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五章龙城拍卖会场(中)
    拍价美人唤醒了开幕词,场内一阵喧哗,如同沸腾的水锅,众人挥手欢呼,如同人海一般拥挤。

    “三位贵人,请移驾贵族间。”一位美人前来接客。她身材苗条,洁白的脸蛋与清纯的嘴唇隐隐动人。

    “廖少爷、公主、园园姑娘,请移驾贵族间。”看门员工提示道,以笑相待,很是客道。廖云点了头。

    话后,那位前来接客的美人转身慢步朝右侧楼梯走去,廖云等人跟在她后面,一同走上了楼梯。

    楼梯地板很光滑,幸得张张红毯拼合解决了摩擦。楼梯处能通往以上楼层,楼梯设置于拍卖大厅的墙内。虽楼梯处狭窄了些,但还是能三人并步而行。

    从刚才来看,所经过的贵族包间都已住入了客人,看来今天的拍卖会,将又是一次炸锅。

    随着脚步的回响,接客美人把廖云等人引入了二楼的一间贵族包间。

    “三位贵人请进。”

    门被那位美人用钥匙打开了,随着美人的引进,三人走进了这间贵族包间。

    接客美人从一角落推来三根移动坐凳,放在看台旁。凳子的支架是由三灵体灵兽的骨头雕刻而成,坐垫是由二灵体灵兽的外皮加工而成,坚硬而又暖和的组合,华丽而又时尚。

    “请问三位贵人需要什么茶水?”负责这间贵族包间美人问道,很温馨。

    “三杯‘口渴木’。”廖云回道。

    “好的,您请稍等,小依这就去准备。”

    话后,小依离开了这间名为“205”的贵族包间。关门的时候很是小心谨慎,碰不出一点惊讶,仿佛门也被她的温柔给软化了。

    口渴木:民间香茶,清俗解闷,一杯足以飘香整个包间,却很少有贵族点它,只因它的名字,然而很少有人知道它的味道。它虽不在茶榜之中,却在茶榜的顶端。

    廖云低头往下看去,有五十米左右的高度,挤挤群体中难免判定那是还是人。

    伸出头看去,能看到左右两旁的贵族包间都站有了人,往前看去还能正视贵族包间的外貌。二楼被设成了贵族包间。

    廖云、灵襄和燕园园坐在了看台的坐凳上静候拍价小姐的动态。

    拍价小姐高高抬起那支小木锤,席位上很自觉的静下了声音。

    这时,众人纷纷抬起头仰望楼顶,拍价台之上。楼顶突然被切开一个圆口,随后从上穿出一个身影。

    一名蒙着蓝色面纱,身穿洁白的连衣裙的美人从楼顶飞下来,身背凝聚一对白色翅膀,仿佛天使那般美丽,缓缓从空中滑下。

    席位上喧起一阵欢呼,都在为她手中的红色宝箱而好奇。换句话来说,仿佛是在为她面纱内的容颜而感到急迫。她的身姿脱俗而美丽,从空中滑下的时刻,裙子不由的张开,渗透到她的短裤,对于那些色心凝重的客人来说,这才是拍卖会场的看点。

    不久,那位犹如天使般的美人,脚尖点到了拍价台上,她小心翼翼地把红色宝箱放在了拍价台上。两位美人对视点了头,随后,她展翅往楼顶飞去,留下了宝箱,带走了众人的眼光。最终,楼顶恢复了原貌,天使也消失在众人眼中。

    204包间内传来一声咆哮。“早闻小虞姑娘身姿动人,今日一见果真不差于传闻啊!”

    “老爷若是喜欢,何不将她买下?”

    “小虞姑娘虽美丽动人,却从未有人见过她面纱下的真貌,听闻有一位大臣花了一千万灵币都买不下她的面纱。可望而不可即啊…”

    “唉~老爷,她不卖,咱们可以抢啊!”

    “在龙城里闹事,你不想活老子还想活呢!”

    “是是是…小的糊涂了。”

    “先找人打听她的住处,我要她的面纱。”

    204包间的谈话声传到了廖云耳中。廖云看似镇定,然而心里却是纠结不定,眼神中闪出犀利的白光。

    “少爷。”燕园园轻声喊道,她知道廖云现在一定是在为小虞姐姐担忧。从刚才的204包间中传来的对话,就已给廖云下了张挑战书。同为女性,更应该将心比心,燕园园心软,不忍心看到小虞姐姐受到伤害。

    “要不我先派人把他们给抓起来,然后给他们定一个罪名?”灵襄问道,同样也在关心小虞姐姐的安危。

    “那证据呢?”廖云坚定的语气回道。

    “难道你要等证据出现在你的眼前你才会行动吗?”灵襄急切问道。

    “我没时间管这些小事,也没有权利管制,这件事…本归安城府管。”廖云的决意真的令人意外,他并不是不想管,而是有些事还得归属指定的部门管制。何况他现在只是政前实习,就算事情定了下来,最终还得交给安城府处理。做出这种决意,他何常不是寒心而过。

    这时,灵襄不想再说话,因为她对廖云的绝情,感到十分失望。脸上没有一丝笑意,默默发脾气着。

    燕园园了解廖云的性子,他能做出这个决意,有他一定的道理。廖云的决意或许很多人都不太能理解,但燕园园选择了相信,他在她的心目当中永远都是对的。

    “下面将竞拍本次拍卖会的第一件物品——幻天佩!”

    红宝箱被拍价小姐打开之后,幻天佩悬浮在红宝箱上空,呈现在众人眼中。

    圆形玉佩,刻着一只模糊的一灵体灵兽的身影,圆的边缘穿着一个。幻天佩呈现白色,散发出一股白灵,漂浮在拍价台上空一米处。

    “幻天佩是由五十年前的一位灵器锻造师雕刻而成,玉石采用的是稀少的先天灵石,内含浓厚的灵力,可用于吸收,凝灵倍增。经本会场专家鉴定,佩中之灵未被吸收,其资源丰富。”

    拍价小姐解释道,忽然场内一阵欢呼,纷纷等着她说价。

    “竞拍价从50万灵币起拍!”拍价小姐大声呼道。

    “60万!”普通席。

    “70万——”普通席。

    “100万——谁都别想抢了!”某贵族包间。

    “200万——”某贵族包间。

    “300万——”某贵族包间。

    正当场面争得不可开交时,一贵族包间忽然传来天价。

    “300万一次定…300万二次定…”正当拍价小姐准备用木锤敲响木桌时……

    “600万——”

    某贵族包间居然拍出了更高的天价,这让之前的拍主吃了个脸色。

    “600万一次定…二次…成交!”拍价小姐喊道。话后,楼顶切开一个圆口,那位犹如天使般的美人小虞姑娘又飞了下来,她是来取回红宝箱的。

    幻天佩被拍价小姐放回了箱子中,且盖好了箱子,交到了小虞姑娘手中。

    她展翅飞上了楼顶,天仙般的身影带走了观众的眼光,不由自主被她的身姿心动痴迷。

    “哇——这也任性了吧?幻天佩居然能拍出600万?!”普通席纷纷惊叹。

    “哟!好手笔!不知是哪家势力。”204号包间传来一声惊叹。

    仔细听后,原来是205号包间对面那间包间拍出的600万天价。那位买主正坐在廖云眼前那间包房。

    “时西?”廖云好奇道,虽然离对面那间包房有一定的距离,却也看得清人的脸庞。

    “唉!真的是时西耶!”灵襄高兴道。时西也是龙一学院的学员,且与她和廖云同班。

    213包间。

    “老爷,一块幻天佩600万这…”站在一旁的管家无奈道,感觉600对于幻天佩而言,不太值得。

    “只要是对我家西儿提升内灵境界有用的灵物,别说600万了,就算是1000万我也要买给我家西儿!”时列对一旁多嘴的管家说道,豪迈的身影注视着拍价台,一身豪气弘扬了这间贵族包间,看来此物他势在必得。

    时列,身穿金黄色大袍,黑发中夹杂着白发,年有三十七,短锐的,很显气派。时宅家主(为了时西上学问题而定居龙城),在龙城经营着一家大药店,城外其他城池也都有他的分店。其家族的炼药师不可小觑,其钱力在尽帝国榜首。

    “谢谢父亲。”时西淡淡说道,脸上并没有太大的反应。

    时西,女,身穿白色外套,外套披着一层透明的蓝纱,身穿白色短裤,穿着黑色长靴,腰间绑着一条黑带,袖里还穿有黑布,披着短发,很有武女风范。

    “只要女儿喜欢,为父就给你买。”时列高兴道,摸着轻呵着,眼神中毫不可惜那点钱。

    “靠!居然是那个家伙!”204号房传来一声狠话。

    “时西——”灵襄大声喊道,上半身翻过了看台。

    “你小点心,你这么做是很危险的你知不知道。”廖云批评道,搂着灵襄使了个媚眼。

    “不是有你在嘛!怕什么。”灵襄倒是毫不在意这种危险性,因为她坚信,只要有廖云在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区域。不但不听劝告,还理直气壮的哼着鼻子冲着廖云,逗得燕园园都笑了。

    廖云无奈,只好由她胡闹了,便放开了她的腰。

    这时,时西看了过来,她似乎看到了灵襄的手势。时西对灵襄挥了挥手。

    时列注意到了时西的动作,这个时候她居然笑了,于是很好奇地往对面看了过去。果真有端倪,原来是廖云等人。

    “怪不得我女儿笑了,原来是看到了廖少爷啊?哈哈哈~”时列误会道,以为她是为了廖云而笑,心里不亦乐乎。

    “父亲,不是你想的那样。”时西反驳道,忽然感到不好意思。于是又说:“我是看到灵襄公主才挥手过去的。”

    “好好好~哈哈…”时列笑道,仿佛心里不是这么想的。

    “父亲,你又笑了。”时西说道,感觉他已经没救了。

    “父亲,我想出去一下。”

    话音刚落,只听时列“嗯”了一声,时西便走出了房间。

    “云,你看,时西好像要过来咱们这了耶!”灵襄欢笑道,跳了起来。只见廖云随口笑了一下便没了笑色。

    拍卖会场三楼,竞物登记室。

    “姑娘,要说多少遍你才听啊?都说了拍卖会开场之后将不允许再登记拍卖物,你还是等下一次拍卖会举行吧!”登记员无奈道,正与芗兰纠缠中。

    “哥,你就行行好,好不好嘛~”芗兰撒娇道,朝他妩媚去,想对他使美人计通过这次的请求。

    “姑娘,你还是省省吧,你这招对我没用的,以前老有人这样,不也照样无功而返。”登记员无奈摇头道,看出了芗兰的用意。

    芗兰无奈了,看来得想办法让他答应才行,不然等拍卖会结束了廖云就得回去了,到时候回到客栈肯定会被叔叔骂的。

    突然道:“拍卖得价分你1,怎么样?”芗兰对他使了个媚眼,立即勾起了他的财心。

    “真的?!”登记员疑问道,这种好事可不能错过,万一拍出个天价来,他也跟着发了。

    “本小姐说话算话,怎么样?干不干!”芗兰小声说道,虽此刻室内就两人,不过隔墙有耳。

    “干!”登记员答应了。

    “等下一次拍物结束后就立即上架!”芗兰严肃道。

    “这…”他似乎犹豫了,若这么做肯定会被他人起疑,到时候恐怕自己的工作都得丢了。

    芗兰突然拍了木桌一掌,他立即嘣出了声“干!”弄得他胆战心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