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九章草灰的内心
    南区,常来客栈,二楼。

    彦子如垂头丧气地走着,慢重的脚步步入二楼,轻轻推开了彦润凌的房间。

    房内就彦润凌一人,他似乎一直在等她的消息,现在她回来了,但又不敢把消息说与他听。

    纠结吧…到头来还是得一一向他解释,无奈而又焦虑,脸上没有一丝微笑,像是失去了某种东西那般,忽然想走进来哭诉。

    “叔叔…”彦子如轻声喊道,语气无力,埋着头,移步到凳子旁,微微坐下。

    “怎么了?”彦润凌好奇问道,从她的表情上来看,他大概知道了这件事的结局。然而他并没有在焦虑,反而平淡的笑着,镇定自若。

    “续命丹被别人出高价给抢了。”彦子如弱弱说道,看着手里握着的一张金黄色长方形钱庄卡。钱是拿到了,但任务却失败了,怕是又要被他拿回国的理由来说她,便高兴不起来。

    “嗯,我知道了。”

    彦润凌居然是这反应?似乎这件事早在他的意料当中,一句淡淡的不在乎引起了彦子如的注意。

    “那…你会不会赶我回国啊?”彦子如抬头问道,眼里闪烁着祈求。她不想回去,不想被这件事给了他判定的理由,她要伴随着彦润凌的目的,向廖云复仇。

    “这个…我可以考虑考虑。”彦润凌歪着嘴说道,紧盯着她手里的那张卡,眼神碾压了她的意志,让她难以做主。

    彦子如看着他的眼神,且明白了他的意思,便抿着嘴无奈的苦了个脸。“给。”她把钱庄卡递给了彦润凌,不忍眼看着这一幕,回避了他伸手的瞬间。

    “白忙一趟…”彦子如撇嘴埋怨道,甩起了脾气。

    彦润凌收下了那张卡,紧紧捏在手里,嘴角露出一丝微笑。

    “这一万灵币卡你拿着,咱们刚来龙城不久,为了隐藏身份所以住宿条件不能太好,但你可以买一些你喜欢的东西。记住,别离廖云太近,跟仇人混熟了,可是一件可怕的事情!”

    彦润凌说道,从腰上扯出早就准备好了的一张面额为一万灵币的黄金卡,放在了桌上。

    他说得对,大概是从昨天晚上开始,他便怀疑彦子如对廖云产生了友谊之情,这是一件多么可怕的事情,他经历了这么多年,这种事情,他深有体会。

    彦子如好奇,自己没完成任务也就算了,居然还被赏赐了,她有点怀疑叔叔是不是有什么事情瞒着她。

    “我没完成任务,你不怪我?”彦子如好奇道,还不敢收下那张黄金卡。反而向他质问,不然她还真不敢放心收下。

    “你已经把续命丹卖到了廖云手中,其他的,你还是不知道的好。”彦润凌卖起了关子,犀利的眼光隐藏着玄机,似乎这整件事情,都在他的掌控之中。

    彦子如不解,明明续命丹被一个老头拍到了,为什么要说廖云才是最终的获得者呢?莫非其中有着不可人知的秘密?若真如此,按他所说的续命丹真的落到了廖云手中,那只有……

    “哎呀~不管了,我逛街去了。”彦子如差点就被逻辑冲昏了头脑,一想到拍卖会场里的事就感到心烦。随手拿了那张卡,起身急匆匆地离开了房间。

    彦润凌起身松了口气,凝望着纱窗。纱窗宽阔与这儿桌面,温和的阳光进来,照到了彦润凌的脸上。

    “妹妹,你是否也在龙城之中,十年了,你还在生哥哥的气而不肯回来吗?还是…你出不了这龙城。无论是何原因断了你这些年来的音讯,哥哥都会找到你,就算是把龙城翻了个遍,也在所不惜!”

    彦润凌眼里闪出一丝思念,那抹期盼,给了他潜入龙城的决心,或许,这才是他来到龙城的真正目的。

    “夜幕,才刚刚降临!”

    南区,高空之中。

    廖云展翼行空,眼神中凝聚疑点,眺望远方。杨羽则是被蓝灵气泡给包裹住,随在廖云左侧。低头望去,人群也不过那般大小。

    很快,两人便飞到了南城门前,便随地降落,从空中缓缓滑下。

    晴天的阳光最为温和,仿佛美人的微笑,打破了一切带有焦情的心思。

    虽然城里白天可以自由飞行,但出城就得按规矩来行,无论王孙贵族都得遵守这一规章,因为你的高度,绝对瞒不过监律员的眼睛,他们有二国老做靠山,你若敢特意挑衅,他们就敢当场处决。

    廖云的脚底落到地面的瞬间,火翼凭空散去,一阵红灵布满了身肩,随后尽色而去,气泡也随着火红一同隐去。两人站在城门前,再走五十米便可出城。

    今天出入城门的人比较多,守卫兵也毫不松懈,紧盯着每一个人出入城门的一举一动,丝毫不敢大意,看来刘海那件事影响了这儿的士兵。

    城门外把守着十名守卫兵,分别占据两旁,城门内也不例外,有着同样的人数看守着这儿的交通秩序。看着守卫兵忙得不可开交,廖云也就不打算让陈山过来打招呼了,选择了低调出城。

    “廖少爷!”一位检查出入证的守卫兵称呼道,看到廖云的那一刻,他像是喝了笑笑水那般,整个人温和的笑着面对廖云,笑逐颜开,不敢拦住他的去路,立马让出了道。

    廖云举起手中的令牌,亮在那名检查证件的官兵眼前,他眼睛一亮,慌忙道:“廖少爷请!”嬉笑着恭送廖云和杨羽出城。

    “按规矩来,这次本少爷的出城痕迹得留在本子上。”廖云指示道,气宇轩昂的划过了他的身影。

    检查出入城门证件的官员都还来不及回复,廖云和杨羽却已走远。廖云不想因他的身份打乱了这里的秩序,虽然贵族完全可以不用顾及这些,但这痕迹…相对来说,廖云很想留下。

    大韩府,忘忧亭。

    灵襄跟着燕园园走到了亭中,踩踏着,随风舞动长裙。灵襄拔下发簪,挥洒秀发凭风飞舞。

    凉风拂过,唤醒了地上的炫飞于亭中,环绕在灵襄身边,鲜艳的犹如蝴蝶那般活跃,随着灵襄的姿态繁花炫舞。

    燕园园静静地坐在石凳上,观望着灵襄在花雨中戏耍,看到她开放的样子,忽然露出羡慕的眼光。

    这时,灵襄舞尽,跑到石亭中来,端坐在石凳上。梳了一把头发,把秀发甩到肩膀上,笑对着燕园园。

    “等云回来了,咱们就去给你预定生日蛋糕。明天是你的生日,他会早点回来的。”灵襄安慰道,今早本该是给燕园园定制明天的生日蛋糕的,却因杨康的变故,改变了这一规律。

    “但愿吧…毕竟他很少早些回来。”燕园园叹息道,无奈的眼神注视着花丛,不知不觉有些失落。

    是啊,廖云每次出门办事,有哪次不都是深夜才归?恐怕今天…只能见到他的黑影。

    南区。秦歌和杨慧敏牵着手游荡在街头,乐逗着对方,玩得不亦乐乎。

    “陪我去拍卖会场看一看吧?”杨慧敏说道,拉着秦歌的手臂往拍卖会场的方向走去。

    秦歌不由自主地跟了几步,然而他并不想去,因为……

    “那个…明天是燕园园的生日,今天咱们得先把礼物给准备好,不然明天就赶不上了。”秦歌解释道,把杨慧敏拽了回来。

    “啊!你不说我都忘了,那咱们赶快去挑礼物吧,还好你提醒了我。”杨慧敏醒悟道,拉着秦歌沿着街边走去,东想西想,寻觅着。

    “这姑娘…记性怎么还是那么差啊…”秦歌心里无奈道,想着她那糟糕的记忆力,心里不由暗笑。

    挤在嘈杂的街道上,穿越在人群之中,无论前方的道路有何阻碍,两人的手始终都会紧紧地拉住。

    南城门外,半里路。

    廖云和杨羽步行来到了一片草坪地。嫩绿的小草散发着鲜香,破碎的岩石趴在草坪上俯视着群山。这条路,宽有二十米左右,这段路忽土忽草,有的时候还得踩踏过比人还高的莽草,一不小心还会被莽草划到肌肤,只因这条小路直走通往杨家村,然而走这条路的人少得可怜。

    “少爷,你热不热啊?”杨羽问道,汗流浃背。

    这条路廖云是第一次来过,他想近距离观望这里的一草一土,感受这份平凡。

    只听廖云淡淡说了声“热”,便继续前行。手掌不停地擦拭着脸颊,直冒汗水。

    这里没有外人,廖云不需要摆出贵族的气质。如果换一个角度去了解廖云,那么他就是两面贵族。

    看着廖云那么有劲,杨羽也没在说什么了。别以为廖云撑着一副很不在意的样子,其实他心里,还是很渴望一阵风的袭来。

    又走了几百米,廖云和杨羽穿过了这片草坪,走上了黄土路。

    在凹凸不平的黄土路上,廖云刚开始还很不习惯,不过走久了,也慢慢学会了适应。与其说这是他第一次来到这里,不如说他是第一次出城。

    以廖云当前的努力,他今后都不太可能会走出这龙城。即便他现在熟读《百家姓活》,有些事还轮不到他去办,他要做的,不是顶端而是最高峰。

    经过漫长的旅途,两人终于来到了拭目以待的,昨晚的事发地。也就是杨康所指的这片废墟,或说严重了些,不过这片草灰足以证明在不久前的确有一场火正凶猛地燃烧着路边的草丛。

    “从这片草灰中,你看到了什么?”廖云指着眼前,土路两旁的草灰问道,眼神中闪出一丝质疑而又坚定的肯定。

    杨羽走向前观察了一番,原地转了一圈,然后蹲在一旁,右食指点在草灰上,食指抹着一层草灰。杨羽实在不懂廖云为何会这么问,疑惑的眼神忍不住的闻了一下,但也没发现什么不对劲的啊?除了一片荒芜的草灰,还有什么值得留意的?

    廖云从杨羽的眼神中看出了他所看出的结果,便迈步向前,犀利的眼神扫荡了这里一眼,嘴角缩紧,似乎看出了端倪。

    “从场面涉及到的面积来看,这场火,似乎在进行一场灰化,而且,这个东西很坚硬或是…很特别。”廖云解析道,从场面来看,的确适合这种说法。

    杨羽听后似乎感知到了其中的奥秘,立起身来,重新认识了这片草灰。

    “你再看看这黄土,都裂开了,且与其他角落的黄土干燥度不一致。”廖云这么一说,杨羽立即明白了。

    “这块区域就是火源燃烧点!”杨羽指着一块干涸且裂开的黄土说道,高兴极了。

    只听廖云高傲的回了声“没错!”

    “你还看到了什么?”廖云又问,这可急了杨羽。

    “我糊涂,少爷你就别考我了…”杨羽很不好意思的说,自知这些对他来说很不擅长,且是些哑谜,很扎人心。

    “杨康说他是在这条路遇害的,毋庸置疑昨晚的事发地就是这!能制造出这么大的动静且足以杀害一个身怀六光的杨源大人,那么敌方或是集中了火力或是内灵完全压制于杨源。如果说这些都成立的话,那么这件事…很烫手。”廖云说道,眼神削点了一点儿神气,仿佛如他所说的,这件事或许很烫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