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九章暗夜剑影(二)
    南区,常来客栈。

    廖云跟着芗兰来到了客栈门前,客栈内没有火烛,芗兰疑惑地推开了门。

    廖云激发内灵,凝聚蓝灵于右手掌心中,不一会儿,一颗蓝色水晶球闪耀着光芒,璀璨夺目,蓝光四射,照明了屋内。

    紧接着两人来到了二楼,她推开了彦润凌的房门,里面也是一片漆黑。

    “嗯?哪去了?”芗兰转动着眼珠子,萌着嘴自问道。

    “走了。”廖云说道,转身离去。既然已经把她送到家里了,任务完成了也该回去了。

    这时,芗兰立即慌忙的拉住廖云的左臂,扯着他似乎还不让走。

    “那个…我害怕…”芗兰微声说道,想让廖云留下来陪自己,直至叔叔回来。可心里又不好意思,毕竟孤男寡女的也不太方便,可自己又不敢独自面对黑暗,纠结的她心跳加速,脸都闷红了。

    廖云明白了她的意思,让一个女生独自守在这间客栈里的确需要些胆量。于是停下了脚步,无奈的转身表示答应了她的请求。

    廖云默默算了一下,现在已是月时九刻,心想自己也该回去了,可又无法摆脱芗兰的手,或说是不忍挣脱。

    “看来今晚得跟你睡在一块了。”廖云开玩笑道,调逗着芗兰。

    “你想得美!要是今晚我叔叔没回来的话…你就得睡地在上陪我。”芗兰冲气道,反驳了他的无赖想法。

    “喂!我可是大韩府的大少爷唉!你竟然让我睡在地上?起码也得让我睡在你叔叔的吧!”廖云赶紧道,一听到自己今晚得睡在地上立马就急了。

    “我不管,你得陪我,所以…你得睡在地上。”芗兰坚定的语气和那单纯的眼神触及到了廖云,芗兰凝视着他的眼睛,祈求着、渴望着他的决意。

    “我干嘛要答应你睡在地上?况且我们之间的约定只是我每天送你回家仅此而已!害怕是你一个人的事,与我何关?”说着,廖云的少爷脾气爆了出来,了然挪开了芗兰的手,转身便走出了房门,背对着芗兰,没有一丝留恋。

    此刻,不知为何,芗兰竟流下一了滴泪,悄悄地划过她的脸颊,最终落到了玉宁萧上。

    顿时,客栈内回响着萧声,清脆而甜美,声音来自于彦润凌的房间,那正是芗兰的玉宁萧所发出的萧鸣。

    灵动的萧鸣,清雅了这片空气,清脆的音韵触及到了廖云的心灵,如此平凡的音韵却能令人消极。

    廖云止步,不知何时就已沉醉于芗兰的萧声,此刻心智已被迷惑,潦倒的身姿靠在芗兰房门上,似梦似醉,身不由己。

    这时,芗兰突然从彦润凌房里走出来,止住了萧声,玉宁萧散成绿灵隐入了芗兰的身体。

    芗兰快步走到廖云身前,抢走了他手中的蓝灵球,另一只手拉着廖云的手,推开了门,把廖云拉进了她的房间。此刻,她已顾不了那么多了,既然好言留不住那就来坏的。

    “死廖云,看你往哪逃!乖乖的给本小姐睡地上吧!”

    ……

    龙城外,于杨家村半里路。

    寒风凛冽,吹拂着杨源的长,忽然,寒月躲进了云层,大地变得一片灰暗。

    “没错,本帅回来了!”彦润凌气宇轩昂说道,脸上满满的笑意。自从十年前的那场兵劫过后,两人已有十年未见,只是没想到再碰面时竟是这个场景。

    “十年前的那场兵劫早已停息,你还回来做什么?”杨源质问道,盘查了他身边的人数,疑惑的眼光闪出一丝寒噤。

    “没错,那场兵劫的确结束了,但还有一件事并没有了结!”彦润凌说道,严肃的表情暗示着杨源。

    杨源听后惶恐,目瞪口呆:“你是指…”他被彦润凌所指的目的给吓到了,十年前的一幕画面浮现在脑中。

    “当年的使臣正是你,是你骗走了我的妹妹,是你——十年前的兵劫正是拜你所赐!”彦润凌怒了,回想到十年前杨源出使长渊林,来到皇宫的那一幕,他在回国的时候,带走了彦润凌的妹妹。

    “你血口喷人!若不是她诚恳求我让我带她去,更何况她当时便衣,我怎会认得她就是彦府的千金!至于十年前的那场兵劫,是你们,你们兄弟两才是罪魁祸首!”杨源辩解道,真没想到十年前他们两兄弟战败后竟然还未放弃寻找妹妹,如今竟又回来了。

    “我再问你一遍,我的妹妹在哪?!”彦润凌严肃的表情带有凶煞之气,此刻他已集仇于胸,做好了战前的心理准备。

    “我不知道!她跟我进了城,然后就消失了!”杨源大吼道,无论他怎么解释,彦润凌都未必会信。事实就如杨源所说的,可又有谁会认可这个说法。

    “你不说,我就把龙城翻一遍,找不到,我就发兵灭了尽帝国!”彦润凌狂吼,声音震却了山谷,来回旋律。

    “你敢!”杨源指着彦润凌那嚣张的模样怒道,眼神坚定的,已握紧了拳头,心头火冒三丈。

    “十年前你们有廖琰,那么现在呢?还有谁能敌得过本帅的剑刃!”彦润凌笑道,正试图慢步走近杨源。

    此刻,尽帝国已再无敌手,除了廖琰,真的就没有人能挡得住彦府两兄弟的灵技,五大国老也已年迈,想必联手也未必敌得过彦润凌身后的大将了。

    杨源紧盯着彦润凌的脚步。身上已布满红灵,衣裳仿佛被大火点燃,红照四周,头顶红灵一丈,聚成一丈火蛇,盘在头顶上空。

    “这大晚上的,杨大人可真有蛇胆,竟敢独自一人行在这条道上。”彦润凌暗笑道,步步逼近。身上已布满紫灵,点点紫灵浓密而光辉,阴暗了他的脸。

    杨源听后顿时明白了他今晚来这儿的用意,“谁知今晚有夜鹰伏击于此。既然你的目是我,又何必为难一个孩子?”杨源说道,沉住气,想找理由先把杨康给救出去,至于自己,恐怕就没几分把握了。

    “呵!你以为本帅想吗?要不是他从中作梗,本帅又怎会与一个陌生人叫事!”彦润凌回道,原本自己不想动手的,然而他却先动起了杀意来,这让他很是无奈。

    “既然如此,你先把他给放了,我们的事不必让外人插手,何况他现在人已昏迷,放过一个孩子,我想你会有这个胸度的吧!。”杨源说道,此刻他已心平气和,与其说是不让外人插手,不如说是祈求他放过杨康。彦润凌的实力杨源很清楚,更何况他身旁还有十名手下。

    “本帅倒是没有意见,只不过…你看他那样,能自己走回去吗?”放过杨康他自然无异,可见杨康现在的身体,完全处于一个废人的模样,难不成要把他扔在这喂灵兽?

    杨源冥思了一会儿,觉得他说得有些道理。可现在说什么都晚了,自己都难逃魔爪,如今想保护一个孩子更是雪上加霜。

    这条路虽然凄凉,却也少不了灵兽的出没,据了解,这里会很少出现二灵体灵兽,大多都只有一灵体和小动物的出没。却也足以把昏沉中的杨康五马分尸。

    见杨源不言不语,犹豫不决的样子,彦润凌又道:“本帅可以答应你留他一命,至于他有没有命度过今晚,这就得看他的运气了。”此刻,彦润凌已来到杨源身前,两人对视着,眼中已燃起怒火。

    这时,寒月移出了云层,期待着两人的精彩对决。

    “时候不早了,动手吧!”杨源怒道,语气熊熊,火瞳闪烁。头顶那条火蛇一声怒吼,喷出火焰彦润凌。

    只见彦润凌身后瞬间长出一对羽翼,身体往后一跃,极速躲开了火焰的。彦润凌退回了十米。“上!”

    九名杀手接到命令后,相拥而上,几息之后,便把杨源给围住了。

    “承蒙彦元帅看得起,竟派了那么多高手在此等老夫。”杨源说道,眼神闪来一丝畏惧。

    今夜这十名杀手各个身怀五光,虽只有九名杀手对峙六光的杨源,却也足以让他胆战心惊。

    “哼~动手!”

    接到命令后,九名杀手纷纷唤出灵器。统一剑类,统一灵色,灵器闪耀着红光,照明了杨源的身姿。

    先是四名杀手分别从杨源东南西北刺去,其他人镇定自若,等待时机。

    四把长剑四面夹击,四线红光滑向杨源。只见杨源头顶上那条火蛇突然巨增了体型,及时从杨源头顶盘到脚下,蛇身护住了杨源。蛇皮光滑,仿佛一层玉鳞抹着一层火焰,蛇头巨大,是身体的三倍之多,嘴里露出两根一米长的獠牙,伸出两米长的舌头,眼里闪着红光,耀眼且深恐人心。

    火蛇,紫品灵技,火灵凝结幻化而成,可攻可守。

    那四名杀手手中的利剑刺到蛇身的瞬间,整个人都被一声蛇息给弹了回去。

    紧接着全军出击,围近蛇身,此刻,杨源已被蛇身包裹住已看不到人影。

    “杨大人,本帅还特地为你准备了一个阵法,不知道你喜不喜欢。布阵——”彦润凌指示道,一声怒吼。两手靠在身后,静观其变,仿佛一位观戏者。

    九名杀手止步,同一时间举剑令天,指向杨源头顶上空,随后身上的红灵缠绕住剑刃,再而剑锋射出一道红光,九光汇聚,以杨源为中心散开一层红气障扩张致杀手头顶。

    顿时,那层红障隐隐约约闪着一张紫腾,盘旋着。像一只灵兽,然而却无头无尾。

    这时,杨源忽然感到有点不对劲了,便双手合十,食指指向九光交聚点,射出一道红光,不料却被那图腾反射下一道红光,杨源愣了。

    还好火蛇忠心护主,立即伸头替杨源挡住了这道反光。不知为何,火蛇突然狂暴起来,像是被什么给触及到了。杨源能感受到火蛇的愤怒,是刚才那束红光,可为什么那样的攻击会对火蛇有如此威力?杨源陷入犹豫了。莫非是借力打力之能?杨源惶恐。

    “普光万相,灵——”众人齐声道。

    突然,红障缓缓从杨源头顶上空压下来,这一幕,令杨源万分恐惧。

    杨源想立即逃离这里,不料却……

    “置!”

    众人齐声喊道,图腾射下一阵红光,使火蛇难以动弹。任由火蛇如何狂暴,都挣脱不了这阵式。火蛇突然变得僵硬,仅有头部可以,这时,杨源所担忧的,终究还是来了,此刻杨源汗流浃背。

    “呀——”尽管杨源出体内所有灵力来滋养火蛇,都无济于事,杨源气喘吁吁,眼中已印有红障的影子,越来越近。

    “我跟你们拼了!”杨源一声爆吼,把体内仅有的灵力全给出来,输到火蛇体内。火蛇抬起头一声爆吼,嘴里发出一团红球,连接着一束红光,顶住了红障。

    图腾缓缓压下,根本就不把火蛇放在眼里。此刻,杨源已卸泄力,再无反抗之力。图腾压碎了蛇头,紧接着摧毁了蛇身…直至杨源头顶。

    这一刻,红光普照,照亮了周围三十米内。杨康的身影闪来一滴泪光。“杨大人…”

    火蛇灵体随风散去,化为乌有。杨源全身无力,火蛇被图腾灰飞后反噬了自身,此刻已躺在土里一动不动,嘴里不断流出鲜血,两只眼睛死死地盯着彦润凌,不肯闭去。

    周围二十米内的杂草,通通被刚才的阵法给烧毁掉了,现在,这里就像一片废墟,或是两人的墓地。

    杨源倒下的那一刻,杨康已经恢复了一点儿意识,那一幕,被他看到了……

    彦润凌走向杨源,看到的尽只是一具尸体,虽然每一块肌肤都完好无损,却已没了呼吸。

    彦润凌突然走到了杨康身旁,居然把他给抱了起来,随后身背紫翼展开,跳跃空中,乘风而去。

    随后,杨康的眼中又呈现出了一幕画面,他看到了一阵红光,正从彦润凌身后发来。那阵红中心印着杨源尸体的影子。随后…慢慢地化作一个点,最终没了影子,红光暗去,他们把杨源化成了灰烬。

    杨康的眼泪划过脸庞,落在了彦润凌的手臂上,随后闭上了眼睛,带着恨,随梦而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