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八章芗兰,双天赋
    户外风云弥漫,忽然飘来几朵黑云,顿时天色朦胧。

    灵襄起身站立不动,盯着门外看,天边黑云滚滚。“是雪还是雨…”穿着单薄的她,无意间颤抖起来,双手抱住胸口。

    熊剑华爆喊一声,浓密的紫灵蔓延、缠绕住所有寒冰剑。咔——十把寒冰剑瞬间被紫灵击碎。冰剑的碎屑零落在地上,像破碎的镜片,闪着零亮的光。

    “做为老师,我只能这么说:照你的天赋和你努力的方向,今后的你,要么退隐世外,要么就是一袋尊师!”

    话音刚落,周围渲起掌声。秦歌硬是使劲的拍掌叫“好”。

    “谢谢你,熊老师。”廖云深呼吸一口气,鞠躬谢道。高傲的步伐回到了灵襄身旁。

    同时控住十把行动不一的剑,他的额头、脸上,已布满汗水。熊剑华知道他聪慧,很多知识他现在完全可以自学成才,学院现在能够帮到他的,除了鼓励和给予成长的环境就只剩下庇护了。

    廖云看到灵襄站在那微微发抖,心想现在还没放学,不能早退回家,若要取暖,唯有……

    廖云挪步到灵襄身后,双手摸在灵襄手臂上,轻轻地把她搂在怀里,把灵襄紧紧搂在怀中。

    “别动…”廖云微声说道,灵襄羞涩的小脸红彤彤。此刻,她感到无比的温暖,仿佛自己钻进了一张很大很棉的被子里,这种幸福感,她已沉醉在廖云怀里,享受着这份爱意。希望他…永远都不要松开手。

    芗兰身穿外套,自然不会像灵襄那样经不起寒流,更何况…廖云本身寒气就重。不知为何,心里莫名其妙有丝羡慕的情绪。

    “时间不早了,下一位同学!”熊剑华在心中默默估算了时间,得知离放学钟声敲响还不到十分钟,自己也开始催促了。

    芗兰走进了测练圈中,慢步走向熊剑华。轻盈的步伐带来清晰的背景。窈窕的身姿,右手尖上捏着一尺短萧,看得迷人。

    芗兰停步,挽手把玉宁萧捏在脸旁。嘴唇清秀,轻轻吹起一萧,单音传来清晰的灵动,波极四周,音韵环绕整个修灵场。

    “你是音师?还是唤兽师?”熊剑华突然问道,对眼前的少女充满好感。

    “都是。”

    灵襄的回答令熊剑华很吃惊,不觉瞪大了眼睛。

    音师的天赋及作用:感知自然的音韵,以音为武,穿透一切,无孔不入。而唤兽师的天赋:感知灵兽语言,与其沟通,成为同伴,唤兽袭人,成为百兽之王。

    “双天赋吗?”廖云也被眼前的芗兰给震到了,她的眼里,和那支萧,她身上散发出来的,尽是压迫感,那种气息,连廖云都感到恐惧。廖云皱起眉头,心里默道:她究竟是什么人?!

    双天赋如同灵印,都十分罕见,十万人中才会出现一位。

    “请同学们蒙住耳朵,微弱的音响才不会危及到你们。”芗兰提示道,除了熊剑华,所有在场者都自觉地蒙住了耳朵,期待着芗兰的表演。

    芗兰吹响了玉宁萧,灵动的萧声环绕在左右。熊剑华顿时感到紧张,因为从她身上散出来的气息,与廖云很像。

    熊剑华伸出右掌对着芗兰,一团紫灵脱掌而去,一束紫光冲向芗兰。另一只手唤灵凝结一层护罩以此来防御音韵的袭扰。

    嗡~嗡~

    众人耳边传来刺耳的声波,听得烦人,幸好大家都提前蒙住了耳朵,不然耳朵就得聋了。

    熊剑华的紫光被芗兰吹出来的声波给挡住了。熊剑华试着续灵,探探她到底能承受多大的冲击力。芗兰感觉到了紫光的冲力,于是尽所能把音韵吹快。

    这一幕,可叹又畏惧,众人感到手已挡不住音韵的袭来,于是纷纷激发内灵,凝结护罩,以此来隔离音响,虽然还能听到,起码要比用手防得好。

    廖云激发内灵,蓝瞳闪烁,右手掌心寒流汇聚,点点蓝灵环绕在两人身旁。

    蓝灵迅速凝结成几块冰,冰块再慢慢凝聚,从而进化成一面厚重的墙。蓝灵陆续凝形、结合,不一会儿,廖云跟灵襄被冰墙围了个密不透风,与世隔绝。

    廖云凝聚火灵,浓密的火灵照亮了黑暗的冰窖。火翼凝结完毕,炽热的火翼与冰窖中的寒流相抵,灵襄又在廖云怀中,她并不会受到冰窖的影响。反而喜悦,因为这是属于两个人的世界,灵襄觉得在廖云怀里,才是这个世界上最安全的地方。

    芗兰呼吸频繁,皱起眉头,从她那张紧张的脸看得出来,她已尽力了,现在唯有等熊老师收手,不然再这样继续下去的话真得要松口吃这一记紫光了。

    既然学生都已承受不下去了,熊剑华自然而然也将收手。

    熊剑华甩开右手,紫光瞬间消散淡去。芗兰在疲惫之中难以及时停住玉宁萧的灵动,不巧,尾波震向熊剑华。做为音师,会把音韵的干扰力放在一技曲中的开端和告尾处。

    只见熊剑华镇定自若,尽管声波来袭,自己维持护罩即可。熊剑华的护罩挡下了这一击。对于他来讲,毫无畏惧可言,可她要是正面朝其他学员吹去,还不知会有多少人能接的住。

    这场测练结束了,芗兰慢步回到原来的位置上。所有人都把目光投向这位新来的同学——芗兰。熊剑华还在感慨:这回潘松老师可赚大了。

    “下一位!”

    ……

    廖云的冰墙融化了,化成一潭死水,不过很快就风干而去。廖云松开了灵襄。灵襄走向前去拉住芗兰的手。

    两人回到了廖云身旁。“哇~芗兰,你的灵器好厉害呀!”灵襄对眼前的芗兰投来羡慕之情,欢笑不停。

    秦歌也凑了过来,把廖云给挤到了一边。“芗兰,你现在内灵达到什么境界了呀?这么厉害!”秦歌期待着答复,两眼涌动着喜悦。她对芗兰越是感兴趣了。

    “五光!”廖云突然冲出这句,把秦歌给震到了。

    秦歌听后目瞪口呆,心想,芗兰平时唯唯诺诺的,怎么看都像是跟灵襄一样的弱女子,这会儿怎么突然变成了五光,而且还身怀双天赋?!

    灵襄跟秦歌有点儿不敢相信,眼前的这位,竟然也是一名修灵天才。

    “廖云说的没错,我的内灵境界的确达到了五光,是前些日子刚突破的。之前我没能跟大家好好介绍自己,希望这次能补过。”芗兰委婉说道,悄悄地挽手把玉宁萧藏在身后,脸上尽是真诚的笑意。

    活泼开朗的芗兰,不仅人长得漂亮,又聪明,声音也是甜美,不少男生纷纷聚了过来,可又不敢接近,也许是廖云在这里的原因。

    叮铃铃~

    门外的风铃被作息时间控制室里的一位老师的灵力摇响。放了晚学,晚上是自己时间。

    突然,场内充满学生的高声呼叫,兴高采烈的纷纷离开了修灵场。

    天色灰暗,抬头一望才得知黑云滚滚。忽然刮来凉风,五人不禁冷缩得微微发抖。

    “我还有事,得先回家一趟,晚饭我就不跟大家一起吃了,先这样,拜拜。”芗兰向四人挥手告别,不等回复,就转身离开了。

    “哎!有那么急吗?”秦歌回道,芗兰已跑远。

    不听芗兰回话,只见她的身影很是匆忙。能有什么比先吃饭还要重要?秦歌不解。

    廖云眼珠里一直印着芗兰的身影。她从不透露自己的身世,她为何来到龙城,以及她的天赋,都十分值得廖云去质疑。

    “杨羽。”廖云唤道。杨羽立即走到廖云眼跟前。

    “五份,记得把账记到秦歌头上。”廖云笑道。杨羽立即回应:“是,少爷!”

    “喂!我这个月的零花钱都快短路了你还这样?”秦歌委屈道。

    “没事没事,记府账就行,哈哈!”廖云笑道。灵襄也被说笑了。

    “那我去了?”杨羽对秦歌问道,嘴角露出一丝逗笑,惹得秦歌烦恼。

    “去去去!府账随便记!”秦歌无奈,既然是记府账,心里也好受了些。

    贵族后生,家族比较有声望的,交易时都可以选择记府账这种支付方式。过程需要签字画押,商家会在月底拿着账本亲自登门向记主的管家领账。

    芗兰走出了学院大门,描了天空一眼。只可惜音师不可以使用飞行技,而这里又没有灵兽可以使唤。看来得走着回客栈了。

    风云突变,街上的行人、小商客也都收了摊,散了伙。街上略显得冷清。

    天空忽然一声滚响,随后落下几滴小雨。

    “怎么还下起雨了。”芗兰加快了脚步,沿着街边屋檐下一路奔跑。

    哗啦哗啦~

    嘣咙——

    雷雨交加,芗兰沿着街边奔跑着,头顶着雨,衣服都湿透了。

    龙一学院,食堂二楼。

    廖云看着窗外,担心道:“现在下这么大的雨,她应该都湿透了吧?”廖云很清楚音师的灵技中没有飞行技,城里也没灵兽,眼里不禁闪出一丝怜悯。

    四人坐在凳子上。

    “那你干脆去送她一程呗!现在去还来得及。”秦歌也关切道,看着暴雨不止,也深叹一口气。

    “我赞同!”灵襄也道。既然灵襄都不怕吃醋,廖云心里也有了打算,刚好吻合。

    “好!”

    话音刚落,廖云起身,匆忙的往走廊走去。

    廖云蓝瞳闪烁,身后极速凝结火灵。双脚一蹬,跳下楼去,身背的火灵瞬间凝成火翼,迫降一跃,煽动火翼翱翔在暴雨之中,往学院门口飞去。

    东区,眼看就到大十字了,可芗兰的脚已不听使唤。芗兰坐在街边的石阶上,双手捂着胸口,不但衣服湿了头发也都凌乱了,被雨浸湿的头发不停地滑下水滴,划过脸庞。

    突然,芗兰看到空中发出一处红光,慢慢等待,越显得清晰,仔细一看才得知是一个人影。可这又能代表什么?芗兰并不向谁抱有希望,她只知道,路要靠自己走。

    “为什么朝我这边飞来?”芗兰感到疑惑,她只好站起来静候那人的到来。

    “是他?!”芗兰看到了廖云的身影,虽然在蒙蒙雨中,芗兰也认得那是他的火翼,因为初次见面时,她见过,见过那潇洒的身影。

    廖云从空中缓缓划来,近了,更近了…

    廖云从空中降到了地面上,站在芗兰面前。两人处在街边的石阶上,全身都湿透了。雨落在火翼上瞬间被火焰给烫做白烟。

    廖云慢步走向芗兰,高傲的身姿让芗兰很小心的往后退步,不敢接近。芗兰回头看看身后,已经无处可逃,再走一步就得接受暴雨的惩罚。

    “你来干嘛?”芗兰问道,其实已经知道他来这的目的。挽手把散到脸上的头发勾到耳边,时不时看了他一眼,抿着嘴,像是在说:不用你送,我自己可以走。

    “当然是送你回家了!”廖云回道,尝试着接近芗兰。这次,她竟然不躲开,而是站在那儿不动,等着廖云激发灵技将自己浮起来,随便送自己回家。

    廖云突然用双手搂起芗兰,居然把她抱在手臂上。这跟芗兰想的完全不同,她慌得脸都红了,可自己都已经到人家手上了,怎么逃?打他吧?不行!芗兰心里很乱,十分纠结。

    “你…”

    “送你回家而已,可别多想!”

    “那你…就不能像上次那样把我放在水球中吗?”

    “送你回家还跟我挑剔?再多说一句,本少爷就把你掳回学院!”

    “噢…”

    廖云蹬脚飞跃到高空,两人淋着大雨翱翔在高空中,火翼那炽热的火温给两人取暖,随后直直滑向南区。

    廖云这么做,都是为了让芗兰离自己近一点,然后才会被火翼暖到,不然以廖云划过空中的时速以及落雨的寒流,是人都会感冒,何况芗兰是一名女生。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