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章屠村
    人烟稀少的道路传来风的讥讽,举高的山崖把这里当成一条隧道。

    “对方既然能杀了杨源,那为何杨康能活了下来?”廖云疑问道,揣摩着这个疑点,感觉这一切似乎都不太透底。

    “的确很可疑。”杨羽说道,感觉廖云的思路很值得思考。

    “陈山说杨康是被人送到门外的,那也就是说,对方有意放过他,且让他回来把这件事通告给城中官员。”廖云眼里闪出一丝肯定,犀利的眼光重新扫荡了这里。

    这时,前方远处突然冒出一个人影。廖云质疑的眼光警示着杨羽,两人站到了一起,身高气傲,等待那位突来之客。

    一名男子奋力奔跑着,时不时往后看了一眼却不敢停下。匆忙的身影很快的,便能看清他的脸庞。

    许久,他终于看清了廖云和杨羽的脸,如同看到了救星那般激动,嘴巴合不拢,慌忙喊道:“救命!救命……”

    观测他的举动,廖云眼中涌动着一股疑问,不等他汹涌而来,廖云便自行迈步向前接应他的不传而来。

    那名男子的双脚终得停了下来,不过身体也趴到了地上,气喘吁吁。他仿佛看到了希望,能让他停下来的希望,这会儿,他只想好好地缓和气息。

    “你是谁?”廖云疑问道,紧盯着脚下的男子。他此刻狼狈得像个烂人,衣服破旧不堪,靴子也都破了个口子。

    “我是杨家村的村民,现在正有一帮强盗在村里抢夺东西,还杀了人!我们平民斗不过他们,所以我才跑了出来,正要到龙城求救。”那名男子解释道,缓缓爬起来,汗流浃背,从他急迫的眼神中看出了不像是在撒谎。

    杨羽一听急了,赶紧扶起了那名男子。“放心吧,我们是大韩府的人…”没等杨羽说完,那名男子居然……

    他嘴角露出一丝阴笑,眼神狠狠地注视着杨羽的肚子,蓦地!他一拳击中了杨羽的肚子,把杨羽推倒了两米。

    这一幕廖云看傻了眼,立即激发内灵,极速在右掌心凝结蓝灵,随后一道光束冲向那名阴险男子。

    那名男子灵敏地甩出了廖云的指定,站在一旁哈哈大笑。激发内灵,淡淡橙灵环绕在身边,伴随着他那虚假的笑声。

    杨羽咬牙切齿,忍着疼痛爬了起来,慢步回到了廖云身边。此刻,杨羽极度憎恨,恨不得立马把眼前那名阴险的男子给撕了,可自己刚刚在没有防备的时候被他一拳击中了肚子,现在已无力战斗,稍微聚气肚子就会隐隐作痛,难以激发内灵。

    “若杨家村真有抢匪,那么你是怎么活着出来的?若你说的都是真的,那么你的身份恐怕会比刚才的消息更加感兴趣。”廖云笑道,凝视着他的一举一动,本以为他只是个平民,不料身份却很是激动人心。

    “哼~”那名阴险男子轻哼着,眼神狡猾而又阴冷。“就算你知道了又能怎样?”

    “没事吧?”廖云关切问道,杨羽立即应了声“没事”。

    “四光?”廖云感觉有丝好奇,眼前这位来路不明的男子深深地吸引了他的好奇心。

    “你是什么人?”杨羽开口问道,悔恨、埋怨、激怒,一肚子怒火很想发泄出来。

    那名男子笑了,丝毫不畏惧眼前的廖云:“刚才我不是说过了吗?我是来打劫的!”虚假的笑意触及到了廖云的气息。

    “笑吧,这将是你这一生最后一次笑了。”廖云气宇轩昂道,双手凝聚蓝灵,身旁的蓝灵浓密而又闪耀。

    忽然,廖云身背凝聚红灵,蓝瞳闪烁,随后身背炸出一阵火花,火翼渲染了他的气质,宏伟的站在那名男子眼前。

    看来廖云是想速战速决,因为他刚才的话,引起了廖云的注意。

    只见那名男子禁闭双眼,睁开的瞬间染化了橙瞳,双臂缠绕着橙灵。又见他身后缓缓爬出一条甲虫,动荡的灵体凝成的甲虫很庞大,如同三灵体灵兽那般威武,伴随着他的笑声,爬到了廖云身前。

    甲虫微微展开翅膀,拍响着翅膀飞击向前,尖锐的两只梅花鹿角直冲廖云。

    廖云双脚一蹬,火翼腾空,躲开了它的撞击。杨羽则是侧身甩开了它的目标点。甲虫已认定了目标,不会把杨羽当存在。

    甲虫的眼睛如同火炭那般火红。全身呈现橙色,一共有八只脚。

    那名男子指着逃脱到高空的廖云,甲虫心血来潮,又朝廖云撞去,毫不犹豫,随着那名男子的手势言听计从。

    廖云首先凝结护罩护住了身体,其次快速凝结成一层冰盾挡在身前。

    蹦——甲虫的双角勇敢地撞击冰盾,发出一阵灵气波动,寒气从廖云身上散发出来,触及到了那名男子。

    兵盾虽硬,若一直顶着甲虫的角尖,迟早会被串通。廖云注意到了这个情形,心里一直拿不定主意。

    “冰再硬,也不过一个固体,它的原体还不是像水那般柔弱,即使凝固了体态,又如何?”那名男子讽刺道,嘴角暗笑,露出奸诈的眼神狠狠地冲向廖云。

    突然,冰盾发出一声碎裂,冰盾闪来一条裂缝的白光,寒噤了杨羽的眼神,缩紧了廖云的眉头。

    刹那间,甲虫完全顶碎了冰盾,从另一头穿了过来。

    “少爷!”杨羽焦急道,眼中倒映着甲虫冲破冰盾的那一刻。

    瞬间,甲虫凝固了。原来在甲虫突破冰盾的瞬间,冰盾立即融化成水,在甲虫的角即将触及到廖云的身体时,水浪瞬间泼到甲虫身上凝固成冰,止住了它的行动。

    “什么?”那名男子惊叹,眼中印着一只冰雕,那正是他所凝聚的甲虫,一个技能居然被冰给吞噬了。他惶恐不安,注视着高空中的廖云,目瞪口呆,不知所措。

    “冰水两性,一刚一柔;冰融即水,水寒成冰。这个道理,本少爷教你!”廖云心高气傲说道,高冷的身影缓缓落下,火翼拍响着,带来恐惧和威言。

    刚才那一幕可把杨羽给吓坏了,看到廖云是有意为之,这才松了口气。两人并列站在那名男子身前,似乎在问:服不服!

    那名男子看情形不利,心想逃跑,而又见廖云身后那对火翼,脸庞焦急地滑下一滴汗水,内心惶恐。

    “本少爷不想在你身上浪费时间!”话后,廖云伸出右掌凝聚蓝灵,蓝灵涌动在掌心,一触即发,蓝光直击那名男子。

    他先是凝结护罩挡在身前,不料廖云蓝瞳闪烁,让他感到畏惧,一个不稳,汗水滴落地面的瞬间,护罩被击碎了。他变成了个冰雕,散发着寒气,结束了。

    “走吧。”廖云淡淡说道,迈步向前,身影划过那个冰雕。杨羽听后立即跟上了廖云的脚步,眼神划过冰雕的瞬间,嘴角露出一丝微笑。

    “少爷,为什么不杀了他啊?”杨羽不解的问,想知道廖云的用意。

    “先留他在那,等咱两回去的时候再带回去细细审问。”

    “哦。那我们现在要去哪?”

    “杨家村!”

    杨家村,位城外一里,横塔山山脚。

    远远望去,杨家村才不过二十家,虽有山有水,稻田山地也养活了一个村的人,但如今…已成了一片废墟。

    房屋还在燃烧,火源早已蔓延村里每一个角落。小孩的哭泣声、狗叫声、老人的求饶声……遍布这个山脚。

    “我求求你们了,放过我的孩子吧!”一男人哭喊道,此时的他已完全失去了男人的气概。

    他只求放火之人饶了他那无知的孩子,可越是挣扎,越是血流成河。

    一共有三名黑衣男子在此行凶,不知是何缘故,一怒之下,本是无忧无虑的村民却惹上了一场血火之灾。

    熊熊烈火渲染了水色,房屋的倒塌声夹杂着哭喊声,狼烟撩撩。前来反抗的村中男人无不流淌在他们身前的血潭之中。

    “二龙,你到那边看看,绝不能留下活口。”一黑衣男子说道,那名名叫武二龙的黑衣人立即转身离去,前往另一角落监督火中的动静。武二龙在昨晚与杨康决斗时断了一只手臂。

    这时,廖云和杨羽来到了一亩干枯的稻田,眼中印着村中燃烧出的火色。此刻,廖云内心涌动着一股热血。

    廖云立即激发内灵,蓝瞳闪烁,火翼腾空,一言不语,扔下了杨羽,独自赶往事发现场。

    “快看,有人来了!”一黑衣男子惊叹。

    “杨二不是在前面把风的吗?怎么…”看着廖云的身影正往这边飞来,一黑衣男子慌了脸色。

    廖云注意到了那两名黑衣男子,可他并不打算把目标定在他们身上,而是那场烈火。

    廖云停在高空,双手合十,额头隐隐约约印着一块菱形寒冰图案,随着廖云凝气,蓝灵凝成无数块菱形冰块浮在廖云身旁。

    “呀——”

    廖云一声呐喊,额头上那块冰印震出白灵波动,荡漾了气场,震出一阵嗡嗡,让人难以承受那种干扰,那两名黑衣男子立即蒙住了耳朵。

    “他要干什么?!”一黑衣男子怒道,想一看究竟,便不宜打断他的动作。

    “万灵神坠——寒碎!”

    廖云蓝瞳闪烁,万灵神坠从腰间飞去,浮在廖云眼跟前。

    随着廖云释放的灵技,这里的温度开始降低,炽热的风在万灵神坠闪耀的瞬间,忽然变得寒冷。

    万灵神坠缓缓飞上高空,大概位于村的中部,随后,神坠散发着晶莹的冰碎,落入了火中,仿佛面粉飘落那般轻盈。大火被寒气压制住了,从熊熊烈火退烧至火尽升烟,最终连火烟都给了廖云几分面色。

    火退之后,村落如同废墟那般失落,烧焦的尸体所散发出的味道,深深地触及到了廖云的心灵。

    看着这片废墟没有一个活物,村民也都惨遭杀害,不知为何,他们要痛下杀手,二十多户人啊——被这场大火全给吞噬了。

    廖云不觉感到失落,若他一路飞行,或许还不至于看到这般惨景。

    这时,武二龙跑了过来,三人聚在了一起。“怎么办?”

    “万灵神坠?他是廖云!”一黑衣男子惊叹道,指着飞在空中的廖云。他的言行立即引起了廖云的注意。

    三人看着廖云的身影,无不惊慌失措,早闻尽帝国天才廖云的名声,今日一见,果真名不虚传。

    “你们——”廖云狠狠的使了个眼神,蓝瞳闪烁,万灵神坠回到了廖云的腰带上,怒吼声回荡在山脚下,犹如雷声震耳,让人听了毛骨悚然。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