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七章续命丹
    廖云在击杀龙厉之前,已猜到他正是204房间的客人。再回想到之前有关小虞姑娘的话题,他一直耿耿于怀。原本廖云想放他一马,不料又找上了小依的事且触及到了燕园园,顿时闪起敏锐的眼光,斩前绝后。

    这时,廖云站在看台旁,不想坐下。刚好,时西坐在了廖云的凳子上,三人闲聊起来。

    “300万一次定…二次…成交!”拍价小姐举起木锤敲响桌子。话后,小虞姑娘又从楼顶飞了下来,小心翼翼带走了那本技书。

    213包间。

    “老爷,小姐现在在公主那呢。”管家说道,指着对面的205包间。

    “年轻人总有很多话要讲的嘛。西儿性格冷淡,又喜武…能交到公主这样的朋友,也是时家的荣幸。”时列淡淡说道,两手掌在看台栏杆上,眼神回到了拍价台。

    “廖云,刚才那件事你打算怎么处理?”时西问道,直呼其名,以此看来四人的关系也较密切,或是以同学之名。她有些担心,担心廖云的失态会给他的名声带来很大的损伤。

    “当然是给那老头定一个罪名喽。”灵襄若无其事说道,似乎并不担心这件事的后果。况且自己身为公主,处理这点小事还是有几分面子的。

    燕园园沉默着,因为她知道刚刚廖云的失态完全是因他对她的溺爱,她不想给廖云烦恼,也不想他有烦恼,想问问他事后该如何处理,又不敢开口。她知道,廖云做事自有分寸,因为他从来都不做没有把握的事。

    “像他这种人,本不该活在这个世上。对那种人仁慈,就是对自己残忍。你不除掉他,难道还要让他继续调戏小依姑娘吗!”廖云严肃说道,从小依手里的端盘上捏来那唯一的一杯茶水,表情冷得不讨人喜欢。

    这正是“口渴木”茶,虽然不再热气腾腾,但也不失本味。廖云轻轻朝杯子内吹去,一股清香飘了出来。

    口渴木出土偏僻,一般生长在南方的悬崖峭壁之上或路边上岩,且由季节生长,野生茶味,不易种植。口渴木之所以为名,是应它的味道让人感到清凉苏爽,且可生吃无需浸泡,为行人提供了免费的茶叶,因此而得名。

    众人一听廖云的解释,一脸茫然,疑惑不解。调戏小依姑娘?难道不是她不小心碰到龙厉而是龙厉自己找茬的?

    “原来如此!怪不得那家伙一直不肯松口,原来是咬到了一块肉。”时西形容道,分析了刚刚的情形。

    “下面将竞拍本次拍卖会的第三件物品——”拍价小姐又道,举起了木锤,期待着小虞姑娘的降临。

    此刻,廖云的眼神注视着小虞姑娘的身影。她从空中缓缓滑下,以笑容回报了观众席上的每一个向她招手的客人。廖云紧盯着她的身影,直至她的脚尖点到拍价台上。

    “盒子?怎么回事?”拍价小姐小声问道,因为主持本子上的拍卖品顺序中并没有提到这个红色的盒子,她有点怀疑小虞是不是拿错了。

    “事出有因,小婵姐姐你快看看这张纸条吧!”小虞把一张小纸条递给了小婵并且小声说道,两人的对话明显不想被外人听到。

    小婵赶紧打开纸条看了一下,一脸茫然。“嗯,你回去吧。”她大概明白了这个盒子的意思。

    话后,小虞若无其事的展翅而飞,为了不影响他人,还特地对观众席挥了挥手,笑逐颜开。随后立即一阵欢呼,仿佛通通接受了小虞的解释。

    两人接手的时间出乎了平常接手的时间,这让观众有点摸不着头脑了,莫非出了什么事?观众席上议论纷纷,吵得不可开交。

    “出了什么事吗?”廖云冷眼旁观道,好奇的眼光直射拍价台。

    “刚才小虞姐姐笑得那么真挚,应该不会有事的吧?”灵襄好奇问道,凝视着廖云的眼睛,他可不这么认为。

    “本次竞拍的第二件物品是——续命丹!”小婵姑娘喊道,随后一阵惊叹伴随着她的呐喊。

    “什么?续命丹?这…”

    “多少?多少?快点说啊!”

    “那不是七光炼药师才能炼成的丹药吗?这里居然有卖?!”

    ……

    普通席传来一阵不可思议的喜气,纷纷议论续命丹的来历以及它的价值。

    “哈哈哈~续命丹?今天来的可真是时候!”时列大笑道,从他的眼神中可以看出,此物已被他锁定成了目标。

    “续命丹最早在1433年由一位八光炼药师,正是灵界大路最高级的炼药师所创。其功效列有接经还骨、灵力恢复、养气活血等功效。”

    话音未落,观众纷纷欢呼起来,掩盖了小婵姑娘的解释。能接到这样的拍卖品,她此刻内心感到十分的欣慰。

    “起拍价——400万!”

    小婵激动的呐喊震却了所有人。惊起一阵叹息,这时,观众席上没人敢说价,期待着贵族包间的发言。因为这个价,普通席说不起。

    “450万!”贵族席。

    “600万!”时列一声咆哮。

    众人只能欢呼,不敢说价,纷纷抬起头凝视着各个贵族包间,期待着更惊人的天价。

    214贵族包间。

    芗兰蹲在看台下,只露出半个脑袋,她注视着廖云的一举一动,偷偷摸摸,不想被他发现。

    “死廖云,你倒是快说价啊!叔叔不是说你会买它的嘛…”芗兰皱着眉头无奈道,渴望着他的发言,眼光不敢离开廖云的脸。

    廖云心想:这么好的丹药,若是买给师傅的话,他老人家一定会很开心吧?

    “600万一次定!”小婵举起木锤大喊道。

    “若我吃了这续命丹,那不就立马年轻了好几岁?哈哈哈~”从时列的笑中可以判定,那是他势在必得之物。

    “600万二次定!”小婵小姐继续道,正要与第三句一同捶下。

    “廖云啊廖云,你快买了它吧!大不了…以后我不骂你了好不好…”芗兰紧张道,双手握紧,默默捏了把汗,内心十分焦急。

    “700万!”从贵族席传来一声惊人的天价。

    “云…你买它干嘛啊?”灵襄无奈惊叹道,被她那一声给吓得直出冷汗。

    房间被廖云这一声给震到了,那一秒,简直让人窒息,过了一会儿众人才缓过气来,气喘吁吁。

    “父亲…”时西默默道,严肃的表情注视着对面。

    “嗯?廖少爷也想要这颗丹药?”时西皱着眉头疑问道,没想到这次的竞争对手竟然是他。

    “老爷,虽说大韩府的势力毋庸置疑压制住了咱们,可到了这个地方就不一样了,价高者得啊。”站在一旁的管家说道,似乎想提醒时列,想让他继续抬价,毕竟这颗续命丹十分稀有,自从十年前那场兵劫过后,目前在世的炼药师也不过六光,极其难得的丹药,谁想放手?

    “嗯…”时列哼道,皱着眉头,心想着该不该让廖云一马。内心十分纠结。

    “耶!廖云好棒,这才像你嘛!”芗兰窃喜,听到廖云的说价,她的内心十分激动。看来完成这次任务没什么问题了。

    “700万一次…二次…”小婵姑娘呐喊道,正打算喊出成交之时……

    “1000万——”

    时列一声咆哮,震却了拍卖会场,冷却了场面,无人敢喧哗,都被这个数值给镇住了。

    “1…1000万?!”灵襄大惊,捂着嘴,目瞪口呆。

    “父亲…”时西默念道,心里不由自主滑过一滴汗。

    “哼…”廖云轻哼着,高冷的面色直视着时列。

    “天啊!叔叔的压箱底竟然值1000万?!刚刚是谁说的来着…啊?不是廖云?!”芗兰震惊,注意到了这个价并非出至廖云口中,这时,内心焦急万分。

    “续命丹…”时列轻哼着,哼着鼻子,站在廖云面前,他毫不逊色。

    “你个死老头,呜呜呜~我不卖你了行不行~”芗兰淘气道,撒娇着,不忍再看外面,蹲在看台下默默生气着。

    “1000万一次定…二次…成交!”小婵呐喊道,场内纷纷擦了一把汗。随后,小虞姑娘从楼顶再次飞下来。

    这时,廖云转身离开了看台,“该回家了。”他在傲气,因为他在这已经丢了脸色,现已不想再呆下去了。从他脸上看到,他没有在生气,因为交易,本就是价高者得。这个道理,任何人都懂。

    听着,灵襄和燕园园缓缓起身,跟在廖云左右,牵着手,等廖云移步。

    时西不语,只是沉默着看着,因为她不想再生出话来,刚才她父亲已给了廖云一巴掌,若这时再多嘴的话,恐怕会在她心里留下伤痕。

    咚咚咚~

    忽然传来敲门声,廖云立即走向前去打开门。

    “父亲?”时西喊道,笑逐颜开,因为站在门外的正是时列,还有管家。

    “廖少爷,这颗续命丹是我送给大国老的一个小小礼物,希望你收下并转交给大国老。”

    什么?时列居然拱手相让?而且还分文不取?他这是要唱哪一出?

    众人吃惊,为时列这一言愣住了眼神。廖云思考着,凝视着时列的眼神,他坚定而真诚,看来他是真心的,人家都委婉的送上门了。不接吧…人家说你小气,以为你还在生刚刚的气;接吧…又不太好意思,以为你心生贪念。这让廖云很纠结。

    “廖云,大国老为国君分忧,日夜劳顿,这颗续命丹对大国老的健康有极大的帮助,你就替大国老收下吧。”时西上前说道,一系列的话带有理念,让廖云动心了,因为他买续命丹也是为了她所说的,既然这样……

    “那好吧,本少爷就替师傅收下了。”廖云气宇轩昂答应了,露出一丝微笑,领了时列这份心意。

    时列抬起双手,把红色小盒子呈到了廖云眼前。廖云也很有礼貌的抬起双手接住了盒子。

    皆大欢喜的时刻,让众人纷纷挂起了笑脸。原以为这件事会很糟糕,不料时列的这个决意扭转了整个局面。

    话说回来,时列既然贡献了这颗续命丹,那么日后若是有事需要高级官员帮忙,那么这个人情也还是要还的。因为——这是一场交易。

    芗兰走在走廊上,垂头丧气,面色无力,看起来十分忧愁。“该死的老头,害我没能完成任务…唉~领钱买糖吃去。”

    看来芗兰并不知道续命丹最终落到了廖云手中。她的身影乏力的往另一边的楼梯口走去。

    这时,走廊传来匆忙的脚步声,正往廖云等人这边跑来。

    “少爷!”杨羽边跑边喊道。

    廖云心想:原来是杨羽,他这么急匆匆的…莫非杨康醒了?

    随后,杨羽跑到了众人眼前,此刻的他气喘吁吁,还顾不上说话。

    “这位是?”时列问道。

    “他叫杨羽,是本少爷的伴读书童。”廖云解释道。

    只听时列“哦”了一声便无多言,静候着杨羽的醒语。

    “少爷,杨康醒了!”

    杨羽沉住气,急切道,脸上已闷红了脸。

    只听廖云说了声“走!”便牵着两位美人急匆匆地离开了这儿。

    “哼…”时列笑道,眼神中诡异而又欣慰。时西反而对父亲的逆笑产生质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