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六章五百灵币救急
    阳光正好,晌午的鸟哨、树梢的风声,落叶点到地面的瞬间便被流风带走…一阵清凉,拂过大厅,深讨鲜爽。

    “师傅,我吃饱了。”说完,廖云便起身离席,等待韩钦的批准。

    只听韩钦“嗯”了一声便没再后话,廖云人已行到门外。身影随着燕园园的盯宁,随风而去。

    大十字路口,四大区的交界处。

    “假如我有一双翅膀,我将遨游世界,飞往我理想中的每一个角落…”芗兰自言自语道。

    “假如我有一双翅膀,我就把那死廖云绑起来,然后用一根绳索吊起来,再然后就拿他去游街,哼哼~”芗兰已经自言自语到无法自拔,内心齐齐的全是对廖云的恨。

    她就在“假如”的幻想中,不知不觉走到了东区。她把手脚上的累,换成了心头上的诅咒或一片幻想。这样反而对她有些好处,起码走在路上不会太无聊。

    突然,廖云从天空中滑下,火翼熊照着他的身影,不知为何,他一直飞在芗兰头上空,忽近忽远,直直不肯下来,似乎特地这么做。

    “这太阳怎么突然变得这么火辣?好热啊!”芗兰抱怨着,却不知廖云此刻就在她的头上作怪。廖云轻忽不言,窃喜不停。

    不过多久,两人一同来到了学院门口。这时,廖云悄悄地往后一跃,身影缓缓落下。

    “咦?”芗兰忽然感到怪怪的,便眯缝着眼往天空看去,“这太阳有毛病了吧!”

    “这位同学,请让一让。”芗兰身后传来廖云的呼喊声,转眼间,便被他推到了一边。廖云气宇轩昂的走进了安检门。

    “喂——你知不知道你很霸道耶!别以为你是贵族我就不敢打你,喂!你给我站住!”芗兰追了上去,边跑边喊道,心里有一把烈火,正从她的口中吐出。

    她通过了安检门,正怒气熊熊的追着廖云的脚步,脸上娇气不熄。很快便追上了廖云,他似乎有意放慢了脚步。

    “你知不知道你很讨厌耶!”芗兰抓着廖云的左手,两手紧紧的拉扯住,不想让他逃走。

    廖云假装不理不睬,只管着继续前进,把芗兰拖了好几米。

    “你给我站住——”芗兰生气了,怒捶着廖云的身背,不停地折腾。

    廖云终于装不下去了,便转身反抓着她的左手,理直气壮的哼着她,“你明知道我是贵族你还敢打我?”

    “你廖云是我见过最最差劲的贵族,哼——”芗兰看着他那骄傲的神情,表示很失望,眼前这个男子,他真的厌恶透了。不再纠缠,加快步伐走开了。

    “哼~”廖云笑了,高冷的身姿大步跨去。

    这片小树林的枝头退掉了枯叶,稍有清风拂过便缓缓飘落,仿佛一场叶雨。嫩绿的枝丫从枝头上探出来,它们尝试着寻找最佳时机,来唤醒这片小树林,让它们的家园从新盖上绿毯。

    此时,广场上一片人海,稍有不慎便会碰到其他人。

    芗兰就趁这个情形,在人海中跑串,很快的,廖云便跟不上她的身影。

    “廖云!”身旁忽然传来一声耳熟的呼喊,廖云止住了脚步。

    一名男子朝廖云左侧走来,他脸上露出清晰的微笑,他挽手靠背,神气十足,奢华的纽带绑在腰间上,七色宝石应有尽有。身材高大,语气温和,脚步谨慎有寸,很显贵族风范。他是皇太子王非,名列长太子。

    “皇太子。”廖云鞠躬回道。

    “我记得明日便是燕园园姑娘的生日了,心想为她准备一份礼物,可不知道她最近有喜欢上什么物品,还得麻烦云兄告知。”王非说道,语气亲和,又与廖云称兄道弟,看来两人平时的关系不错。

    “她想要的,你给不了。若非兄非要表示心意的话,倒是可以送去一样东西。”廖云说道。

    王非从小就爱慕燕园园,但也尊重与廖云的这份情义。他并不是为了讨得燕园园的欢心,而是想在她十八岁成年礼上给她一份快乐,仅此而已。

    “是何物?”王非问道,凝视着廖云的眼睛,很想得到答案。

    “距离!”廖云甩下这句便走开了,他的身影没有留下一丝欺骗,对于王非来讲,这或许才是给她最好的礼物。

    “云兄,我知道你很优秀。或许…正如你所说的,这才是我该准备的礼物。”王非深叹一气,自叹不如廖云。他是三位皇子中脾气最温和,品德最为优尚,最有资质成为下一代皇尊的人。

    王非博览群书,腹饱治国之道,才俊十九曾出使过邻国,深得他国高赞。如今已是二十青年,才华横溢,就读龙一学院最高级届,明年尚可久居皇殿,亲政一方。

    幽魅班。廖云的身影已停至门外,观望着胡闹不堪的人群。

    刚走进教室便传来一阵闹哄哄的叫声,仿佛野兽入侵,让人听得厌烦。

    “闹什么闹?”廖云一声吼道,严肃的表情震却了整间教室。桌上、讲台上、窗边…立即消停了一会儿。在这个班廖云是班长,他有权管理这个班的纪律。

    “我的意思是说…你们小声点。”廖云立即补上了这句,脸上露出微笑,看把人吓得。随后齐声呐喊,笑傲声不绝于耳。

    “过了今天下午,就解放喽——”秦歌踩在桌上高喊道,笑逐颜开,以他为首,其他男同学也都纷纷贺上。教室仿佛沸腾一般,掩耳都已不再管用。

    对于学生而言,放假日是最为值得喜庆的日子。灵界一年分十二个月,每月有三十天,每七天为一周天,而学院把每周天的最后两天定为休息日。

    这时,灵襄转动了凳子,面对坐在廖云身前,两只眼睛灵敏地挑逗着他,萌着嘴,似乎有话要说。

    “明天带你去逛街。”廖云明白灵襄的心思,便不问自答。

    灵襄听后大喜,拍手笑道:“好呀好呀!”

    “廖少爷,我…有一件事想请你帮忙。”话音刚落,杨康不知何时就到了廖云身旁,看他冷淡的表情就知道有事。

    “说吧,什么事!”廖云很尊敬这位同学,听到是他,便站起来回答。

    虽然杨康的身份只是平民,但他的德行却能让廖云放下身价去与他接触。杨康家境贫困,是家里的独生子,他凭自己的努力,爬进了龙一学院,他没有其他学员用金钱买进学院的本事,没有逛街的时间,有的只是勤学苦练、打小工挣学费。

    有一次廖云问他:你修炼内灵是为了什么?

    只听他回了句:实现一个本不属于自己梦想的梦想,需要更多的努力和信心。

    “我想跟你借一笔钱…”他小声说道,很不好意思地看着廖云,他的眼睛闪烁着希望。因他的家境,班里有很多同学都不喜欢和他相处,甚至还歧视他,而廖云却不拘小节,把他当做朋友一样去对待。在学院里处了老师便只有廖云一人肯帮他。

    “借多少?”廖云淡淡说道,右手食指敲击着桌面。

    灵襄明白了廖云的意思,便站起来把手伸进廖云座位上的抽屉里,随后摸出一支笔和一块笔记本,放在桌上。

    “五百枚灵币。”杨康真诚说道,这个数对他来说已是半个月的生活费。他也曾多次向廖云借钱,而这次的数目却出乎了廖云的意料。

    廖云想都没想,就坐下提起笔,翻开笔记本在一页纸上写上五百枚灵币字样,随后在下一排写上自己的名字,最后一步则是在五百字样上印上大韩府的印章。廖云从腰间上取出大韩府的金库印章,盖上章后便绑回了腰带孔上。

    廖云把这一页纸撕了下来,然后站起来递给杨康。杨康鞠躬,双手接住了纸张。

    “谢谢廖少爷,我会尽快还你的。”杨康说道,表示不白拿,一旦有了钱,便立即归还这笔钱。

    只听廖云说了声“好”,便再不多言。杨康也点了头,手里紧紧握着那张纸,退回到了自己的座位上。

    随后,这一幕全班同学有目共睹,歧视的、嘲笑的应有尽有。杨康自知自己的身份入不了别人的眼,更何况他那身校服还是三年前的…因为他没钱更换新的,况且家里还有一位老母亲。他也没敢反驳其他人的眼神,因为事实就是如此,这,就是命!

    “堂堂大少爷借这点钱也好意思让人家还?”芗兰用手撑着下巴挑逗道,一副无所事事的样子。

    只听廖云淡淡扔去一个“笨!”字,便笑了。灵襄也看着一起发笑。

    “芗兰,虽然这点钱对我们贵族来说不算什么,而对平民来说就好比天数。云并不是在乎那些钱,而是在乎他做人的原则,就算云刚才说不用还了,他以后还是会归还的。他这个人啊,最讨厌人家的施舍,他只想凭自己的努力前行,他这个人…很特别。”灵襄解释道。

    芗兰听后沉默了,感觉自己的品德修养不如廖云和灵襄,深深自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