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四章夕阳下的疑题
    大韩府,忘忧亭。

    “一指天南望北迟,燕山落日不终归。云…你在哪儿?”

    燕园园站在亭外,灵动的眼睛观望着日落的足迹,她坚守着每一刻的阳光。沉静的心态伴随着她的姿势,她相信日落的阳光会照到廖云的脸上,等来的将是一个完整无缺的身影。

    日落西山,照红了大地,龙城被夕阳所渲染,给人一种可叹而不可追的心情。

    灵襄垮着脸,静静地坐在石凳上,伴随着她的只有焦虑和恐慌。经过泪的洗语,她终于安静了下来。

    南区,南城门。

    秦歌带着五团黑气随风而来,以秦歌为首,六人降落在南城门前。划过天边的那一瞬间,带给人们的尽是好奇和胆怯。影士上一次在南城露脸的时间是在十年前,而这一次的行动不由让城民胆战心惊。

    影士飞行状态是运用化气灵技,将自身化作一团黑气之后飘入天空,随意而行。

    南城守城武将陈山见到了这一幕,赶紧从城门之上的远望太跑了下来,慌慌张张的来到了秦歌身前。

    “秦少爷,您是要出城吗?”陈山问道,不敢抬头,因为影士的眼神会让他感到恐惧。不仅如此,每一个初见影士的人,心中难免会留下这阴深的一面。

    只听秦歌丢下一个“对”字,身影便划过陈山的眼球,一阵黑气弥漫过他的身旁,不由寒心一惊。

    陈山、南城守卫兵、出入城门的民众纷纷目送秦歌和影士出城。经历过十年前那场兵劫的城民都清楚,影士与其他兵种不同,他们的出面必将有大事发生。

    “秦歌他们这是要去哪?”芗兰在街边自言自语道,好奇的心勾走了她的脚步,不知不觉跟到了城门前。

    见到出城登记员的身影后忽然醒悟,一脸茫然。“哎呀!我没出城证!怎么办?算了…还是回去吧…”这才挽回了脚步,无精打采的回头离去。

    她就是好奇秦歌的去处,见到影士的身影之后更加好奇,她还是第一次见到这种场面。

    西区,杨府,兵部大臣杨源的府上。

    杨慧敏冷落的回到了府上,跨越大门的那一刻,嘴里还对秦歌念念不忘。“臭秦歌,一句话都没留下就把我一个人丢在大街上,太过分了!”

    “小姐,您回来啦。”杨管家问候道。他穿着老旧的深蓝色衣服,嘴上满是胡须扎人得很,说话声也有些微弱。他入府已有十多年了,年龄还大于杨源,黑发夹杂着白发,沧桑的脸庞看出了这些年来他为杨府所付出的辛劳。

    只听杨慧敏轻应了声“嗯。”便继续走去,看这路子和她那忧愁的表情敢判定她是要去后花园。

    “小姐,刚刚大韩府的刘管家来过。”杨管家说道,如今杨源不在府上,府上的动态还得告知杨慧敏为好。

    “刘管家来干嘛?”杨慧敏立即停住了脚步,转身问道,好奇地眼神注视着他。

    “就是来问问老爷在不在家。”杨管家回道。

    “噢。”杨慧敏毫不在意这个问题,以为就是单单的探望而已,也没什么可问的,说完便回头离去。

    皇殿,皇书阁。

    皇书阁是每一代皇尊看书的地方,是一件十分宽阔且华丽的房间。

    书阁之内不允许摆放与书无关的物品,之所以当你走进书阁的那一刻,所能闻到的、看到的全是高高的书架和清新的智气。

    书架以半圆形态,以木桌为圆心,书架高有两米。书籍摆放有序,每一个框架下都标志着书籍的名称。这里严禁外人进出,没有皇尊的批准,凡是擅自者,将以罪名被判处死刑。

    此刻,皇尊正坐在书桌旁的棉垫上看书。书阁外把守着两名男子,他们着装相同,手无寸铁,严肃的身影立在哪儿闻风观侧。

    这时,韩钦快步走来,他的身影已成功地到了侍卫的眼中。

    “进去通报一声。”韩钦轻声说道。话后,一名侍卫回了声“是!”便转身小心翼翼地推开了房门,随后轻手轻脚地走进书阁,转身间随手关上了房门。

    “皇尊,大国老求见。”那名侍卫鞠躬说道,语气强硬。

    “让他进来。”王庭筠批准了,把书合上,放在了桌上,这才抬头看了他一眼。

    随后那名侍卫回了声“是。”便转身出去了。

    “大国老,请!”那名侍卫为韩钦开门,鞠躬目送他入阁。韩钦走进书阁大门的那一刻,门立即被关上了。

    “皇尊可忙?”韩钦问道,其话意是不好意思打扰了。

    “不忙,您有什么事吗?”王庭筠很是尊敬他,开口就已降低了身价,以笑相待。

    “今天,云儿的侍从杨羽——带来了个重大讯息。”韩钦了脸,严肃的眼神触及到了王庭筠。

    “您说。”王庭筠忙问道,随着韩钦的表情,脸色巨变,好奇而又质疑。

    “昨天晚上,云儿带回一位身负重伤的同学,今天早上他醒来之后,口中吐出一个死亡讯息。”韩钦惶恐的眼神紧盯着王庭筠,给了他焦急而又疑惑的心情。

    “死亡讯息?”王庭筠惊叹。

    “杨源死了!就在昨晚!”

    这一言震到了王庭筠,顿时让他惶恐至极,张着嘴巴气喘吁吁。“到底是怎么一回事?您可查清楚了?”王庭筠还有些不想面对事实,以为这件事根本就不可能发生,以杨源的性格是不会装病的,而韩钦的话又不得不信,这让他心慌了,脸色发青。

    “我让云儿前去调查,结果等来的——却是另一个恐惧!”韩钦皱起眉头,此时此刻他的心灵也受到了波及。

    “快说!”王庭筠急了。

    “云儿的随身侍从回到了府上,然而见到他的那一刻,他已伤痕累累,血流全身!”韩钦继续道。

    “什么?!那廖云呢?他怎么样了?”王庭筠听到杨羽的讯息后,无不担心起廖云,边急边问。

    “云儿生死未卜,我已让秦歌前去寻找,相信很快就会有结果。”说到这,韩钦毛骨悚然。

    “希望他没事…”王庭筠感叹,被韩钦这一席话给抖了一下,现在整个人都坐不安了。

    “难道您就没有听出问题来吗?”韩钦问道,严肃的眼神紧盯着他的眼睛,似乎还有重要的事还没有出口。

    “杨源为人刚正不阿,入政十五年来更是没有一记污名。按理说他应该没有仇家的,那么…杀他的人会是谁呢?”王庭筠解析了杨源的为人历史,为他的死讯深深的质疑。

    “您可别忘了十年前长渊林兵临城下的那一幕。”韩钦提示道,冷缩的口气寒风刺骨,深深地刺入王庭筠的心,陈年旧事仿佛一场电影快速地划过他的大脑。

    “你是说彦润东?”王庭筠惊叹道。随后补上:“他不是死了吗?”

    “您可别忘了他还有个弟弟——彦润凌!”

    韩钦这一言终于让王庭筠脑洞大开。王庭筠意识到了这次谈话的重点,重点就在于这个人名的突然出现。

    “这件事您赶快查清楚,绝不能让十年前那场兵劫重见天日!”王庭筠严肃道,语气坚定。

    “皇尊放心,老臣定能查清此事。”韩钦低头回道。

    “本皇记得杨源有个女儿吧?”王庭筠叹气道。

    “嗯,今年刚好十八岁。”韩钦明白王庭筠的意思。

    “这件事先别让她知道为好,等事情水落石出了再告诉她。”王庭筠深深地叹了口气,表示怜悯她的命运。

    两人此刻同处在忧愁和焦虑的心情下,过了很长一段时间,韩钦也没打算离开,反而坐在了地上,与其消极。

    “十年了,她还好吧?”韩钦突然问道,打破了书阁的安宁。

    韩钦这一言让王庭筠心中有了定数,他忽然想到了一个人,那张面孔仿佛让他回到了十年前。

    “唉~”王庭筠深深地叹了口气,表示不想回答这个问题。

    “有她在,恐怕尽帝国永远都不会真正的安宁。”韩钦说道,松了口气,似乎在暗示他什么。

    “或许吧~但起码现在不会。”王庭筠坚定的眼神回复了韩钦,他的做法或许是的错误,但他从未想过要走回头路。这是一个秘密,原本只有三个人知晓,但现在,唯有他两还在维持。

    城外,半里山,昨晚事发地。

    影士随着秦歌一路飞行而来,当前正踩在那片草灰之中。远观四方,却见不着一个人影,只见荒野土路、高山绿木。

    “不在这?”秦歌好奇道。凭他的知觉感觉到廖云肯定来过这里,然而这里却没有他的影子,这让他很是不解,心里又多出一个疑问。

    这时,影士有一丝反常,两名影士不问秦歌批准竟擅自行动,悄无声息地往前走去。秦歌注意到了那两名影士的举动,盯紧了他们的去向。

    “有人!”秦歌惊叹道,眼睛一亮,立即追了过去。

    “嘿…还是你们眼睛溜亮。”秦歌夸赞,对那两名影士赞不绝口。

    “死了?”

    秦歌看着躺在地上的男子,他全身冻僵。从他的体温和尸体旁的动态看来,能判定他是被冰冻过,而秦歌在这个时候能想到的人就只有廖云,那么事情就有头绪了。

    “步行前进!”秦歌指示道,急匆匆地往杨家村奔去。影士随意而行,紧跟着秦歌的脚步,寸步不离。

    横塔山,杨家村。

    终于等到了日落那半个脑袋,它羞涩的躲在山顶上,只露出半个脑袋。

    秦歌穿过山谷,来到了杨家村境内。众人第一眼看到的是那遥远的废墟。

    秦歌被眼前这一幕被迫奔驰,大步踩过田园来到了这片神秘而又震叹人心的村落。

    “这里怎么会变成这样了?”

    众人从孤烟中探闻到了烧焦的人味,就在众人沉在感慨之中,影士首先发现了廖云的行踪,很自觉的走到了廖云身旁。

    远远望去,廖云就静静地躺在草地上,之前的冰阵溶解后恢复了这里的原貌。

    “云?!”秦歌注意到了廖云的存在,奋不顾身地向廖云跑去。

    不久,六人围着廖云,蹲子。秦歌着廖云的脖子,“还有呼吸。”又观察着他的身体,“也没有外伤。”

    秦歌很镇定,在面对这种情况下。“云!”他摇晃着廖云的身体,试图把他摇醒,可是没有成功。

    “那三个人是?”秦歌注意到了那三名黑衣男子的尸体,“带过来!”秦歌一声大喊,对影士下发了命令。

    三名影士化作黑气,三道黑影划过,把三具尸体给吸了过来,完整无缺的躺在秦歌身前。影士以黑气为灵态,以黑为体。

    秦歌分别试探了那三名黑衣男子的脖子,看来都已断了气,尸体与刚才在半里山遇到的那具一样,都是被冰冻过的。从而可以断定是廖云所为。

    “把那三具尸体以及在路上遇到的那具一同带回!”话后,秦歌小心翼翼地把廖云抱了起来。

    秦歌沉重而缓慢的背影被最后一丝夕阳照出了影子,他们之间存在着不可替代的友谊,当发生了这种事情,活着的一方会是什么样的心情?只有他们心里清楚。或许夕阳知道,但它不会告诉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