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一章你可知道我在等你
    寒月当空照,虫鸣街上仓。暗剑无影随风落,几度灵光又一灰。这,终究不会安宁……

    南街道上,一路传来一人的脚步声,急匆的步伐听不出有步数的间隔,只听时而停,时而奔,回响在街边两旁。

    此时的廖云,正在回府的路上,漫步前行,已至大十字且正往东去。

    “她…应该睡了吧…”廖云心系燕园园,怕她又为了自己而熬寒苦等,便稍微加快了脚步,为了早一点回到府里,他选择放下了潇洒的身影。

    大韩府,忘忧亭。燕园园披着一件厚重的外衣,坐在石凳上举头望君归。

    “他…今晚会回来吗?或许…他并不知道我在这儿等他…”

    忽然,寒月盖上了被子,闭上了眼睛。又一阵凉风经过,浮起燕园园的长发,飘柔在身影的一角,她的眼睛,闪出一丝寒噤。

    “寒月薄情,云层之隐。花雨不落繁花貌,紫静亭中又一更……”

    随着燕园园的盼望,繁花落雨,行风一影,现在已到月时十一刻。本是入梦之辰,却思君未眠。

    燕园园的知识渐渐地被睡意侵蚀,灵动的眼珠疲劳而又勉强着,她的嘴唇已无笑意,面色伴随着月光,寒噤了脸庞。不知不觉,趴在了石桌上。她知道,她还没有放弃,只是困了而已。“待我闭上眼睛,但愿能见到你的身影…”

    这时,廖云已来到府门前。高冷的身影走上了石阶,正伸出手想要敲门,不料……

    不远处突然传来连连不断的脚步声,廖云略略退后往西冷眼旁观,是一个人影,正往这边跑来,模糊的身影似乎在向廖云招手。廖云便放弃了敲门,想等他到这之后确认一下。

    不久,脚步声忽然停下了,那人站到了廖云身前。他的穿着明确了他的身份,他正是陈山所派来通信的人。

    廖云挺起胸膛,问道:“你是来找本少爷的还是来找大国老的?”

    气喘吁吁的他哪顾得回话?无奈的眼神请求着廖云先送他缓缓。将心比心,廖云也没在急问了,便留他先缓和一下气息。

    “廖少爷,陈将军让我来通报大国老,有一名龙一学院的学生重伤在城外…”说到这,他忙着,告了段落,显然,他也是迫不及待的想把话说完,只怪心跳加速,堵住了他的嘴。

    廖云一听惊了,虽还不知是哪位学生遭到不测,但此刻心里却是十分的火急。

    “不用说了,本少爷过去就行,国老已经睡了。”廖云说道,跨步下石阶,快步而去。坚定的眼神注视着远方,不觉深深地叹了口气。看来这件事迫,不然陈山也不会深夜派人来通报,廖云心想。

    本是精疲力尽的守卫,没来得及好好歇一会儿又得跑回去,此刻脸上哭笑不得,仿佛绝望正在向他招手。没办法,身份低就是这样。

    两人的身影划过石板,距离越拉越远。

    忘忧亭。沉睡中的燕园园,月光照到了她的脸庞。忽然一阵风吹过,把她身上披的外套给掀到了地上。

    这时,清风刮的幽凉,让她从睡梦中缓缓醒来,眼睛微微眨了眨,看着落在地上的外套,眼中浮现出廖云的身影。

    ……

    廖云蹲子,把外套捡了起来,随后眯笑着,帮她披上了外套。然而,廖云做到了石凳上,陪伴着她,轻轻着她的头,最终…她含着笑,再一次闭上了眼睛。

    ……

    这时,一片红色调皮的落到了外套上跳动,仿佛在问:姐姐你不冷吗?

    南城,城门墙上,将守室。

    陈山站在城墙上的石栏旁,双手放在石块上,凝望着这片星空,

    陈山原本只是二皇子府上的一名普通兵队小队长,转眼间却变成了守城武将,这一切对他来说来得太突然了,仿佛在做梦一般,或许…他做梦都没见到过,他现在身上穿着的铁甲。

    每个人都有属于自己的故事,都有一个梦想。他出生平庸,靠这身体格参了军,且当了个小队长,对他而言那就是这一生心属的荣耀,现如今却被二皇子染了心色,颠覆了他的本心。

    人呐!总是会被利益蒙蔽双眼,曾经的平凡,当与权利插肩而过时,就会拼了命的执着与那遥遥无期的美餐。

    过了许久,听尽了风了,看够了繁星的闪烁。陈山转身回到了将守室内。

    看着昏迷不醒的杨康,他心里也感到有一丝的怜悯,高兴的是,他还有呼吸。

    他做为收城武将,不可随意离职,所以只能通报上级或其他官员来接手此事。

    这时,室外传来脚步声,陈山心想肯定是把大韩府的人给请来了,于是赶紧出去接面。

    “廖少爷,您来啦!”陈山以笑相待,接引廖云走到了室内。

    只听廖云淡淡的“嗯”了一声,便把眼睛投向室内桌上的人影。

    “杨康?!”廖云惊叹,赶紧蹲子,用右手轻轻伸入杨康的。还好,心跳还算正常,看来只是外伤。

    陈山知道杨康的伤是在身背,所以在把他放在木桌上的时候特意让他正面朝下。虽然伤口暂时止住了血,却还是味道一股干浓的血腥味。他的头部虽然没有受到任何的伤害,嘴角却粘着一条干血。

    当廖云察觉到他身背的三处剑伤之后,立即否认了之前的看法。

    廖云小心翼翼地摸了一下他身背的三处剑伤,随后把他的校服给撕破了三个大口,猛然看到这不单单只是剑伤,或许已深入背骨。廖云此刻脸上没有一丝松懈,严肃的观察着杨康身上的每一处伤痕。奇怪的是,竟处了那三处剑伤却没有其他伤痕,看来这三剑才是那场战斗的关键。

    “什么时候发现他的?”廖云质问道,站起身来,严肃的表情注视着陈山。

    “是在半刻钟前发现的,发现之后我便立即派人去大韩府通报了。”陈山回道。

    “当时处了他之外,还有没有其他人出现?”廖云又问,眼神中充满了疑问。

    “有!但由于夜色灰暗,所以看不清楚那人的长相。”陈山立即回到。刚才彦润凌与他碰面时,已经替他安排好了这时该说的话。

    “那人没有入城?”廖云又问。

    “没有,其他岗位也没察觉到有异动。”陈山满嘴假话,保持着一副什么都不知道的样子,面对着被疑惑冲昏头脑的廖云。

    龙城城墙高达百米,墙上每隔五米便有一位守卫把守,再以每当夜幕降临、太阳完全落下之后,龙城便启动防空结界,这时离地面一百五十米处的上空早已布上了一层结界,但凡触碰到那层结界的物体都会被电流触及,更不可能说是冲破结界了,就算冲破了结界,那么龙城上空也将有剧烈阵响才对。

    龙城防空结界,龙城以长方形的外形建立,以龙城的四个脚点为结界的点。这层结界将覆盖整个龙城,是有史以来规模最大的结界。

    这个结界是由廖云的父亲和五大国老一同设下的,且日夜吸收天地灵气来滋养结界的祭物,能永久性的存在。那么想要出入龙城就只剩下南城这道大门了。

    廖云心想:以陈山的说辞,以此推断,他所看到的那个人影,绝对还没有进城。若真是这样的话,那就得等杨康醒过来后才能这一系列的迷题了。

    “好了,今天的事情先到这里,我现在要把人给带走。”廖云说道,现在说什么也都无法迷题,唯有等杨康醒过来才能知道答案。

    “您请。”陈山鞠躬道,在心里悄悄地呼了口气。指引着廖云回到了将守室。

    看着杨康身背上的伤,伤痕累累的他憔悴的模样让廖云感到心寒。

    现在还不是能放松的时候,得立即把杨康送到医院治疗,若再晚一些时刻,恐怕这些迷题都得埋到土里了。可现在医院都早已关了门,最好的办法只有把他带到府里救治,让韩钦用灵技护住他的心脉及经脉,日后他才不会成为废人。

    廖云激发内灵,蓝瞳闪烁,身旁聚来点点蓝灵,蓝灵随着廖云的心意,纷纷飘向杨康。浓密的蓝灵凝结成一个气泡,把杨康包在了里面,随着蓝灵的活动性和廖云的指示,杨康被蓝灵气泡载在空中。

    廖云的右食指指着蓝灵气泡,它随着廖云的脚步慢慢地靠近,寸步不离,最终随着廖云出了将守室。

    “廖少爷您慢走!”陈山喊道,目送廖云,直至他走到城墙石阶的底部。

    陈山会儿安心多了,留着这么一个伤者在室内,这得多晦气啊。

    南区街上,如今已是月时十一刻半,已快将近凌晨,现在都能听到某处的鸡鸣声。

    廖云何常不想早睡?只是他有不可推卸的重担罢了。成年之后,廖云就有资格开建新府,有了属于自己的王府后,就注定了这一生的忙碌。韩钦经常教导廖云,在成年之前要多多锻炼办事能力,日后成就了新府,才能坐立一方。

    杨康浮在蓝灵气泡之中,随在廖云左侧,廖云的脚步显得有些匆忙。他恨不得触犯一次城规,来换取救助杨康的时间,可他还是压制住了这个想法,因为声誉对他来说,也至关重要。

    冷风吹过这条街道,却冷却不了廖云的脚步,他并不会感到冷,反而觉得这股风来得大快人心,因为此刻的他,已是汗流浃背。

    大韩府,忘忧亭。

    “云…你在哪…”

    亭中传来燕园园的轻呼声,迷迷糊糊的嘴唇颤抖着,看来她是在说梦话。

    今夜的风格外的凉,吹得地面上的都不得安宁。燕园园微微抖了抖,脸上没有一丝温色,仿佛在与月光争美,看谁更加洁白。

    那件外套抛弃了她,打算不再陪她到天亮。它也曾提醒过她,让她早点回去睡觉,可无论它怎么劝,燕园园都不听,于是它生气了,打算不再与燕园园接触。

    现在大韩府一切安宁,唯有风花还在舞动。

    过了很久,廖云的身影总算是印到了大韩府门前。

    “还是飞进去吧。”廖云心想道。

    廖云心中默念使用火翼灵技的口诀,随后身背隐来浓密的红灵。在心中描绘火翼的模样,红灵随心所欲,一对火翼瞬间凝结成型,火红的光照亮了四周。

    灵技不会对者构成威胁,但只限还未出去或与自身体格相连。

    廖云双脚一蹬,火翼展翅高飞,潇洒的身影越过了眼前这面墙,之后便是随意找了个空地落下。

    廖云的点到地面上的瞬间,火翼随着廖云的念力散去,瞬间散出一片红灵,仿佛红色萤火虫那般靓丽,几秒钟后便化为乌有。

    廖云漫步走往忘忧亭,因为她很想知道,那个笨蛋有没有在那等他。

    风声伴随着廖云的脚步,这时,他的影子,正印在忘忧亭的石门上。

    静静地看去,亭中的确有一个熟悉的影子。即便模糊得看不清她的面容,也能感受得到——就是那个笨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