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章永生之情
    每当黑夜来袭,女仆都会提前来所有房间点燃蜡烛,且在蜡烛燃完之前前来更换新的蜡烛。

    廖云站在屏风旁,被雨浸湿的衣服滴落在地上的雨水,廖云身体有些颤抖。

    虽贵为贵族,却缺乏锻炼,遇到这样的风雨,意志坚定的廖云也将臣服于风雨。

    燕园园傻乎乎的走进了房门。要说换衣服这种事情,每天都有负责照顾廖云的女仆,轮身份,燕园园不该给廖云换衣服。纠结的她,最终还是唯命是从的进来了。

    廖云冷得都带有压力。燕园园这会儿也明确的了解到了当前的状况,快步往木柜走去。

    那木柜高于廖云头顶,宽于六人共处柜内都不嫌挤脚,属于拉开式。燕园园打开木柜,从里面精挑细选出一套衣装。转身便听到廖云咳嗽了一声,虽然他尽量用手蒙住了嘴,可还是让燕园园听到了。

    燕园园把衣装放在一根木支架上,支架头顶有四处钩子,是专门用来挂衣装的工具,支架不高,也就高到燕园园。燕园园把支架端到廖云身边。

    “帮我服。”廖云轻声说道,喉咙有些。

    “噢…”燕园园看着他那憔悴的脸,从头发上滴下来的雨露,心里不禁同情,也没再说什么,便帮他了上衣,把的上衣挂到支架上,取下新的一件上衣帮廖云换上。

    廖云露出洁白的,让得燕园园不好意思低下头不敢再看,脸上也抹上了一层羞红。

    “好了,我自己来吧,你转过身去。”廖云说到,燕园园立即转过身背对着廖云。她的双手纠结在一起,抿着嘴不想说话。

    “园园,我记得你的生日就快到了,你想要什么礼物?我给你准备准备。”

    燕园园是个弃婴,韩钦把捡回燕园园那天定做她的生日。燕园园心想到廖云能记住自己的生日,心情极悦,自然高兴得忘乎所以。

    “只要少爷能在我生日那天陪我看一次星星,园园就心满意足了。”

    “除此之外,你还想要什么?”廖云明白燕园园的心思,其实那也是他想要实现的一个小小的承诺。而他另外想要在她生日那天给她的礼物,与星空无关的实物。无论她想要什么,廖云也会一律答应,就算给不了她想要的,他也会努力去争取。

    “其实我也没想过要什么礼物,只要每天都能跟少爷在一起,就心满意足了。”燕园园清脆的雅声听得甚是感动。老天把她安排在廖云身边,就已是最为贵重的礼物,她没奢求过廖云什么,现在不会,以后也不会,因为这一切,都已是礼物中的一份子。

    廖云把干净的衣装换好了,且自己整理好了衣领。温柔的眼神凝视着她的背景,每一次都是那么的可爱。虽然韩钦已经同意了两人的婚事,但前提是燕园园只能做妾。

    “你现在可以转过来了。”廖云说到,燕园园这才缓缓转过身来。

    “啊——少爷!”

    廖云突然把燕园园抱了起来。廖云真切的眼神平稳了她的惊吓,真情投入的,让她驱除了恐惧感,反而温顺的悄无声息的虐红了脸。

    廖云把燕园园抱到了床边,轻轻的将她放在,只露出脚在床外。这一刻,她蒙了,想反抗,却被廖云按住了手,此刻已无处可逃。

    “少爷…”燕园园的娇声轻细了许多。

    “我爱你…园园…请允许我…”

    廖云轻吻着燕园园的嘴唇,她那紧张的小手也自然放松了拳头,柔情蜜意…暧昧的闭上了眼睛,享受着这突如其来的甜蜜。

    仿佛流星划过天边,璀璨而又甜美,让人陶醉在这片星空之下,你我那襁褓之中。

    一往情深的一对恋人,却整天都要隔着一张身份的距离。她将来不可能成为廖云的原配,却能得到更多的宠份。

    廖云松开了嘴,放来了手,他相信,此刻的她,不会再起逃跑的念头。微笑中暗示着爱意。

    “等我娶了灵襄公主就来娶你。相信我,我是那个想要给你幸福的人,只有我,才能给你一生的爱,守护你、呵护你…”

    廖云发自内心的,真切的发出这句承诺。对于他来说,这些根本就不需要先前承诺后实现,自己以后也能自然做到。因为…爱已深沉。

    “云儿!你回来了吗?”从门外传来韩钦的呼喊。

    两人顿时吃惊,从暧昧中惊醒过来,惊听着。

    “遭了!要是被师傅看到园园在自己房里,那他老人家肯定大发猜疑,这得多尴尬啊!”廖云心想道,慌乱了手脚。

    “怎么办呀少爷…要是被国老发现的话…”燕园园的心都娇慌了,此刻的她心烦意乱,或是尴尬。

    “云儿,你睡了吗?那我进来了!”韩钦的声音越发的近乎,似乎人已站在门外旁且正准备打门。

    “被子…被子,快盖上被子。”廖云慌乱了手脚,赶紧把被子掀过来,燕园园也乖乖的躺在等着廖云用被子把自己给披上。

    吱——

    门被韩钦用手打开了,立即走了进来,朝床边看过来。

    “怎么喊你你都不回答?是不是知道自己做错了事,所以心虚了?!”韩钦严肃的语气,慢步接近廖云。顿时,身影已高高地站在廖云身前,仿佛一面墙,挡住了灯光,唤来了一面颤抖。

    廖云惊慌失措,以为师傅知晓燕园园就藏在屋内,心里不禁慌了神色。

    “没…没有啊…我…”廖云结巴出口,不知道怎么解释才好,此刻心情极为复杂。仿佛一场骚乱,造事者已浮出水面。

    “你还不从实招来?你今天在学院里闹的事,你们院长都已经向我汇报过了。”

    “咦?!”廖云的心灵忽然被震到了。原来是为了这件事呀!吓死我了…。廖云心里不禁捏了一把汗,忽然感到舒心了会儿。

    燕园园被蒙在被子里忽然感到闷热,可当听到韩钦来的目的与她无关时,心灵总算得到了安宁。

    “虽然你们是打着切磋的名号,但从整件事情上看来,似乎有意而为之,说吧,你和杨潇怎么回事。”韩钦严肃问道。那股压迫感,起码要比猜疑心更加好受。

    廖云:“是他先挑事的,我只是…”话音未落,韩钦立即打断了话。

    “算了算了。我只想来提醒你一句:今后无论做什么事,都要以未来着想,对于那些贵族子孙,能拉拢的尽量控住,志向不同的也不要过于疏裂,因为你们都是未来尽帝国的,为了国家的未来和你的心愿,你今后必须得学会忍让。”

    “谨遵师傅教诲!”廖云回道,脸上没有一丝微笑。

    他知道,在未来的官场上,都有他们的身影,与其事事生非,还不如从此成为陌路人,起码能减轻绊脚石的重量。

    “好了,不晚了,早点休息吧!”韩钦说道,转身抖了抖衣袖,手放在身背,沉重的步伐慢步走出了房间。

    看人已无影,廖云赶紧起身跑到门前,伸出头往门外探了探,确定看不到韩钦的影子后才悄悄地把门给关上。

    燕园园悄悄地把头伸出来,看着廖云偷偷摸摸的动作,忍不住笑出了声。

    廖云松了口气,回到了床边。这会儿燕园园已经掀开被子穿好靴子站了起来。

    “那个…少爷,我先回去了,晚安。”燕园园匆忙道别,赶紧迈步离开了廖云身边,或许是怕廖云再使什么鬼主意吧。

    “晚安,园园。”廖云眯笑着。看着她的身影,心里很是安详。

    燕园园已跳出了房门。

    燕园园独自走在灯明的石板路上,娇气的步伐,萌萌少女的身影,印在石板上活蹦乱跳。

    “哎哟~!羞死人了…”燕园园撇嘴萌萌道,那脸无灯自红。回想到刚才两人的举动,咬着嘴唇,捂着脸,跑回自己的房间。

    韩钦房间。韩钦坐在木凳上,靠着圆木桌发呆。

    “唉~现在的年轻人呐…那被子那么膨胀,还有那双靴,真是一代不如一代了,哈哈~”韩钦自言自语,怒笑不得。

    皇殿,紫金宫,王灵襄房间。

    “父皇~你怎么有空来看我啦~”王灵襄和王庭筠坐在桌旁的木凳上。

    “本皇刚把今日政务给处理完毕,这才来你的紫金宫看你,你该不会要怪父皇最近少疼你了吧?哈哈~”王庭筠畅笑道。

    “父皇~你就答应我吧~好不好嘛~”王灵襄撒娇道,双手摇晃着王庭筠的右手,萌着嘴,祈求着。

    “不行不行——都说了每个月只能见一次,你现在说什么都是没有用。”王庭筠坚决反对王灵襄的请求,看都不看她一眼,怕又被她给屈服了。

    “我知道母妃有罪在身,可你也不能总是阻止我们母女见面嘛…灵襄现在长大了,有很多心事想要跟母妃谈谈心,你就答应这一次好不好嘛~”王灵襄继续撒娇,且动用了苦肉计,看来今夜她得想方设法挣得批准。

    “你有什么心事,你可以跟父皇说啊!或者去跟廖云说也行,你为何偏偏要去跟你母妃说?”王庭筠一意坚决反驳王灵襄的想法。

    王灵襄很清楚他父皇的性格,吃软不吃硬的他如今软硬都不入口了,她也就暂且打消了那个念头。

    王灵襄从小在王庭筠身边长大,与亲生母妃相聚的日月极其短暂。据说她母妃当年犯下了一件不可原谅的事,之所以被关入冷宫,且规定王灵襄每个月只能有一天的时间去见她的母妃。

    “其实也没什么,只是…”王灵襄低声说到,有点不好意思的样子。看来她的心事,真的只能适合说与最亲近的同性人听。

    “什么?”王庭筠疑问道。虽然自己能给予她想要的一切,却不能一辈子看管她的人生,他所顾及的,正是她所说的心事。这一点,他似乎并未呵护到位。

    王灵襄细心考虑了一下,感觉还是算了,有些事真的不方便说出口。“哎呀——算了算了!不说了,我要睡觉了,父皇请回吧!”

    “呵呵~你这丫头,越来越不听话了。也好,时候不早了,父皇也该回寝宫去了。”王庭筠起身说道,转身走出房门,跨步离去。

    两名赤手护卫已在门口两旁护着,随着皇尊的离开,一同随后离开了紫金宫。

    王灵襄走出了房门,慢步来到院子里,坐到石凳上。仰望着星河,眼里不禁闪出一滴泪光。

    “母妃,后天我一定会见到您的,为你祝贺,为您庆祝生日,等我…”

    月亮照耀在王灵襄的脸上,那晶莹的泪珠从眼眶滑下,最终滴落到了石桌上。

    每当她抬起头看到一轮盘月,就会想到自己的母妃。

    身为公主,虽然身份高贵,却从小缺乏母爱。这种人生,我想谁也不想要吧……

    星星闪烁着璀璨的光芒,那是它闪来的安慰。

    至于她的母妃为何会被关入冷宫,至此灵襄都浑然不知。她也很想知道答案,只可惜打听了这么多年都没有一点儿线索,这个迷,或许只有他才知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