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五章夕阳后的松懈
    皇殿,皇书阁。

    韩钦在书阁内一坐不起,夕阳以告别西山,两人开始少话,默视着对方,不知该说些什么。

    “天色也不早了,那老臣就先回去了。”韩钦说道,静候批准。

    只听王庭筠诚恳的“嗯”了一声,他便微微起身转身离去。

    房门隔绝了两人的身影,他们之间存在一个秘密始终让人耿耿于怀,或许还是一个能转变国运的天机。

    南区,常来客栈,二楼。

    彦润凌房内传来欢笑声,以酒伴奏,畅言欢笑。

    这时,楼梯间传来彦子如的脚步声,平淡而又沉稳的身姿,她正慢步走来。

    “少主。”守在门外那两名手下恭敬问候道。

    “开门。”

    “是。”

    话后,门被打开了,彦子如看到了房间内的内容,跨进房间的那一步,一股酒味刺鼻而来。

    “哇~叔叔,你们喝了多久啊?”彦子如无奈道,委屈的用右手捏着鼻子,差点就喘不过气来了,那股味道对她来说简直就是一种毒死。

    “你回来啦。”彦润凌淡淡问道,然而王昆的反应出乎意料。

    王昆见到彦子如的那一刻,立刻放下酒杯连忙站起身来。“子如姑娘。”他笑对着彦子如,眼神中充满喜庆,仿佛看到了朝思暮想的人。

    听着王昆打招呼的语气温和可听,彦子如不禁对他微微一笑。这一笑,深深地醉倒了王昆。

    “二皇子,您喝醉了?”彦子如问道,看着他那红彤彤的脸,不由好奇。

    “哦…是啊!醉了…”王昆结巴的语气得以瞒住了他对彦子如的态度,或装成一个醉人,才得以放大胆量正视她的眼睛。

    他从第一眼见到彦子如的时候,就已深深地喜欢上了她。

    “如果没事的话,那子如就先回房了。”彦子如温和道,甜甜的嘴唇轻轻抿了抿,给王昆留下了最后一丝笑容。

    “好,你回去吧。”彦润凌说道,话后,彦子如转身离开了房间,门被关上了。不久后,又听到另一间房门打开和关闭的声音。

    彦子如转身的那一刻,她的容貌及气质早已被王昆收纳入心中。此时此刻,他还对那个身影念念不忘,顿时分了心,没了酒意。

    “二皇子若是喜欢子如,何不以年轻人的身份去追?”

    彦润凌早就看出了他的心思,只是不想太揭穿罢了。彦润凌这一言表示了他对王昆的认可,并警示了他该以怎样的身价去追取才最有效。

    “子如姑娘倾国倾城,一笑则破红霞,想必要求会很高吧?”王昆有些担忧,生怕彦子如喜欢的类型不是他,或说他如今的成就还不得已深得她的认可。

    “子如虽文武,但对名利毫无兴趣;子如虽从小在府里长大,但接受的教育近乎平民意志。她父亲在世时喜欢过着平淡且与世无争的生活,自从妹妹失踪过后,她父亲才重出江湖,唉~从小失去父爱的她锻就了如今的灵魂。子如修炼内灵只为完成一件事——报仇!”

    彦润凌说着,眼睛闪过寒光,强硬的语气证明了这些事实。他等了十年,终于等到了最佳时机,他选择从皇子身上下手,与其合作,共某大益。

    听了这席话,王昆感觉已明白了彦子如心中的苦处。她表面上总给人一种可亲的感觉,然而当她一个人面对黑暗的时候,她是否会落泪?谁也不清楚,因为她把自己关得太紧了,这些年来都没有人能真正靠近她。

    “在学院的这段时间内,我会尽我所能去让子如姑娘开心的,请彦元帅相信我。”王昆坚定的眼神向彦润凌承诺道,从他语气上能判定出他是认真的。他想帮助彦子如,想要给她快乐,想要给她肩膀,想要给她不一样的友情。

    “那么子如在学院的这段时间就拜托二皇子照顾了。”彦润凌相信了王昆的承诺,他相信王昆一定能够做到的原因,完全源于彦子如的天生丽质。

    自古英雄恋美人,谁能诺问情起时?

    大韩府,忘忧亭。

    天色昏暗,已看不清那有几支花,只见飘散着无忧无虑的。它们该有多消愁啊!每天都能愉快的玩耍,偶尔还能与打扫卫生的阿姨淘淘气、吹吹鼻子。

    就当两位美人的肚子奏响咕噜曲儿的时候,刘管家从亭外走了进来。

    “公主,园园,饭菜上好了,先到食厅用餐吧!你两都一天不吃东西了。”刘管家有些催促,看着两位美人一天都没一粒米下肚,心里都替她们着急。

    咕噜~咕噜~

    “我…”

    灵襄的肚子抢先发言,随后她才无奈地补充。她骗不了自己,虽然两人一直都在坚守,坚定不移的决心最终败给了饥饿。

    “公主,要不咱俩还是先去吃饭吧?待会云回来看到咱俩这个样子的话…他会不高兴的。”燕园园说道,她很理智,其实…她也抵不了了。

    “那好,走吧。”

    说着,两人一同起身,漫步越过花丛,随着刘管家的脚步往食厅走去。

    南区。秦歌的身影呈现在高空之中,他被黑气环绕。影士化身为黑灵承载着秦歌和廖云。秦歌的身影划过南城门的那一刻,众人惊呼,却只见他的背影。因为他不想让其他人看到廖云当前这个样子,因为这是贵族至关重要的一种因素。

    大韩府。韩钦回到了府上,正赶往忘忧亭。他是想看一看那两个姑娘是否还在忧愁。巧了,刚好不在,于是继续前行,往食厅走去,因为老人家很容易饿肚子。

    食厅。燕园园和灵襄已经动起了碗筷,没想到连刘管家也入了坐,这让站在食厅门外的韩钦有些咳嗽了。

    “今晚都有哪些菜啊?”

    门外传来韩钦的声音,三人赶紧放下了碗筷。

    “国老,您回来啦。”刘管家站起来帮韩钦挪开了凳子,正等着他入座。

    “爷爷,有您最爱吃的红烧牛肉。”

    灵襄和燕园园齐声道,随后两人笑对着,感觉很投机。看来两人对韩钦的了解也不分上下,合家一气最令韩钦高兴。

    韩钦早就认可了眼前这两位徒媳妇儿,此刻自然会被未来的徒媳妇儿扶着入座,又是夹菜又甜言蜜语,喜得他笑不拢口,坐在一旁的刘管家也都被影响到了。

    “爷爷,事情有进展了吗?”

    燕园园这么一问,打破了这份喜庆。她只是有点着急了,控制不住自己罢了,说真的,杨羽都出事了,那么廖云恐怕也会凶多吉少,虽然现在还不能断言,但也阻止不了这个念头。

    灵襄随着燕园园的问题一并甩去相同的疑问,弄得韩钦无言以对,左右为难。

    这时,门外传来匆忙地脚步声,立即引起了众人的注意。

    随后秦歌抱着廖云跑了进来,慌忙的脸色走进了众人的眼睛,打翻了众人的胃口。

    见后,众人把碗筷甩在桌上,连忙跑过去接应,脸都慌了。

    “云怎么了?他哪里受伤了?”

    “少爷没事的对吗?请你快告诉我…”

    两位美人抢先提问,争先恐后,挡住了秦歌的去路,让他左右为难,不知该怎样回答才让她两满意。

    “国老,您快给云传输灵力,他现在很虚弱。”秦歌忙道,紧张的口气对韩钦解释了当前的应急方案。

    韩钦二话不说,赶紧伸开双手轻轻推开了灵襄和燕园园。激发内灵,红瞳闪烁,凝聚红灵有规律的飘炫在身旁。

    韩钦伸出右掌,掌心贴在廖云额头上。聚精会神,让自身灵力从掌心穿入廖云的身体,使得帮他恢复意识。

    “退后。”韩钦轻声说道,众人纷纷退后三步。廖云被红灵缠绕,浮在韩钦眼跟前。

    红灵又从韩钦掌心冒出来,红灵把两人围住,弥漫了两人的身影。红灵被廖云的额头、鼻孔所吸收,渐渐地,他的脸色不再淤青,开始有了温色。

    韩钦以灵续灵,以精受力。他把他当前所剩余灵输给廖云,在整个过程当中却不能受到任何外界灵力的干扰,否则前功尽弃,二者都会遭到反噬。当然,现在在府上,危险性毋庸置疑降到了0。

    两位美人听到廖云只是虚弱,其身体并无大碍,这才放松了自己,但也免不了担忧。至于廖云什么时候能够醒来,或许燕园园最为操心。

    “刘叔,杨康那边安排好了吗?”

    “嗯。”

    “刘叔,你快去让下人时刻准备好少爷最喜欢吃的菜,都一天了,少爷肯定也饿了。记得熬一罐五灵体灵兽内灵丹。”燕园园转身面对着刘管家小声说道,不想打扰到韩钦。

    听后,刻不容缓,刘管家轻“嗯”了一声便转身离开了。

    灵兽是动物界的小动物的下一个境界,是否能兽化全靠动物的悟性,成功转成灵兽后将另一个兽争世界,与人亦亦如同。

    每只灵兽体内都凝聚着一颗内丹,当内丹壮到足以让主体突破下一个境界时将得以化转兽身。内丹对人界内灵的修炼起了极大的帮助,既能滋补又能充能。所以人类大量屠杀灵兽来满足自己的,人类从而争霸了灵界且主宰了整个大陆。

    “杨康?”秦歌忽然问道,疑惑的看着燕园园。

    杨家村被屠这件事,最好还是让他早知道些为好,因为真相隐瞒得太久,伤得越深。

    “他现在在后院,有过走廊再往左转,他在第二个房间里。”燕园园很清楚,轻声告诉了秦歌。

    还来不及问秦歌是怎么发现的廖云,刚想开口,秦歌人已转身离去,身影划过后院的石板路。

    秦歌这个时候看上去老实得多了,没有像是在学院那般童而心,起码灵襄会这么觉得。“秦歌这个人平常看上去嘻嘻哈哈的,没想到办起事来还挺靠得住的嘛。”

    后院,杨康睡房。

    灯火通明的房间宁静且舒坦,秦歌轻轻推门而进,蜡烛照出了他的身影。他慢步走去,看着桌上的饭碗,看来他刚吃完饭不久,现在正躺在闭目养伤。

    此刻杨康很是清醒,他清楚的听到了秦歌的脚步声。睁开眼睛,从缓缓爬起来,坐在床头。

    “秦少爷。”杨康问候道,淡淡的眼光并不为他的到来而感到惊奇。

    两人虽同处一间教室,但关系并不太熟。没有廖云的引见,想必秦歌也不会来看他。

    “我有件事情要告诉你。”秦歌说道,毫不客气。

    “秦少爷请说。”杨康静候着。

    “杨家村已被焚毁,现已是一片废墟。”秦歌毫不隐瞒,愿意告诉他是秦歌的事,至于该如何调节情绪就是杨康的事了。

    听后,杨康震耳,目瞪口呆,起初还不肯相信,心里一直辩解着秦歌是过来说笑的,可他的眼神如此坚定,这让杨康有点难以控制住心跳了。

    “秦少爷,您说这…不可能…不会的…”杨康反驳道,摇着头表示不愿接受,两眼通红,神色慌张。

    “为了你这件事,云亲自查办,现在云也受伤了。至于这个真相你接不接受——你都是杨家村的唯一幸存者。”

    说着,秦歌转身离去,随手关上了房门。该说的也都说了,属于他的真相也归还于他了,其他的,秦歌真不想多管。因为这是距离,平民与贵族的基本距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