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五章晋升一层
    韩钦回想起当年初见燕园园的情形,内心不觉深叹一息。韩钦把燕园园当做孙女来抚养,如今她已长大成人,也快到了嫁人的年纪。一想到这,自己却已五十高龄,今后将她托付给廖云,是再好不过了。此刻心中安逸舒适,风声拂过他的脸颊,唤来了他的笑意。

    “师傅!”亭外传来廖云的呼喊声。当韩钦从舒意中苏醒过来,廖云人已跑到眼跟前。

    “少爷,你回来啦~”燕园园赶紧跳上前去抱住廖云的脖子,瞬间拦住了廖云的步伐。她此刻笑容十分开朗,脸庞紧紧地贴着廖云的脸颊,仿佛忽略了韩钦的存在。

    “嗯~嗯!”韩钦特意提醒了一声,似乎想说:先把人给放了。

    燕园园听后惊了,赶紧放开了廖云。把廖云拉到了石凳旁坐下,然后急忙回到韩钦身后,捶起了背。燕园园喜不绝口,两人眉来眼去的。

    “你这孩子,看到未来的夫君回来了就不要爷爷了是不是?嗯?”韩钦逗笑道,随后大笑一声。韩钦看着两人从小一块儿长大,感情深沉到的地步他自然知晓。每天看着这两个孩子小打小闹的,心情十分消极。

    “爷爷~不是啦~”燕园园羞涩地反驳道,此刻脸庞已起羞色。

    “哈哈哈~”韩钦大笑一声。

    廖云也笑了,他笑师傅今天的心情,笑燕园园今日的安康,笑这个家如今的和睦。

    “师傅,南城那件事的结果验证如何?”廖云突然问道,点名了回府的真正原因。

    韩钦沉思了一会儿,脸上并没有笑意,反而有丝怒气,“那件事的确是皇尊所为。”

    廖云听后没做出很大的反应,他只是在默默地呼吸着,其实他早就猜到了这个结论,只是想再次确认罢了。

    “糊兵泥将,既然事情已明了,那就算了吧。”廖云感慨,皇尊的做法也触及到了他的观点。

    “为师所在乎的已不是这件事,而是新任守城武将的事。”韩钦说道,

    “换了谁?”廖云问道,对此事很是在乎。

    “陈山!这个人我们尚未了解,他的底细必须得查清楚。为师绝不允许任何没有深厚的功德档案的人任职,更何况南城武将这一职事关我龙城安危,绝不能掉以轻心。”韩钦眼神坚定,语气熊熊。

    “那么这件事…”廖云绝口问道,心想若把这件事交托给自己去办,恐怕没几分把握。再而手头时间紧,两天后就是燕园园的生日,而礼物且还未准备好。其意是想推卸,但愿师傅能理解。

    “这件事我会让其他大臣去办。明日是学院的双休日,有空多陪陪园园和灵襄公主出去玩玩。你也不小了,总该有个大人该有的样子,不然以后怎么做一家之主。”韩钦严肃说道,话中寓意不浅。

    廖云凝视着燕园园的眼睛,她那纯净的心灵涌动着渴望。廖云也意识到了韩钦所指示的未来,可他现在只想开开心心的和自己心爱的人过上安逸的日子,除此之外便只有那复仇之火。

    韩钦伸出右掌唤出灵源时空袋,激发内灵,手心聚来点点红灵,卷成一个小小的漩涡,随后韩钦闭眼默默念着气灵丸的名字,睁开眼睛后,一颗气灵丸从漩涡中漂浮上来。随后红灵散去,气灵丸落在韩钦手心中。

    这颗气灵丸的丹色显红,是最好的品质,像这样的丹色唯有高光炼药师才能练成。

    韩钦把气灵丸递给了廖云,廖云捏起它便一口吞下了。

    随后廖云体内流动着一股热血,仿佛有什么东西串入体内正分散到每一个经脉,瞬间感觉神清气爽,精力十足。

    “是时候该聚气凝灵了,走在强者的道路上,绝不能松懈自己。”韩钦严肃说道。

    话音刚落,廖云立即起身,廖云慢步走出石亭,站在花丛之间,面对着韩钦。

    只见廖云禁闭双目,激发内灵,随后蓝灵隐隐而出,浓淡了廖云的身影。

    这时,万灵神坠突然发出蓝光,不翼而飞到廖云眼跟前漂浮不定。随后神坠散出浓密的蓝灵层层包裹住廖云,这时,已看不着他的身影,只知他人在蓝灵的层皮之中。

    顿时,廖云被蓝灵抬起,浮空于地面一米高。蓝灵层层外炫,环绕着廖云全身,闪耀着光芒,让人看得眼花缭乱。

    廖云正在聚气凝灵。唤出本体蓝灵,引出界外野灵,从而吸收为我所用。灵界灵气长存,它随着气流无处不在,越浓密之处,将得以事半功倍。

    凝灵时间内,需要做到心如止水,不得受到外界的干扰,否则前功尽弃,还会反噬自身,轻则大伤灵体,重则灵体削弱。

    而在凝灵中将会承受极小的疼痛,这种痛苦随着凝结野灵之时便直至过程结束。所以每一次凝灵都得做好心理准备,适当可止,不可贪练,否则经脉承受不了而断裂,后果不堪设想!而气灵丸起到保护经脉以及疏通经脉的作用,对修炼过程起到很大的作用。

    而此时的万灵神坠,正在为廖云输加它的本灵或间接野灵。万灵神坠在廖云凝灵的过程中也在不断地自我吸收野灵,随后过滤掉野灵的异性,从而残留野灵的可用性,其好处在于过滤掉野灵原本的不可融入性,从而减轻了对廖云的疼痛神经感,起到事半功倍的效果。

    “亭中的四色花绽放着不同的香味,其香蕴含有植物的灵气,这些香味能让他感到舒服些。想要变强,就必须得承受这种磨炼。”韩钦说道,凝视着浮空的廖云,眼里印着耀眼的蓝灵光炫。

    “知道爷爷为什么不让你修炼内灵而只允许你学习琴棋书画吗?”韩钦问道。

    燕园园沉默了,因为他从眼前的廖云的痛苦中得到了答案。

    “因为爷爷不忍心看到你痛苦的样子,况且你是女儿身,修炼内灵做什么?只需学习怎样服侍未来的夫君,照顾未来的子孙便可。”韩钦解释道,当今社会显然不允许女儿身为官。

    “我知道爷爷疼我,可您就忍心看着少爷受苦吗…”燕园园问道,柔弱的小手挪着韩钦的肩膀。

    “爷爷也不想啊,可他是男儿身,他没有理由不接受,父债子讨——他的使命!”

    韩钦说道,深深地叹了口气。“园园,你去安排一壶温茶来,待会云儿一定口渴。”

    话音刚落,燕园园立即回了句:“好!”便转身离去。

    她为了不打扰到廖云,从廖云身旁小心翼翼地挪步而行,没有留下半点脚步声。一路祈祷着廖云待会凝灵结束后的模样不会让她感到心痛。

    韩钦坐在石凳上悠闲自在,根本没在为廖云操心。因为他知道那些都无济于事,一切还得靠他自己。

    这时,刘管家来了,他是来传饭的。他慢步夸过了廖云的身旁,来到了韩钦身前。“国老,饭已经上齐了。”

    “嗯,等云儿凝灵结束后便去。”韩钦回道。刘管家很懂事的站到了一旁,凝视着廖云的凝灵过程。

    此刻,廖云身围布满眼花缭乱的蓝灵,把自己围成一个球形,早已看不清他的身影。他现在所承受的疼痛以及那痛苦的模样,外人不从得知,但能感受到,他依然在坚持。

    这时,燕园园提着一股茶水回来了,双手捧着茶壶小心翼翼地走过廖云的身影。慢步走到石桌旁,轻轻地把茶壶放到石桌上,随后坐在石凳上。三人一同凝视着廖云。

    “好痛…”廖云发出一声呻吟,那句委屈而又倔强的音韵,传到了三人的耳边。

    韩钦开始着急了,因为他知道廖云的性子,这会儿他肯定是在逞强。他怕廖云不知适度,出事了可就麻烦了,想激发内灵用灵技护住他的经脉。就当韩钦正打算激发内灵时,廖云突然停止了凝灵状态。韩钦看后打消了这个念头,脸上略有慌色。

    廖云从空中缓缓坠下,脚尖点到地面上的瞬间,蓝灵突然散去,仿佛一束光略过之快。廖云微弱的身姿站在那儿摇摇晃晃,咬牙切齿,看来刚才他十分痛苦。

    三人以韩钦为首,急忙跑过去扶住廖云。

    “感觉怎么样?身体没事吧?”韩钦忙问道。

    “少爷,你可别吓我啊!”燕园园也忙道。

    “要不我到丹房取几颗丹药过来给您服用吧?”刘管家也凑了过来。

    不等廖云缓过气来,三人的话已贴到耳边。

    “水…”廖云含糊说道。燕园园赶紧转身回到石亭中,把那壶温茶和亭中备有的小杯子端了过来。

    燕园园给廖云倒了一杯茶水,递给他:“少爷,茶。”

    廖云不言,拿起茶杯就往嘴里灌。此刻他已口干舌燥,脸上全是汗水。

    缓和了好久才开口说道:“没事,我休息一会儿便好。”话后便连续喝了好几杯茶水,燕园园都快忙不过来了。

    五杯茶水之后,廖云擦去了脸上的累汗,缓和了气息,精神也恢复得差不多了。

    廖云感觉刚才的凝灵有些成果,便立即激发内灵,紧闭双眼,感受体灵的运转及饱满度。

    “哈哈哈~五光一层!好样的!”韩钦大笑,通过刚才的凝灵,廖云成功地晋升了一层,这是一件喜事,他没有理由感到不欣慰。

    廖云脸上露出笑容,此刻他感到无比的欣慰。“成功了,我成功了!”意外的表现,震撼了他的心灵。

    燕园园连忙拍手称快,“少爷好棒呀!”

    “国老,要不咱们先到大厅吃饭吧?久了菜都快凉了。”刘管家说道。

    “嗯~也好!走!咱们吃饭去!哈哈哈~”韩钦笑傲而去,三人跟在左右一同喜庆廖云的进步,欢笑声一路不断。

    不久,四人一同进了大厅,桌子两旁各站着一名女仆。四人坐在了凳子上。

    韩钦不停地给廖云夹菜,似乎廖云身前没有筷子似的。

    “师傅,够了够了。”廖云阻止道,韩钦这才停住了筷子。

    “多吃点噢!修炼内灵可是一件十分辛苦的事,它伴随着你的一生。趁年轻,多练,不然到了师傅这个年纪可就练不了喽~”韩钦说道。

    只听廖云“嗯”了一声,便动起了碗筷,细嚼慢咽起来。

    “园园呐~晚上多去云儿房里给云儿按摩按摩,让她放松放松胫骨。”韩钦说道,语气似乎有些催促之意。

    “啊?让下人去不就行了吗?”燕园园疑问道。

    “诶~那可就不一样了。”说着,韩钦笑了,笑眯眯的样子触及到了廖云。

    “师傅,你烦不烦啊~食不言寝不语这是你从小就教导我们的,怎么你倒是犯起了糊涂。”说着,廖云感觉厌恶了,心里只想赶紧把饭吃饱,好回学院。

    燕园园也明白了韩钦的话中意,便不好意思回话了,默默地看了廖云一眼,希望他不要感到不开心。

    今天的进步,廖云也十分开心,为了不骄傲,他选择了保持稳重的心情,把今天看做平常一样。

    有人说成功就是为了笑,而廖云说:成功就是为了下一次成功。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