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七章测练课(下)
    秦歌挥动雷鸣剑,剑舞电花。九把剑影在一令之间回到了秦歌身前围成一个圈,九剑指北。

    这些剑影是由雷鸣剑本体分构而来,带有主体的灵性。以秦歌当前的悟剑之意,还不能完全操控多把剑影在同一时间内进行多种作战动作,目前只能达到九剑一心一鸣。

    “你试着出三剑看看。凝神,聚气,让剑影感受到你的气息,先安定所有剑影,再从中选出三把,要牢牢记住它们的名字!”

    平息九剑秦歌早已做到,且能一并发动。若要做到一剑一心,这倒是给秦歌一次极大的考验。正是这个想法,使他心中有了变数,他一定要做到,如果连自己的本命灵器都未能挥展自如,那可真是一大遗憾。

    听了熊剑华的指导,秦歌紧闭双目,试着运做。

    旁人窥目相待,期待的、祈祷的、鼓劲的,灵襄和芗兰也都陷入其中。

    秦歌聚精会神,感受雷鸣剑的颤动。把所有精力集中在雷鸣剑上,随后九把剑影嗡嗡作响。

    “稳住,别停下!”熊剑华默念道。

    秦歌尝试迈出一剑,其余尽可原地不动。额头不禁冒出了汗水。

    忽然,九剑之中划出了一剑,它独自缓缓飞向前去。

    随后,又有一剑脱离队伍,追加在先前出队的剑后。

    廖云替秦歌咽了口沫。众人看得沉迷,目瞪口呆。

    就当第三剑缓缓划出队伍时,颤动之间,九剑突然坠落,碰到地面的瞬间化为乌有。

    秦歌气喘吁吁,感到脑酸心痛。不能再继续了,他在磨炼途中感到不安,心跳加速,气息不稳,那种感觉简直要命。倘若再继续下去,下一秒,将不再是这微弱的感觉,呕血也只是下一秒。

    “你回去休息吧!你刚才也太勉强了,尽力即可,切记!”

    熊剑华劝退。秦歌也十分清楚自己的状况,现已精疲力尽,再无继续的口气,便慢步走向廖云。廖云走向前扶住秦歌,他的身影,只是虚弱,身体并无大碍。这种情况,廖云深有体会。

    “下一位。来来来,就是那位女同学。”熊剑华指着灵襄说道,眼角闪来一丝催促。

    灵襄不觉惊叹,指着自己紧张问道:“我吗?”因为旁边还站着芗兰,她怕搞错。

    “嗯对,就是你!”熊剑华再次确认。

    “去吧。”廖云轻轻推了推灵襄,灵襄还有点情不自愿。

    “噢…”灵襄委屈着脸,缓缓挪步而去,有种莫名其妙的感觉,似乎前方就是深渊,不敢靠近。

    熊剑华伸出左掌,掌心涌来紫灵。“你是灵襄公主对吧?让我看看你的实力。”

    熊剑华轻轻推掌向前,一阵紫雾朝灵襄飘去。这会儿灵襄镇定自若,很是放心。紫雾围绕着灵襄,越发得浓密。

    瞬间,紫雾突然散去,就如它突然飘来那样。现已化为乌有。

    “三光二层!”熊剑华说道,意气风发。忽然一股凉风从门外吹来,短发飘扬。

    又一股凉风习来,修灵场内充满芳香。门外没有花丛,场内也没花盆摆设。有的,只是女生身上散发出的香水味儿。

    “香啊~”秦歌闻道,情不自禁地闭上了眼睛,贼喜。芗兰羞涩的捂着嘴笑了。

    “让我看看你的灵器。”话后,熊剑华挺起胸膛,双手放到身背,整个人被紫雾腾在空中,身影极为潇洒。

    “熊老师…那个…我把灵器放在宫中了,今天没有带在身上…”

    “……”众人无语。

    “你是来搞笑的吗?算了,你可以回去了…”熊剑华无奈挥手笑道,心里很是尴尬,本来还想在美少女面前展示一下雅气,不过看来用不着了。

    灵襄跳回了廖云的身旁微微坐下,这一刻,她把熊剑华抛到脑后,完全没有顾及他的感受。

    “下一位——”熊剑华大喊。他的眼神中露出疲惫的光芒,他从今天下午开始上第一节课时,直至现在都没休息过,没人在意过他的脚累不累。也许是该放松一下了,浮空也许是最好的方法。

    廖云推了杨羽一下,杨羽顿时明白了廖云的意思。

    杨羽起身走向前去,手里握着一把闪着白光的三尺长剑。

    白灵,杨羽本命灵器,此剑于他五岁时意识孕育成形,其灵性极大。

    三光内灵的他虽出至城外的小村庄,但他从未放弃过翻身的机会。他父亲为了让他能够进入龙一学院,毫无势利的他,只好来求韩钦……

    熊剑华盘查杨羽一眼,顿时眼里闪来疑惑的光:“风?我很想知道,你是怎么进的这龙一学校。”

    杨羽盯着手中白灵,嘴角笑出了声:“我天赋风灵,自小与自然唱天欢笑。对!全校就我一个人身怀风灵,换一句话说,我也算是学院里独一无二的废灵者吧…”

    修风灵者,在灵界上地位十分坎坷。自然有风,修风何用?虽能唤风起物,但这又能代表什么?毫无伤害。身怀风灵之人,聪明人都会选择走文道,而杨羽恰以反行之,该说他蠢呢…还是说他勇气可嘉。不愿被命运操控,他的路,他要自己走。

    “既然上天给了你一份力量,那么就说明你对这个世界是有用处的。勇敢的往上爬吧年轻人。”

    “谢谢你,熊老师。”

    熊剑华是个面向现实的人,他对杨羽并不抱有太大的希望,他能帮到这位学员的,真的只有那微不足道的祝福。

    杨羽举起手中白灵,剑鞘指向熊剑华。剑刃上印着杨羽的脸,那张脸,让廖云回想到了杨羽刚进大韩府的时候,他也曾是现在的模样。希望的泪光从杨羽身上散发出来。

    杨羽举起白灵刺向熊剑华。熊剑华从空中缓缓坠下。

    廖云突然起身双手合十,蓝瞳闪烁,身上散发出一股寒气,随后掌心迅速隔离,寒流凝在两掌之间,缓缓成型,待廖云双手伸张开来,一把寒冰剑呈现在眼前。

    “熊老师接剑!”廖云握紧剑柄,朝熊剑华扔去。

    寒冰剑刹那间唰到了熊剑华肩上静候,熊剑华不客气的拿住了剑柄。“谢谢!”

    既然是测练,熊剑华手无寸铁的站在以近战进行测练的杨羽面前实在很不合理,廖云这一举动刚好补了这一过。

    杨羽大步夸来,先是一剑刺向熊剑华的胸口,却被他挥舞寒冰剑一斩挡住了。

    杨羽跃到熊剑华身后便又一剑刺来。熊剑华反而镇定自若。

    铛——

    熊剑华把剑挽到身后巧妙的挡住了这一剑。熊剑华忽然运气,一波紫气把杨羽给震退几米。

    杨羽在空中翻了个跟头,灵敏的站回地面,眼角闪来一丝白光,仿佛一束警惕。

    杨羽蹬脚合上剑式,又是一剑刺去。

    熊剑华挥起一招剑花,后脚一蹬,冲向前与杨羽以剑智剑。

    两剑相遇之时,剑气微微波来,夹杂着相击声。两人架剑相推,以力顶力。又一震开,再一相认,随着剑舞乱花,两人已相拼数十招。场内惊鸣。

    熊剑华见多识广,从杨羽的招式中已看出了门路。他只需观测杨羽的出剑技巧和动作是否精准即可。

    “快点,再快一点!”熊剑华在百忙之中催道。杨羽加快了剑式。

    “杨羽曾跟我说过,他有一个梦想…”廖云轻声说道。

    “什么梦想?”灵襄问道,仿佛对这个话题很感兴趣。

    “他——想当一名剑师!因为那是他唯一能实现的梦想…可我不这么认为…”

    ……

    “你的剑——很快也很精准。只可惜学院里…没有你想学的东西。如果可以的话,我想继续说下去。”

    “熊老师,请您说下去。”

    杨羽十分清楚,龙一学院是不可以容有天赋风灵的学生,也就表示学院里没有他想学的东西。而他的到来完全祈求与韩钦,他刚才所用的剑法,是出至于自家乡村土剑法,至今还未有名,只知道那是上一代所传。

    “你刚才所用的,是不是杨家村的剑法?”

    “正是杨家村剑法!”

    熊剑华这一问,心里十分感慨眼前的男子。他以风灵修成三光内灵,也是尽了力,但愿他将来能冲破胡口,成为一方宗师,起码要达到…能够保护自己的家人。

    杨羽慢步走向廖云,那身影,竟看不到有失落的情绪。白灵随着杨羽的步伐,慢慢化作点点白灵从手中淡去,直至空手而归。

    廖云突然起身,划过杨羽身影,慢步朝熊剑华走去。

    “下…”话音未落,看到廖云自觉走出来,也就卡住了这声呐喊。

    “你叫廖云对吧?五灵台首榜,我认得你。”熊剑华脸上露出笑容,在身旁飘散的紫雾也变得浓密了许多。

    “熊老师过奖了,学生能有此成就,老师们也是功不可没的。今后还得熊老师多多关照了。”廖云委婉回道,眼神中煞出豪迈的眼光。

    “让我看看你的剑!”熊剑华对廖云略有了解。在上个月五灵台争榜中,他也在观众席上。追根问底,他从老师们口中听闻到很多有关于他的事。

    廖云激发内灵,蓝瞳闪烁,身旁蓝灵炫舞。蓝灵慢慢凝成把把冰剑,环绕在廖云身旁,廖云步步逼近熊剑华。

    “听闻你剑意很高,可又有人说你手里从来就没有重复握过的一把剑。我很想知道答案。”熊剑华对廖云很感兴趣,特别是那个传闻。

    “不用那么麻烦,因为剑在心中!”廖云气宇轩昂说道,潇洒的步伐逼近了熊剑华。熊剑华伸开手臂,掌心喷出浓厚的紫灵。

    咔咔咔——

    廖云身旁凝结了十把寒冰剑,每把都闪着相同的光色。

    熊剑华认真了,他的眼神变得坚定,因为站在眼前的这位学生,可不是等闲之辈,他的实力,值得让人认真对待。

    寒冰剑刺——

    十把寒冰剑刺向熊剑华,疾如风。只见熊剑华伸出右掌挡在眼前,紫灵迅速凝结成一道护罩。

    廖云清楚,从正面攻击定然无效,那就……

    廖云蓝瞳闪出一束蓝光,唤鸣了寒冰剑。忽然,寒冰剑改变了进攻方向,分成了两组。一组从正面刺去,另一组从熊剑华身后刺来。这个举动并不让熊剑华感到惊讶,因为他对廖云的了解,足以抵挡他的每一技,毕竟自己也是一名老师。

    正当熊剑华伸出左手想凝结护罩时,十把寒冰箭突然分散,并列围在熊剑华身旁,放弃了进攻,每一把剑鞘都牢牢地指着他。熊剑华嘴角露出一丝微笑。

    “周密!”

    只听熊剑华笑叹一声,紫灵凝成一块长布,迅速围住自己。

    “过奖了。刺——”

    廖云大喝一声,十把寒冰剑疯狂的刺到紫布上,不过都被紫布拒之门外。无论寒冰剑如何频繁刺击,紫布都不会让它得逞。

    “曾经有一个人,他一生下来就注定与剑相伴。至于他的剑意有多强,完全可以用百剑百心来解释。那个人——”

    熊剑华气宇轩昂地指着廖云:“就是你的父帅——廖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