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四章耿耿于怀的真相
    天空划过一条红线,仿佛一颗火石人间。那是廖云的火翼所残留的火灵,随着时间的流逝,天空尽色。空中飞行者几乎甚少,那是独一无二的红彩。

    不久,廖云的身影从高空滑下。廖云的脚尖点到了地面,胸前还搂着一名女子。

    南城行人密布,降落至地面上的瞬间少不了他人的喜眼。

    芗兰推开了廖云,转身离去,对他不理不睬。

    “喂!我渴了!难道就不让我去你家喝口水吗?”廖云对芗兰喊道,行人的嘈杂声高呼不停,但愿她不要故意听不到。

    芗兰纠结了很久……

    “那好吧!”说着,芗兰继续前行。廖云嘴角露出一丝微笑,铁定跟了过去。

    芗兰心想:“好你个廖云,你倒是送上门来了!今天本少主就让你有来无回!”

    两人走到了常来客栈门前。这儿的道路狭窄,宽只有五米。从这里离大街挡着一排房屋,把客栈设在这个地方便可消除街道上的嘈杂声,要想在南区睡个安逸,这地方不错。

    芗兰在推开门的一瞬间,内心涌动着一股热血。她想把廖云引到叔叔房间,然后让叔叔擒住他,好了却她那报仇的心愿。

    吱——

    门被她推开了,她的步伐随着心跳的伴奏,心里不觉感到惊慌。怕廖云察觉,便沉住气,尽量不要往后看。

    阳光从窗外斜来,两人走上了二楼。走廊上没有一粒灰尘,从楼梯最低层至每个角落。仿佛这里每天都有人来打扫过,或说刚清理完见不得人的东西。

    随着芗兰的脚步,廖云东张西望,似乎在寻找什么。看着偌大的客栈,居然除了两人的脚步声,便没有任何声响。仿佛这间客栈是空的,却感觉不到有一丝的恐惧。

    起初芗兰还会顾虑,怕廖云看到二楼的侍卫会被吓得不敢前进,却不知怎么的,今天这里却如此的安静,且走廊上没有一个人影,这让她疑惑不解,心想是不是出门办事去了。

    她推开了彦润凌的房门,呀!彦子如吓了一跳,叔叔居然坐在那儿喝茶。侍卫呢?她更加不解了。

    “这位是我的叔叔。”彦子如把廖云引进了房间,顿时门被关上了。看来得保持平淡无奇的心态,免得让廖云起疑心。

    廖云盯着彦润凌,慢步朝他走去。此刻,他并不惧怕眼前的这位大叔,芗兰的身份揭晓后或许能让他大吃一惊。

    彦子如盯着彦润凌的眼神,他竟然没有一丝恶意,反而对廖云笑了。她内心满满的疑问。

    “坐吧!”彦润凌终于开口了,彦子如赶紧走到叔叔身旁站好。这句听上去很是客道,廖云也没多虑,便坐在木桌的另一旁的木凳上,对视着他。

    十年前的那场兵劫,彦润凌做为副帅理应出场在彦润东的后面,而廖云当年年幼,并不记得彦润东的长相,更何况是彦润凌了。

    彦润凌之所以信心满满的直接与廖云见面,其主要还是帮彦子如隐瞒真实身份。

    看到这,彦子如明白了叔叔的用意,可他又是怎么知道廖云会在今天来客栈的呢?彦子如的心中又多了一个疑问。

    “叔叔你好,我是芗兰的同学,我叫廖云,我今天来是为了芗兰同学每天上学所用的行程方式而来。做为同学,看着她每日从南区走到学院,我做为芗兰的同学实在是不忍心看到她这样。”廖云说道,想用这件事顶替他前来拜访的真正原因。

    彦子如心想:“哎哟~挺会编的嘛,好你个死廖云!”对廖云蹬着鼻子,轻哼了一声。

    “难得廖少爷关心我那小侄女,芗凌在此谢过了。只是我做为商人,不得不住在南区啊!其实你刚才所说的那个问题,我也曾考虑过把小兰安排到学院附近的客栈或让她住进学院的宿舍,却无济于事,我也实在没有办法啊。”彦润凌倒是编好了一堆理由,看来这次他是有备而约。

    彦子如听后怒了,心想:“什么?你哪有考虑过我啊?依我看你两就是合伙来欺负我的,哼~”

    “叔叔认识我?”廖云疑问道。

    芗兰心怒:“喂!叔叔也是你能乱叫的吗!少套近乎!”

    “廖琰元帅名扬天下,他唯一的儿子不就正是廖少爷么?我且来见过你在五灵台上的表现,自然认得你。”彦润凌还真是做好了十足的准备,果真是老奸巨猾。

    听了彦润凌的解释,廖云也没再多想了,反而冲他笑了笑。

    “请问您是做什么生意的?”廖云又问,想问个清楚,才能消除心中所有的疑问。

    “兽皮,我有一帮狩猎军团,半年前我们军团打了上百只小灵兽,正好到龙城叫卖,如果廖少爷喜欢用兽皮做成的衣服的话,我便送你一件当做见面礼,你看如何。”彦润凌笑道,比起了手势。他完全压制住了对廖云的憎恨,只要能达到最终的目的,哪怕与廖云称兄道弟也毫不犹豫。

    “不用了,您的好意廖云心领了。只是廖云心中还有一问,还请叔叔告知。”廖云露出疑惑的表情,看来这个问题对他来说十分重要。

    “廖少爷但说无妨。”彦润凌倒是不慌不忙。

    “以芗兰的内灵境界,五灵榜中必定名列前茅,可为何她没有参加?”廖云严肃问道,眼神中满满的质疑。彦润凌也注意到了这一点,顿时惊慌了眼色。

    “五灵榜什么的我才不稀罕呢!”彦子如在一旁哼道,表示并不在乎名利。

    在廖云眼中,名利就是一切,有了它就能做很多事情,还能被人尊敬。彦子如这一言让他很在意。

    “榜单吗?只不过是你们贵族人争夺名利的理由罢了,我们做为平民,为何要与你们相争?你们贵族有钱有势,做什么事情都是对的,而我们呢?稍微做出令你们不悦的事来,你觉得那榜单还能平安的拿回家中吗?哼~”彦润凌似乎有些怒气,他对尽帝国的贵族权利深感不满,对廖云刚才的问题更是不满。

    廖云冥思了一会儿,觉得他所说的的确有理,因为他也清楚他所处的国家的贵族所拥有的权利…简直就是平民的天。

    但这些都是极少数贵族才敢做得出,即使国法严厉,也无法防止某些贵族的私心。污吏,廖云都看在眼中。

    廖云无话可说,心中的疑问也都通通了,也不想在此逗留下去。

    于是起身对彦润凌说道:“那么…我就不再打扰了,告辞!”廖云动身往门口走去。

    “小兰,送送廖少爷。”话后,彦子如跟上了廖云,两人一同离开了房间。“廖琰,你的儿子长得可真像你…”

    两人走到了一楼,大门依然为他敞开。

    “喂!你不是说要喝水吗?”彦子如窃喜道,早知道他是故意的。

    “我…突然感觉不渴了…”廖云眨着眼辩解道,表示尴尬。

    彦子如深呼吸一口气,鼓着一口气说道:“慢走不送!”话音刚落,她便转身回去了,嘴里还轻哼了一声。

    吱——

    门被关上了,此刻廖云像是被抛弃那般,他却反而笑了。

    她生气的模样很可爱,虽然有点孩子气,不过也很美。不知为何,廖云忽然对眼前这位女子有点儿感兴趣。

    通过这次拜访,廖云认可了芗兰的身份。含笑着,激发内灵凝结火翼,一阵火花四射,红灵照耀,火翼腾跃九空。

    大韩府。门外传来韩钦的连声怒吼,“他以为他是谁啊?竟然敢凶我!”

    一位大臣扶着韩钦劝道:“大国老,您就消消火吧,这都一路了…”

    “我明天要是不把他给揪下来,我就…我…我就撕破他的衣服我…”

    韩钦恼凶成怒,每走一步都在蹬腿,身旁这位大臣说什么他都不听,幸得他还有点耐心。韩钦这脾气可是出了名的。

    这时,燕园园跑了过来,看来韩钦的怒吼惊扰到了坐在忘忧亭中看书的她。

    “这位大人,发生什么事了?”燕园园着急问道,现已站在两人眼前。燕园园赶紧扶着韩钦的另一只手。

    “在朝中能惹大国老如此恼怒的,除了三国老还能有谁?”说着,那位大臣也感到无奈,毕竟两人的脾气本来就水火不容。

    “好的,园园知道了,您先回去吧,大国老由我来照顾即可。”燕园园表示感谢那位大臣的互送和劝解,对于韩钦的倔强脾气,燕园园看在眼里这么多年,也知道该如何做才能抚平他心中的怒火。

    “园园姑娘,那我就先走了,大国老就交给你了。”话后,这位大臣便离开了大门。他的背景十分耿直,他一直都是韩钦的得力助手。这位大臣的名字叫做:陈建。

    燕园园扶着韩钦走到了忘忧亭门口,正要扶着他坐到亭中石凳上去。

    韩钦在燕园园的扶护中,怒气也正在慢慢地消减。不久,韩钦被燕园园扶坐在亭中石凳上。

    “爷爷,园园给您捶捶背好不好呀?”燕园园说道,清脆的萌声深深地打动着他的心。

    只听他轻“嗯”一声。燕园园便转到韩钦身后,给他挪了挪肩膀,小捶捶扑通扑通的击打着他的身背。

    韩钦忽然感觉神清气爽,心中那股倔强的怒气在燕园园的按摩中消散而去。

    “还是园园懂我,哈哈哈~”韩钦高兴得眯缝着眼笑了,顿时忘却了所有烦恼,此刻,他只想沉醉为燕园园的按摩之中。

    “噢?园园,今天几号了?”韩钦突然问道,很是在意时间的样子。

    “爷爷,已经二月初三了。”燕园园回道,脱口而出的答案,似乎她比韩钦还要在意时间。

    “两天后就是你的十八岁成年礼了,到时候爷爷为你举办一次宴会,在宴席中本尊要告知天下,你以后就是我韩钦的孙女!”韩钦气宇轩昂,严肃中带有笑意,随后哈哈大笑。

    燕园园伸出两只小手跨入韩钦脖子两旁,胸前轻轻靠上韩钦,把韩钦揽住,头紧紧地靠着他那沧桑的脸颊。“谢谢爷爷~”燕园园流露出真诚的微笑,韩钦的这个决定她等了那么多年,今天终于从他口中承诺出来。

    这一幕,毋庸置疑的爷孙两,亲密得让人羡慕。

    ……

    十七年前,韩钦出城办事,在一条小河中歇脚,突然看到湖中有一竹篮从上游漂下来,且听到有婴儿的哭泣声。

    韩钦没做多想便跳入湖中把竹篮中的女婴救了上来。

    韩钦回到岸边,这名女婴便哭个不停。韩钦揣测她一定是饿了,便把右食指轻轻递到了她的嘴边,她含着韩钦的食指居然笑了,笑声纯洁而又可爱。

    韩钦眺望四周,却只见一片野野草原,没有看到一户人家。心想这肯定是一名女婴,却不知谁会如此狠心,挺着良心做出这事来。

    韩钦小心翼翼地把她抱出竹篮,搂在胸口,且哄着她、逗着她甚至还给她起了一个十分可爱的名字。

    “绿野无头不知尾,野燕乘风不知风,以后,就叫你‘燕园园’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