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二章亭亭与你
    黑风扫动着廖云的短发,他的眼神坚定的凝望着那个身影,那份倔强不屈忍受着寒风的等爱。

    “很多时候我曾在想,我为什么不能放下一切用一生去爱你,或许这只是一个爱你的借口,因为…我不可能放下。”

    廖云心中回荡着这句话。一阵风,把廖云掀走了,他的身影,正在逃避。“园园,等我…”

    蓝灵气泡所发出的光芒,足以照明廖云的脸。他何尝不想冲进石亭把燕园园暖暖地搂住,可他还不能这么做,不因为什么……

    不久,廖云来到了韩钦房门前。他的身影正印在门上,急切敲了三下。

    “师傅!”

    几息之后不听回应,廖云又边敲边喊:“师傅!”

    看来韩钦已入梦不醒,年迈的他耳朵也不太好使了,看来这闭门羹吃定了。

    “师傅!三国老现在在门外踢咱家的门呢!”廖云大喊道,故意装出慌张的音色。

    “什么?!敢到我这找事!不想活了他!”

    果不其然,廖云这招管用了,迷迷糊糊的韩钦被廖云这么一说立马被惊醒了。

    听到韩钦回应后,廖云憋笑着。韩钦跟三国老杨袁得有多大仇啊?一听到对方有动态竟如此活跃。

    随后,房内传来匆匆的脚步声。吱——门打开了,走出来的是火冒三丈的韩钦。

    韩钦此刻已穿好了衣装,眼神凶煞,怒气正从鼻孔里缓缓冲出来,沧桑的脸庞没有一丝好话可言。

    “师傅…您没事吧?”廖云轻轻问道,看来有点儿过火了。

    “走…嗯?”韩钦本想迈出房门,不料看到了蓝灵气泡中沾满鲜血的杨康,果断止住了步伐,唤来了疑问。“这位是?”

    “他叫杨康,是我的同班同学。他今晚在城外被人重伤,我接到通知后便立即过去把他给领回来了,想让您先用灵技护住他的经脉以及心脏,免得日后成为植物人。”廖云说道,蓝灵气泡飞到了韩钦眼跟前。

    “是谁告诉你这件事的?还有你今晚去哪了?”韩钦追问道,脸色有了好转,似乎把杨袁放到脑后了。

    廖云想到今晚的事情,顿时尴尬了:“那个…您先救人好吗…”廖云立即转掉了话题。

    “那好吧,先把他放下来,让为师看看他的伤势。”韩钦说道,深呼吸了一口气,表示很乐意帮助杨康。

    “解!”

    廖云对蓝灵气泡喊道,右食指把气泡指到了地面,气泡便立即破开,散成一阵蓝光随风而去。杨康背躺在石板上。

    这时,韩钦迈步而来,激发内灵,红瞳闪烁,身旁聚来隐隐约约的红灵。红灵随着韩钦的指向,纷纷飞往杨康。杨康被数万点红灵缠绕,缓缓浮了起来。

    韩钦沉重的脚步朝浮在空中的杨康走去,注视着他的正面肌肤。伸出右手轻轻一挽手,杨康便立即被红灵翻转了身体。

    过了一会儿,韩钦深深叹了口气:“一共有三处伤口,且都在身背,看样子是被某种武器深深地,以伤口的形式来看可以判断是剑伤!伤口上没有灵气残留的气息,所以他不是被灵器所伤或是被灵器的剑影所害。伤口直直深入体内,没有翩度,看来凶手的剑意很强,能够同时分出多把剑影,让他措不及防。”韩钦分析了杨康的状况,看着奄奄一息的他此刻没有半点意识,韩钦也是深深的叹了口气,看来想要救他,对韩钦而言也很棘手。

    “那师傅可有救治的方法?”廖云急问道,看来想救他,唯有韩钦才能做到了。

    “有,你去开门,把杨袁那家伙放进来,让他来帮忙,快去!”韩钦严肃说道。

    “那个…刚刚是我骗您的,三国老并没有在门外叫门…我只是想把您叫醒…”话音未落……

    韩钦听后一惊,立刻敲了廖云脑壳一下,“你…竟敢骗师傅!”韩钦怒笑不得,这一敲还真是亲昵,不痛不痒。

    廖云用右手轻轻挠着头顶,尴尬的冷笑着。调皮的眼神凝视着他的脸,又顿时忍不住憋笑了一声。

    廖云从小在韩钦身边长大,无论廖云今后长得有多高,有多么强,他在韩钦面前永远只是一个孩子。

    “师傅,您忙,我先…离开一会儿。”廖云说道,不等韩钦反应过来,便离开了。他的影子往忘忧亭跑去。

    “唉~可怜的孩子。”韩钦对杨康深深地叹了口气,眼光中闪来怜悯。

    韩钦凝神聚气,抬起双手放在杨康身背,红灵密密升来,缠绕住韩钦。红灵环绕着韩钦的双手,集体往杨康飘去。红灵潜入了杨康身背上的剑伤,红灵不断聚来,渐渐地团团围住了两人,最终连影子都没放过。

    “看来今晚注定是个不眠之夜了。”

    黑风吹走了时间,不知不觉,已到了凌晨。廖云的身影,来到了忘忧亭。

    廖云漫步朝石亭走去,调皮地环绕在他的脚下。每一步都一片,随着沉重的脚步的慢行,一阵花雨,从空中缤纷落下。

    一片白露为了逃避廖云的追逐,意外落到了燕园园的柔发上。

    廖云随手捏住了它的脸蛋,把它赶到了一旁自个玩耍。

    本以为安全了的它,不料廖云又伸出过来。原本廖云是为了捡起那件棉外衣,还好,没把它给吓死。

    廖云为燕园园披上了外衣之后,便坐在一旁静静地看着她熟睡的模样,顿时笑了。“现在,换我来等你。”

    寒风不休,月不眠;女若聆君,君不归。

    “今夜的风,刮得有些过分了。”廖云感叹道,凝望着星空,寂静而又安逸。“她也曾是这样等我的吧!”

    等了许久,终于等来了口渴。石桌上刚好有茶壶,于是捏起了茶壶盖子,往里探去,幸好,有水。

    端起茶杯倒上了一杯,还来不及闻闻茶香,廖云便一口倒入了嘴里。

    噗——

    “怎么会是师傅的姜汤?!”廖云大惊,全把姜汤给吐了出来。蹲在地上看戏的们都被淋。

    这时,燕园园眨了眨眼,眉毛不停地颤动着,似乎廖云刚才的举动惊扰到了她。

    廖云凝望着燕园园的脸庞,希望她继续睡去,而又想把她摇醒。心里打得团团转,不知该不该坏一次,或许只是闲着没事做吧。

    “云…”燕园园缓缓睁开眼睛,嘴唇也慢慢解封了。燕园园从石桌上缓缓撑起头来,端坐在石凳上,迷迷糊糊的揉着眼睛。外衣滑到了地上。

    这一刻,傻亮的小眼睛凝视着廖云,抿着嘴唇皱起了眉头,看样子她是生气了。

    廖云起身走过去赶紧蹲子把外衣捡了起来,然后重新为她披上。

    “你去哪了?你知不知道我一直都在这等你回来!”燕园园撒娇道,萌萌的质问让廖云无言以对,一脸不开心的样子让廖云顿时慌了。

    “我…我出门办事去了,你若不信…你可以去问师傅啊!”廖云解释道。赶紧蹲在燕园园身前,温暖着她的双手,祈求她的原谅和理解。

    燕园园无法抗拒廖云的举动,心头一软,便默认了他的说辞。“噢~”

    “呵呵~笑一个。”廖云逗着燕园园,正想方设法让她笑起来。

    随后,燕园园立即眉欢眼笑,表示原谅了这次的晚归。

    廖云的头靠在燕园园膝盖上,此刻的他乖得有点诡异。

    “好啦好啦~”燕园园笑道,尴尬地描了一眼周围,还好没人,不然得羞死。

    廖云听后感觉安慰得差不多了,也该回去睡觉了,于是开口道:“那…咱们回去吧?外面挺凉的,我怕冷了你。”

    “等等!我有一个问题想要问你…”燕园园立即翻脸了,突然想起了一件事,正等着廖云回来问话。不过生气的样子倒是更加可爱。

    “怎么了?”廖云抬头问道,看着她那副毫不开心的样子,廖云也感到好奇。

    “我听杨羽说你们班新来了位女同学。”

    “是有这么一回事…”

    “那…她长得漂亮吗?”燕园园明显是在吃醋。

    “当然…还算可以了。”廖云默默在心里擦了一把汗,差一点就把真话说出来了。

    “那你喜欢她吗?”燕园园凝视着问道,很想得到答案,两颗眼珠子闪出渴望的目光。

    “你怎么会问这个问题?”廖云反而问起了燕园园,觉得燕园园今晚只是为了这个问题而苦苦等待。

    “我就随便问问嘛…反正你以后也是会三妻四妾…”燕园园低头嘀咕道。她知道,每一位贵族后生在将来都有权利纳妾,且廖云现在都有了王灵襄和燕园园,燕园园害怕以后廖云若是取了妾就会单薄了她。

    燕园园的话中意廖云也懂。他现在最爱的人是燕园园,她会这么问,这是情有可原的。

    “如果我说我并不喜欢她呢?”廖云诚恳道,眼神中没有一丝瑕疵。

    燕园园:“那你为什么…”

    话音未落,廖云立即扑上去用嘴唇堵住了她的嘴。“你的话太多了。”

    “讨厌~”燕园园轻微挣扎着,但心里还是想被廖云给征服掉。

    廖云亲吻着她的嘴唇,一个吻打消了燕园园心中的所有疑问,这一刻,她选择了信任。

    或许不回答,才是治愈疑题最好的办法,对于燕园园而言,一个吻,就是答案。

    一阵黑风拂过,吹散一地的繁花,随着风的作怪,一阵缤纷花雨。

    纷纷飘落,在空中自由的赛跑。又一股凉风拂来,引来几片落在两人的头上,又羞涩的滚落到了地面,且遮住了眼睛。

    廖云松开了这一吻,着她的脸庞。光滑细嫩的小脸让廖云炯炯动心,他不想让她心里有太多的烦恼,他要给她的,是永恒的微笑。

    “咱们回屋,好吗?”廖云说道,眼神中满满的困扰,他真的困了。

    燕园园并不这么想,因为她才刚睡醒,若想再睡去恐怕是件难事,与其回房看书,还不如在这欣赏夜空。

    “我不去。”燕园园坚定的表情萌萌道。

    “可是我困了啊!”廖云无奈了,总不能陪她一直坐在这吧?况且坐在这那么久了…还都是凉的。

    “我不管,你陪我。”燕园园开始耍性子了,简直就是撒娇的升级版,这让廖云难以应对,还不得乖乖的留下脚步。

    “本少爷今晚就不睡了!专门陪你看星星…”廖云傲气了,语气深长,一蹬在石凳上,一只手撑着下巴,往星空看去,无精打采。

    燕园园看到廖云那副束手无策的表情顿时笑了。趴在石桌上,静静地看着他,仿佛他才是最美的夜景,灵动的眼睛闪着幸福的眼光。

    “少爷。”

    “干嘛?”

    “你给我讲一个故事呗~”

    “不讲!”

    “为什么?”

    “不会!”

    “噢~那好吧。好困啊~就差个故事了…”燕园园暗笑。

    “刚刚你说什么?”廖云惊梦。

    “你会不会讲故事?”

    “会!!!”

    ……

    星空下的夜景,最美也不过你的眼睛。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