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八章暗夜剑影
    这条通往杨家村的土路,凹凸不平,离龙城南门已有半里路。夜黑风高,夜风寒噤了手脚,无人看管的野草放肆的生长,足以高过人的头顶。

    杨康这一吼,惊扰到了彦润凌等人。

    一手下问道:“元帅,那小子明显是来找茬的,要不我出去把他给干了吧?”

    彦润凌赶紧道:“静观其变,尽量等到杨源出现。”

    众人得到命令后,都不得不安分住手里的灵器。

    几息之后,杨康再也听不到任何风吹草动,固然有些奇怪。刚才他可是听到了有人说话的声音,他从未怀疑过自己的耳朵。

    杨康激发内灵,捏紧双拳,手背上的灵印闪出红光,随后身旁聚来红灵,围绕在他全身,照红了身旁。

    红灵环环相绕,越聚得浓密。杨康抬起右拳,红灵很乖巧的黏在拳头上,此时拳头仿佛一把火头,闪耀着熊熊火光,照出了他的身影。

    “元帅,他要干嘛?”一名手下问道,看杨康那动作很是诡异,莫非知晓这里有人?

    彦润凌:“不清楚,看他那个样子好像是要…”话音未落……

    “焚天拳!”

    杨康一个重拳锤向地面,忽然山地一嘣,以拳头击落点为核心,红灵挥散四周,吹倒了两旁的草丛。红遍八面,仿佛一场萤火虫雨,扩散到了半径二十米之内。那一拳,崩出一个小坑,裂出了两米的缝。

    这时,杨康左侧草丛冒出十一个人影。两旁草丛已全被震倒,红灵照亮了四周,彦润凌等人自然也无处可躲了。

    “喂!你谁啊!你这人是不是有病啊!你…”

    没等那名手下说完,彦润凌立即捂住了他的嘴。

    “这位小兄弟,你来这里做什么?”彦润凌倒是沉得住气。身旁那名手下可不这么安分,他被杨康的举动触动到了,他恨不得此刻就将他杀了。其余九名手下很是服从命令,且静观其变等待号令。

    杨康描了众人一眼,心想:大晚上的他们来这干嘛?离这里最近的除了龙城就只剩杨家村了,十一人着装相同…不对,有一位很特别,该不会是这伙人的头领吧?如果真是这样的话…强盗?!

    “你们是什么人?为什么在这里?”杨康怒吼道,内心惶恐。若眼前这些人不安好心,真要打起来的话自己未必能全身而退。杨康开始感到不安了,不敢回答他的话题,怕他们找到村里去,只好先问清楚他们的来历。

    彦润凌打量了杨康,盘查两步,微微一笑,“小兄弟,你是一个人吗?”

    杨康听后老实回了声“嗯”。凝视着彦润凌,不懈提防着他的一举一动。

    “一个人也敢吼我们这么多人?兄弟们上!”武二龙怒道。他是彦润凌身边脾气最暴躁的手下,很看不惯杨康那副得意希希的样子。说着,便冲了过去。

    “二龙…”彦润凌想拦住他,只可惜拦不住他那性子,没办法只有留他去了。其余九名杀手安在彦润凌左右,没有命令他们是不会轻举妄动的。

    “小子!今夜你龙哥我就教教你怎么做人!”武二龙怒笑道,根本不把杨康放在眼里。

    武二龙激发内灵,双掌合拢,随后双掌拉出一把三尺长剑。此剑剑身纹有一条龙,龙身燃着烈火。武二龙右手握剑,左手捏住剑刃,往剑锋推去,同时擦去了火焰,随后剑刃仅闪着红光。

    武二龙,二十三岁,身材消瘦,贼头贼语,五光内灵,灵器是一把火霄剑,其天赋为火。

    “你龙哥我先让你一拳,噢对了,你刚刚使的那一拳叫什么来着?”武二龙挑衅道,一副了不起的模样站在杨康面前,指着杨康的头,表示并不打算把他放在眼里。

    “你给我记好了!焚天拳——”

    杨康怒了,挥起右拳就朝武二龙冲去。烈焰燃烧了他的双臂,眼角飘来冉冉火焰,咬牙切齿,怒火焚天。

    “灵印么?真让人感到意外。”武二龙嘴角笑道,镇定自若。

    忽然,武二龙身旁聚来红灵,随后环绕到剑身,连成一条条红线环绕着剑刃。

    武二龙红瞳一闪,抬起剑锋指向杨康的火拳。

    呼~呼~

    火霄剑点在杨康拳头上,红灵凝结成一道护罩护住了剑锋。两技交锋,震出一阵红灵,仿佛火花四射,夹杂着一股热风。

    “你太弱了。”武二龙嘴角露出一丝微笑,随后红瞳再一次闪出耀眼的光芒,剑锋呼嚎着,红灵被武二龙续灵后滋养了体魄,再然便是一指推进。武二龙向前迈步,剑锋压制住了火拳,杨康不得不往后挪步。

    忽然,杨康感到拳头不慎,已抵挡不住剑锋的压强,一丝痛意从拳头传来,让他忧心忡忡,怕今晚跑不过他的剑锋。

    “灵印虽有特殊之能,却依然是人体的一部分,若对方实力超于自己,以身致攻的话,会很容易受伤,可惜了…”彦润凌在一旁感叹道,为了不影响到这次的计划,唯有先除掉他。

    杨康突然收回拳头,一个转身辛得躲过了武二龙的刺剑。

    杨康心想:好强,看来只有那样了。

    杨康主动出击,又一个重拳冲向武二龙,长拳直入。

    “作死!”武二龙笑道,对自己信心十足,不慌不忙的站立等待他的表现,已做好了应付准备。

    居然又是这一拳,莫非杨康还想与武二龙再拼一次?

    眼看拳头就要点到剑锋,众人在一旁看得目瞪口呆,两眼紧盯着杨康的动作。

    “什么?”武二龙忽然惊叹一声,慌了脸色,仿佛看到了最不想看到的一幕。

    原来是杨康突然改变了想法,在即将撞击剑锋的瞬间忽然斜身闪去,令武二龙愣啥了眼。

    趁武二龙还来不及回神,紧接着杨康一拳锤向他的左肩膀。

    “这小子,不简单。”彦润凌点评道,看得津津有味。

    武二龙被杨康这一拳击中,被推飞了十米,紧靠剑锋插在地面才得以拦住了惯性。杨康被那股后坐力弹飞了三米,幸好杨康后脚蹬住地面滑出三米深沟才得以停住脚步。

    “灵印的特殊之处就在…”彦润凌说道,看着站立困难的武二龙。“能击散内灵的基础保护层,也就是激发内灵时,那层环绕在身旁的灵体。”说到这,彦润凌严肃的眼神凝视着武二龙,表示对他感到很失望。

    武二龙的坐肩已无法活动,似乎被刚刚那一拳击碎了骨头,稍微撑起身来便感到万般疼痛,导致不得已喘息一会儿,但愿没有想象中的那么糟糕。

    武二龙不甘心被眼前这位青年打败,心里满满的不服,想立即站起来,好让其他兄弟知道,他还没战斗。

    “呵…小子,有两下嘛!”武二龙冷笑道,哭笑不得。右手握紧剑柄颤巍巍的撑起身来,憔悴的身影给人一种幽凉而又凄惨的感觉。

    “要结束了。”彦润凌说道,眼神坚定。

    “我要杀了你——”武二龙疯了,他取回土中的火霄剑,一个劲朝杨康扔去。

    火霄剑脱离手心的瞬间,分成十把一模一样的剑,一同刺向杨康。

    十把剑印在杨康眼中,这一幕,令他感到万分恐惧,只因他的拳头来不及抵挡这突如其来的数支利剑。

    “给我去死——”

    武二龙一声怒吼,十把火霄剑对杨康四面围攻,一并刺去。

    杨康惶恐,情急之下唯有聚气凝结一层护罩护住自己。虽暂时挡住了十把火霄剑的第一次进攻,却难以安逸下一次的袭来。此刻,杨康汗流浃背,不知所措。

    “死——”

    武二龙彻底疯了,他再一次续灵,火霄剑越发的锋利。蓦地!杨康的护罩瞬间被击碎了……

    “啊…”

    杨康的双拳挡住了从身前袭来的三把火霄剑,坚硬的双臂一共挡下了四把剑,然而身后却没有一点防备。

    刹那间,三把火霄剑从杨康身后深深地插进了他的身体。

    看那火霄剑被贱的一脸血,深深地痛却了杨康的心。此时此刻,他的身影仿佛一摞石砖被推到一般,瞬间垮了下来。杨康流淌在血泊之中,颤动的嘴唇发不出任何声音,此时此刻,他已奄奄一息。

    夜黑风高,他的身影躺在土地里动弹不得,仿佛被睡意迷惑了神经,眼皮随着心跳的频率缓缓落下,最终含着泪,闭上眼睛的那一刻,一滴泪珠划过脸庞,滋润了这片土地,他……

    杨康的母亲生病了,如今已卧床不起,家里还有一个小妹妹,小妹妹为了照顾年迈的母亲所以没有机会上学。而他这次回去,手里拿着的五百枚灵币的大韩府账单条,为的就是趁早回家,明日便背着母亲进城找医生治病。

    寒月无情当对晚,一指五灵落日空……

    杨康的身影已经融入了黑夜,他的身上已没有任何光芒,这一秒,他活在痛苦的深渊里。

    杨康:母亲…对不起……

    奄奄一息的他,泪珠紧接着划过他的脸颊,闭上眼睛,母亲的模样仿佛浮现在眼前,亲昵的说笑了。

    “死了吗…”彦润凌质问道,不知为何,此刻却是心软,因为他看到杨康倒下的那一秒所落下的泪,闪着真切的光芒,仿佛比他身上的光还要强烈。或许只是好奇,彦润凌朝杨康走去,轻盈的步伐纠结而无颜。

    “哼~”武二龙笑道,气喘吁吁。他也好不到哪去,在重伤之下强行对灵技续灵,怒气震到了左肩,伤势更加剧烈。可想而知,他是想用一只手臂来换取杨康的性命,只因他不能败,况且身旁还有同僚在看着,他…要的是面子。

    这时,不远的天空突然发出一团火光,正极速往这里飞来。

    彦润凌注意到了那团火光,据他推断,深夜里会经过这条路的人,正是他们今晚要等的人——杨源。

    “终于来了。”彦润凌笑道,放弃了靠近杨康,转身回到了众人身边静侯他的来临。

    不久,杨源靠着火色羽翼飞翔而来,他在意的并不是身影模糊的彦润凌,而是躺在地上的杨康。

    他从南城出来,飞了一段路便看到这里有打斗的光芒,便加速而来。杨康身上的光芒熄灭的瞬间,在那时,他已猜出那人是杨康,因为他知道,在夜间走这条土路的人,除了他就只剩周五回家的杨康。

    杨源收回了羽翼,急忙跑到了杨康的身边,他的眼睛被灵气染成火红色。

    杨源紧紧握着杨康的手喊道:“小康!小康!你听得到吗?小康……”

    杨源连连喊了好几声,这时,杨康的手微微颤动了一下,嘴角颤动着:“大…人…”

    随后,杨康嘴角呕吐出一条血缝,落在了杨源的手心。

    “孩子,别怕,我在,有我在呢…今晚我一定会保全你的,请你相信我…你是个好孩子,你要坚持住,可千万不要睡着了,还在盼着你回家呢…”

    杨源沧桑的脸颊颤动着,看到杨康变成这样,他的心里万分恐怒。此刻,他的双手已沾满了杨康的鲜血。

    “杨源,本帅等你很久了!”彦润凌说道。

    “是你?!”杨源惊恐。他的声音一点也没变,还是跟十年前一样,一样的霸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