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一章血刃
    当午,横塔山山脚,满是烧焦的尸体味、家畜味以及火材熄灭后的烟味,给人的感觉唯有悲哀和愤怒。

    廖云运用万灵神坠强化了灵技的面积以及冰屑的浓密度。目前虽已压制住了火候,却难以见到幸存者,此时的廖云,把质疑和愤怒,转向了那三名黑衣男子。

    放眼四周,村庄外围着一条河,像是一条水蛇盘在村在守护着这个小村庄。现在,木桥被烧毁,水也被木材所污染。河岸躺着多具尸体,那是起火时试图过河者的悲剧。村庄外尽是稻田以及菜地,本是无忧无虑的村民,不到一刻的时间却已人尽屋灰。

    “你们是什么人?为什么要屠村!”廖云怒道,乘风而下,沉重的身体落在这片草地上,河岸上。

    “既然你都看到了,那也没什么好说的了,出招吧!”一名黑衣男子直接给廖云下了道挑战书,眼神凶煞,冲到了两人身前,想单独挑战廖云,信心十足。

    那两名黑衣男子很懂道上的规矩,也都退到了五步之外。冷眼旁观,期待同伴的表现能博得此次行动的顺利。

    廖云跨步而来,蓝瞳闪烁,双臂缠绕着蓝灵,像是两条蓝蛇环绕在手上,火翼威风凛凛。他的嘴脸没有一丝温和,像是行尸走肉那般无控,直直冲向眼前那名黑衣男子。

    这时,杨羽赶了过来,看着眼前这片废墟以及廖云狂暴的身影,心里不禁起丝怒气。

    “听说过玩火**吗?”廖云神气问道,犀利而又高冷的眼神向对方传达了恐惧。

    “这家伙…太近了…”那名男子凝视着廖云的步伐,心里有丝顾虑。

    廖云毫不胆怯,无论眼前那根刺头有多尖锐,他都不能停下脚步。只有这样,才能渗透敌人的内心,代表恐惧传达胆怯。

    那名男子号称“落一”,是彦润凌的手下之一,擅长火技,这一次任务也是由他担任队长。

    落一激发内灵,身旁聚来点点红灵,随后凝成小火点悬浮在肩上,脚下显出直径为三米的红印,燃烧着火焰。右手掌汇聚白灵,一刹间凝成一把大刀紧紧地握在手中,耀眼的白光从刀身闪来,让人难以直视它的光辉。

    “听闻天才廖云与众不同,五灵台榜更是传遍天下。照顾像你这样的客人当然得…一起上!”落一说道,身后的同伴听到后纷纷为他感到失望。

    三人对廖云也都略有耳闻,相比之下,廖云高出他们一个境界,也就意味着单挑不会有满意的结果,既然这样,唯有合力出击,方能站到便宜。

    “二龙,上!”杨二淡淡说道,随后两人聚在落一左右。

    武二龙激发内灵,身旁聚集红灵炫飞两步之内。双掌合十,随后双掌拉出一把三尺长剑。此剑剑身纹有一条红龙,龙身燃着烈火。武二龙右手握住剑柄,左手捏住剑刃往剑锋推去,同时擦去了火焰,随后剑刃闪着红光,红瞳闪烁。

    杨二激发内灵,蓝灵紧密环绕在身旁,一条蓝光圈在腰上,时而紧时而松。伸出右食指指向廖云,随后蓝灵环绕在右手臂上,往掌心凝聚,最终凝成一把三尺长剑握在手中,剑刃印着他的眼神狠狠地指向廖云。

    “不知为何,近来总是有很多疑问充我的入脑中。刚才我好像听到有人叫二龙对吧?”

    廖云问道,此刻已来到三人身前,直高的身影对诗着三人的眼神。那是恐惧的征兆,本火欲身却寒渲了气场。止步的那一瞬间,身上所散发出的寒气,远胜于冬夜里的风雪。此时,廖云的双掌已冻成冰,脸上没有一丝温意。

    武二龙突然一剑刺去,剑锋即将刺入廖云眼球的瞬间,被廖云一手抓住了剑刃,这一刻,廖云没有眨过眼。廖云的手掌结了一层冰,挡住了利刃,护住了掌心。

    这一幕,令武二龙咬牙切齿,试图拔出剑刃,却被廖云死死拉住不肯松开。武二龙无奈而又焦急,脸上不觉划下一滴汗水,眼神也不再坚定,心灵开始动摇。

    廖云甩开了武二龙的脸,嘴角露出一丝微笑,反而给了武二龙压力。

    落一用眼神暗示了两人,诡异的动作被廖云看在了眼里。随后三人一同凝聚灵气于掌心,一声呐喊,伸掌的瞬间光束冲向廖云。

    廖云瞬间凝结一道冰盾挡在身前,两束红光加上一道蓝光,虽然三人的内灵低于廖云,但合力出击便能与五光的廖云对诗。

    三人缩紧了眉头,咬牙切齿不敢泄气,再而齐步推前,把廖云步步逼退。

    冰盾散发出的寒气决定了廖云的能耐,越是散烈,就表示廖云越是紧张。从当前的寒气来看,廖云虽在坚持,脸上并没有认怂,但实际上已不是三人的对手。

    廖云忽然展翅而飞,甩开了三人的光击,三束光失去了冰盾的相对,从而直击远处的山脚,远远望去,崩出一个小坑,震响山脚。这一仗,让杨羽有些担忧了。

    廖云往后飞跃,落在了杨羽身前。三人收纳灵气,缓缓松了口气,为刚才的小小成就感到自豪。

    “论单挑我们的确不是你的对手,即便你再厉害,也敌不过我们三个人。”落一傲气道,看低了廖云的实力,以为三人只要合力,便能击败廖云。

    杨羽听后十分不满,立马就翻了脸。“你们别高兴得太早了!”说着就是狠狠地指着那三人。

    廖云倒是不慌不忙,尽管刚才失了一手,也并不会给整个局面带来太大的影响。

    “我倒要看看,是你们人多还是我的剑多!”

    说着,廖云双掌汇聚,在掌心凝聚蓝灵,凝成一颗闪炫蓝色灵珠。随后,廖云一口吞下了那颗蓝珠,一眨眼的功夫,额头闪出一块菱形印记,蓝瞳闪烁。身上散发出一股强烈的寒气,让杨羽不得不跑开了廖云。

    环绕在廖云身边的蓝灵随着廖云的心意凝成一把把寒冰剑,不一会儿,十把寒冰剑呈现在廖云身旁,剑指前方。寒冰剑的出现冷却了气场,廖云五米内的小草都被冻住了,廖云也随之冷白了脸。

    “寒冰剑刺!”

    廖云一声呐喊,右食指指向三人。寒冰剑随令极发,同步朝前方刺去。

    这时,武二龙往前迈了一步:“让我来!”

    武二龙右手握剑,随手耍了一个剑花,剑花留下了十个剑影。武二龙红瞳闪烁,剑影如获新生,立即活跃在眼跟前。

    武二龙剑指廖云,十把剑影极速飞向前去与寒冰剑对诗。虽是剑影,实而可触,与实物无异。

    两人分别操控着寒冰剑与剑影,两种利剑炫飞于空中相互搏斗,剑刃刮击出叮叮声深入了旁人的心。争先恐后,不分上下,其余人唯有祈祷或鼓劲,互不干扰。

    “二龙,坚持住!耗光他的灵力!”落一鼓劲道,遇到这种局面,他也不好揣摩谁会赢得胜利。

    廖云嘴角露出一丝微笑,眼神颇有得意。十把寒冰剑随着廖云的心意,剑柄突然聚拢,围成一圈,加速运转,地撞击剑影。剑影被寒冰剑地击打,从而不敢靠近,胆战心惊。

    “什么?!”武二龙目瞪口呆,眼看着剑影一把把被撞为乌有,心急如焚。

    寒冰剑击散了剑影,随着廖云的旨意,突然分散开来,剑锋指向武二龙,一同刺去。

    “退后!”落一喊道,推开了武二龙,独自握剑凝聚护墙挡在前面。

    那道红色护墙以落一手中剑锋为中心点,扩张为一张五米边缘的正方形。

    寒冰剑刺到了落一凝结的护墙,剑被挡住了去路,但它不想放弃任何突破的希望,坚持不懈。

    这时,廖云忽然感到不适,精神有些疲困,体内灵力也随之大减。“不行,得速战速决。”廖云默念道,顶住疲困,不可分心。

    “我不管了!”

    杨二喊道,看出了当前局势对我方十分不利。握紧大刀,随着脚步的奔狂,刀口奔向廖云。

    杨二的举动并不让廖云感到烦恼。“少爷,让我来!”杨羽从身后跳出来,挡在廖云左侧前方。

    杨羽激发内灵,白灵飞旋,双手合十,从掌心缓缓拉出一把长剑,握在右手,剑指杨二。

    “你这小人!居然敢偷袭我家少爷!”说着,就冲向前去,与他拼剑。

    “你一个三光的小子叫什么叫?叫二爷!”

    杨二怒了,一刀砍去,杨羽不慌不忙,灵敏地闪步躲开了这一猛砍。

    杨羽一个侧身向杨二刺去,幸好杨二反应快,用刀刃幸运的挡住了剑锋的刺入。

    杨羽挥起杨家剑法,神速出击,对此剑法陌生的杨二自然难以提防,瞎招乱式被逼退十多步,想与杨羽拉开距离使用灵技,却又难以脱离他的招架,一时不敢分心。

    落一凝神聚气,想与廖云拼一拼灵力。经过刚才的,廖云已消耗不少,若与他再这样耗下去的话,那么将会有不可避免的事情发生。一时拿不定主意,又不敢分心到杨羽身上,全神贯注,与落一就这么先耗着,等待最佳时机。

    这时,武二龙突然含笑而来,离廖云越走越近。右上握剑,狠狠地指向廖云,表情得意而又阴深。“呀——”

    廖云恐慌,若不及时收手恐怕只能任由他的剑刺入自己的身体。

    廖云立刻放弃了给寒冰剑续灵,伸出右掌极速凝结冰盾挡在右侧。冰盾挡住武二龙剑锋的瞬间,落一的剑锋杀出一招剑气,在廖云毫无防备之时直击廖云左臂。

    剑气划过杨羽眼边的瞬间,给了杨羽深刻的印象。

    廖云被剑气击中,左臂突然感到一阵裂痛,感觉骨头都快要碎了,不觉苦喊一声。

    “啊——”

    “少爷!”杨羽惊恐万分,忘了身前的敌人。

    趁杨羽不慎,杨二的大刀深入了杨羽的肚子,穿到了身背。

    冰盾忽然碎裂,武二龙破冰而入。武二龙的身影划过冰块,冰块落到地面的瞬间,武二龙的剑锋刺在了万灵神坠身上。

    万灵神坠突然而出,替廖云挡住了这致命一击。

    “自己都顾不了还管别人死活?哈哈哈~”杨二不停地奸笑,狠狠的一脚踢在杨羽肚子上,把杨羽踢出一米外,拔出了那把红刀,不停地滴下鲜血。

    杨羽流淌在血泊之中,无助的表情微弱地笑对着廖云,看到廖云没什么大碍,他也就放心地闭上了眼睛……

    大韩府,忘忧亭。燕园园和灵襄坐在亭中已有很长的时间。

    “眼看太阳也都要赶回家了,他也应该要回来了吧…”燕园园仰望天空,看着太阳正赶着下班,一时念起了廖云,心里不觉感到有些孤独。

    “云啊云~你怎么还没回来啊?好无聊啊~”灵襄趴在石桌上发牢骚,忽然感觉精神疲惫,想睡去而又坚持着,因为她一直都在安慰自己,廖云很快就会回来了。

    燕园园走在石亭的石阶上,眺望北方。听风声,看花落,等日落,待君归。

    “我们之间的约定,希望你不要忘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