下午要做的就是:把本命灵器唤出来,然后朝老师攻击,老师会经过同学们在运用灵器的过程中,检查同学们的灵器所产生的缺点或破绽,及时纠正,以保同学们能更高效的运用灵器。现在可以解散了,一会儿我让大家集合的时候,我希望能看到每一位同学手里都已唤出属于自己的本命灵器。”

    在灵界,每一位灵斗者体内都寄生着一件灵器,它因灵而生,以人初意识为样,它可化作灵力的一部分藏在人体内,被世人称为本命灵器,要比打造出的灵器更有灵性。

    学员们疏散后,各自召唤出了属于自己的本命灵器。

    杨羽闭目凝神,心中默想本命灵器的模样以及呼唤它的名字。杨羽胸前突然冒出几十个白灵,越发得浓密,缓缓聚在一起且聚成一个形状,仔细一看竟然是一把剑样,刹那间胸前闪来略强的白光,不过没闭上眼睛的必要。一把闪着白光的三尺长剑浮在眼前。杨羽立即握住剑柄,顺手耍了个剑花。

    “云,想不想知道芗兰的本命灵器是什么样的?”秦歌跟廖云小声说道,偷偷指着独自一人站在一边的芗兰。

    “也对噢!”廖云好奇的应了,但却不想现在就过去确认她手里拿着的是什么样的灵器,因为待会大家都有展示自己本命灵器的机会。“也不急于这一时吧?”廖云心道。

    “好了好了,走走走~”秦歌擒着廖云的肩膀,怕他途中逃跑,所以压迫他一同前去探个究竟。

    “怎么办?我因仇生恨,早就在玉宁箫上刻上了廖云的名字,若被他看到了,他定会因此对我起疑,我该怎么办?一旦在上面刻上,便再也抹不掉了呀!”芗兰右手握着玉宁萧举在胸前,凝望着,十分纠结。

    芗兰对身后悄悄走过来的秦歌和廖云毫不知情。秦歌走到芗兰身后踮起脚尖,悄无声息地从芗兰肩膀处看了过去。

    “嗯嗯~”廖云故意呛了两声。

    “喂!”秦歌手忙脚乱地立即缩回身体。

    “损友!他绝对是损友!那个…我只是想看看你的本命灵器而已…”秦歌一边责怪廖云,一边对芗兰比划手势,想解释自己的举动完全出至于好奇心,别无他想。

    “想看吗?”芗兰看到秦歌那渴望的表情,无奈的问。

    “嗯…”只听秦歌尴尬一应,挠着头发,心里发慌,怕在芗兰心里留不住好的映像。

    芗兰利用掌心捏住玉宁萧的中间部分,则是遮住了两段细小的文字。转过身,举在两人眼前一亮。

    一尺萧,绿玉之身,样貌清秀。

    秦歌想用手去触碰,却被芗兰立即收回去了。

    “好了,你两也都看过了,这下满意了吧?”芗兰对两人微笑道,挽手把萧举到了身后。因为他不想惹出祸端,万一被秦歌抢去,看到了萧上的文字,也就等于暴露了自己的真实身份。

    “芗兰。你要不要看看我的本命灵器?”

    “依我看还是不用了吧,我对这些不太感兴趣。”

    秦歌伸出双手想立即召唤出来,却被芗兰给谢绝了。

    啪——

    一根长鞭打在秦歌脚指头前,顿时吓得秦歌站不住脚倒退两步。

    “你想吓死我呀?”秦歌那表情委屈得可怜,被吓过度的他,连都稍微有些难受了。

    “离芗兰远点儿!哼!”灵襄走过来,站在芗兰身旁拉住她,还理直气壮的像是在说:你活该。两人指着秦歌的表情笑个不停。

    烈魂鞭,本体长两米,若加以施灵,最长可长达数十米。鞭上缠绕着淡淡的红光,若施灵后一鞭下去便能劈开磐石。属于王灵襄的本命灵器。

    学院对学员安全问题要求极其严格,在非得老师同意的情况下,私自唤出灵器及伤害其他的,将会受到学院教育处的处分。

    “同学们,集合了!”熊剑华大声感到。

    话音刚落,学员各自握着本命灵器,纷纷站好了队形。

    “走吧,熊老师叫了!”廖云对三人提示道,自己便跑过去先行入队了。三人见后也才匆忙的回到队里。

    芗兰对手中的玉宁萧皱起了眉头,抿着嘴。从她的眼神里能够看得出,她似乎在想些什么。

    十年前,芗兰年幼,在家中无意间听闻出征的父帅最终尸骨归来,极其伤心。在问清杀死父帅之人正是廖琰时,他且在战中与其父同归于尽,心想也该放下仇恨,了结此事,不料又闻廖琰有个儿子名叫廖云,于是明了父债子还的含义,如今特来龙城,找准机会为父报仇。十年前的兵劫还未了?那就在龙城了结了吧!

    瑾玉恨骨云,寒岁子如芯。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