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九章我们不可能是朋友
    风雨中的廖云,风雨中的你。那温暖的靠胸,此时此刻,她内心是温静的。宽阔的胸膛,温暖的你,即便处在风雨中,也毫不在乎那几时寒流。

    “我这是怎么了?他…可是我的敌人呀!”芗兰心中默念。

    彦子如为了替父报仇,把所有仇恨拉到了廖云身上,化名芗兰来到龙城接近廖云,等待最佳时机。而此时此刻,她的内心堪比十字路口,纠结的心灵得不到安定。是敌是友?她需要一个果断的抉择。

    她凝视着脚下,期望早些看到客栈的牌号。两人…还是保持距离的好。

    “快到了。”芗兰微声道,廖云立即往下划去。廖云紧紧的搂住芗兰,她若从手中溜走可就麻烦了。芗兰自然不自愿,可也没办法,事实就是如此。

    “该死的老天爷,为什么偏偏要在这个时候突然下起雨来…”芗兰埋怨突如其来的风雨,禁闭双眼,为了能守住初心,不要被眼前这个男人给迷惑了。

    因为——我们不可能成为朋友,只能成就敌人!

    唰——

    廖云站到了地面上,芗兰也自然而然睁开了眼睛。看着廖云脸上,脸庞划下雨点,她此刻唯有感激,不知不觉,对他露出了那真切的微笑。

    此刻,雨突然停了,就是它突然而来一样,像是一场故意安排的雨景。

    廖云把芗兰放了下来,她站在廖云面前。芗兰悄悄用手勾了脸庞的散发,对廖云鞠躬谢道:“谢谢你,那么…再见!”

    芗兰匆忙的挥手道别,不等廖云回过神来便转身逃走了。她离开的身影,朦胧得像一首诗:

    女若凌君相见晚,何指雨露墨影行。

    “她…到底是什么人?有如此骇人的实力,为何在五灵台之上从未见过!”廖云心里满满的疑惑,眼前这位少女,真的是一名普通的平民吗?还是…她有什么事瞒着大家!

    廖云看芗兰人已走远,情不自禁地往前跨出一步。“我到底该不该跟过去…”正当廖云纠结于此,天空突然电闪雷鸣,看来雨又要降临了。

    “算了!”廖云忽然打消了刚才的念头。蹲下身,用力一蹬,飞跃高空。火翼拍打着雨点,伴随着白烟,飞往东区。

    “那家伙终于走了。”芗兰轻声叹气。原来他一直都在某处观测廖云的一举一动,他怕廖云会跟过来,到时候可就麻烦了。

    彦子如安心的回到了常来客栈。

    屋内已点燃蜡烛,灯火通明。彦子如借助灯光,走上了二楼。

    “少主!”一名守在彦润凌房门外的部下鞠躬问候。

    只听彦子如随口“嗯”了一声,便推开了房门。

    吱——

    看到彦润凌正坐在桌旁,桌上已摆好晚餐。看来他一直在等彦子如回来。

    “子如,回来啦!快坐下。”彦润凌笑口大开,指引彦子如坐到凳子上。

    一张靠墙的木桌,两人各坐一边,桌上已摆好餐具。

    “哇!我最喜欢吃的胡萝卜炒肉丝!还有香菇酱鸡、红烧鸡翅…”彦子如看到桌上有自己喜欢吃的菜,立即拍手笑道,眼里闪出“吃货”二字。

    “哈哈~那就块动起碗筷吧!”

    “咦~有名堂!你肯定有事~”彦子如看出了端倪,撇嘴眯缝着眼,怀疑的目光指着彦润凌。

    “没有啊!”彦润凌立即否认,慌了,他的右手食指在悄悄颤抖。

    “还说没有,看看你的右食指。”彦子如笑了。没想到他的习性出卖了他。

    彦润凌轻叹一口气,摇头笑道:“好好好,我承认!”

    “说吧,要我帮你什么?”彦子如十分了解彦润凌,除了节日,一直以来,每次他一对自己好一点儿,就说明他有事需要帮忙,而且只有她才能够做得到。

    “你在学院,吃啊~上课啊,都还习惯吧?没人欺负你吧!”

    “说重点!”彦子如嚼着胡萝卜片,很不耐烦的说,看都没看他。

    “你到龙一学院已经有两天了,你觉得廖云这个人怎么样?”彦润凌严肃问道,很想从彦子如口中得知关于他的动态。

    “你说那个家伙啊?外冷内热,内灵境界跟我一样,也突破到五光啦!他…等时机到了,我把他给剁了,然后拿来炒胡萝卜,我还要多放点青椒…反正总有一天,我要他跪在我面前,向我父帅恕罪,哼!。”

    彦子如狠心哼道。忽然想起了这两天在学院里发生的种种事件。陪伴、打架、维护…还有刚才廖云的护送,心里不明起了软,感觉他那人其实也没之前想象中的那么坏,但还是惹人讨厌。

    “哈哈~”彦润凌听到彦子如如此的恨廖云,呼呼乐道。

    “我们的计划进展暂时还顺利。我这有一项任务,唯有交给你我才放心。”

    “什么任务?”

    “廖云身上是不是有一块叫做万灵神坠的吊坠?”

    “有,我还见他使用过。”

    “你只需把它从廖云身上偷回来即可!”彦润凌贼眉鼠眼说道,比手画脚,眼神怪异。

    “你居然让我去偷东西?不像你办事的风格啊老叔!”彦子如表示毫不愿意。

    “就一次,好不好?”彦润凌比划出一根食指,显在彦子如眼前,很是希望她能够接下这个任务。

    “我们老师说过,不可以偷别人的东西滴~更何况廖云从不借给别人看,你这不是让我去抢么,被他发现的话我怎么办?他不唤冰冻死我才怪。”彦子如强烈不愿接下这项艰巨的任务。

    彦润凌无奈叹了口气,“万灵神坠对廖云提升内灵作用极大,若他要是在我们计划之日内飞升到六光的话,成功驾驭轩灵剑,可就大不妙了!”既然彦子如不愿意去偷,彦润凌也只好罢了,只能另想他法。

    “咱家子如长得这么漂亮,想必在龙一学院也惹得不少男生喜欢吧!”彦润凌笑道,暗藏心机。

    “谁敢欺负我,我就用玉宁萧吹死他!哼!”彦子如撒起嘴娇,气质蓬勃。

    “哈哈~你以后只需帮叔叔把廖云给看紧,就没有其他的事了。”

    “你想让我接近他?为什么?”彦子如有丝怀疑彦润凌心里还有事。

    “在咱们的计划实行时,他绝对不能够突破到六光,所以,你得想办法阻止他晋级,这是你唯一的任务,而且你必须得答应。”

    “我为什么要答应你!”彦子如疑问,为什么自己还要别人做主,心里很不满,感觉他简直疯了,以前他可从来都不这样的。

    “那你明天就给我回长渊林去!”彦润凌严肃说道,耿直的脸吓到了她。突然翻了脸。

    “不!我要留下来…”彦子如低头低声道,脸上没有笑意,情绪极为自责,或许她执意跟来,就是个多余。

    “我们这次可不是出来玩的,你要知道,这次勇入虎穴,途中一旦出了差错,我们都有可能走不出这龙城。”彦润凌猛然起身,怒气熊熊。他这么做,一是为了彦子如的安全,二是为了计划能够顺利进行且尽量降低风险。

    “好了啦!我帮你还不行吗?只要你不赶我走!让我做什么都可以,但你得答应我,等事情结束了,得把廖云交给我处置!”彦子如撒着娇气,不耐烦的答应了他的请求。

    她为了报仇,特地跟到尽帝国,如果现在被赶回去的话,可就白费那么多心思了。

    好端端的两个人,为什么要做敌人?父辈的仇,却要让下一辈来了结。

    彦子如初次来到龙城,自然只需化个假名即可在城中自由活动。

    廖云一心想报仇的愿望,此生最大的仇人如今竟然就在身边,而他却浑然不知,被蒙在鼓里。

    “三妹,这些年你过得还好吗?哥哥来龙城找你来了…”彦润凌心中默念道,想到与故人十年未见,口中不禁叹息。

    天色昏暗,落起蒙蒙细雨,忽见几条闪电划过天边,照耀大地。龙城晚间,被街道上门外挂着的灯笼点亮了街边。远远望来,龙城光明璀璨,像隐藏在城中的宝石,闪烁着耀眼的光芒。

    东区,阳景区,大韩府。

    廖云和杨雨顶着蒙蒙细雨来到了府门前。两人此刻已经湿透。还不打算现在回府,因为廖云需要缓和一下气息。于是便停步在门边躲雨。

    “啊嚏~”

    杨羽打了个喷嚏,看来是感冒了。也难怪,刚才廖云飞得那么快,杨羽又一直拉着廖云的手臂。

    “你…啊嚏~”廖云也感冒了。

    “哈哈哈~少爷你…”杨羽对廖云笑不绝口。

    “笑笑笑,我让你笑!”廖云排着杨羽的身背,笑骂道。杨羽哭笑不得。

    杨羽做为平民,且又做了贵族的下人,能跟小主人这样嘻嘻哈哈,杨羽是幸运的。

    “少爷!你回来啦!”门内传来燕园园的呼喊声。

    门被打开了,燕园园举伞走了出来,身上还披着一件毛茸茸的外衣,穿起来非常暖和。

    燕园园站到了廖云眼前,倾笑着,双手紧紧地抱在廖云的脖子上,踮起脚尖,伞都跑到地上羞涩地打滚去了。此刻她的心感到无比的暖和,相比之下这件外衣又算得了什么。

    “那个…园园…你能不能先放开…杨羽在这呢。”廖云尴尬轻声说道,看了一眼杨羽。

    燕园园猛然悟性,转眼一看,自己居然把杨羽给忘了,于是赶紧松开手。羞涩地看了杨羽一眼。

    “没事没事,习惯了…你们继续。”杨羽不知道该怎么安抚燕园园,随口而出的这句话。

    “那啊嚏~我们…先进去吧。”廖云忍不住打了个喷嚏,用右手食指挪了挪鼻子,可把燕园园给担心坏了。

    “少爷,你感冒啦?你先披上这件棉衣。”话音未落,燕园园脱下了外衣想立即披在廖云身上。却被廖云立即拦住了。

    “我衣服都湿了,披它也没用,还是赶紧进府你给我换一套衣服吧。”廖云说道,燕园园脸都红了。

    “给。”杨羽弯下腰捡起那把伞,递给燕园园。

    燕园园接过伞,打在廖云头上。三人并步走进大门,门立即被两名家丁给关上了。

    三人一同来到了忘犹亭,廖云飘眼朝亭中看去,没有看到师傅的人影。

    “我师傅呢?”廖云关心问道。

    “现在已经夜时八刻了,这会儿应该已经睡着了吧。”燕园园回道,回想到韩钦睡觉时打的呼噜,那声音一直旋律在脑中,燕园园一不小心笑出了声。

    在这个家里,燕园园就像是韩钦的孙女,入府时间比廖云还要早。

    三人走到了廖云房门前。

    “少爷,那我先回房了。”

    “嗯”

    杨羽转身跑向西院,身影渐渐变得模糊,直至消失在两人眼中。

    廖云走向前推开了房门,慢步往里走去。

    燕园园正想转身离去,不料……

    “进来帮我换衣服啊!”

    “啊?噢…”

    燕园园羞涩的步伐慢慢走了进去。此刻心情十分激动,脸庞红彤彤,有种不祥的预感。

    嘣——

    门被关上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