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三章是敌是友
    芗兰的突如其来,给了廖云一种心灵上的不稳。这个身份不明的女子,他的到来,是福还是祸?是敌还是友?这个问题,使廖云耿耿于怀。

    廖云起初想调查她的身份,不料却落入了她那无意间的陷阱。廖云只想要一份证明,哪怕是假的也行,起码她现在都还没有伤害过任何你个人。

    早学的最后一节课就在廖云的冥思中度过了。当铃声响起、老师走出了教室,教室里的凳子被学员挪出叽叽歪歪的嘈杂声。

    廖云猛然起身,两手猛击桌面,把整个教室一惊,全班同学被吓到了,不敢再移步,也不敢发出任何声音,只能静静地看着他。

    杨潇疑惑不解,本想过去问个清楚,但看他身上那股蓝灵浓密得直往外泄,也不得不让他三分。

    离廖云最近的芗兰也被这一幕吓得脸色发红,以为他生气了是跟自己有关,于是坐在凳子上不敢动弹。

    这时,秦歌和杨羽跑了过来,灵襄起身转身凝视着廖云。三人都在等廖云发话,没有他的发言,这个班简直就像是被寒冰冷却一样,连呼吸都越发得紧张。

    廖云激发内灵,身旁聚来浓密的蓝灵,同时间散发出去,一股寒气遍布整间教室,冷得让人发寒。

    “回来!”廖云对正要跨出教室门口的两位男同学怒吼道,蓝瞳闪烁,表情冷得不可亲近。

    那两位同学听后腿都,赶紧跑回了座位上,全身颤抖着,不敢反抗。

    “廖云你想干嘛!”杨潇终于了,廖云那嚣张的模样让他十分不满,指着廖云问道,这会儿他毫不畏惧。

    廖云听到有人敢反抗,转身便是一双冷眼,右手极速凝结蓝灵形成冰球朝杨潇扔去。

    杨潇此刻毫无防备,若现在激发内灵使用火技来抵挡已经赶不上了,只好先用手臂挡住脸。

    嘣——

    杨潇被冰球击中手臂,整只手臂被寒流冻住了,双臂上结成一层冰。此刻他已无胆反抗,双手简直像是被废了一般,失去了知觉。无法抗拒的他,唯有忍气吞声,看他待会要做什么。

    徐品立即走上前来:“少爷!”徐品挡在杨潇身前。看到自己的主人被别人欺负,自己心里很不好受,可对方是廖云,他是公认高手,现在唯一能做的,挡在主人身前,承担所有责任。

    “啊?”在场所有人被这一幕吓得齐声呼喊。

    “云,你怎么了?”灵襄赶紧问道,整个人都慌了。

    所有人都想知道真相,突如其来的脾气,让众人很是担忧,毕竟在这个班,贵族生非常少,大多都是平民生。

    “芗兰,你来说!”廖云点到芗兰的名字,她顿时愣了。

    芗兰心想:该不会是为了那件事吧!这么大张旗鼓的…有必要么…这人……

    芗兰起身解释道:“其实今天早上,我的哭泣并不是因廖云而起,而是…”芗兰忽然看了廖云一眼,顿时心跳加速。

    众人纷纷把目光投向芗兰,仿佛在问:是谁?

    “而是因为我的男朋友。”

    说到这,众人高呼一声,纷纷不解,感觉事情越来越乱了。这是怎么一回事?众人小声嚷嚷起来。

    “我叔叔为了让我能够到尽帝国最好的学院上学,于是拆散了我们,使我们一别千里。今天,他独自一人来到龙城找我,而我的决定并不能改变这一切。今天早上我回到教室,突然想起他的身影,于是…”

    说到这,芗兰落下了泪珠。仿佛这一切都如她所说的,从她的眼泪中流露出真实的情感。

    “都听清楚了!谁要是还在背后说一些我不喜欢听的,别说我没警告过!”廖云喊道,挥手解除了杨潇手臂上的冰结。

    杨潇手臂上的冰结迅速融化,流成水滴到地上,随后化为乌有。徐品扶着杨潇坐到了凳子上放松了胫骨,手臂慢慢地有了知觉。

    杨潇心狠道:总有一天,我也会让你尝受到同样的滋味!

    众人听了廖云这一言,不得不接受这一事实,且芗兰也说清了真相,让事情的开展完全源于旁人的胡乱猜测。众人不得不反思,明确接受了廖云的批评,深深地吃了一巴掌。

    廖云忽然动身离开了座位,往门口走去,身影寒噤了灵襄的心。

    秦歌和杨羽立即跟了过去,灵襄也动起了步伐。唯独芗兰,站在那儿无动于衷。

    她没想到会把事情闹得那么大,刚才廖云的举动让她难以置信廖云的脾气竟然这么古怪。

    眼前这个男子,她实在不懂。她也意识到了廖云的可怕,或许从此以后,都不敢再靠近他了吧……

    廖云来到了广场上,身后跟来秦歌、灵襄和杨羽。四人并排站在炽热的太阳下,广场上尽是学员的影子。

    灵襄原本想在放早学后向廖云问个究竟的,刚才那一幕,让她打消了这个念头。其实她也不相信旁人所说的,可要是不亲自确认,心头难以安逸。

    “我回府一趟,今天的午饭就不与你们在学院吃了。”话后,廖云慢步离开三人的影子。

    看到他那温和的影子,灵襄也就放心了。“好的。”

    “也不知道他回府干嘛。”秦歌随口问道。

    杨羽似乎知晓,便推了推秦歌:“这个时候早朝都已结束了,也许少爷是想回府向大国老问一问事情的真相吧!”

    “管他呢,天大地大吃饭最大!”说着,秦歌带头往食堂走去。二人跟在左右。

    这时,芗兰出现在一楼的楼梯口处,她正慢步往广场走去。她的影子看上去无精打采,乏力的步伐走到了办公楼的底层的通道口。不知为何,她竟然一点儿胃口都没有,与其在教室里发呆,还不如回客栈,起码还能跟叔叔聊聊天,也不会太郁闷。

    芗兰走到了校门口旁的小树林。经管这里飘散着花香,有翠绿的小草,还有会唱歌的以及清风的亲昵…也管不住此刻的她,她已不想逗留。

    不知为何心里好难受,感觉失去了某样东西一般。好想给自己找笑点,忽然感到很孤独,或许这个地方她本不该来,只是为了报仇罢了。

    芗兰走出了安检门,低着眼,懒散的步伐走到了校门口外。

    “我等你很久了!”

    身前传来熟悉的声音,这让芗兰顿时吃惊,赶紧抬起眼。

    没错,是廖云,可他怎么还在这?我不是故意先让他走的吗?芗兰心想。

    这时,廖云慢步走进芗兰。芗兰反而退步回避,不敢接近他,最终被逼到墙角。

    廖云突然冲上前用手臂拦住能逃掉的角度,最终两只手都用上了,把她围得水泄不通,让她无处可逃。

    “你想干嘛?!”芗兰急了,怕他是来找麻烦的,像他那样脾气,谁受得了?便用手撑住他的胸口。“你离我远点儿!”

    “你想去哪?”廖云问道,嘴角露出一丝微笑,得意的面孔让她发寒。

    “我…我去哪要你管啊!”芗兰怒了,试图掰开他的手臂,可都没有成功,只恨自己是个女儿身,力气终究不及他。

    “让开!”芗兰生气了,两只眼睛瞪着廖云,却越显得可爱,根本就没有一点儿威胁感。“你再不让开,我可要打你了!”

    “你…可别忘了…我也是五光强者,你要是想打架,我也不怕你!”芗兰紧张说道。看着廖云的眼睛,感觉看到了歧视。

    “呵…你想多了!”

    话音刚落,廖云把芗兰搂住。瞬间激发出内灵,身背极速凝结火灵,刹那间,聚集了浓密的火翼,随后火翼展翅而出,华丽的印在芗兰的眼中。

    廖云搂着芗兰腾跃高空,翱翔在云层之下。云鹤尽在眼边,把龙城收入眼中,软绵绵地白云触手可得。

    “你想干嘛——快放我下去!”芗兰心急如焚,怕廖云会对自己有非分之想,或是想把自己带到某处囚禁,冥冥之中想出了很多种后果,于是不停地在廖云怀抱中挣扎。

    “喂!你再这么折腾,我可要放手了啊!”廖云喊道,厌烦了她的胡闹。原本只想送她回家,这也是对她的承诺,可没想到她这么不识抬举。

    “我不要你送了,你快放我回地面!”芗兰百般折腾,使廖云分了心,火翼左右漂浮不定。

    这种情况十分危险,若火翼扰散去了灵体,想再次施展可就难了,使用灵技途中若扰还会波及到自身,严重的还会导致内灵激发堵塞,后果不堪设想。廖云顿时为她的胡闹感到担忧。

    “好!这可是你说的,可别后悔!”廖云恨了一句,随后松开了双手,把芗兰放入空中。

    这一刻,芗兰愣傻了眼,没想到他真的狠心松开了手……

    芗兰从空中坠下,长发飘过眼边,正面朝上,双手自由撑开。她没有能力飞起来,她的灵技到了空中一无是处,此刻…她感受到了绝望……

    她拼命的抓着廖云的身影,可惜他已不在眼边。她恐惧,恐惧自己的无能,她一心想杀了廖云为父报仇,可没想到,自己却敌不过他。眼前浮现出父亲的身影,还有那朦胧的声音,亲昵着她的脸庞,不知不觉闭上了眼睛…流出了泪。

    泪珠也在逃避她,不想与她在这里等死,它拼命往上爬呀爬…最终…它爬到了廖云的掌心。

    “笨!”

    廖云正从空中滑下,头底脚天,火翼收紧了翅膀,夹在廖云身背。这一幕,似乎有一颗火球,正从空中坠下,时速远远超越了芗兰的速度。

    许久,廖云终于追上了芗兰,且把她再次揽入怀中。

    芗兰忽然感觉手臂被什么东西,于是缓缓睁开了眼睛,原来自己还是回到了这个地方,终究还是逃不掉。

    芗兰明知自己已逃脱不了,便不再挣扎,反而顺了廖云。她脸上没有一丝笑容,淡淡地眼光看着廖云,她恨不得现在就给他一巴掌,可又不知为何,手暖得抬不起来。

    廖云看到她那无奈的表情,顿时笑了:“喂!我救了,你你还不感谢我?”廖云明显是在说笑。

    “你…”芗兰没打算说下去,因为他知道,廖云一直都在耍她。当前势单力薄的芗兰,根本就斗不过廖云,也没多想,总之不理他就是了。

    “只要你同意要带我去你家的话,那么我就放你回地面上去,否则的话我就把你扔下去!你选哪个?”廖云威胁道,想趁火打劫。不知为何,她的身份始终让廖云耿耿于怀,似乎有种莫名其妙的感觉,感觉她的到来太过于蹊跷,还有她拥有五光内灵为何不出现在五灵台上……这一连串的疑问,他要坚持追根问底。

    “唉——你这人是不是有病啊?怎么开口闭口就想去我家?你要是喜欢我你就说啊!干嘛拐弯抹角的!”芗兰很不满的说,感觉廖云再这样死追着自己的身份不放,迟早有一天会暴露。可若不答应的话,又怕他狠心把自己扔下去,心里十分纠结。

    “喂!你想好了没有?”廖云笑道,芗兰现已是囊中之物,不怕她使诈。为了恐吓她,还特意松开了一只手。

    “别乱来啊!我答应你——”芗兰的双手死死地抓住廖云的一只手臂,被吓得气喘吁吁。无奈的她也只好先答应,走一步算一步吧。

    “哈哈哈~”廖云大笑,可把芗兰给气的鼓起了嘴蹬鼻子蹬眼。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