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一章我只是想认识你
    清晨,白露从树枝上跳到嫩绿的草儿上,大地湿润。太阳悄悄地从东城墙外爬上来,夕阳照射着瓦片上,晶莹的露珠闪闪耀眼。城内南区大街上已人来人往,商客、行人,把南城嘈杂了个遍。

    大韩府。廖云房间。

    廖云坐在梳妆台的木凳上,身旁站着两名身材窈窕、肌肤洁白的女仆。廖云正在梳妆,这是他起床后,去上学要做的第一件事。

    一名女仆把梳子放到了镜子旁,另一名女仆则是给廖云整理好衣领以及衣袖是否有皱痕。

    “少爷,国老让您到大厅吃早餐。”一名女仆从门外走进来委婉的鞠躬说道,脸庞秀丽,小手洁白如玉,声音清脆可人。

    “好,我知道了。”话音刚落,那名传话的女仆悄悄走掉了。

    廖云轻微抬起右手,淡淡使了个巴掌,那两名女仆立即住手了,鞠躬之后便唯唯诺诺地退出了房门。

    “来,园园,多吃点,哈哈~”韩钦频繁地给燕园园夹菜。不知为何,韩钦这会儿突然对她特别好,反而让燕园园起了怀疑,或许家里又要有好事发生了。记得上次廖云拿了五灵首榜韩钦也是这么开心过。

    “够了够了,谢谢国老。”燕园园碗里的菜都快要满出来了,不得已才阻止了韩钦。

    这时,廖云走了进来,快步走到桌旁微微坐下。拿起碗筷夹起了一块肉,放到了碗里。

    “嗯?园园…你不是说要减肥吗?怎么…”廖云看着她那放在桌上的小碗,很不解的问,一脸茫然。

    燕园园鼓气一口气萌着嘴,眼神悄悄地飘向韩钦。廖云懂了。

    “哈哈哈~你也多吃点才行嘛,来来来,多喝点鸡汤。”韩钦勺了一小碗鸡汤,站起来端给廖云。

    廖云立即起身捧接住:“师傅,我自己来就行。”微微坐下,端起碗就喝了一口,都没动用勺子,显得匆忙似的。

    “师傅,什么事这么开心啊?”廖云随口问道,其实也没太在意。

    “还不都是为了你们两。云儿多补补,可别耽误了学习。园园也多吃点。”韩钦似乎话中有话,看他那表情,用喜悦一词还显不出他那般笑容该有多兴奋。

    廖云心想:肯定是园园把我感冒的事告诉师傅了。便不再多想。

    “园园呐~以后叫爷爷就好,这么多年了,是该改口了。”韩钦这一句把坐在一旁的老刘给吓到了。廖云和燕园园更是惊叹。

    “虽然园园姑娘跟国老没有血缘关系,但却是您一手抚养长大的孩子。若要给名分…按照本国服…不应该啊,以前您也是坚决了自己的抉择。如今园园姑娘芳龄已快十八,您给名分是为了…”刘管家疑问道,猜想着韩钦的表情,想早一点把原因找出来。

    “那当然是云儿跟园园的婚事啦!给园园名分,也好让外人觉得本尊处事情理,毕竟园园跟云儿从小就认识,且是成长的伴侣。等云儿成年礼过后,就三喜临门,哈哈哈~”韩钦眯着眼哈哈大笑,笑已忘食。

    燕园园羞得脸都红了,心里自然兴奋不已,双手捧在脸上,抿着嘴,手腕撑在桌上。此时,她的心灵如同飘雨落花,芬芳、欢喜、突如其来的渴望。她也曾幻想过想要做他的新娘,如今,已成为了梦想,且将要实现。

    “师傅啊…那个…”廖云心想总得推辞一下,虽然那也是廖云所想要的。一肚子的高兴,挠起了头发,脸上略显羞色。

    “别装了,你们两昨晚的事为师都已经知道了,非要说出来你才肯承认是不是?”韩钦严肃说道,脸上略显威严。

    两人仔细回想,加上刚才韩钦对燕园园的态度,以及鸡汤,补补?该不会……

    廖云和燕园园顿时急了:

    “师傅!你误会了!其实昨晚…”

    “国老,您误会了,其实昨晚…”

    话音未落,韩钦便打断了两人的话。

    “好了!你两不用再解释了,为师能理解的。”

    “……”两人无语了,以韩钦的性格,谁也没办法掰弯他所认定的事实。认了吧…

    “师傅,我吃饱了,您慢慢吃吧,杨羽还在门口等我呢。”话后,廖云起身离开了凳子。燕园园的眼睛一直凝视着他的身影。

    只听韩钦“哦。”了一声便转身离去,走出大厅。

    “园园呐,别管他,咱慢慢吃。”

    “哦…”这会儿燕园园的情绪有些好转,可以自己动起筷子了。“天呐——”抿着嘴,心里默默叹息道。

    南区,大街上。行人挤挤,仿佛身在人海,到处都是人的脚印,行走在南街的芗兰,费了好大的劲才挤到街边的一家早餐店。

    “呼~呼~每天都得用走的方式去学院,累死我了。”芗兰埋怨道,看着空中飞行的城民,心里寒酸的一哼。

    “老板,一份小笼包!”

    话音刚落,店老板便回了声“好,姑娘你稍等。”

    话后便匆忙的从桌上拿出一块白布,把五个放了进去,再叠好。他立即从桌上拿来一张书纸袋,把包好了的连白布一起再放了进去,最后递给了芗兰。“姑娘,一共是五枚灵币。”

    芗兰用左手右手腕上那根绿色翡翠手镯,默念使用口诀。它发出微弱的绿光,随后手镯冒出五枚灵币摞在一起浮在手镯上空。

    “给。”芗兰把灵币捏给了店老板,他张开右手接住了。

    绿翠手镯,彦润凌命人炼化出的灵物,能容纳百物,手镯随着容纳物的进出不会增加重量,携在身上很是方便。

    芗兰转身正想离开,不料脑中回应起廖云昨天傍晚的身影,嘴角莫名其妙露出一丝笑意。既然要带早餐到学校里吃,那么干脆……

    “老板,再来一份!”

    龙一学院,幽魅班。

    很多同学都把早餐端到了教室,虽然窗户全都打开,却也赶不走那股浓香。香味弥漫,廖云一走进教室就刺鼻而来。

    那是学院里早餐用的餐盘,比午、晚饭用的餐盘都要小得多。

    以杨羽的身份,是不能够与廖云同在府里进用餐,除非韩钦亲点。所以这会儿应该在食堂里购买早餐。

    “云,快过来!”灵襄坐在凳子上挥手喊道。廖云随意而去。

    “你吃过早餐了吗?”灵襄问道。

    “我在府里已经吃过了。我原本想到了学院再吃的,结果被师傅叫去了,”廖云回道。

    “噢…那你要不要尝尝我的便当?”灵襄兴奋地把桌上那份便当递给了廖云。

    廖云推了推便当婉绝道:“不用了,你还是自己吃吧。”话后,便离去,回到了自己的座位上坐好。

    廖云捏身往后面几排座位看去,看到秦歌正坐在女生旁边,与一位女生共用早餐,欢笑不停。秦歌对廖云眨了眨眼,那双贼眼廖云很懂。

    秦歌做为秦府的大少爷,以家中的财势将来肯定是要三妻四妾的。以他那张俊脸和处事风格,最易女人心。

    这时,芗兰走了进来,手里提着两份纸袋。很多同学看到后纷纷在想她怎么会买两份。有的女生还嫉妒想道“肯定是个吃货,胖死你!”

    芗兰走到了自己的座位上,把一份递到了廖云桌上。

    “那个…谢谢你,昨天要不是你,我就要继续淋着雨回家了。”芗兰解释道,希望廖云能够收下这份早餐,因为她不想欠他的情。

    廖云一直盯着芗兰的眼睛,不回话。这倒是给了芗兰一个尴尬,她无奈扭过头去,不再看着他。

    心里念道:“都已经给你了,不管你要不要,反正以后咱两两清。”摆出一副得意的脸,萌着嘴笑着。傻乎乎的样子惹得秦歌靠了过来。

    “唉~他不要,我要嘛~给我。”秦歌伸手过去就是一抓,不料被廖云立即抓住了手腕。

    “谁说我不收下的?一边去。”廖云眉笑道,推开了秦歌的手。

    “哼嗯哼~”秦歌指着廖云眉笑道。廖云对秦歌挥了个手势,暗示道别误会。

    “秦歌,你给我回来!”身后传来一女生的呼喊声,秦歌立即走开了,回到了那位女生座位旁,继续享用早餐。

    灵襄看到了这一幕,她就坐在廖云的前面,自然也听到了刚才的谈话。想到昨天廖云帮助过芗兰,今天他给廖云带来一份早餐也是情有可原的,便放宽了心。灵襄离开了教室,端着吃不下的早餐,估计是去食堂归还餐具。

    “谢谢。”廖云对芗兰轻声笑道,打开了纸袋,取出了白布包,放在桌上,一股浓香飘了出来。

    “没事。我知道你身份高贵,这些东西你也许不会…吃…”看着廖云用手夹了一个小往嘴里塞,顿时感到惊讶,心里很是欣慰。

    一个接着一个,从白布上消失,廖云吃得津津有味,丝毫没有厌恶这些食物的意思。

    芗兰笑了,她笑廖云的真诚,笑他吃东西时端正的样子,笑他的眼神,一副呆呆的样子。

    “怎么?你不吃吗?是不是你在里下了毒所以不敢吃?”廖云捏扭过头来,疑惑的眼神问道,还带有。

    “没错,我的确放了毒,当你吃上一口啊~你过一会儿就会肝肠寸断,所以你现在已经来不及了!”芗兰哼道,大发雷霆,摆出一副苦脸。自己抓了一个堵住了嘴巴,表示不想跟他说话。

    廖云笑了,顿时冷静了下来,忽然摆出一副严肃的表情小声问道:“你是什么人?为什么要出现在这?”廖云开始质问起芗兰的身份,起初他并未有过怀疑,只是在昨天的测练课上,她的实力,使得廖云不得不深深的怀疑她。

    芗兰一听愣了,看到廖云已对自己起了疑心,便慌了脸色不敢回答。心想得随机应变,不然就得暴露了。于是悄悄缓和了气息,正视着廖云,默默地在心里编了几句谎话。

    “龙一学院又不是你家,我来这关你什么事?”芗兰辩解道,用手撑着下巴,都懒得看他那讨人厌的表情。

    “那你为何偏偏要来幽魅班?该不是巧合吧?”廖云又问,眼神中充满质疑。

    “可能吧!”芗兰随意应了一声,一副毫不在意话题的模样,装出一副无辜,很是镇定。

    “你的身份很可疑,我有一种预感,你来这是有目的的。无论你的目的何在,我都会查清楚。”廖云贴近芗兰的耳朵,悄悄说道。

    “唉!你这是来查户口的吗?怎么死追着我不放啊?依我看你才是那个有目的的人,莫名其妙。”芗兰保持冷静,一意反驳,想方设法为自己辩解。

    “我能去你家吗?”

    “去我家干嘛?”

    一听廖云有这种想法,心里不觉一惊,赶紧问个清楚,绝对不能让他跟去。

    “当然去证实你的资料了,我昨晚到校长办公室拿了你的资料,白得像张白纸。我问过潘松老师了,带你来报名的是一位年纪跟你差不多的男子,他是谁?你能给我个解释吗?”廖云追根问底,咬着芗兰的身份不肯放。

    “他是谁我为什么要告诉你?”芗兰斗胆顶撞了廖云,看来两人已经彻底杠上了。此刻,她已不知所措,只有先瞒过这一劫,回去再与叔叔商量对策。

    “你可别忘了我的身份,我完全可以带兵去你家探访。现在给你两个选择,要么带我去你家见你的家人,要么我不请自来!”廖云现已认定芗兰的身份十分可疑,若不查清楚怕日后必有后患。

    “我好心给你送来早餐,你…”芗兰忍不住被逼出了泪,泪珠不停地从眼眶划到脸颊,最终滴落到了桌上。

    “我…”廖云无言以对,为了不影响其他同学,也只好暂且压住这个疑题,起码,她至今都还没伤害过任何一位学生。

    看着泪雨中的芗兰,廖云也感到自责。或许不该这么对一位女生死问到底,即使她身上有什么可疑之处。

    该不该去安慰她,廖云很是纠结。万一被其他人给误会了,他的形象可就毁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