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八章模糊的真相
    西区,杨府中院,兵部大臣杨源的府上。

    “怎么还没来啊!”一女子站在房门口焦急道。

    杨慧敏,杨源之女,与秦歌同班童年。穿着色长裙,腰间系着一条淡红色布带,手上带有一条金黄色细小的项圈。乌黑的头发和洁白的脸蛋,很有贵族小姐气质。

    她在等人,等一个愿接她出门的人。今天她特地打扮了一番,看来那个人对她一定很重要。

    嫩绿的枝丫从中院一颗大树上冒出来,的嫩叶伴随着这个春季。飞在杨慧敏眼前打转转,时而落在地上跳着跳着,又与她时而近时而远,仿佛在说:来抓我呀!

    “慧敏!”前院传来一男子的呼喊声,伴随着脚步,渐渐地向中院靠近。

    从声音可以判断出,那正是她要等待的人,她不知不觉挂起了笑容,不由自主地往前挪了几步,看来她是迫不及待地想看到他的身影了。

    “你怎么才来啊?我都等你一早上了。”杨慧敏撒娇道,假装不开心,扭过头去默默窃喜。她希望他能过来安慰她,不然她就不打算回头。或许也是该让他着急一次了。

    “我本来是想早点出来的,可小夏一直拉着我要我带她一起出来,不然就不让我出来,我…也没办法啊。”秦歌无奈解释道,期待着她的体谅。

    秦歌看着她的背影不像是在生气,且像是在跟他闹着玩的,于是也没打算紧张,反而嬉皮笑脸的走到了她的身旁。

    “笑一个!”秦歌突然转身到杨慧敏身前,逗着她。

    杨慧敏又转过身背对着他,窃喜不语,看他怎么办。

    “你父亲呢?”秦歌淡淡问道。

    “昨晚就出去了,说是去老家一趟。”杨慧敏回道,顿时消了气,也不再逗乐他,自觉转过身面对着秦歌。

    两人互相凝视着对方的眼睛,从对面的眼里,仿佛看到了自己。

    秦歌的左手拉着杨慧敏的右手,轻轻着。右手着她的脑袋,感受着她的气息。

    这一幕给了她尴尬和甜蜜,低着头,很想投入他的怀抱,而又感觉很害臊。

    “既然你父亲不在家…咱们今晚…”秦歌很不好意思的说,话到一半就已点名了用意。

    “嗯…”杨慧敏甜蜜道,乖乖地靠在他的胸口,答应了他的请求,羞红了脸。

    “白天带你去逛街,晚上陪你看星星。”秦歌气宇轩昂道。

    “啊?!”杨慧敏忽然感到意外。

    “怎么?不开心?”

    “没…没什么…”

    ……

    大韩府,后院客房。

    “就在这间。”刘管家指着那间打开着的房门说道。

    “嗯,给我倒杯热茶来。”韩钦说道,吩咐过后便跨进了杨康所在的那间客房。

    韩钦刚回府就从刘管家口中得知杨康苏醒一事。杨羽急匆匆地跑出府的路上碰到过刘管家,并拜托他照顾好杨康等廖云回来。

    韩钦走向床边,神气活现,脸上淡有威严。这时的杨康,坐靠在,沧桑的脸很少活力,虚弱的身姿不允许他乱动。

    “你醒了!”韩钦慢步走来,顿时站到了杨康身前,严肃的眼神凝视着杨康的脸,不由深叹了一口气。

    “大国老,我有要事禀报…”杨康虚弱的语音立即引起了韩钦的注意。

    “讲!”韩钦急迫道,看着他背上的伤痕,明显昨晚发生的事不为轻视。

    “杨源大人遇害了。”杨康说道,顿时毛骨悚然,眼里涌动着泪光,坚强且不泄。

    韩钦被杨康的解释惊叹到了,顿时感到彷徨,“什么?!”眼神中闪出强劲的好奇,难以相信他的解释。

    “昨晚学生走在回家的路上,被…”杨康顿时卡住了记忆,脑中突然不明事事,仿佛昨晚已过去很长的时间,断断续续的回忆难以接上。

    韩钦以为杨康还不太清醒,便不再过问。走到了木桌旁,坐在木凳上静候刘管家的回归。

    “为什么我的脑子里会一片迷糊?仿佛活在梦中…为什么?”杨康自言自语道,已记不清昨晚所发生的所有事,只记得杨源被火化的景象,除此之外其他的都成了过眼烟云。

    这时,廖云等人急匆匆地跑在通往后院的走廊上,沉重的脚步引起了韩钦的注意。

    “少爷,公主,园园,你们来啦!”刘管家问道,他手里端着一张平面端盘,盘子上放有一个长杯,杯里飘着茶香。众人汇聚门外。

    “师傅,您也在啊!”廖云说道,韩钦慢步而来。

    “大国老!”众人齐声问候。

    只听韩钦轻“嗯”了一声,便引着众人陆续了房间,来到床边。

    “啊?这是怎么回事?杨康怎么会在这里?”灵襄和燕园园惊叹道,看着他面色无力和那干涸的嘴唇,心里不由自主感到寒酸。

    看到杨康苏醒过来,廖云极其兴奋,因为昨晚的迷题,终于可以了。

    “快说说昨晚发生了什么?”廖云急切问道,眼神好奇而又紧张。

    “我在回家的路上…杨源大人被…火化了…”杨康顿时回想起那刻苦铭心的画面,让他不敢忘却。

    “是谁?以及你身上的伤,是谁干的?”廖云急了,蹲在杨康身旁,因为杨康虚弱的身体不宜大声发言。

    “二龙…”杨康忽然想起与武二龙对战的情景,神情恍惚,“我好像听到他叫二龙,我和他打过,我的伤就是拜他所赐。”杨康缓和道,保持着气息,因为刚才有些激动了,导致身背一阵烈痛。

    韩钦坐在凳子上一直观察着杨康的每一句言辞,感觉他神志不清,似乎被伤到了脑不,而又感觉他十分清醒,总有一种莫名其妙的感觉伴随着韩钦的思考,让他难以判定眼前这位学生昨晚所发生的是否与刚才所说的吻合或是漏掉了一些不可见人的画面。

    “也就是说,昨晚你和杨源大人一同行走在回杨家村的路上,在路途中被名叫二龙的人拦截且被其迫害?”廖云严肃问道,急切的表情很想这一系列的迷题。

    “对!”杨康猛然答道,震出一阵咳嗽。

    “师傅!”廖云扭头问道,此刻廖云心里在想什么,韩钦已然知晓。

    韩钦依然保持着镇定,他不太相信杨康所说的,只因那种感觉,真的很挠人。

    “嗯,这件事就交给你去处理。”韩钦做出了决定,同意廖云去调查事实的真相。“老刘,你去一趟杨源府上,看看他人现在在哪。”又吩咐刘管家。

    “是!”刘管家立即接了话。

    “昨晚事发地点在哪?”廖云急切问着杨康,想确认地点再行动。

    只听杨康淡淡说了声:“南城外半里路左右。”

    韩钦从腰间上取下他行政的令牌,廖云立即起身来到了韩钦身前,眼神坚定不拔。

    “赶紧忙完,明天是什么日子你是知道的。”韩钦提示道,还很不愿把令牌交到廖云手中。

    也是,明天就是燕园园的生日了,如果今天不能把事情了结或放下的话,那么明天…燕园园会怎么想?

    廖云不语,坚持要接下这块令牌。既然事情已经发生了,身为官员的韩府就得担起责任处理这件事。

    “杨羽,我们走。”廖云甩起了身背,身后紧跟着杨羽,两人的身影很快的,就离开了房间。这时,刘管家也跟着出去了。

    “为什么偏偏要在这个时候…”燕园园心想,默默唉声叹气,心里不觉感到失落。

    原本应该愉快的一天,却无君左右,孤守寒亭。每年的这个时候,廖云从来不会离开她,但这一次……

    “国老,这件事您为什么要让云去办?您应该也知道…”话音未落,燕园园立即打断了她的话:“没事的。”

    灵襄想说什么,韩钦心里十分清楚,他完全可以把这件事交给其他大臣去办,但今年与以往不同,廖云需要在他成年礼之前,筹集更多的功名,因为这是每一位贵族都想得到的荣耀,即便是贵族后生。

    既然燕园园都不介意,那么灵襄也没什么可说的了,便不再多言。

    “我想到石亭坐一会儿。”话后,燕园园起身独自离开了房间,她的身影,总有太多的牵挂,她总是憋在心里,只把开心的事说与大家听。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