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三章杨羽带来的恐惧
    大韩府,忘忧亭。

    韩钦搅拌着风声,踏进了亭门,惊起四处逃串。燕园园目迎,灵襄却已睡着。

    “爷爷。”燕园园轻声问候,扶着韩钦坐在了石凳上。

    韩钦看着熟睡的灵襄,微微一笑,轻哼了一声。“你也坐吧。”

    话后,燕园园也坐在了石凳上,从她脸上看到了忧愁,然而听不到她的心声。“爷爷,少爷去了那么久都还没有回来,我看杨康…”话音未落,韩钦挥起手掌打断了她的话。

    “你要相信他,无论在什么时候,这也是他希望你能做到的。”韩钦说道,放松了脸颊。他毫不担忧廖云的安慰,因为以他对廖云的了解,足以能让他放宽心。

    自从她看到杨康的模样后,就已肯定了这件事情的严重性和危险性。看着廖云离开的身影,她心里不由紧张起来。这种担忧,成了她日常的一种习惯。

    廖云很倔强,无论在做什么事情都很逞强,不达目的他绝不罢休。唯一能让人担忧的,恐怕就是这一性格了吧。

    “国老,我回来了。”

    亭外传来刘管家的呼喊声,从脚步声听出了他的焦急。

    几息后,他来到了亭中,站在韩钦身前。气喘吁吁,看来他没有给自己的机会,这一路走来,肯定有收获。

    “喝杯水,先休息一下。”韩钦和气道,竟然帮老刘倒好了一杯茶水,递给了老刘。

    “谢谢国老。”

    老刘荣幸,能与主人同和一气,这份信任寄托了二十年来的不凡友情。他虽身份卑微,但在府上,他却是韩钦的左膀右臂,深得韩钦的信任和拥护。

    老刘缓缓喝下了这杯茶水,缓了几口清风,擦干了脸上的汗水,焕然一新的笑脸正准备向韩钦报告。

    “我到杨源大人府上看了一圈,他的确不在府里。”老刘禀报道,话声有些轻细。

    “今天的政会他就没来,请假条上写着是重病。不在家…他还会去哪?”韩钦思考着,眼珠沉思转个不停,顿时重视了杨康说过的话。

    “听府里的管家说他昨晚是回老家了。”

    老刘这一言震到了韩钦,一脸茫然,顿时慎重了杨康之言。起初韩钦不相信杨康的话,是因为那张请假条,以杨源的德行是不会向皇尊说谎的,从老刘这一盘查,看来这整件事情早已命定,而且还很生疑。

    这时,天空划来一个不明物体。韩钦感应到了万灵神坠的气息,立马站起身来仰望天空,瞪着它,直至它飞到亭中。

    韩钦伸手接受了万灵神坠的投奔,它散发着寒光,冷落了韩钦的气息。

    “万灵神坠?怎么会?!”韩钦一脸茫然,惶恐之时无意间眉头缩紧。“神坠空间有内容!”一声惊讶,把灵襄都给吵醒了。

    燕园园和老刘赶紧聚了过来,围在韩钦左右,凝视着神坠,脸庞不由寒缩,眼中动荡着好奇。

    韩钦激发内灵,红瞳闪耀,双手聚来红灵,随后缠绕着神坠,使得神坠浮起来。红灵来回穿入神坠体内,像是在寻找什么。

    原来那是感知灵技,运用灵气探查神坠体内的空间的内容。果不其然,韩钦好奇地嗯了一声,看来是发现了杨羽的存在。

    “放出来。”韩钦轻声念道,神坠随念而行,把杨羽吐了出来。

    神坠发出一道蓝光,一阵蓝灵散落在地上,隐隐约约凝成一个人影。慢慢地,得以看清了杨羽的脸,众惊。

    “杨羽?”灵襄惊叹。当她迷迷糊糊地醒来之后看到伤痕累累杨羽,不由目瞪口呆,仿佛在做一场噩梦。

    “杨羽怎么会变成这样了?那少爷呢?”燕园园急问到,眼眶憋出了泪,心急如焚,双手紧紧握住坐立不安。晶莹的眼眶凝视着韩钦,此刻,她已滑下了泪,心里想着的全是廖云,默默为他祈祷着,感觉心都快跳出来了。

    “怎么办?怎么办?云肯定出事了!不行,不能在这坐着,我得亲眼看到云平安才行。”说着,灵襄摇摇晃晃地站了起来,一个不稳往亭外冲去。内心恐慌,生怕廖云有什么好歹来,奋不顾身地奔跑,燕园园抓都抓不住。

    “公主!”韩钦一声大喊。他知道,杨羽重伤不醒,廖云生死未卜,灵襄和燕园园也都是廖云的心爱女子,以她们的角度去想,灵襄的举动也在情理之中。

    刘管家直接冲上前去张开手拦住了灵襄,让她无处可去。

    “你快给我让开!”灵襄生气了,试图掰开老刘的手,却无济于事。终于在老刘的双臂下,哭出了声,蹲在地上,头紧紧的贴在腿上大哭不停。

    韩钦无奈,老刘更是不知所措。可情急之下,应该先将杨羽送入医院治疗再去寻找廖云,哭泣解决不了问题。

    这时,秦歌冲进了忘忧亭,他随着灵襄的哭泣声跑来,神色慌张地跑到了灵襄身前。

    本来想问问她发生了什么,抬头却看见了韩钦,从而以成熟的心态跑到了石亭之中。

    来到石亭的台阶时无意间看到了杨羽躺在地上全身都是血,于是心急了,心里顿时生出了多个疑问,连忙把视线转向了韩钦。

    “杨羽?!大国老,发生什么事了吗?”秦歌算还稳得住气,看到燕园园也活在泪声中,心里直毛发寒,一脸茫然。

    “现在来不及解释了,你马上带人去一趟城外,就是通往杨家村的那条路,马上去找云儿!”韩钦急忙道,吩咐秦歌。因为他信得过秦歌,以廖云和秦歌的交情,目前由他去寻找廖云最适合不过了。

    秦歌急忙回了声“好”,便匆忙转身离去。

    “一路当心!若遇到突发情况来不及应付就赶快回来!”韩钦严肃道,叮嘱着。

    只听秦歌的背景回了声“好!”他便继续奔跑,冲出了忘忧亭。

    “老刘,快去叫下人过来把杨羽带到医院治疗!”说完便气质熊熊地离开了石亭。刘管家跟在韩钦身后,两人一并走出了忘忧亭。

    刘管家往后院走去,而韩钦却独自一人去了府门,看来他是要出门了。两人沉重的脚步离开了忘忧亭,留下的只有蹲在地上哭泣的灵襄和坐在石凳上的燕园园。

    “看好门,不要让公主和园园出去,切记!”韩钦严肃叮嘱看门的家丁,那名男子不敢不从,立马应了声“是。”之后,韩钦大跨出门,的脸颊,严肃的眉头直冲大十字。

    韩钦知道,他们一定是遇到了不可避免的事件,以廖云的性子,保护他人逃出险境也是意料之中。

    这个风声,打破了韩府的安宁,带给人的只有赤心的恐惧和忧坦。

    南区,常来客栈,二楼。

    “二皇子,请。”屋内传来彦润凌的招呼声,嘻嘻哈哈的语气看来是有好事发生了。

    “彦元帅,事情进展得如何了?”二皇子王昆问道,与其同乐,举杯同欢。

    两人正在吃饭,桌上摆了四道菜、一壶酒、两个杯子、两对碗筷,屋内就两人,门外有手下看守着。

    “一切顺利,估计廖云现已身负重伤。”彦润凌喜道,边笑边吃菜。

    “廖云有伤在身,也就说明了他将不会在成年礼当天突破到六光,那么这根心刺就可不必担忧了,哈哈哈~”王昆大笑,看来事情如他所愿,一切都在正轨。

    “让四个手下扮演盗匪将廖云重创,把杨源之死推到他们身上,这么一来,事情就已命定了。以屠村激发廖云的狂意,从而捧他毁尸灭迹,杀人灭口,哈哈哈~”彦润凌一阵笑声与王昆共鸣。两人此时快活得大笑不止。

    “彦元帅神机妙算,一握心机,高!我敬你一杯!”说着,王昆举杯敬酒,两人又是快活的一杯,整间房内充满了欢笑声。

    “那个…今天怎么没见子如姑娘啊?”王昆疑问道,忽然想起了彦子如。此刻的他脸上发红,看来是喝醉了。

    “子如逛街去了,也许过一会儿她就会回来了吧。二皇子,来,咱们再干一杯!”

    说着,又是举杯又是欢笑,无忧无虑。看来这次酒话,或许也是彦润凌的意料之中吧。

    皇殿门前,韩钦的身影立在门外。他正慢步走进去,笔直走向君与殿左通道门。

    突然,一名影士出现在大门上的通道廊,留下了他那阴冷的身影。他在看着,注视着每一位走进皇殿大门的人,无论身份,无论权势,都躲不过他的眼睛。若韩钦回头抓住他的身影,那么回头后能看到的,将只是一团黑气。因为熬夜影士的实力,你永远也猜想不到,见识过他们的厉害的人只有一种人——死人。

    韩钦正往皇尊的书房走去,因为以韩钦对他的了解,阳时四刻他必定会出现在书房中。出了这种大事,当然得向上级通报一声,且获个执行令让他亲自去办。

    酉康区(龙城东南区),秦府。秦府急匆匆地回到了府上,直冲中院。

    “哥,你回来啦!”秦子夏问道,这会儿正拿着一本书,坐在中院的一颗大石头上。看到哥哥回来,高兴的从石头上跳了下来。“呀~”

    秦歌哪来的时间管小夏?不闻不问,坚定的身影朝大厅走去。小夏见他那讨人厌的身影,顿时闷着气,坐在石头上看起了书,用书挡住了脸,懒得理会。

    “影士出来!”秦歌抬头一声大喊,神气十足,坚定的眼神注视着房顶。

    突然,房顶隐出五名影士,全身黑魆魆,犹如黑炭,唯有眼睛与众不同。他们身上散发着黑气,仿佛邪恶之气焕然,让人看了心里发冷。

    “保护本少爷出城!”说着,秦歌转身而去,不留下任何的解释,只给了他们一个背影。

    话后,影士从房顶跳下来,落在地面的那一刻,竟没有听到一丝作响,脚步轻得像根羽毛,行动神速,眼神阴深恐怖。他们效忠于秦府——秦坤。

    秦歌的身影划过秦子夏的那一刻,她不由偷偷看了一眼,暗地里给他露了个鬼脸。她无意间注意到了他身后那五名影士,忽然疑惑不解,露出那萌萌的眼神,右食指指着嘴唇,两只小眼睛闪亮的眨呀眨。

    影士的身躯与常人无异,要说不同之处,常人输在了气质上,以及外貌和性格。他们也不是天生一身黑躯,而是加入了影士军团,便改变了一切。

    他们不是不会说话,他们只会用行动告诉你。

    横塔山,杨家村。

    山脚之下,狼烟撩撩。听那废墟之中死灵的哭泣声,看那青田绿野的凄凉色。一火焚村,一念成冰。

    廖云躺在草地上,躺在罪恶灵魂的鲜血之中。他以正义制裁邪恶,以生命抵抗外侵,却忘乎所以,从来都没有好好考虑过自己,在面对战斗的时候…他是孤独的。

    他只是有些虚弱,他只是困了!他…就想睡一觉,等待梦中那个人,来把他唤醒。

    大火赶走了灵兽,现在这里十分安全,也十分安静,或说是个很不错的地方,可以用来睡个。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