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六章龙城拍卖会场(下)
    大韩府,后院,客房。

    “咳咳咳…”躺在的杨康突然咳嗽了几声,整个身体都在颤抖着。

    这时,坐在凳子上发呆的杨羽注意到了他的状况,急忙跑到床边查看情况。

    “杨康,你怎么样了?感觉还有哪不舒服吗?”杨羽急切问道,看着面色差劲的杨康,他很是着急。

    “这…这…是哪…”断断续续的疑问,吐出了虚弱的口气,面色沧桑,稍微动一子,身背就会感到急痛,他依然坚强着,因为他想把昨晚所发生的事公布于世。

    “这里是大韩府,放心,你在这里很安全,你等我一下,我去给你倒杯水来。”话后,杨羽急忙跑到桌旁倒杯水,茶壶未抖便被杨康给阻止了。

    “快!快帮我通报大国老,我有要事禀告。”杨康忍着伤痛轻喊道,急切催促着杨羽,焦急的脸咬牙切齿。此时的他,躺在难以动弹。

    “大国老不在府上。我这就去找少爷!”杨羽急回道,门被杨羽甩开,他连忙冲出了房间,还顾不上关门便往通往中院的走廊跑去。

    “杨大人…”杨康喃喃道,脑中回想起杨源被火化的那一瞬间,眼眶不由自主地滑下一滴泪。

    南区,龙城拍卖会场,205贵族包间。

    “幻天佩固然好用,但600万…真的很令人震叹。”廖云淡淡说道。

    “时西虽然好强,但也有独一无二的魅力,比如说…武力。”灵襄也淡淡道。

    “女孩子修炼内灵做什么?境界再高,朝中也容不下。”廖云严肃道。

    从廖云口中得出,尽帝国重男轻女的态度极其严重。这也是韩钦为什么不让燕园园修炼内灵的原因。王灵襄做为公主,本不该修炼内灵,但她坚守在廖云身边,皇尊无奈才准许她这么做。

    “下面将竞拍本次拍卖会的第二件物品——”拍价小姐喊道,那位小虞姑娘又从楼顶缓缓飞下来,但她这一次手里拿着的不是箱子,而是一本老旧不堪的书。

    小虞姑娘的脚尖点到拍价台的那一刻。“焚天拳第三卷技书——”拍价小姐大喊道,席位上立即欢呼起来。

    随后,小虞姑娘冉冉飞起,离开了众人眼中,但她的身姿始终令人难以忘怀。

    焚天拳一共分为三卷。真不可思议,这一次的拍卖会居然有紫技书,而且还是焚天拳的第三卷!这得多难得啊!焚天拳第二卷可直直击碎同境界的敌方的护罩,那么第三卷的威力…难以想象。

    “焚天拳第三卷固然厉害,却很少有人见过第二卷的爆发,十年前唯一练成焚天拳第二卷的刘将军也都战死沙场,话说回来,没有练成第二卷的话,那么第三卷就只能作废!我想…卖主也是这么想的吧。”廖云笑道,看出了这本技书的价值。可贵而又不可宜,无缘且废,有缘尚好。

    “起拍价为100万!”拍价小姐高喊道,举起了木锤。

    “150万!”贵族席。

    “180万!”贵族席。

    “200万!”贵族席。

    ……

    第二件拍物出乎众人的意料,虽说物以稀为贵,但这种东西稀少到几乎见不着的地步。普通席都不敢拍价,唯有贵族席在争夺,但谁都不敢把价抬得太高。

    “这种东西干脆拿去埋了算了,还拿出来干嘛?傻子才会买!”204房间传来一声讽刺。

    紧接着:“老子出去透透气,无聊的东西!”

    廖云等人也感到乏味了,因为这卷技书众所周知真的很难拍到高价,除非有练成焚天拳第二卷的人出现在场内,不然它就只能当做废品。

    “你没长眼睛啊!”

    “对不起,对不起,真的很对不起!”

    “对不起就完事了?我把茶水也泼在你腰上试试!”

    205房外传来一老头的怒吼声,又听一位小姐的道歉声。从刚才的对话来看,那位老头似乎还不想罢休,一直在为难那位小姐。

    “我去看看。”燕园园对廖云说道。只听廖云“嗯”了一声她便站起身来转身往门口走去。

    门外,走廊。

    “你知不知道,我这件衣服可是很贵的,你赔得起吗!”

    说话的是一位名叫龙厉的男人,有四十多岁。他身穿褐色衣袍,手上、脖子上都带有闪闪发光的宝石首饰,且嘴里含着一颗金牙。语气熊壮,仿佛老虎咆哮一般震耳。

    “对不起,我这就帮您搽干净…”小依哭泣道,此刻她已无奈被逼迫到哭泣。顾客永远都是上帝,她只有任劳任怨,才能保住这份工作,才能有活下去的能源。她连忙从腰上一条毛巾,正当她龙厉搽衣服时……

    这时,燕园园打开了门,她被小依泪流满面的样子感化了,心灵不觉动荡想立即跑过去为她擦泪。

    “很贵吗?有多贵!几百万…还是几千万!还是…几亿!”

    从不远处传来时西的声音,她正慢步走来,长靴的哒哒声响却这条走廊。这会儿龙厉不说话了,他在等,等时西的胆量。

    小依手中的圆形端盘上倒着两个杯子,一共有三个长杯子,端盘是一个平行面,现在还能看到有水滴从端盘的一角缓缓滴下来。

    茶水的滴落与小依姑娘的泪珠同步滴下,此刻,她一定很伤心,因为她是一名女性,经不起这么大的怒吼声。

    “你是谁?”龙厉问道,皱着眉头,了脸,眼神直冲时西。

    “孤陋寡闻的老头,居然连本小姐是谁都不知道——我是你惹不起的人!”时西冷笑道,脚步停在龙厉前方三米处。

    “小姑娘口气不小嘛!你想替她说话也可以,不过…你说得起吗!”龙厉严肃说道,眼神中带有嘲讽,他以为时西只是一个见义勇为的小姑娘,却还未知道她是谁的女儿。

    “你开个价吧!”时西豪气说道,毫不在意下一秒的数字。

    “100万!”龙厉冷笑道,想吓唬一下时西,不料……

    “本小姐给你200万!”时西倒是毫不逊色。

    “好!有种!”龙厉笑道,看来这次无赖耍的有点过分了点,本来只想使点小伎俩,然后把小依姑娘搞定,可没想到碰上了个白富美。

    “我给你再加100万,你立即给这位姐姐道歉!”时西严肃的眉头吓到了龙厉。

    龙厉心想:这小姑娘…什么来头?

    龙厉目瞪口呆,以为时西是在鄙视他。“你一个小姑娘狂什么狂?!”龙厉怒了,皱起了脸皮,忍红了脸。

    龙厉一声咆哮激发了内灵,身旁迅速聚来红灵,红瞳闪烁,红灵化成了火焰,他仿佛被火焰附体,火冒三丈。

    这一幕惊吓到了在场的三位姑娘。炽热的火焰照到了三人的脸上,时西的脸庞忽然流下了一滴汗水。燕园园看似不妙,赶紧拉住小依的手,把她拽进了房间。正当燕园园打算关上门时,意外发生了……

    龙厉的右手立即拉住了燕园园的手腕。“啊——你放开我!”燕园园委屈喊道,似乎被龙厉捏出了疼痛。

    这时,时西震惊了,想激发内灵过去营救,不料被龙厉……

    龙厉伸出左掌,极速凝聚红灵,随后掌心发出一束红光了时西的肚子。刹那间,时西被那束红光击飞了十米。

    “你…”时西躺在地上,又缓缓爬起来,此刻她已无力反击,因为…龙厉的内灵境界在五光!高于自己,且刚刚没有灵气护罩保护,现已被龙厉的灵技击中,肚子隐隐作痛,难以剧烈运动。

    她凝视着龙厉的眼睛,此刻她心里已积有对他的恨,狠狠地看着…捂着肚子尝试着往前挪步,即便自己打不过他,也一勇直前。

    “云——”燕园园一声呐喊,眼眶滑下一滴泪。

    晶莹的泪珠滑下脸颊的那一刻,动浪的泪珠犹如一颗珍珠,轻轻的砸在了廖云的左掌心中。

    廖云的动作疾如风,在泪珠的落终刚好接住了这滴泪。

    “她的泪,你买不起!”

    廖云右手极速凝结一团蓝灵,随后一束蓝光龙厉的胸口。没等龙厉反应过来,燕园园已投入了廖云怀中。紧接着龙厉被这束蓝光弹到墙上,他的右手已被一把寒剑斩断。

    一把带有寒冰之剑漂浮在廖云身旁。“啊!”燕园园尖叫一声,她也许是看到了她脚下的一只手腕。

    一只手腕流淌在血泊之中,血浸皮肤。“啊——”龙厉狼狈的呐喊让廖云蒙住了燕园园的眼睛,让她躲到自己的胸口。因为这一幕,她最好不要看。

    廖云伸出右掌,掌心凝聚蓝灵,蓝灵缠绕着手腕。他正聚精会神操控着……

    五把寒冰剑来回穿过龙厉的身体,、肚子、手脚以及头部…寒冰剑成了他身体的每一寸肌肤的过客。

    寒冰剑的寒气触及到了时西,这一幕,此时的廖云…比龙厉更加恐怖。

    “老爷!”204房冲出一名男子,他立即跑到血泊中的龙厉身边,双手捧着龙厉的头颅,哭喊着。

    忽然看了廖云一眼,被他的蓝瞳刺激到了神经,胆战心惊,立即跪在廖云身前,头拼命地敲着地板,心急如焚,不敢慢言。“少爷饶命,少爷饶命,少爷饶命……”不敢停下,人心彷徨。

    这时,其他房间也都开了门,走出来一同观看这场悲剧。不敢说话,更不敢顶撞廖云,因为他们很有可能都知道,眼前这位青年正是——廖云!

    廖云看着变成烂肉的龙厉,心里忽然感到爽快至极,不知为何,他的眼睛闪烁着蓝光直直不肯退去,此刻已杀蓝了眼,嘴唇高冷得让人不敢呼吸。

    “我说了…她的泪,你买不起!”廖云对着被五马分尸的龙厉反复说道,吓到了躲在一旁观看的灵襄。

    龙厉的血正往两边流去,此刻,时西的长靴被血渲染了脚边。

    众人不敢发言,纷纷等着廖云自动恢复神智。燕园园可是他最爱的姑娘,正如廖云所言——她的泪,无价之宝。

    寒冰剑身上所散发出的寒气,冷却了龙厉的血肉。廖云挽动右手,蓝灵越发的浓密,慢慢地冻住了廖云的手腕。

    龙厉血肉流到之处,就是寒冰冻结之处,蓦地,冰构凝结着龙厉的血肉,随着廖云的手势,漂浮在空中。再而,零碎的冰合成一坨冰雕,像一坨不起眼的大冰石,被血色染红的冰构很是鲜艳,最后落在那名男子身旁。

    “带着他,滚!”廖云怒色道,蓝瞳开始慢慢退去。

    那名男子不敢逗留,赶紧抱起沉重的冰石慢步往楼梯口走去。“老爷…”他哭泣着,不敢回头,不敢停下,即便沉重到难以承受,他也要往前迈步。

    “时西,进来吧!”廖云喊道,话后,便搂着燕园园回到了房间。

    时西一听被吓得愣了一下,结结巴巴的回道:“好…那个…好…”慢步走向灵襄。与灵襄一同关上了房门。

    走廊上恢复了宁静,一点儿血味都没有,仿佛龙厉从未来过一般。

    燕园园被廖云溺爱着,抱在怀中不肯放手,生怕她再受到一点伤害,直至把她放到了凳子上,他才安心,身上的蓝灵也才退隐而去。

    这件事,廖云有充足的理由可以杀了龙厉,更何况他是贵族,随便找一个理由定在龙厉身上,他就一个字——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